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2015-03-21 09:44:40)
标签:

杂谈

2015-03-21侯虹斌阅微闺房笔记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吕后佐高祖定天下,“功劳”却主要是给功臣栽赃,然后杀了他。干这种事,叫做脏活。杀韩信与彭越,吕雉秉承的是刘邦的意愿,符合的是刘邦的利益。韩信造不造反,没证据,如果刘邦去干,势必寒了天下人的心;吕雉干了,就给刘邦留了缓冲带,就有余地了。

实际上,刘邦与吕雉,虽然后来感情不好了,但他们的行事风格,是天生一对。

该系列首发在《当代》杂志上。



吕后系列:成也乡下姑娘,败也乡下姑娘(二)

吕后干的脏活



一、

刘邦登基之后,立了吕雉为皇后,刘盈为太子。

汉朝未稳,制度尚未确立和健全,女人干政一点也不稀奇。事实上,在汉初,还出现了几位女人封侯的奇特情况。史书中所能查到的就有临光侯吕媭、鲁侯底氏、阴安侯刘邦之嫂、鸣雌亭侯许负、酂侯萧同等五人。帝王史上,女性的爵位既有“君”,也有“夫人”,女性封“侯爵”却是空前绝后的。女性干政与否,是没有成例可循的。

吕雉对刘邦的政权稳定,立下汗马功劳。

史书中的记载是“吕后为人刚毅,佐高祖定天下,所诛大臣多吕后力。”不过,吕雉的“功劳”却是给功臣栽赃,然后杀了他。干这种事,叫做脏活。

韩信是何等人物?当初楚汉争霸时,韩信据齐地,与楚王项羽和汉王刘邦三分天下,助汉则楚亡,助楚则汉亡,连项羽都劝他自立。是韩信自己碍于人情而臣服于刘邦。在分封时,刘邦夺了韩信的兵权降为楚王。后来,又找了个借口把他骗出来,说有人告他造反,把他降为淮阴侯。后来,陈豨造反,刘邦亲征。韩信与陈豨的家臣勾结,准备发动官徒奴隶来攻打留守的吕后和太子。

吕后得知了消息之后,让萧何把韩信骗进了未央宫。韩信一入宫,吕雉就命令武士们缚绑起来,把他杀死在长乐钟室。

接着,吕后还干了一件事:夷韩信三族。

这里,我们不再讨论韩信的造反是不是被诬了;尽管蒯通后来说得很清楚:当年实力强大、楚汉的命运都系于他一身的时候,他都愿意臣服于你刘邦;现在天下已经定了,无兵无权了,他怎么会这么傻还背叛你呢?这个有点罗生门,各种说法都有。但刘邦和吕后屡次用欺骗的手段来对付他,谁的心术更不正,不一目了然吗?我们只看看,吕后胆子怎么这么大?刘邦都不敢杀的人,她怎么就敢杀?

而且,刘邦虽然在外,但这么大的事,吕雉既不事先请示,也不事后汇报,就自己作主了。她甚至都没有派人告诉刘邦,而是等到刘邦已经打败陈豨,回到宫里了,才听说了这件事。刘邦的反应是:“且喜且哀之”。喜,是第一反应;哀,不是痛苦,而是感叹,犹如追忆逝去的青春,失去的朋友,一种抒情而已。可见,在这件事上,吕雉其实秉承的是刘邦的意愿,符合的是刘邦的利益。

韩信造不造反,没证据,如果刘邦去干,势必寒了天下人的心;吕雉干了,就给刘邦留了缓冲带,就有余地了。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鸿门宴》中的项羽,安志杰饰。这个版本突出其骠悍善战之气)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楚汉传奇》中的韩信,段奕宏饰。下图为其年青时忍受胯下之辱。这个版本突出其性格中阴沉的一面。)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王的盛宴》中的韩信。张震饰。下图为韩信被好友萧何所骗下狱。 这个版本强调其悲剧意味。)

类似的事,吕后又干了一次。彭越毫无反心,被与他有隙的手下人诬告,刘邦查了之后,赦他为庶人,先流放着;结果彭越碰到了吕雉,就向她哭泣自己的无辜,想回到昌邑。吕雉一边安慰他,带他回洛阳。一回洛阳,她就劝刘邦杀了彭越。原因无他,仅仅因为彭越是“壮士”,一个有实力的人。杀了之后,又是吕后派人补齐了彭越造反的证据,还把他剁成肉酱分发给各诸侯王吃。接着,又夷灭了彭越的宗族。

当然,这也是脏活。从其政治手段来说,吕雉残暴无耻尤胜于刘邦;从具体的操作方式来说,下作、流氓且变态,吕雉又远超刘邦。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楚汉传奇》中的彭越。)


