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毛啊毛搞毛
毛啊毛搞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01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戏精生娃记

(2018-09-30 20:25:03)
标签:

怀孕

生娃

早产

剖腹产

无痛分娩

分类: 人间自是有情痴
    先睡个午觉,再决定今天到底是吐槽一下延禧攻略,还是为半个月后的狗子写个寄语什么的?

    8月28日只是孕晚期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

    如果没在醒来后发现身下一滩无色液体…

    该不会是羊水吧?

    好在早有知识储备,拿出事先备好的PH试纸,碱性。

    连忙拍照发产科群里求助,大家纷纷贡献自己的经验,结论是保险起见,还是去医院看看。

    我冷静地走进浴室,万一真要生了,短时间内可没法这么彻底洗澡。

    急诊来到产科,医生内检并未发现异样,看到我拍的照片立马变色:“明显就是羊水,有的人高位破水只流那一下,过后就测不出来了。你现在情况很危险,胎膜早破必须住院,从现在开始不可以下床。”

    绿豆赶回和老妈取来待产包,忙完已快12点,漫长的一夜伴随着半小时一次的宫缩痛几乎无眠地过去,医生说天亮再开始催产,我的情绪开始崩溃。

    已经破水20小时,感染风险越来越大,医生认为胎位正骨盆大娃小,应该坚持顺产,我却担心高度近视顺产失明的可能性,加上毫无信心和心理准备,所以拒绝在同意顺产的文件上签字。

    当时心里愤恨不已,之前试探性问了一句:“就算顺产,至少给我约个无痛吧。”

    医生:“我们尽量,万一麻醉师没空就不行了。”

    我:“但无痛分娩是基本权益吧。”

    医生:“病人那么多,麻醉师忙不过来,而且无痛会拉长产程,我们不建议使用。”

    看到医生对旁边要求无痛的产妇说“你都开三指了打什么无痛,自己生”就知道所谓尽量不过是忽悠,更坚决要求剖腹产。

    心乱如麻,想过通过下蹲引起胎心波动迫使剖,想过立刻转院去私立医院剖,甚至想过如榆林产妇般跳楼自杀…

    过后回想简直不可理喻,当时却是真的快疯了。

    医生:“剖也没法百分之百保证安全没问题,风险不比顺产小。”

    我:“顺有顺的风险,剖有剖的风险,反正都有风险,我选择后者。”

    医生终于同意,在剖腹产原因写下“社会因素”,然后迅速术前准备,于中午12点多进了手术室。

    插尿管的酸爽难以言表,据说拔管亦然。

    第一次局麻,躺在手术台上抖成筛子,医护人员一边准备一边与我闲聊安抚情绪:

    “你皮肤太好了,又细又白还没斑点。”

    “这么好的条件干嘛不顺产,留道疤多可惜。”

    “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我都跟着抖了。”

    ……

    当听到麻醉师对旁边人说“就喜欢这种个子高的脊椎缝隙大,好扎~往前推两公分,怎么,推不动?换我来…好了,你再继续”的时候,意识到她是在带徒弟拿我练手来着…

    抖得更厉害了,我该不会瘫痪吧?!

    类似惊吓还有“小妹,以后别把监护绑输液这只手,一测血压就回流”,“麻药有点多了,不能再推了”,“还有两块纱布在哪的”…

    挣扎着问了句“没落在我肚子里吧”,得到否定回复之后才放下心。

    又听到医生的声音飘过来:

    “腹壁肌太紧了,拔不出来~”

    “换我来,使劲把娃压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哈哈她还在踢你~”

    “看看几点出来的?13点14分?一生一世,时间真好~”

    “记录下,缩宫素用了520毫升。”

    据说每个妈在听到娃的第一声啼哭都会流泪,我也不例外,内心OS:医生你快把我的胃压炸了…

    然后才问了标准问题:“没毛病吧,评分多少?”

    医生把娃的屁股凑到我眼前:“没问题,评分不由我们打,你看看,是弟弟还是妹妹?”

    我惊慌失措:“怎么屁股是肿的?”

    医生:“刚生的娃都这样,快说,是弟弟还是妹妹?”

    我:“我早就知道是妹妹呀~”

    也不知道狗子啥时候抱出去的,只记得麻醉师确认我在缝线的时候感到拉扯,就给加了点杜冷丁,然后沉沉睡去。

    醒来后医生对我说:“手术顺利,很成功,出了300毫升血。”

    推出去的时候果然绿豆在外面候着,拉着我的手:“老婆辛苦了。”

    我:“你为什么贱笑…”

    貌似我走错了剧场拿错了台词,怎么就演不出电视剧里的温情时刻。

    回到病房,除了绿豆陪在身边,其他人都围着狗子评头论足:

    “好长的手脚指头,像爸爸。”

    “这么长的小腿,也像爸爸。”

    “鼻梁高,像爸爸。”

    “……”

    腿也不能动,加上麻醉没过,极度不适仍然挣扎着问了最关心的问题:“嘴像谁?”

    绿豆:“嘴和下巴像极了你。”

    舅妈补充一下句:“皮肤也像你,刚出来的时候雪白。

    确认有她爹的高眉骨和我的低颧骨,终于松口气——

    很好,绕过了双方长相上最大的败笔,至少不会太丑。

    麻醉褪去,我捏着镇痛泵一边忍受伤口宫缩,一边面无表情地看这群毫无经验的人,为换个尿不湿弄脏了所有狗子的衣服,心想之前谁都在那吹嘘自己带娃无所不能的,呵呵…

    月嫂王老师晚上十点多赶到,一切终于慢慢步入正轨的感觉。

    大致交接后已过了十二点,精疲力尽的老妈和绿豆回家睡觉。

    毫无情绪地看清了一点,一个无能,一个没空,其他人更是毫不关心。

    除了月嫂,谁都靠不住。


想和我一起吐槽,或者看我以往文字的小伙伴,关注公号sylviamjy留言吧,说说你们遇到的奇葩╮(╯╰)╭

戏精生娃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