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看亭花
闲看亭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587
  • 关注人气:4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近作《看戏》数首

(2019-06-22 22:53:48)
标签:

杂谈

近作《看戏》数首

看 

那时候,神请到了
锣鼓一敲,戏开演
村东头一喊
——看戏
村西头有人回应

归来,不知道戏的名字
隐隐知道戏外的故事

中年了,戏处处演
叫上好友
说出看戏二字的时候
心里猛然一惊

戏终有散场时候
我打心眼里喜欢这些戏子
演得真入心
胜过生活里
那些没有彩妆的生丑净旦

一首诗

曾记得,我把标题为
《景华沟》一首诗写啊写
写了整整二十年

青春年轻的名词
平淡坦荡的动词
带笑带泪的叹词
写啊写

不求别人读懂
这不惊天动地,这毫无华词丽句
藏于这年华,逡巡于命运的
每一节字词
每一个逗点
甚至带着泪水浸泡的每一个错别字

三年前
我把未完的稿子只得留下
重新在某地
拿起又一段风雨铺展的文稿
写下——
“离别,新的相逢……”

些字眼。

我听有人说过:
——我们都是六月的过客

是啊,我们都是六月的过客

那年,今夕

那年,我们把一个雷同的盛夏
握在彼此的手心
那年,我们携着忐忑的乡野花香
从各自人生的斜刺里闪出
写下沁人心扉的相逢

一个个素未谋面的你
把十多篇未完的稿
那风雨里浸润并洗涤的意韵留一半
给过去的华年
一半的心愿又一次共同放飞

眨眼,三载春夏交替,那日你的笑靥
已然装点一段美丽的记忆
无法定格,那时彼此踏过的泥泞路
加宽了离散聚合。
不需问是谁含笑迎着夕阳的微光
泪眼里悄悄送走晨曦
我此时想起那一只鸟的典故
清脆的鸟啼中,那随世事跌宕的旧窝新巢
只把流年的沧桑
掩藏

且看,那边山还巍峨
你的笑依旧灿烂艳丽
你与我并排站立的姿势
依旧有我祝语中的样子
在往后的风雨霜雪里
即使满是风尘但更加挺拔

端午节回忆

向远
一个沉落江底的灵魂
沿着汨罗江竞渡的龙舟穿越
香草随尘世滚滚洪流历久弥香

一串串香包
一包包粽子在街角琳琅满目
叫卖之声入耳
我不念念于往事
而童心童趣皆已包裹其中

乡关渐近渐远
中年的钟声,击打六月焦躁的讯息
学子们埋首考场
社戏里锣鼓动荡心弦

我不由想起一个人
执一把钝斧将柳条砍下
插在老屋的檐下
那满是苍翠的流年啊

夜梦的呜咽
如昨日的雨,潺潺流下
那日的孩童
都在今日,被喊做父亲

模仿昨日
我禁不住拿出五味的唠叨
也又一次聆听
互致的关心和担心
那被叫做祝福的字眼

花线,熏黄,香包依旧在
而那年崖畔和伙伴们挖出
被养了好久的松鼠,似乎在某处露头窥探

又携着历历往事
不知所踪

雨抵达的彼岸

雨又一次洒落了
就像回忆无故呈现
点点滴滴。在小城的街角,淋湿彳亍的人影

你和我匆匆掠过。伞不是油纸伞
那么多车流
和往事里涌动过的潮汐
一晃而过

这种种迹象表明
我们都是六月的路人

和风不言细雨
雷声闪电中,一片云和另一片云
终将握手言和

车轮下

街道上,恰好演绎世间的硬伤
逼仄遮掩不了的狂躁,
由出租车引领
数不清的车轮,惶惶狂奔
人行道上,单车把陈旧的梦
乘着晨曦艰难推进

一老者停下单车,口袋里掉落的一袋物品
在主人手连连挥动下,依旧无人响应
被一辆车轮进行了噼噼啪啪精准碾压

我想到了车轮之外的事物
比如一朵花开的残局
比如一粒逃离躯壳的良善

此时,精准的人心
找到了精准物化的托辞

小城居安思危。清晨的又一处角落
赫然闪出——
打黑除恶字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