而夷三族,简直是一件专为韩信和彭越而设的刑罚——之前的贯高谋反因为种种原因,并未实施——而且是吕雉亲自推行的。连班固也在《汉书·刑法志》里讽刺,汉初,虽然只有约法三章,法律宽松得吞舟之鱼都能钻过去,但死刑里还有夷三族之令。意思是宽严不当。

异姓王都被定点清掉了,但同为军功集团的朝廷官员们,对双手沾满鲜血的吕后如何看待,就可想而知了。

吕后敢这么做的自信,来源于几点:她是皇后,儿子是太子;她干的坏事是符合皇帝意愿的;她也在战争中出生入死过,她有功于这个帝国;她自家的吕氏家族也有点实力,本身也是军功集团之一。

但慢慢地,吕后发现情况不对了。这个问题不是出在政治权力上,而是出在感情上。



学者陈鹏在《中国婚姻史稿》里谈到:“古封建制度之婚姻目的,依典籍所载及后儒衍绎成说。约而分之有三,曰祭祀,曰继嗣,曰内助。”这时的婚姻,是作为一种社会关系存在的。实际上,中国古代的婚姻并不是一夫一妻制,也不是一夫多妻制,而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在中国传统社会的婚姻制度中,除了少数民族政权(如元代)之外,“一夫一妻制”是一个基本原则,但男子可以纳妾。只是,中国古代妻与妾有严格区别,妻以外的其他配偶都是妾;妻的家族是丈夫的亲族,而妾的家族一般不算亲族。妻与妾生育的子女待遇也有显著区别,前者称“嫡出”,后者称“庶出”,一般只有嫡子才有继承父亲职位爵位的资格。

当然,我们在谈“婚姻”、“婚姻制度”的时候,是忽略了其中的感情因素的。在妻妾地位悬殊的古代,妾只有一项权利是和妻同等享受的,那就是性生活。恰恰是这种亲密的身体亲近,对人的情感有至关重要的塑造作用。帝王的正室多数是出于政治考量,所以私底下偏爱某个妃子,是非常常见的。如果这个受宠的妃嫔安份守已,皇帝也默认嫡庶之分,不逾越这个秩序的话,光是一些物质上的赏赐,并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在与某个姬妾有了较深厚的感情之后,男性就想进一步提升这个姬妾及其儿子的地位,对没有感情的正妻及嫡子就会难以忍耐。

刘邦就不愿忍受这种没有感情的状态。在他贫贱时没有人愿意嫁给他这样的瘪三的时候,比他年轻十多岁的乡下姑娘吕雉算得上是女神;但他当了帝王,全天下的美女都供他驱使的时候,年纪渐长的吕雉就不算什么了。而且,除了新婚的几年,吕雉与他长期不住在一起,开始仅有的感情也早被消耗殆尽了。而此时,刘邦身边的是戚姬。刘邦戚姬宠到什么程度?《史记·留侯世家》一节里,说到,“今戚夫人日夜侍御,赵王如意常抱居前”,而且还嫌刘盈是“不肖子”,不像自己,想改立戚夫人之子刘如意为太子。


史书上一直说刘邦“贪财好色”,在记载中看到他曾经宠幸过的除了早年的曹氏、正妻吕雉,妃子戚姬以外,还有管夫人、赵子儿、薄姬、赵姬等;但受宠时间较长的还是戚夫人。戚夫人年轻漂亮自不待言,更难得的是,她能歌善舞,《西京杂记》中写戚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又能“歌《出塞》、《望归》之曲”,还“善鼓瑟,击筑”,能与刘邦一舞一唱。

此时,刘邦已五六十岁了,已近年迈;虽然后宫佳丽不少,但刘邦的精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他的情感寄托基本上就放在戚姬身上了。温柔乡,就是一个逃避社会责任的地方。而他的正妻,则是他的政治合作伙伴。大势已定,人之将老,现在他觉得感情寄托比责任更重要了。

换太子的危机,自有其深刻的根源。立嫡制可以渊源到先秦时代的王位继承制。《礼记·礼运》说:“大人世及以为礼。”孔颖达疏云:“世及,诸侯传位自与家也。父子曰世,兄弟曰及。谓父传与子,无子,则兄传与家也。”西周以后,正式确立了立嫡立长的王位继承制。刘邦登基后,早早就定了嫡子刘盈为太子,然而,他虽预立了太子,随着其他儿子的长大,他却产生了新的想法。

但如果以为选择戚姬之子刘如意只是一个色迷心窍的选择,那就太小看刘邦了。这是一个乱世枭雄,他顾虑得更多的是否能永葆刘姓江山不变色。刘邦担心刘盈软弱仁慈,而朝中的军功集团如周勃等人虎视眈眈,以后将无法掌握局势。而刘如意似乎更像刘邦的性格,更为果敢。从刘盈日后的表现来看,刘邦的担心是非常有道理的。

