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看亭花
闲看亭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849
  • 关注人气:4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近期诗歌数首(五月、)

(2018-05-21 16:48:00)
分类: 诗歌
奶奶讲的故事

奶奶讲故事的时候,拿着针线活
故事的开头,一根线穿过时代背景
到结尾,没有缝补完沧海桑田
针扎不进去的逼仄部分,一只妖狐
摇身一变变成美丽的娘子

奶奶讲述得很平静
主人公的命很硬,像鞋帮子经受住锥子的挑战
那时候,石磨和蒙面的驴子,游离在故事的边缘
连枷在村庄旁操着最简单的方言
向一些秸秆讨要温饱

被遗忘的人物,在故事尾声出现
翻过几座刀背子山,和太阳
摔了个平跤
镰刀,耙,铁锨再一次的交响
拉开惶恐的夜幕



那时的夏天


那年,书声蔓延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
我和梦相互搀扶,站立在少年的门槛旁
在蜡炬春蚕的典故里徘徊
那年,零星的雨只在心田和乡亲眼里飘洒
煤油灯下,年景黯淡,眼里飘摇的故乡
在寸草不生的田地上,
疯长乡亲父老经久不息的叹息

那年,我第一次坐上省城的火车
是为远离,十里路上挑水的故乡
稚嫩的年华里飘浮着打工的念想
那年我的爱情,夹在一页彩色的信纸里
封了口的诉说,恰如一场夏风卡壳
只在等,你的归期,躲过飘零的秋叶

捧读,往事就是一页最美的插图
从梧桐树下,书声里蜿蜒的远方
沿着我踩去的缤纷
铺成一道残阳落幕前必经的滚滚红尘

五月


你扳着指头数着
惊蛰的春色,跨过的沟坎和风雨
忘记了消失的艳阳天
走过清明,你也随着疯长的感叹
顺从了年复一年

猛然想起。
腿关节疼的母亲,正提着一篮鸡蛋
走在看望亲人的路上
田野上那株夏花象一个朱砂痣

柳暗花明
你的步伐追逐奔走
恰好错过一首乡村诗的意境
没有违章的岁月,你该庆幸
街头的红绿灯,为你开恩

其实啊,走到五月
每只蚂蚁
活得很是小心


一片云绕过蓝天


当春成为草尖的一滴清泪
夏风已然还俗
轻撩花的裙摆,世界的美在心颤的一瞬

你只是冷落了眼睛。让道具
交付于陈词。
万绿丛中,你笑了,红花就开了

窗前,江湖路远
回头。背影更迭,姓氏替换
千古江山一阙古词
那时青灯,在史书里修行

别担心。你路过我
我也路过你
这触动的微小
就如一片云绕过蓝天


 母亲

1

车轮卡在村口的时候
雨幕里
我不再为这一次的回家庆幸
远处
一个瘦小的影
蹒跚着走来的步伐,踩得大地生疼

多年来,这同一条路口
站立守望和相送的两个人已经走散
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
朝阳走成了夕阳

而我,在不惑之年
只能借一场雨设的悬疑
又一次把路途的担忧和悲伤转嫁给
年过六旬的母亲

2

在外教书是我的工作
很多人也不再怀疑我为何写下那么多的分行
我是在修缮我汉字的家园,
我也是让某些积水,
顺势流走

离开母亲那么久
我猛然想起这些日子里,我藏下的怅惘
我的那些句子
个个都低下身子

3

说起阳山屲的炊烟
说起故乡
我刻意隐去一副苍老了的面容
隐去一个颤巍巍的背影

那些词都用旧了
就如穿了好几年的单衣,在母亲身上
只遮住那一身伤痕

于是,我在内心驻扎春风
尽量不去翻开煤油灯下,缝补冬寒的往事
也不去回想我失去父亲后的母亲
如何坚强撑起一盏孤灯
把家为我亮起

于是,我常常猛然回头
掩藏起眼泪滴出脆弱瞬间吐露的真相

如今,那棵老了的苦楝树
仍在村口,在夏风的吹拂下摇曳
好像在替一代人和所有的母亲
忍住了一生取代不了的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这个六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这个六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