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音樂達人史丹利
音樂達人史丹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13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 陳珀 》遊走於古典和流行樂界的奇葩

(2010-12-29 18:51:58)
标签:

史丹利

陳珀

梁榮駿

唱片公司

作曲

文化

分类: 娛樂周刊之演藝名人堂

前言:

在國內做流行音樂幕後工作的女性已經是不多了,能當上音樂製作人的就更是異數。如果單看字面,珀;這名字比較中性,加上職業又是音樂人,我相信很多人的第一直覺都會以爲陳珀應該是個男人。

今天我一大早就特地從香港趕過來廣州,接著排除萬難的才找到這位美女音樂人她那位於一個豪宅樓盤內的工作室。

好,今天就趁著這個機會,由這位嬌美的陳珀小姐親自爲大家解答一下;作為一位女生是怎樣做起流行樂的幕後工作來的呢?

先說明一下,《 獅子山下》這首膾炙人口的歌曲的編曲者正是她唷。不錯吧!

 

 《 <wbr>陳珀 <wbr>》遊走於古典和流行樂界的奇葩

史丹利:

據我瞭解;妳是來自音樂世家,從小就學習音樂,爸爸是位資深的音樂家。

陳   珀:

是的。

 

史丹利:

那是否因為爸爸是做音樂專業的,所以妳就在這個氛圍下,很順理成章的就跟隨爸爸的腳步;也踏上音樂之路的呢?

陳   珀:

沒有啊,其實我爸爸不是很想我做音樂的。

 

史丹利:

是哦?為甚麼呢?

那妳的性格一定是很反叛;是那種喜歡跟老爸對著幹的孩子嗎?哈哈哈……

陳   珀:

不是啊,其實他也沒有很執著的說不讓我做,他只是沒有很刻意的讓我做音樂,但他也會叫我學音樂。

 

史丹利:

那妳媽媽呢?                       

陳   珀:

我小時候,爸爸媽媽是已經離婚。媽媽以前是唱美聲的,但後來就沒有唱了。

 

史丹利:

那妳是一直跟著爸爸生活的嗎?

陳   珀:

不是,我是跟媽媽的。

 

史丹利:

單親家庭哦,跟媽媽生活;她對妳的期望一定是滿高的,那她是不是會很嚴格的督促妳啊?

陳   珀:

哈哈,當然啊!

 

史丹利:

那表示妳沒有受到爸爸多大的影響嗎?

陳   珀:

基本上是沒有。但爸爸常說:「到時間就要去上課,我不管你上得好不好。」

 

史丹利:

那妳一直是專業的學著音樂的嗎?

陳   珀:

不是啊,都是一般的,不會很深入。

 

史丹利:

那妳大學也是一樣嗎?

陳   珀:

但我大學是讀作曲的。

 《 <wbr>陳珀 <wbr>》遊走於古典和流行樂界的奇葩

史丹利:

嗯?那爲什麽會對作曲這麽有興趣呢?

陳   珀:

記得 97 年的時候,看了希臘音樂家雅尼來廣州的演出,看完之後才發覺,原來音樂是這麽美妙的。

 

史丹利:

那妳之前不知道音樂是這麽美妙的嗎?妳學音樂都這麼久,這也太奇怪了吧!

陳   珀:

不是,因爲可能我們在大陸接觸的音樂是比較正統的。而雅尼音樂會上是有玩管弦加上所有的民族音樂,對我來講是很新鮮很感動。

 

史丹利:

雅尼那些音樂在國內算是不正統的音樂嗎?

陳   珀:

應該不算,基本上他的風格也很難說是哪一種。但多種元素結合在一起;國內樂手是很少能這樣玩的。

 

史丹利:

好了,那當時就開始喜歡上他,仰慕他了?就開始上網搜索他,就開始想學作曲了。是吧?哈哈哈哈……

陳   珀:

是啊,就這麽簡單,我覺得他的音樂很好聽,就選擇了讀這個。哈哈哈…

 

史丹利:

但作曲容易,編曲難啊!

陳   珀:

我們的概念作曲是包括編曲的。

 

史丹利:

妳在學校學作曲的時候,老師有沒有告訴妳,作曲其實是沒有得學的?

