加载中…

史沫特莱为朱老总写了一本传记,其中披露他早年因追求记恨父亲

2019-10-09 00:30:01评论


史沫特莱为朱老总写了一本传记,其中披露他早年因追求记恨父亲

文/冯玄一

在初中的时候,从历史教科书上知道了史沫特莱这个人。而当时我总是把她的名字念成“史沫莱特”,没少被老师批评。因此对这个人印象特别深刻。

后来,读的书多了,知道她宣传中国革命,宣传八路军的抗日政策,和延安的领导人关系密切。

史沫特莱是美国著名记者,1892年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奥斯古德镇。1920年到达波兰,在波兰期间曾因为从事革命被逮捕,后被营救出狱。1928年12月来到中国,当时她的身份是《法兰克福日报》的特派记者,受日报派遣来到中国。她在中国的时间比较长。1936年,在地下党的安排下,来到延安。这年年底,发生了西安事变。史沫特莱和参与了西安事变的报道,她在西安与周恩来见面,了解事件的进展。然后每天晚上进行40分钟的英语广播,向英美国家介绍西安事变的进展。此后,很多西方媒体和西方人都把视为中国革命的“西方代言人”。

史沫特莱写过很多书,介绍中国革命。其中一本,是写八路军朱总司令的。1937年,史沫特莱在延安见到了朱总司令,立刻被他的个人魅力和革命情怀深深吸引,通过观察和思考,通过和朱老总的谈话聊天,她写下了朱总司令的生平,真实反映了这位农民将军在风雨飘摇的战争年代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这本书叫《伟大的道路》。和其它一些书不同,这本书里的朱老总的形象非常鲜明,真实可信,令人过目不忘。在这本书中,史沫特莱披露了很多朱总司令青年时代的轶事趣闻,比如,在她的书中说,朱老总年轻时候和父亲不和。

  她在《伟大的道路》一书中记述了一段朱老总的回忆,原文如下:

 我并不责备我的家庭。我过去深恨父亲暴躁、冷酷,可现在我知道这应该由农民生活的无情现实来负责。我也不责备我的家庭在我回家时对我那种低声下气的态度。我认为那是旧制度下的辛酸产物。他们不愿意我填补我与他们之间的鸿沟,不愿意我在夏天下地干活,不过是要使我不致重新陷入农民生活的深渊。我违背了古代相传的孝道,可是自觉对家庭的忠诚,应该服从于更大的忠诚——对国家和全体人民的忠诚。一个人不能把自己局限在家庭里。虽然是农民的子弟,我现在明白,我并不是一个一脚站在地里,一脚站在学校里的农民,而是已经转换到另一个阶级去了。走回头路已太迟,而且我也不打算回头。我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这本书在1956年时出版,可惜那时作者史沫特莱已经逝世了。这本书和斯诺的《西行漫记》并列为西方人向西方介绍中国革命的经典著作。正是她的报道,让西方世界更具体更全面地了解了中国的抗日战争和中国革命,也让朱老总的形象更加立体地展现在西方人的面前。

1950年5月6日,史沫特莱因手术不治在英国伦敦逝世,终年58岁。1951年5月6日在她逝世一周年时,在北京为她举行了追悼大会和隆重的葬礼。她的骨灰安放在北京的烈士陵园。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