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侯虹斌
侯虹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42,343
  • 关注人气:70,3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到变态

(2013-08-19 14:12:22)
标签:

文化

当时喜欢的都不是那种健康、强壮的男人,而是这种白到透明,娇喘声声的嫩男。

 

美到变态

 

文/侯虹斌

 

其实我觉得,美女和美男作为一个群落的兴衰,是有周期的。比如好莱坞,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绝色美女如云,七八十年代的顶级女明星却容貌平凡,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又稍有好转;比如香港娱乐圈,八九十年代随便一个小小女配角——如黎姿——放在今天之TVB就是力压群芳的爱美神飞弹,而那时的女主角们,搁现在已全都是女神级的存在了。

历史上的美男或美女,没有照片,只能通过文字和记录来感受了。——我是女人,那就说我喜欢的美男吧。

无从判断哪个时代的美男最多,但最重视男性的皮囊的,大概就是魏晋时期了。我们所熟知的“貌若潘安”、“看杀卫玠”、“傅粉何郎”,都是来自他们这一拔的。

先说潘岳,也就是潘安。他首先是那个时代最有名的辞赋家之一,也是他的妻子最好的丈夫,开创了悼亡诗的先河——不过,这些文学史的事谁管啊,我们只想看美男!美男!刘义庆《世说新语·容止》里说,“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刘孝标注引《语林》称:“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说是漂亮得驾车走在街上,连老女人都着迷,朝他扔水果以示爱慕。而同时另一著名辞赋家左思不服气了。你潘岳是长得帅,可是我红啊,我一纸《三都赋》能让洛阳纸贵呀。他也学潘岳一样,驾着辆车四下遨游,还故意不打扮——我忘了说了,左思长得很丑——结果,老太太们一起朝他吐口水,左思“委顿而返”,完全不顾他是一个畅销书作家。同样被别人用砖块瓦片砸,灰溜溜回来的,还有另一著名文学家张载。

以貌取人到这个份上,晋时好离谱。

潘安老婆死得早,他早早就添了几缕银发,结果,从此就有了“潘鬓”一词,形容中年鬓发初白。潘安做河阳县令时,令满县栽桃花,浇花息讼,后来,就有了“花样美男”一词。潘安在《闲居赋》里写园林,有“此亦拙者之为政也”一句,后来也成了苏州拙政园的园名。最后,连潘安等谄事权臣贾谧,每次贾出行,他“望尘而拜”,都成了一句成语。帅哥实在太占便宜了。

晋时人喜欢美男到什么地步呢?卫玠风采极佳,大家都听说他非常美貌,他从豫章到下都,人群蜂拥而来,观者如堵墙。卫玠身体不好,在人群里挤得呼吸困难,回去以后就病死了。死的时候才二十七岁。可见,这时,大家喜欢的是娇滴滴、弱不禁风的男版林黛玉。

相互印证例子还有。比如明代《夜航船》里写晋初的何宴,“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怀疑他这么白是涂了粉的,就在大热天赐给他热汤面。何宴吃得满头大汗,用红色衣服擦脸,擦完以后,脸色还是那么粉白粉白的。原来他是天然白。大家服气了。

《晋书》里还写了西晋重臣、玄学家王衍,他的手抓着玉柄麈尾,手和玉柄是一样颜色的,分不清。啊,那得多白多水润哪。

注意到没有?当时喜欢的都不是那种健康、强壮的男人,而是这种白到透明,娇喘声声的嫩男。也难怪他们后来这么风行五石散了。五石散就是闲得无聊的何宴搞出来了。那种嗑high了之后,迷离的小眼神,苍白的嘴唇,慵懒的情态,还有因为怕皮肤崩裂而穿的宽松衣裳,都处处贴合了这种审美和癖好。

这么说来,畸形的审美与畸形的政治,是不是相辅相生的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