陳   珀:

嗯,這可能就是區別了!全中國的音樂學院,包括中央音樂學院,他們作曲的概念就是寫交響樂。

 

史丹利:

噢!……所以,這些就有得學?

陳   珀:

是啊,是學它的方法,這是有技術可言的。

當時我們學校是有流行音樂編曲的,我是很想學這個系的,但是我爸爸反對。

 

史丹利:

爲什麽反對?他反對的理由是什麽呢?

陳   珀:

他覺得讀完古典音樂出來可以再讀這些,他說如果你想走得遠就要先讀好這個!

 

史丹利:

那妳看完雅尼之後,對音樂有了憧憬,所以去學作曲。可是,當妳在現實真正接觸到的又是不一樣的時候,妳當時有沒有後悔自己當初的決定呢?

陳   珀:

那又不會,因為學的是最基本的理論,對任何音樂都是相通的。但古典作曲這門功課真的是很枯燥。

 

史丹利:

或者讓妳重回10幾年前,把自己抽離出來想想,其實妳有沒有想過自己的性格是不是真的適合做音樂,走這條路的呢?

陳   珀:

我覺得沒有任何東西是絕對正確的,每一條路都有開心和不開心,不試就永遠不會知道。

 

史丹利:

如果不做音樂,那妳會做什麽呢?

陳   珀:

我好想做商人啊。

 

史丹利:

哈哈哈……真是讓人意想不到的答案。是哪一類商人呢?

陳   珀:

文化商人咯,就像是策劃啊,引進一些專案啊。

 

史丹利:

那妳不覺得這些跟音樂有抵觸嗎?

陳   珀:

有啊!我覺得做音樂就不可能顧得上做生意,顧生意,一定就做不好音樂。我覺得音樂是陰性物質,而行政和做生意是陽性物質。所以只能二選一。

 

史丹利:

哈,明白!

那妳求學過程有沒有什麽辛酸的經歷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呢?

陳   珀:

因爲我之前不是念音樂學院上來的,我們大學就有好多音樂基礎很好的人。

 《 <wbr>陳珀 <wbr>》遊走於古典和流行樂界的奇葩

史丹利:

那妳就一直在追了?追得辛苦嗎?

陳   珀:

辛苦啊,直到大學畢業就追到第一。

 

史丹利:

哇……厲害啊!

那妳在求學過程中爸爸有沒有偷偷幫幫妳補習,給妳指點一下?

陳   珀:

哈哈哈……甚麼偷偷嘛!給你說得好象很見不得光似的。

沒有啊,普通聊天就有。

因爲我爸爸其實不是做音樂的,他是寫詞的,但他會跟很多大師級的音樂家合作。

 

史丹利:

說回來,妳念大學從人家後面一直追;一直追;追到後來居上變成第一,當中的過程是怎樣的呢?

妳是怎樣做到的呢?是因爲妳特別有鬥志;個性特別堅強嗎?

陳   珀:

不是,是因爲受過傷,被人看不起。

 

史丹利:

被同學取笑妳,唱歌五音不全之類嗎?

陳   珀:

唉……各樣都有。

 

史丹利:

那妳是怎樣挺過去的?

陳   珀:

人受過傷後就會有鬥志,太安逸是不行的。還有就是爸爸的教育也有關,他說人要有胸懷,你不要考慮個人,要考慮一個民族,就像中國一樣,要自強不息。

 

史丹利:

哈哈哈……怎麼大家的老爸都是說這些話的呢?

那你本身是學古典音樂的,但其他人;例如唱片公司;是怎麽知道妳有流行音樂的才能呢?是因為妳曾經做一些小樣 Demo 出來給大家聽嗎?

陳   珀:

不是,我給香港那邊聽的時候就已經是成品,真樂隊的演奏了。

 

史丹利:

妳那時候做流行音樂的目的是什麽?

陳   珀:

自己喜歡囉。

 

史丹利:

就是平時做好準備,看到時那種音樂合適就給他們這樣嗎?

陳   珀:

可以這樣說。

 

史丹利:

但這個過程跟妳畢業之後,到香港發展花了多長時間呢?

陳   珀:

一年多吧。

 

史丹利:

當時是誰給妳引薦的啊?

