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侯虹斌
侯虹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48,558
  • 关注人气:70,3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侯虹斌 | 老男人套路是啥?不是成功,而是我们不会爱上任何人

(2016-10-26 12:52:09)
标签:

杂谈

2016-10-26侯虹斌阅微闺房笔记

侯虹斌 <wbr>| <wbr>老男人套路是啥?不是成功,而是我们不会爱上任何人

​​最近关于老男人的蜜汁自信的话题很盛,我倒是想起了几个真实或虚构的历史人物,思考了一番之后,竟然觉得这种自信是很有道理的。

一个是唐玄宗。为什么历代皇帝都有那么多的姬妾?除了能让皇帝享受福利、随心所欲地满足自己的声色之娱,并生出足够多的皇位候选人以外,还能令无数的美女互相竞争,也让男人不易对女人产生爱情,确保女人只是一个工具。即使有这样的“制度保障”,唐玄宗与杨贵妃之间的故事,听起来还是有点像爱情的。

总之,唐玄宗为了讨好比他小33岁的杨贵妃,又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又是“春从春游夜专夜”。有钱人给女人钱不难,难的是给时间、给精力、给权力。

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安禄山之乱当中,龙武大将军陈玄礼要求杀杨国贵和杨忠妃。唐玄宗就把心爱的女人推出去当肉盾了。他的生命和他的王朝,也得到了保障。虽然后世戏曲反复吟唱这个皇帝对杨妃的思念,但我想,唐玄宗对失去皇位的哀伤,比死一个妃子大多了。

(《王朝的女人:杨贵妃》)

​一个是易先生。王佳芝这个业余特工,本来是要刺杀他的,结果易先生一颗六克拉的鸽子蛋捧出来,王佳芝当场崩溃了,觉得“这个男人是爱我的罢”。从前面看得出来,王佳芝并没有对钱财投入太多的兴趣,但年轻美貌的她前半生太悲苦了,不要说是钻戒,给一颗糖她大概也会以为那是爱情,也会沦陷。

易先生下令杀死王佳芝,心里洋洋得意。他知道她是爱她的,非常感动;能杀死一个全心爱自己的美女,他既为自己的魅力高兴,也为自己的冷静自得。恨不得伸出一只胳膊拍拍自己的肩膀:真有你的。

我想,假如钱谦益要献出柳如是才能降清、侯方域要献出李香君才能取信于南明的话,他们也不会犹豫。

每个故事都不一样,但有一个核心是一样的:作为拥有地位、拥有雄厚社会资源、千帆过尽的老男人,他们聪明,而且不爱任何人。对他们来说,女人只是装饰品;如果美丽、高贵、有才华、活好不粘人,就是镶了珠宝的装饰品,值得出高一点的价钱。

(电影《色戒》中的易先生和王佳芝)

我觉得五岳散人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在后面文章也反驳了一些挖苦与批评:假如男人是梁朝伟就有资格说“想泡的女孩都能泡到”,那“你们也是根据颜值、社会地位选人”,“你们不是平权,其实就是外卖嘛”。这话是对的。

言论和行为的性质不会因颜值而改变。《红楼梦》里的贾琏、贾蓉都是帅哥,但恶心的程度并不会降低。散人的话之所以犯众怒,并不是因为他长得不好看、大家不相信如他所说的“想泡哪个普通漂亮女孩就泡哪个”,而是里面深深的优越感,以及对女性的轻视。

这种优越感,不仅是来自他有点钱,有点社会阅历;更来自他的自得:我们不会爱上任何人。

这样的人或许是最容易成功的。甚至某种意义上,这是当下的社会成功人士的一种标配,标志着足够成熟、冷静、自私。这就意味着能干大事。

虽然散人也提到了那种聪明、不ZUO、独立的女性值得尊敬,不过,这种女人顶多也是可以当合作伙伴的人;再说明白一点:他们认为这种女性价码不会低,不可造次。

中国文化传统里,一直就要求男人不动感情。家族里本来想过要让宝黛成亲的,看到两人像是真爱,反而认为有伤风化,有人就出面拆散他们了;杜少卿拉着妻子的手走到街上,被视为“不伦”“异类”。夫妻纲常里面,是没有“感情”这一条的,有的只是责任和义务的对举。


当然,如果不是夫妻,只是阶段性的情人,“感情”就是笑谈了;就只存在着你购买服务、我负责愉悦的关系:这种关系不仅包含性,还包括一定的琴棋书画的才艺烘托,以及提供假装在恋爱的幻觉。

现代社会里的中年男人,并不见得是自觉遵守这种古代的守则,没几个人有这种文化水平;但不把女性当作独立的个体,也不打算尊重,是有强大的基因的。

因为这是一个不言自明的男权社会,又是一个赢家通吃的社会;这一部分所谓的精英中年男性是有理由自信的,他们把女性分为:大部分根本看不上的,小部分可按不同价码购买的,极少数暂时还购买不起(不普通的漂亮姑娘)的几种。而现实当中,很可悲地,绝大多数都能符合他们的世界观设定。

侯虹斌 <wbr>| <wbr>老男人套路是啥?不是成功,而是我们不会爱上任何人

​老男人最自信的,不是他的成功,而是他的冷漠,以及对这些畸形价值观的熟练运用。

一个真正尊重他人的人,是不可能没有敬畏的。他会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会担心得不到自己心爱的女孩的心,会知道自己如果不够好对方会离去。退一步说,即便不是爱人、纯属炮友,他也会尊重每一个与自己分享过快乐的人。看不起与自己有亲密关系的人,本身就是一种低自尊的表现。

《红楼梦》里有一幕,是“龄官画蔷,痴及局外”。贾宝玉终于意识到,并不是人人都会喜欢上他,地球不是围着他转的。虽然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他几乎是惟一的年青男性主子,长相英俊,聪明机灵,非常会哄人;而龄官只是个不入流的戏子、下人,在院子里比她美的姑娘不可胜数。但就是这样谁都看不上眼的下人,她根本不把宝玉放在眼里,宁愿喜欢地位比宝玉低得多的贾蔷。知道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知道人人皆有自我,是宝玉身上人性的觉醒。

而那些迷之自信的中年精英男,缺乏的正是这种人性的觉醒。


本文首发于冰川思想库。


有智识,有态度,有趣味

文章版权属侯虹斌所有,转载请联系本人。

欢迎点赞,欢迎分享,欢迎长按指纹添加公号,还可以用搜索的方式加公号:guifangbiji阅微闺房笔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