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看亭花
闲看亭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849
  • 关注人气:4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闲看亭花:中华诗世界[散文诗]第55期

(2017-05-05 21:07:23)
标签:

转载

分类: 庭前花开
存谢
老勰:中华诗世界[散文诗]第49期栏目主持人:若夫

本期诗人:闲看亭花

 [转载]闲看亭花:中华诗世界[散文诗]第55期


   作品欣赏

 

    《雪的陈述》

 

    因为众鸟高飞尽,蓝天剩下尴尬的歧义。

    此时的云,无法高过老僧口头的禅,大片的迷茫,就像俗世礼佛的众生,眼里滚满红尘。

    木鱼声,很难飘进午夜的耳膜,寒山寺的钟也偶尔让几缕漂泊的灵魂暂时驻足……

    谁掷下偈语,前半生的孽,需要后半生的善行解脱,又有人叩问:前半生的干涸可否用半生积累的泪水湿润?

    仿佛看到独钓者,指远处示意,不可说,不可说。那徘徊交错的深痕,不单是马失前蹄的铁证,更有独走天涯的悲辛。

    一只狗打破沉默,吠了几声远去,苍白的说教便有了深深的省略号。

    那些覆盖,那些白里点下的黑,那一小片撑起的蓝,不足以义愤填膺,不足以仰天长叹,不足以傲视天下。

    且看,视线远处,那佝偻的影,定格风雪的一生。

 

 

    《雪幕后,可依稀窥见你的容颜》

 

    远去,远去,像冬携着一个节气的名字,像你离开大榆树下落寞的家门。

    笑声已经藏于残酒,帆影归于昨梦。草未长,谁将素笺撕碎,惊走满天莺飞?

    这是三月,谁过多放养几辈人童年的情愫,撇开风筝的长线,谁将纷扬的诺言,慷慨抛掷?

    路,早已等待匆匆的步履,走进生活瞬间的镜头。不为脚下一川烟雨,就为眼里一汪深海。

    雪,真的洋洋洒洒,落了。小城和村庄里,时光静下来,记忆里的阳光暖暖的,穿过眼前的风声。

    世界在冬携着严寒走后,铺开银白,没有凭吊的幡,就让一片雪花,为屡次上演人事皆非的土地遮住片刻苍凉,凝结的泪,那就等着为苟活的那头老牛和擦擦可用的犁作为又一季可供耕作的底墒吧!

    看,人影依稀,谁仍在画面里留驻,片刻驻足回眸你藏不住流连的泪眼,在飘絮般的迷蒙里送我点点撩拨诗情的暖。

    那一抹红,仍在视野远处的冷色调里,走出心的拐角,摇曳春色,就像无名的花,开在我的阳山屲边,也像那些走过诗行的人,丰满着我单薄的遐思。我便想起穿上生活棉袄的她,温暖着一个小家的体肤,担起我沉重的字词和平仄的时候,更是如此的妖娆,美丽。

    雪,依然下了,然而我仍想看雪飘然而下时样子,是为了能更多畅想一会,然后窥探你穿过雪幕的容颜。

    不久,这一纸无字的诺言不会冰冻,一切还早,绿也很快便会探出头来,桃杏花会带来真正的春天,那一处处盛景必会用独到的镜头捕捉,超越轮回的四季,而你,回望我必经的路口,静听。

    我不唱最美的夕阳红,我会轻吟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在同样的春天,在雪花落成的幕布前,不迟不早。

 

 

    《因为爱,我望不断天涯》

 

    1

    前世,是谁在断桥蹲守,为一段红尘续缘。你的回眸轻易就绿了拂面的垂杨,你踏歌而来,风声恰好。

    是谁拿那抹红云,邂逅你带来微雨的天空?