陳   珀:

沒有啊。

 

史丹利:

沒有?那妳當時在香港第一個認識音樂人是誰?

陳   珀:

梁榮駿。

 

史丹利:

幫王菲製作過很多金曲的Alvin梁榮駿老師是吧?那妳是怎樣認識他的?

陳   珀:

就是去聽課,去香港聽那些音樂交流課。

 

史丹利:

哦!原來是這樣……

我之所以問妳怎麽多,其實是想從妳口中給那些音樂後進做些指引。因爲妳念過音樂學院;很多東西看起來就好像很順理成章似的。但很多人都不是專業的念過音樂,他們在家裡可能很茫然,因為做了一百多份小樣,又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麽樣做。

陳   珀:

其實不難的,我覺得現在這麽多唱片公司,誰都可以去問。

方文山以前都是這樣的,你也可以寄作品去,不過也可能沒有人會理你。

 

史丹利:

方文山的投稿我以前也收過,我當時也是不理他啊,哈哈哈!

因為這真是很難的,寫詞跟作曲不一樣,沒有什麽人會無緣無故願意幫一個陌生人把詞去譜曲的。

陳   珀:

對啊,但方文山終究還是成功了。

 

史丹利:

但這是一個百中無一的特例丫。

不過,總的來說,就是事先準備好;準備好,再等機會。機會來了就要自己再努力爭取。

陳   珀:

對,機會永遠只給充分準備好的人,就是這麽簡單。

但我覺得有時候也是要講緣分的。

 

史丹利:

但有時候緣分也要自己刻意創造的啊。對吧?

好了,妳認識了梁榮駿老師,搭上了這條船之後,他幫了妳第一步是吧?

陳   珀:

是的,我跟他合作一直都是做製作的。

我現在就會做自己喜歡的歌,然後我自己會做經營,完成它銷售的過程。

 

史丹利:

那妳現在為止入行有多久啦?

陳   珀:

沒多久。只有四、五年時間。

 

史丹利:

但聽妳說話的口氣;好像已經經歷了很多事情。

陳   珀:

對啊,我做過民歌,也做過流行。

 

史丹利:

那妳有沒有做過 Live 拉闊?

陳   珀:

有,但很少。

 《 <wbr>陳珀 <wbr>》遊走於古典和流行樂界的奇葩

史丹利:

爲什麽呢?

陳   珀:

因爲在廣州場地和需求都比較少。

 

史丹利:

對了,妳在廣州這麽久,可以分析一下廣州流行音樂這一塊讓大家知道一下嗎?

陳   珀:

廣州搞音樂的門路也很多,有專門做發燒碟的,而且是比較龐大的。

還有專門做廣告的,專門做影視的,還有專門做網路歌曲的……都分得很清楚的。

 

史丹利:

那流行音樂這一塊呢?

陳   珀:

在廣東網路歌曲會比較厲害,在全國紅的,網路歌曲廣東是最多的。

廣東就是一個平民文化的地方。在大陸;音樂就有分政府音樂,平民音樂,精英音樂。

 

史丹利:

真的嗎?原來廣州這麽多人做音樂的啊?那妳估計一下有多少人呢?

陳   珀:

起碼有 500 到 1000 人。

 

史丹利:

真的嗎?有這麽多人嗎?但我來廣州都有一兩年了,好像都接觸不到這些人。

陳   珀:

他們都比較低調;很少出來活動的。

 

史丹利:

既然這麽多人做音樂,但為什麼好像廣州這邊都完全沒有歌星呢?

陳   珀:

其實廣東早 10 幾年前有過的。

 

史丹利:

那爲什麽現在沒有呢?

陳   珀:

因爲這個産業面到現在都還沒有形成。譬如香港有TVB,有ATV……

也有很多大型的唱片公司,唱片公司養了很多藝人,藝人就成了一個群。也有很多商家願意贊助,所以他們的歌星可以辦很多演唱會。很多很多都跟香港的制度有關。

但廣州這邊沒有大的唱片公司,制度也不完善,其實有很多很紅的歌都是出自廣東的但在廣州是紅歌不紅人的。

 

史丹利:

假設妳是廣東省主管文化産業的官員,現在中央下達指令,要妳一定要令到廣州這邊的歌手人紅歌又紅,那妳會怎麽把它搞起來呢?

