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看亭花
闲看亭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849
  • 关注人气:4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2016-04-15 12:56:49)
标签:

转载

分类: 庭前花开
我的文字,欢迎各位老师多多批评
【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作者简介】

闲看亭花,甘肃通渭人,本名孙武华,男,生于1976年10月,教师。喜欢诗歌,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文学社团联谊会理事,大唐民间艺术协会会员,有散文诗、诗歌二百余首入选于《世界现当代经典诗选》、《中国当代短诗选》、《深圳最美诗歌》、《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飞天》、《甘肃日报》《包头日报》等几十个杂志或选本,有诗文集《闲看亭花》(黄河出版社出版)一部。

【作者近照】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诗集照片】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作品一角】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通渭写意》节选)




老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一间泥土斑驳的老屋,在外婆小脚踩碎的夕阳里,越来越矮,终于遁身在一首民谣的余音外,瓦砾无存。

那一弯山梁仍在,依偎着土地的苍凉,衍生又一段旧梦新愁。那被清风净扫的台阶,被拆除了一节节沉沉的往事,和仅剩的那口老井,续写孤独。那个新修的家门接过了亘古不变的祖训,迎来送往。蜿蜒小路被改成大路,回家只需要窄窄的一条,在心里留出。太阳仍早睡早起,劳碌奔波。疏星淡月,仍在勾引缕缕私情,招惹新一轮的蝶舞、蜂乱。

往事里,一个个音容笑貌在一一远去。有很多人从这个故事里走出去,又走进另一个故事。

我只是一段文句里的逗点,和句号比邻而居,和叹号遥遥相望。

我随着记忆深处的文字攀爬,老屋又在一段历史里重新站起,摇摇欲坠的,只是往事的零星烟火和被饥饿侵袭的生活,在过往里凄迷。

出出进进,老屋的门槛不高,一把铮亮的铁锹挖出的方言,就可以登堂入室。除了酝酿活命的农事之外,一朵重阳菊一支端午柳的风流韵事,被拧出舒爽的笑声。年头节下,只要有糊口的粮食填充,就是五谷丰登,喜庆随一声声二胡引领,拉出悠扬。偷听的麻雀,藏在低低的屋檐下,啄出悠闲的时光。

一幅字画,在正堂和祖先的牌位相依相傍,那里,是心的制高点。担不起的愁肠、天大的喜悦在这里就着一两杯水酒,洒下,一切拿得起的必须放下。

老屋就是家,一个扁担担负着悲欢离合,一个肩就扛得下万水千山,驴子驮不完的苍凉,在蜿蜒的山路上随小曲飘荡。这里,几代人顺着那条路走过,随着婚丧嫁娶的唢呐,拉长欢和愁,收拢笑和泪。想着家的时候,柴门前就冒起清清淡淡的炊烟,几声喊爹吃饭的声音,在村庄回响。此刻,陡峭的山路,突然平坦,心间的苦,被加了盐。

老屋,突然在我的心里变得好高好大,那几面的墙不只能撑起古朴的民风,更能遮住外界层层渗入的寒气或者戾气。

老屋仍在我的心里巍然屹立。





秦嘉徐淑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题记:秦嘉徐淑,东汉诗人。秦嘉,字士会,生卒年不详。徐淑,生卒年及字号均不详。均为东汉陇西郡平襄县人(今通渭)人。桓帝时,秦嘉为郡吏,岁终为郡上计簿使赴洛阳,被任为黄门郎。后病死于津乡亭。徐淑,秦嘉妻。秦嘉赴洛阳时,徐淑因病还家,未能面别。秦嘉客死他乡后,徐淑兄逼她改嫁。她“毁形不嫁,哀恸伤生”(《史通·人物》),守寡终生。徐淑故里据传在今榜罗乡桃园村徐家窑。】