    我,静候你来的消息。只需一人,半卷诗书。还有对岸的匆匆的行色,两个人静默的时光,不需打起的伞。

    那是一个寒冬。我安好火炉,熬一怀江海,煮半生春水。酿高浓度的酒,等你归来……

    晨风吹拂的日子,你宣布从这里开始走入,走入我的故事,你来了,你带着给我的远方调好的月色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

    雨,在故事的某个转折口,淅沥。我知道与你的相逢的路,定有分别的岔口,你的十指在琴弦上,轻抚出一声长长叹惋。

 

     2

    春到了,你将远走,路为你打开,爱不是长线,你也不是朝朝暮暮逡巡我视野的风筝,是鹰,要展开飞翔的翅膀。

    可是,你的离去,终将使燕语沉默,空谷无声,那一页页残存的诗稿,终将缺少一双倾读的眼睛和为之欢喜或忧伤的心声。

    外面的世界在落雨,我在家乡仍想放下料峭的春寒,塞给你一把伞,捎给你不会遗落的问候。我把彻夜醒着的诗句,只想留在梦里,等你回首,用带着你体温的薄衫轻披在我最后一行情诗上。

 

    3

    我仍然爱,那一抹霞光,醉了的云。情愿做一个个小小的逗点,镶在你鬓边天生的那个断句里,轻吻你最为忧伤的平仄。

    望断天涯路,终难等归人。清歌一曲月如霜,杳杳前路,我仍会等,等你在下一个路口,继续一段美丽的传说。

    多年以后,怕誓言走丢。但我依然等你在那个诗词摆好的鹊桥上,你轻移莲步,移驾我的词牌。

 

 

    《亚麻花》

 

    夏日的西北旱塬,天蓝花花,地蓝花花。奔忙的蜜蜂顺着花香的导引,轻点花蕊。

    那被谁点亮的蓝色灯笼,在雨后托起两重天,呼唤云开雾散,放牧呼吸的天马,驰骋悠远的思绪。岁月变换,有谁记得,一小片的蓝色亚麻花,打开那个年代淡蓝的回忆,那些枝枝蔓蔓的叶,轻易绿了岁月的枝桠。有谁还能在意,一粒希望的种子,擦拭过一代人心里的斑斑锈迹,风雨里破土,两叶小小的瓣,如两三点寒星,接引新的黎明。

    亚麻花盛开的地方,在牧歌隆起的山屲。在破书包盛不了温饱的童年,在莺歌燕舞的背后。

    不与艳丽的油菜花争宠,不与蜂蝶翻飞的桃杏花比美。牛谷河岸上,五枚花瓣,是你伸开的五指,抓起阳光里未能流泻的部分。又像是一把把伞,在过往那个年代撑起生活微小的晴空,又像传声筒,在断喝今朝,谁为酒足饭饱的日月论道讲禅。

    说起亚麻花,就让我想起我的童年,我的父辈。我上学走过的那片亚麻花地埂旁,印下我深深的足印。亚麻花晨开了暮谢了,饱经风雨,历尽沧桑,才长成果实。

    是粜出的亚麻,修改了我辍学的命运,日子宁可短斤缺两,内心必须充实丰盈。这让我想起耕读第里,长传的名言: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

    每每想起,此时漫山的亚麻花,在风中摇曳。

 

 

   《亚麻籽》

 

    亚麻结子了,圆圆的脑袋,摇动一双双窃喜的目光。小小身躯,紧紧拥簇,叶落了,归根。

    而老了的腰身仍强撑日月,淡看秋日寒霜。为爱坚守。是弟兄们必须抱成一团,相濡以沫,静待镰刀把爱磨砺,让流年的希冀颗粒归仓。

    一切,不需要油嘴滑舌地表白,亚麻,把忠诚与挚爱奉献到极致。秆,可以锻打成高昂织品,靓丽红男绿女,点缀时尚潮流。籽,榨出醇香油品,调制人间美味,造化舌尖天堂。

来自民间的亚麻籽,貌不惊人,但高过颂歌漫天飞的葵花籽,胜过太过招摇的油菜籽,不艳羡姹紫嫣红,用心的本色,晕染平淡的岁月。不嫌弃重阳的曲,不厌烦端午的酒……

    有凝望的眸,轻轻回首。折叠的往事里,有不凋谢的梦依次打开,脚下的黄土地,停下过多无用的叹息,亚麻花又一次开放的时候,汗水把明天的生活擦洗得更加晶莹透亮。

    一把亚麻籽,撒下,遍地开花。是谁呼叫和风细雨,黄土高原上,生长出一片片淡蓝色的希冀,催生一茬又一茬饱满的籽粒?

    有人在轻轻歌唱:“没有树高,没有花香,我是一颗人人皆知的小草……”

    是谁改写了一首歌的歌词,无人知道,亚麻和她的籽粒已经把自己远嫁到异国他乡,身价倍增,这片土地上人们荡起的笑脸再一次验证,为爱付出已经得到较高的回馈。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