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Nina在法国
Nina在法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5,144
  • 关注人气:12,9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和我的法国先生关于勇敢

(2018-11-03 17:12:22)
标签:

旅游

情感

文化

杂谈

分类: 我和我的法国先生

   

  

关于勇敢

我们总在不同的领域里理解着勇敢的含义。童话故事里,是战胜那邪恶的力量;成长教育里,是承认那些属于自己所犯下的错误;社会层面里,是保护弱小、帮助他人...  所以勇敢,是去战胜恐惧。

 

“皮尔!快!你快过来!”我向皮尔发出惊恐的呼唤

 “怎么了?怎么了?你没事吧?”皮尔火急火燎的跑到我身边

“你看!墙上!”我瞪大眼睛向皮尔汇报“险情”

“那只是一只蜘蛛啊... 你害怕蜘蛛?”皮尔向我打起了趣

“我不是害怕,我只是对成为‘蜘蛛侠’没有兴趣罢了!”我没好气的说

 

在皮尔成功的消灭了蜘蛛“险情”以后,我的心立马平安了许多。

“皮尔你有害怕的东西吗?”我抬了抬眉毛问道

“没有。”皮尔十分肯定的回答,此时他的表情也十分气人

“我不信!大嘴尖牙的鲨鱼!吃人的食人族!能吞人的大蟒蛇!你难道都不害怕吗?”我带着挑衅意味的问道

“这些东西平常想见一面都难,有什么可害怕的。”皮尔镇定自若

“无趣!”我瞥了皮尔一眼

“为什么无趣?”

“你都没有恐惧,勇敢也和你无缘了!”我要灭灭皮尔的威风

“那下次蜘蛛留给你自己打吧,我把勇敢送给你!”皮尔憋着坏笑的回击

“皮尔!你难道真的能想象我穿上蜘蛛侠的衣服吗?那可一点都不好看!”我气急败坏的不愿面对自己败下阵的事实

 

皮尔毕业了,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了!学校里设有面包班和甜点班,他的总成绩是学校里最高的。或是因为皮尔优异的成绩,又或是因为皮尔谦卑的性格,他的老师把他推荐到自己朋友的店里上班。那是一家人气很旺的法国冰激凌店,在Le touquet 勒图凯-巴黎普拉日,它坐落在海边,距离巴黎和伦敦一个小时的车程,是法国十分著名的度假胜地。

这里距离里尔2个小时车程,婆婆瓦莱丽在这里拥有一套度假屋,所以我们十分幸运的住在这里。皮尔每天9点上班,晚上6点下班。赶上繁忙的时候,晚上9点下班也是平常的事。但和之前凌晨3点爬起来上班的情况比较起来,也就没什么可抱怨的。

度假屋里没有洗衣机,所有的衣物我得用手清洗,那让我手洗的技能提高了不少。最让人头疼的是,皮尔每天都会提回自己的厨师围裙,央求我完成清洗工作,要知道那可是白色的!上帝知道那围裙的“悲惨”状况,让人很难不去怀疑他是不是每天在染坊工作。用手去清洗它,那简直就是一件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最后,我索性把它丢进热锅里,煮上个23个小时。没想到效果既然是惊人的,那些五颜六色的果渍既然全部神奇的消失了。

度假屋里也没有网络,我曾经以为现代人根本无法活在没有网络的世界里,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挣脱了网络的束缚,我就如那脱了锁链的小鸟,一头扎进自由的天空里。我要么坐在院里的松树底下看书写作,我要么坐在花丛边的长椅上喝咖啡,再要么就出去收集“宝贝”来点缀屋子。像院子里的紫色薰衣草和粉色的小花,插在玻璃杯里;像草地上的那些干了的松果,摆在托盘里;像公共小道上那些刚落地不久的青苹果,摆在餐桌上;哦,还有在海边沙子里的那些去见上帝了的小螃蟹和小贝壳,承在瓷盘里有趣极了...

度假屋的车库里有自行车,我喜欢骑着它呼呼的穿越绿荫的小道,头顶着松枝和绿叶。阳光在头顶、清风在两旁、而自由就在眼前!只需10分钟我便到了商业街,在这里我能买到新鲜的海鲜、蔬菜和水果。我在把背包装满后,便会骑到皮尔工作的地方,在那里,我总能得到一根皮尔刚做好的冰激凌慰劳自己。

我喜欢这里,因为在这里我能和皮尔一起做很多的事情。去海边散步、去美食街吃薄饼、一起骑脚踏车兜海风、去周六的早市,还有就是在周末去沙滩上打圆板球...

