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看亭花
闲看亭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040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复制(散文诗)

(2016-04-24 14:14:35)
分类: 诗歌
 

复制(散文诗)

 

当一张空白的文档,面对一支文思枯竭的笔和一个空虚的灵魂,当一件精巧的构思牵手于一本万利,我便想起一个走入歧途的词——复制。

       闹市山野,花街柳巷,是谁擅长于分身术,让相同的面孔行走于类似的江湖,是谁不借东风,造下十万支箭镞,是谁让尘世巧舌如簧,演说沧海桑田与海枯石烂,是谁能让大江南北,牢记同一首歌的名字,台上台下共同传唱?

       我知道,这不是一枚小小的鼠标的功劳。

       灼灼的誓言,能雷同到不差一个标点,但最终被岁月飘散;无论各行各业,都有相同的人情冷暖,让经年的相逢写成瞬间的陌路;不问城乡出处,佝偻的腰身,都有弓一样的家世,轻易隐没在草木田园;能言善辩的舌头,都藏下难言之隐,拿出纸上谈兵的盛气;大腹便便的盆罐,都差不多盛下易碎的欲望,贴上小心轻放的标签;每个脚手架上,都站立着一双背井离乡的足,悬空乡愁和天涯;每一个小山村,都有一双孤苦无依的老眼,独对昏花的月影;每一条洪流里,都有很难回头的岸,冷眼看孤舟激浪;每一处夜夜笙歌的背后,有人在挥霍廉价的泪水,没有天明天亮。

      这不是鼠标的错。

      是一只手错了,点下“复制” ,还粘贴了原格式。

      一缕清风,已无法辨认,把酒的人,是否先天下之忧而忧,杜康已然被人倾倒,酒不醉人人自醉。

      于是,诗不再是李白的月色被酒香浸润的心声,而是今人酒气熏天的饱嗝或是霓虹灯下肆意的呻吟,就着偎红倚翠的柳永词,署上自己的大名,案牍上,假借刘禹锡的《陋室铭》藏住慌张的灵魂,遮住一个白丁羞于示人的粗鄙。

     正正冠,复制一个正人君子的模型,化化妆,戴好及时可以更换的面具,赞赞墙头草,显现一下仿制的两袖清风。然而我不敢肯定,如此复制的幸福能否完整粘贴,如此复制的正义,能否完整显示。

     我知道,我可以握住的只是一枚小小的鼠标,它驰骋的是虚拟的人间,我只可以握住和点击的是我的左右心房。

     但愿左击复制真善美、风调雨顺、健康平安,右击粘贴到那些需要正义、温暖,需要呵护的人群中间,让一个个汉字顶天立地,远离苍白的说教,站立成高直挺拔的样子,让清清白白的人,好好活在清白的人间。

     还想复制亮丽的风景,粘贴在共同的家园,在和谐的人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