陳   珀:

那一定要引進臺灣和香港的人才和制度。

 

史丹利:

引進甚麽人才呢?是音樂上的專業團隊嗎?

陳   珀:

是的。

 

史丹利:

那妳的意思是;現在的廣州是沒有專業的人才,就算有也不夠臺灣和香港的專業嗎?

陳   珀:

是的,所以要把別人好的東西引進過來。

當然,也要看廣州本身的經濟條件,看廣州能不能提供給人才發揮的空間,不是我想把人家引進來人家就願意的。

就好像北京,如果它要跟全世界合作,全世界的人都會去配合的。

 

史丹利:

好,反過來說;假設廣州有一個很有音樂才華的人,他會彈吉他,又會寫歌,如果他想入行,你有什麽建議給他呢?

陳   珀:

去香港囉。

 

史丹利:

哈哈,妳說得輕鬆啊!但如果他又沒有香港證件呢?

陳   珀:

去北京囉。

 

史丹利:

那麼說;妳也建議他不要在廣州這邊等,在這裏浪費青春嗎?

陳   珀:

如果他一定要在廣州,就只能用以下這種做法;就是找投資也好,他自己付錢也好,一定要先找人幫他發行唱片。就是說,他自己先做出成績,我相信現在大的唱片公司都缺人,如果他已經有少少的知名度,到時人家是應該會要的。

 《 <wbr>陳珀 <wbr>》遊走於古典和流行樂界的奇葩

史丹利:

就好像之前的張敬軒那樣嗎?

但軒仔的成功我覺得只是一個個案呢。軒仔他能成功也不代表別人照他這樣做也同樣可以成功的啊!

陳   珀:

當然,成功是不會重複的,每一個人成功的路都不一樣,不過還是可以嘗試一下的。

 

史丹利:

那有幾成把握呢?

陳   珀:

這個行業是說不準的。

 

史丹利:

好,具體一點,假設我有一個朋友的女兒,她有 10 萬,請妳來幫手,那妳怎樣去處理呢?

陳   珀:

10萬元做不到啊。起碼也要過百萬才行啦!

 

史丹利:

如果有過百萬,妳就能捧紅她嗎?

陳   珀:

這東西也沒人可以保證的,還要看她本人啊。

老師,你也是資深圈中人,這個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啊!你想考我咩?

 

史丹利:

哈哈,被妳識破了!

那是不是就算我朋友的女兒去不了香港,但妳就這樣幫她做一些歌拿去香港給那些製作人聽?是不是用這個方法呢?難道這樣做也要 100 萬?

陳   珀:

那不用,我指的 100 萬是包括宣傳費。

宣傳太重要了,如果有 300 萬那就更能容易成功,起碼可以做到每個人都認識她了。如果投的每個地方都投準,每一分錢都用在她身上,就很靠譜了!

還有歌一定要好,歌越好,用的宣傳費就越少。

 

史丹利:       

所以,各位讀者如果你想紅就準備好 300 萬啦,透過陳珀她就可以在廣州將你捧紅哦!

是不是這樣丫!哈哈哈哈……

陳  珀:

哈哈,各種做法都有啦,這個行業看你怎樣做,你在廣州,跟在國外的又不同,宣傳的平臺又不同,你拍MV,便宜的一千多元的有,貴的一千萬的也有,你要拍哪一種呢?你拍完要在中央電視臺放,還是要在全國放呢?費用是不一樣的。

 

史丹利:

那妳是不是認為有錢就一定可以成功呢?

陳   珀:

我覺得這一行,你有錢就做什麽都容易,還有你自己本身是不是可造之才,你有沒有理想,你能不能堅持下去,這裏有很多很多的因素,這個年代,沒有人能擔保你一定會紅。

 

史丹利:

以前是妳敲別人的門,但現在妳又做過快男的評審,又有個人的博客啊,那有沒有很多人來敲妳的門呢?

陳   珀:

有,但也不是很多。

 

史丹利:

那現在如果有人想找妳幫忙,那怎樣才可以找到妳?如果找到妳妳會幫忙嗎?