妮娜, 你的球要往我这打哈。”“妮娜,你要控制好力度,轻一点往我这打呀。” “妮娜, 听我说,你要集中精力,好好打!” “妮娜,你是认真的嘛?”“妮娜,你是不是故意的!”

好吧,我承认,我或许打的不是特别的好,因为皮尔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在重复捡球的动作。但我猜,那或许对他在忍耐力的锻炼上有好处。

 

婆婆瓦莱丽在经过两次手术后,体内仍发现残留的癌细胞。她的主治医生建议把左胸全部切除掉。这对于瓦莱丽是一个重大的选择,艰难的决定。她是勇敢的,她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并很快确定了手术的时间。在手术的前一晚上,我们赶回了里尔,瓦莱丽约我们和妹妹克莱尔在餐馆里见面。

瓦莱丽的头发逐渐长出来了,她也不再需要带着那些圆滚滚的头巾。她穿着一身休闲舒适的衣裙,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她的状态看起来不错。

这里是里尔著名的老字号法餐厅。瓦莱丽和克莱尔点了海鲜、皮尔点了生牛肉、我点的牛排配鹅肝,我们喝了酒,吃了甜点,我们每个人对盘中的食物都很满意,气氛好极了。

 

 “妈妈,对于明天的手术,你准备好了吗?”在接近尾声时我问出心中的忧虑

 “我有些焦虑,你知道,失去一个胸部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瓦莱丽语气缓慢而真实

“妈妈,你很勇敢,我们都看在眼里,我们都为你骄傲!”

“谢谢,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勇敢,但我担心的是我的伴侣瑞克,我担心我身体的变化会让他感到失望。你知道,那一定对他来说,难以接受... ”

妈妈你自己的感受呢?你能够接受自己的身体吗?”

“我想我需要时间,慢慢的去接受我身的变化...

 

第二天,我们把瓦莱丽送到了医院。这是一个重要的手术,我心里十分期待瑞克的出现。

“一会瑞克会来吗?”我开口问道

“不,他不来。”克莱尔回复我的口气里带着愤怒

“他是不是请不了假?”

“不,他正在放假!”

“那他为什么不能来呢?”

“因为他正开心的带着小女儿去南法度假,并正舒服、免费的住在妈妈在南法的度假屋里!”

“但他什么时候回来呢?妈妈手术完了,谁来照顾妈妈呢?”

“他一个月以后才回来,他才不在乎妈妈的手术!他只在乎他自己!姥姥姥爷和小姨,我们没有人理解他这种自私的行为。”

 

克莱尔的话让我感到很震惊,我转头看向皮尔,去向他求证。

“这是真的吗?你的工作能请假吗?或者我独自留在这里来照顾妈妈吧。”

“这件事,我和妈妈谈了。她说她不介意瑞克离开,她说这对于她来说不是一件坏事,因为那可以帮助她慢慢的接受适应自己的身体,等瑞克回来了,她能够有较好的心态。妈妈不希望任何人来照顾她,她说她希望自己独立的去适应这一切。”

皮尔的话在我心里饶了好几圈。对于瑞克,婆婆瓦莱尔真的包容到了极致,她考虑更多的永远都不是她自己。或许该把它称为爱情,但为什么这样的爱情演绎,这样的让人心碎呢 ...

瓦莱尔的手术结束以后,我们见了主治医师。他告诉我们,瓦莱尔的手术很成功,她在接下来的3天里将会留在医院里观察。皮尔因为第二天还要工作,我们得连夜赶回去。

“皮尔,对于瑞克把手术完的妈妈留下,独自去旅游的事,你怎么看?”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心事重重的看向窗外漆黑的高速公路。

“我不知道,或许这是正常的... ”皮尔勉强的挤出一句话

我皱了一下眉毛,显然对皮尔的回答不认同

“真的是正常的吗?如果是爸爸菲利普呢,他也会在这个时候把妈妈留下,带着我们外出旅游一个月吗?”我强调出我的观点

“不,爸爸不会,我们都不会。”皮尔沉默几秒后给出了回答

“我总是不明白,他们到底为什么分开。”

“我也不明白... ”皮尔深沉的注视着昏暗的远方

“对了,妹妹克莱尔怎么样?她的自身状况有没有什么改善?”

“她去了心理医院,见了心理医生,她被确诊得了忧郁症。”

我迅速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维基百科。

“忧郁症,有65%以上的人会出现严重的自杀意识,45%以上的人实施自杀行为,并且死亡率高达20%。”我吃惊的叙述出屏幕上的数据

“我知道,我也查了...

