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历史控LS
历史控LS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77,961
  • 关注人气:17,4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513:清代一守寡纯情女子,偶遇俊男心猿意马,悔悟后被表彰为贞节女

(2018-07-09 07:47:25)
标签:

冯玄一

欢迎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lishikong2015,查看更多有趣文章
513:清代一守寡纯情女子,偶遇俊男心猿意马,悔悟后被表彰为贞节女

 

中国古代向来重视女子的贞操,自古就有树立贞节牌坊的传统。但是大规模提倡,则是宋代以后的事情。鲁迅在他的杂文《我之节烈观》里说得清楚:“中国太古的情形,现在已无从详考,但看周末虽有殉葬,并非专用女人,嫁否也任便,并无什么制裁。由汉至唐也并没有鼓吹节烈,直到宋朝,那一班‘业儒’才说起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话,看见历史上‘重适’两个字,便大惊小怪起来。”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是宋代哲学家程颐的话,原话是程颐和某人的对话,原文如下:

某人问:“或有孤孀贫穷无托者,可再嫁否?”

程颐曰:“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513:清代一守寡纯情女子,偶遇俊男心猿意马,悔悟后被表彰为贞节女

 

贞操实则是对妇女的一种束缚,其强弱,在现实中最为直接的表现就是贞节烈女的多少。据史学家统计,从周朝至五代有记载的贞节烈女92 人,宋代倍增至 152 人,元代又增至359人,明代则达到了27141 人。可是和后来的清代相比,则又是“小巫见大巫”。清代受到表彰的贞节烈妇竟然高达 100 万人。随着一道道表彰圣旨,在地方上树立起一座又一座贞节牌坊。这些牌坊,名为荣耀,实则压着的是多少女性的青春,是多少女性凋落的容颜。

清人沈起凤撰写的笔记中,有一则令人叹息的故事,恰好说明了这个问题。

作者没有说女主的名字,只说是“荆溪某氏”。她出身书香门第之家,家境富裕。十七岁那年,她嫁给了一个青年,悲剧的是,她丈夫结婚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她“半载而寡,遗腹生一子”。从此,她过着寡居的生活,独自抚养孩子,一直到八十岁。此时,她已经儿孙满堂。他们对她也非常孝顺,她的生活可以说是无比幸福。

一天,老人感觉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便将儿孙们叫到跟前,交代后事。老人说:“吾有一言,尔等敬听。……我们家的女孩们,若上天保佑,皆得偕老白头,这是家门之福;倘不幸青年寡居,自量可守则守之,否则上告尊长,竟行改嫁,亦是大方便事”。

 

513:清代一守寡纯情女子,偶遇俊男心猿意马,悔悟后被表彰为贞节女

 

众人听完,惊愕不已。老人家守了一辈子的“贞操”,现在可谓风光不已,是众多女性学习的榜样,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以为老家人年纪大了,神志不清胡乱吩咐。

老人家看了大家的表情,猜到了他们的心思。

她无奈地笑了笑,说:“你们以为我是乱说的吗?守寡两字,并非你们想象的那么容易。我是此中过来人,此种痛苦,我明白。”这时,老人微微闭下了眼睑,缓缓启动满是皱纹的嘴唇,讲述了年轻时候的一段往事:

我居寡时,年十八;因生在名门,嫁于宦族,而肚子里又有一块肉,故不敢复萌他想;然晨风夜雨,冷壁孤灯,颇难禁受。

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家里有个表甥从姑苏来访,我于屏风后觑见其他的俊美,不觉心动;夜里伺候老人熟睡后,“欲往奔之”。刚移灯出们,又感到惭愧,思想之间,又转身回屋。但是孤独的我“心猿难制”,又移灯而出;快要到他房门的时候,“终以此事可耻,长叹而回”。

如是者数次。

 

513:清代一守寡纯情女子,偶遇俊男心猿意马,悔悟后被表彰为贞节女

 

最终,我还是按耐不住心中欲望,下定决心毅然过去。可不巧的是,刚出门就听见有婢女在喃喃私语,我害怕被发现,只好屏气回房。

我孤独地看着桌上昏黄的灯光,倍感凄凉。泪水不觉之间就溢出眼眶。

我不想睡,趴在桌子上,孤寂地独自流泪。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梦中,我竟然不顾一切地冲进了那个俊男的卧房里,我看到他在灯下读书,我坐到他旁边,倾诉我的苦衷。我温柔地把我搂入怀中,亲吻我的额头。

我的整个身体仿佛都燃烧了起来。

我已经顾不上任何一切了。

 

513:清代一守寡纯情女子,偶遇俊男心猿意马,悔悟后被表彰为贞节女

 

当我们拉开帐帘的时候,看到一个人跌坐床上,“首蓬面血,拍枕大哭,视之,亡夫也”。我惊骇不已,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

此时桌上的烛火正荧荧作青碧色,年幼的孩子在被窝里“索乳啼哭”。

回忆刚才的梦,“始而骇,中而悲,继而大悔。一种儿女之情,不知销归何处。自此洗心涤虑,始为良家节妇。”

如果没有听到婢女的声音,没有那场恶梦,安能保得一身节白?偷偷睡进男人的卧帐,岂不耻哉?守寡之难,非经历不知其苦。你们千万“勿勉强而行之也”,与其去偷,何不光明正大地改嫁呢?

说完,“命其子书此,垂为家法。含笑而逝。”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几十年的人性压抑,岂是常人所能忍受?

当我们今天再看那一座座历史留下的贞节牌坊的时候,仿佛能听到那些美丽生命在封建礼教的压迫下在凄苦和孤寂中一点点凋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