另一方面,吕后在诛韩信、诛彭越中所表现出来的心机,以及吕氏家族在军功集团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也为刘邦所忌讳。可以想见,懦弱的刘盈完全有可能被母亲吕氏所控制,日后江山是否会改姓吕,还真不好说。而戚姬,既不过问朝政,也无兄弟子侄封侯任官的娘家背景,安全得多。

种种考虑之下,刘邦有所行动了。据有关文献记载:汉九年“如意立为赵王后,几代太子者数矣”;至十二年“ (高祖) 疾益甚,愈欲易太子”。想换太子这件事,至少延宕了三年。

但朝廷诸大臣几乎是一致反对。不仅有耿直的周昌等人,还有以前很狡猾的叔孙通,秉承不入世的姿态的张良,都强烈反对。吕后由此获得了从容活动的时间。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王的盛宴》中,奇道饰演谋臣张良)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鸿门宴》中,张涵予饰张良。)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楚汉传奇》中,霍青饰张良。这些张良的人物造型与历史差距太大,司马迁曾说,张良“貌若好妇”,以上这些扮相,离“好妇”还至少一光年。)

吕后如何利用这个时间活动的?史书没有明说,但留下了线索。刘邦问周昌废太子的意见时,周昌拒绝。这个时候,吕后正侧耳于东厢听,周昌出门之后,她跪着对周昌拜谢:“如果没有你,太子就要废了。”实则,想必这种偷听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一直在了解情况,伺机寻找同盟者。从另一角度来看,你也可以理解为吕后在监视。

刘邦易储之心坚定,连萧何、周昌等重臣都严禁在他面前劝谏,别人更不必提了。最后,吕后想到了张良。张良此时已辟谷绝食,不问世事。吕后令建成侯吕释之强行令张良出山。张良没办法,建议他们请来商山四皓。

商山四皓,为须眉皆白的四个老人:东园公、夏黄公、角里先生、绮里季。刘邦当初四下求天下贤豪,他们坚决不奉诏,刘邦对此非常遗憾。张良称,他知道商山四皓住在哪里,如果太子能把他们请来了,让他们愿意辅佐太子,那么太子就有望保住位置了。

吕后大喜,依计行事,果然请来了四位老人。他们并没有真正献计献策,而是悄然住进了吕释之的密室中潜伏了下来。

不过,史家历来对于所谓的“商山四皓”的存在都有疑虑,如司马光在《通鉴考异》中就有专论批驳。他们身上疑点太多了,很有可能是张良找来的托。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招凑效了。过了许久,刘邦换太子的心意益发急迫了。在一次正式的宴会中——说不定就是刘邦想摊牌的时候——太子刘盈出现了,身后跟着四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刘邦一看就是他想请而请不到的“商山四皓”,大惊;四位高人敬了杯酒,说:

陛下轻士善骂,臣等义不受辱,故恐而亡匿。窃闻太子为人仁孝,恭敬爱士,天下莫不引颈欲为太子死者,故臣等来耳。

现在看起来,这几句话透着的都是虚假。刘邦对自己的儿子是了解的,年纪轻轻又从未有过实际事务的刘盈,何德何能,又何来的影响力,能让天下人都愿为他而死?如果刘邦真相信这几句话,难道不会觉得刘盈或吕后的心机太可怕了,反而要加强警惕了吗?

商山四皓旋即离去,却让刘邦换太子的计划最终坍塌。刘邦悲伤地对戚夫人说:太子“羽翼已成,难动矣”。

而此后,这四位高人彻底在史书里消失了,没有留下与其声名相匹配的只言片语。

为什么连张良、萧何等重臣这么长时间都不能劝说刘邦改变换太子的心意,而商山四皓只露个脸就成功了?我以为,在各种反对声中,刘邦的压力已相当大,而商山四皓,就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几方较量中,张良、周昌等代表的朝廷力量、商山四皓代表的民间舆论都坚定地站在太子刘盈这一方;刘邦这个宫廷势力的代表,以及一个只知道在后宫中哭哭啼啼的戚夫人,终于不敌,只能放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商山四皓越是无所作为、越草包,就越说明张良和吕后的炒作能力无以伦比。

刘邦在这件事上的优柔寡断,是失败的关键。这个胜利,是刘盈的胜利,更是吕后的胜利。十六七岁的刘盈不一定有多在乎,但吕后在乎。没有她的拼尽全力的运作,西汉后来的历史或许就要改写了。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新史记|吕后干的脏活

(神出鬼没的商山四皓)。


有智识,有态度,有趣味

文章版权属侯虹斌所有,转载请联系本人。


文艺连萌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如果你觉得这个微信有点意思,请添加我的微信公号:guifangbiji 或 阅微闺房笔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