“你是不是该和菲利普谈谈?他是父亲,他该知道这些。”

“不,那不是属于我该做的事,告诉爸爸的,应该是克莱尔本人。”

“但那个关于他们俩人之间的误会呢?你应该和菲利普谈谈吧,或许这能帮助他们之间化解根本的矛盾,说不定还能够间接的帮助他们俩在心里拉近彼此的关系呢。”

“我说了,我不是当事人,我没有权利去评判那天的事。”皮尔的声音渐渐升高

“但那不代表你没有能力,在他们的关系上提供帮助。克莱尔已经得了忧郁症,难道你要等到一切都太晚的时候,再和菲利普去谈谈他们之间那个追悔莫及的误会吗!”我言辞凿凿

“行了妮娜!停止!快停止!你为什么要强迫我!我说了,那不是我能够管的事!我也管不了!”皮尔的声音越来越大

“你怎么这么冷漠?!你到底在害怕些什么!?”我的口气里带出失望

 

我们在沉闷中结束了旅程,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里,我们俩谁都没有说话。勒图凯的夜晚很安静,夜空的星星很闪耀,我坐在院子的长椅上看着星星。我可不想去睡觉,确切的说我不想和那个“冷漠”的人躺在一起。

皮尔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我的身边,他的动作很轻像小猫。他的身体慢慢的朝着我这一点点的靠近,我可不想被他粘上,我的身体排斥的朝着相反的方向一点点的倾斜。直到皮尔索性把他的头靠到了我的身上,又把他的大手霸道的罩在了我的手上。我猜他是吃准了我不会拒绝,因为我的身体的倾斜度已经到了“极限”,已无处可“斜”了...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火,原谅我好吗?”皮尔用他的棉花语表达着他的歉意,我的心已经软了,但我却不想他得逞得太快,便不啃声。

“知道嘛,当你在车里问我,我究竟在害怕什么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我想你是对的。”

皮尔的话马上让我沉不住气,“那你在害怕什么呢?”

“我害怕,我害怕会失去我和父亲的关系。就像妹妹那样,和爸爸的关系产生了破裂。你知道, 爸爸对我很重要,我不能让自己去冒任何的风险,我得去保护它。”皮尔的话让我如梦初醒,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内心里一直担心害怕的是竟是这个原因...

“你不该有这样的担心。要知道,妹妹和爸爸的关系无法真正的破裂,因为什么都改变不了她是爸爸的女儿,什么都推翻不了爸爸依旧爱着自己孩子的事实。”我的头不由得和皮尔的头贴在了一起。

“我给你讲一个我小时候的经历吧。我记得那次我和爸妈吵架,几乎吵上了天。他们看起来很生气,我当时想他们一定不会再原谅我了,于是我便从家里跑了出来。我朝着反方向不停的跑,我越跑越远,直到后来根本看不到家的影子了。之后我找到一颗大树蹲在树底下哭,哭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我妈说那声音都能把狼群引来。最后的情况是,全家人兴师动众的来找我,他们没有真的生我的气,我也回家了。”我把事情说得风轻云淡,像是隔壁邻居家的故事。

 “知道这件事告诉了我什么吗?生出爸妈不会原谅我的想法的人,是我;选择从家里跑出来的人,也是我;我家的房子,没有动,唯一离得越来越远的人,还是我。父母的爱就像家的房子,永远都在那,从没有改变。选择怀疑和相信,选择走近和走远的人,永远都是我们自己。”我说出了重点

我和皮尔的手紧紧的拉在了一起,那晚的星空很美。

 

周末临近,皮尔接到公公菲利普的电话,他说要来看我们一起过周末。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开心的消息,因为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了。

菲利普风风火火的来了,脸上依旧带着熄不灭的热情。他从包里拿出三瓶酒,一瓶香槟、一瓶红葡萄、一瓶白葡萄,看着他的架势,很难不让人怀疑他的真实目的,是来和我们度假的,还是“酗酒”的...