陳   珀:

哈,這個想保持點神秘,反正有心找一定能找到我的。

 

史丹利:

哈,我現在在雜誌上寫出來,就是要給後進們一些希望嘛。

不過做歌星真的很辛苦,不然妳都不會不想做啦。哈哈哈……

陳   珀:

我想是吧,不過廣東現在都有很多已經紅了的歌手,張敬軒,海明威,這些就是。

 

史丹利:

噢,海明威他還好嗎?

陳   珀:

他 ok 啦,他也是歌比人紅。他本身也是廣州的,但現在簽了英皇。

 

史丹利:

都是簽了香港公司的嘛。但好像之後都沒什麽消息。都幾年了......。

陳   珀:

說不定現在還在做呢。其實每年在中國有好多首歌出爐,可能有幾十萬首,但紅的可能就只有兩三首,這是最多的了。海明威他可以紅一首已經算很厲害了。需知道中國是很大的,北方很紅的人,在南方可能完全沒有人知道。

 

史丹利:

但會不會在香港紅的,基本上全國的都知道呢?

陳   珀:以前是,但現在不行了。

 

史丹利:

爲什麽呢?妳覺得香港這方面已經沒有影響力嗎?

陳   珀:

有,但陳奕迅,容祖兒,古巨基,劉德華,他們都是之前的。在這些之後都無以為繼了。

現在很多優秀的幕後音樂人都因為市場萎縮而相繼離開,如果再這樣發展下去,香港的樂壇就沒希望了。我想順便呼籲大家支援正版的音樂,因爲這是一個産業面來的,如果投資者收不回成本,或者從業員養不活自己,以後就會沒人做音樂。

 

史丹利:

極之同意!

好了,今天非常感謝妳接受我們的訪問,希望下次再跟妳聊些別的音樂話題好嗎?

陳   珀:

好的,謝謝老師。

 

※※※※※※※※※※※※※※※※※※※※※※※※※※※※※※※※※※※※※※※※※※※※※※※※※

 

後來,在網上找到一些陳珀的文字介紹:

在一次偶然機會,陳珀把自己創作的一些作品拿給香港的知名音樂監製梁榮駿老師聽,作品所顯示的扎實功底和飄逸的才華打動了梁榮駿。

當時,梁榮駿正在製作陳奕迅的新專輯,他當即決定把新專輯中的弦樂部分與《富士山下》的編曲交給陳珀。其後,實力和市場反應說明一切。

“陳奕迅聲音後面的編曲氣勢宏偉壯麗,弦樂和鋼琴配合得完美無瑕!”

“這首歌的弦樂編配很有水準,流暢、舒服、有意境。有時候,光是聽背景的弦樂,已經是一種享受。”這是業界的聲音。

所以,下次大家再聽這首歌的時候,不妨再用心感受一下背景的弦樂啦。

       

“在編《 富士山下》的時候,我的腦海中出現的是一幅淒美的畫面,有如富士山下涓涓清泉一般的旋律在我的心中流淌。我是被一種激動和感動推動著完成這首歌的編曲的。”…………陳珀

 《 <wbr>陳珀 <wbr>》遊走於古典和流行樂界的奇葩

後記:

這個訪問過了不久,就不小心在廣州亞運閉幕式的電視直播看到陳珀在表演台上的粉墨登場。雖然是紅通通的晚禮服加上厚重的晚妝,但仍沒有掩蓋了她原來的清秀可人。起碼;在人叢中我仍然可以把她辨認出來。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在工作室內淡雅素淨的陳珀,那是一種給人說不出的舒服感覺。

 

訪及文字整理:        

音樂人史丹利(Stanley),1992年開始從事音樂創作,後加入臺灣環球唱片,曾在多個幕後崗位擔任要職。劉德華、林志炫、李蕙敏、鄭秀雯、周俊偉、陳奕迅、黃小琥,都曾唱過他寫的歌,而曾經參與過的唱片,更是多不勝數。

他目前想在內地找幾個年輕,有潛力的新人,看能不能捧紅一兩個,讓他們變成天王巨星,有心進入演藝的朋友們萬勿錯過。

QQ :1064248560

MSN & Email:stanleymusic@hotmail.com

史丹利的163音樂博客

http://stanleymusic-hk.blog.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