 

菲利普的精神好极了,周六一大早便起来去面包店买来新鲜的各式法国面包,等我们起来时,桌子上已经摆满了仍带着热气的法国长棍面包、牛角包、还有皮尔最爱的巧克力夹心面包,鲜榨的橘子果汁,刚磨好的热咖啡,还有果酱、黄油全部齐全的摆在桌上。我和皮尔雀跃得像两只抓到虫子的小鸟,无比开心的享受着来自菲利普的早餐,心里洋溢着两个字— 幸福。

早餐以后,菲利普和皮尔便骑上脚踏车去海边兜风,他们父子俩一人身后背着一个背包,在穿过花园时还统一的向我挥手,看着他们父子俩相处在一起的亲近身影,真让人暖心。我则从屋里搬来一张折椅,放在花丛边上,惬意的读起我还没有读完的书。

中午,他们回来了,还拎回来一只热腾腾的烤鸡。我在厨房里负责把鸡肉撕扯开,再拌了一个蔬菜沙拉。开席,我把两只鸡腿各自的放进皮尔和菲利普的餐盘里。他们俩却几乎在同时把自己盘中的鸡腿塞回到了我的盘子里。一时间我一个人的盘子里竟装进两只大鸡腿...  我只有抓起鸡翅膀,并津津有味的啃起来,明确的告诉他们我更喜欢吃鸡翅膀,这才把那两只鸡腿成功的送出去。

下午皮尔需要临时赶到店里帮忙。我和菲利普便去了海边,我们在沙滩上一人铺上一条浴巾,躺在上面看书,我看《灵魂摆渡人》,我塞给菲利普一本《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那是我喜爱读物的其中之一,我喜欢里面的故事和生命体悟。菲利普读得很认真,也很投入,偶尔还能看见他的眼圈泛红...

 

“爸爸,你读到那里了?让你这样感动?”

“我读到他在天堂见到了他的妻子... 那里真的很让人感动...

“它感动你的是什么呢?”

“他们不变的爱情,那种永恒的爱情... 真的很美好,只是我总没有那样的幸运去拥有它... ”菲利普的语气里带出一丝伤感

“爸爸,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S斯黛妮提出了分手,她提上一个行李箱就走了。”

“玛丽呢?”

“她把玛丽留给我,我需要上班不能照顾她,我把欧龙请到家里帮忙照顾。”

“那家里一切运作正常吗?”

“是的,但我真的很累。你知道,斯黛妮的马最近又生了病,它的腿关节发了炎无法站立,得需要人定时喂食喂水。我告诉了斯黛妮,但她毫不理会...

“或许她需要一些时间去调节她自己。给她一点时间吧,或许她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实在想不出别的话来安慰菲利普。

 

晚餐,皮尔下了班,菲利普把我们带到海边的餐厅去吃海虹,它是这里的特色菜之一,用新鲜的奶油加上白萝卜和红萝卜丝一起烹制,不仅让海虹肉质鲜嫩,口感还极其鲜美。菲利普点了白葡萄酒完美的搭配着海鲜的口感,我们三人最后撑着圆滚滚的肚子,万分满意的离开了餐厅。

那晚,他们父子俩做在花园的长椅上聊了很久,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只是见他们和谐的坐在一起,还有那夜的星星尤其的明亮...

周日一早,菲利普在吃过早餐以后便准备离开。他带来的三瓶酒一瓶也没有喝,我把它们送了出来,菲利普却让我们留下慢慢喝。临行前菲利普把书还给我,说他已经读完了,他说这是一本很棒的书,他很享受这本书给他带来的阅读体验,美好的体验。

 周日下午,我和皮尔牵着手惬意的走在海边的沙滩上。

“知道嘛,我和爸爸聊了妹妹的事,关于他们之间的那个误会。”

“真的嘛?你太棒了!你是怎么说的?”

“我让爸爸试着用不同的角度去解读那晚克莱尔的行为。或许里面真的存在某种误会也说不定。还有克莱尔的出发点或许只是想获得更多父亲的重视和关注...

“那爸爸是怎么回复的?”

“他说他最近也在思索这件事,他也在思考,或许他真的误会了妹妹...

“爸爸真的这么说的?但是什么让他180度的转弯观点呢?”

“不知道。爸爸还跟我说了一些别的事。”

“什么事?”

“他说斯黛妮的表哥和他见了面,告诉了他很多事,很多他从来都不知道的事...

在沙滩的尽头,皮尔问我

 “你呢?你害怕什么?”

“我?我害怕蜘蛛侠的衣服太丑!”

“认真点妮娜!内心里所害怕的。”

“你真的想知道?”

“是的,我真的想知道。”

“我,害怕婚姻。

“你为什么会害怕婚姻?”

“因为没有人知道它的真正保质期有多长... ”

 

是的,我们总在不同的领域里理解着勇敢。而勇敢,确实需要去战胜恐惧,但恐惧来源于我们的内心。所以勇敢,便是去面对我们自己的内心。我,也该去面对我的内心,因为我也想去做那个勇敢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