竹简已成碎片,汉时的关卡匿迹,一轮不老的明月仍在古平襄千年的历史烟尘之外,沉思,唏嘘。

一角含情的史书,翻开了一段奇缘,一首夫妇互答的五言,吟出催人泪下的绝唱。

我仿佛看到一对与梁祝无关的翩翩彩蝶,此时飞舞在翰墨飘香的通渭上空,徘徊在榜罗镇畔诗词濡染的故乡,深情凝望。

世代崇尚耕读的故乡,干旱的黄土地,恰能生长诗行。墨韵书香在汗滴里剔透,凝成一粒粒深接地气的意象,秦嘉徐淑,一对生死相依的韵脚,用痴恋排成的偶句,无论风雨变换,沧海桑田,总能从他们的故事里听出淋漓的回声。

是他们用相携的手,把自己的一生嵌进去,一首五言诗,便有了脉搏和心跳。

我随着那首诗里蜿蜒的平仄,走近他们,走进峨冠博带的汉代,他们放牧离殇的时空。

同样的村庄,同样的农舍,身着布衣的身世,如一个个平实的汉字。潺潺流云的小河边,柳色新吐的早春里,一对无邪的眼睛,在心内写下他们的青梅竹马。

寒窗十年,窈窕淑女油灯下流盼的倾慕,终成君子伟岸的朝阳下牵手的恋情。诗魂诗人金玉合璧,合成一生的诗意。

秦嘉依依辞别,因了轻如一纸书页的功名,徐淑挥泪,便有了两地鸿雁频频往返、魂牵梦绕的相思,一架古琴欲语还休的衷肠。洛阳路上,风萧萧兮洛水也寒,谁借一帘烟雨,模拟难遣难收的相思?平襄故地,月皎皎兮对影成三,误了的几日归期,已书成终生难复的殇。

几多叮嘱叠成几多春秋,风雨路上,唱和的诗句里,谁数过遗漏的朝露和晚霞,是谁守望着没有归期的爱?

我分明听到哽咽的流云,带泪的雷声,在颤动我心内的丝弦,共鸣成我听觉里无法抑制的肝肠寸断。秦嘉一去不返,断弦的琴空对一叠诗稿。孤儿寡母的庭院,如撕碎的诗集,零落一地无法捡起的心瓣……

一摞酬答的情诗,垒成秦嘉一生的长度和厚度。

泪雨倾盆的时令,谁能为徐淑的心撑起一方遮风挡雨的晴空?一纸无情的家书,却再一次为命运的伤口,撒了一把盐。弱女子用纤手持刀割面,完成心定的誓言,一方无字的碑以毁掉花容的惊心完成屹立。因为心里埋下的爱,因为痴恋一生的相守。

秦嘉挽手徐淑,从汉代的诗句里走出来,又回归诗句的平仄处,渐趋成熟的五言诗歌里,我听到最美又最悲情的合诵。

我似乎听到宫商角徵羽,由着一架古琴和最美的女声,经高山流水潺潺流荡,在通渭的每一个角落,用书香墨韵把真善美诚信等动听的音符一点点晕开……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梦境在低处颤栗

 

 

借一朵野菊刚盛开的好心情

请允许让凋落的黄叶盖上

日历被一页页撕下的苦痛

请容我又一次在同一日爬上一首古诗的峰顶

邀约身在异乡的兄弟, 用方言做杯,

不为一片茱萸

不捎劝慰和问候

今夜,就拿出各自的烧刀子

灌醉晚归的月亮

 

 

乡村彻底老了

炊烟已经站不直身子

电话那端的唠叨,就如家门前的小路

很容易打开来,轻易收不住

九月九,那个黏在昔日父亲口头的谚语

已经无人忍心说出,第二个九,深含的寓意

就如他掌中的老茧,在我心里结下的痂

 

 

秋风一凉,遍地的衰草

在山岗发抖

多像母亲的渐白的头发

藏不住岁月透露的口实

 

我多想收拢这肆掠的风

收拢这飞逝的韶光

让薄凉还给盛夏

让阳光驱赶阴云

 

就着九月九的酒,我做梦了

梦见天下慈祥的父母

用微笑温暖着渐入深秋的世间

黄菊花开在一个小小的院落里

在低处幸福地颤栗

 

 

◆◆新  

 

 

不想听,却总是

进入生茧的耳膜

不想看,却总进入搜奇猎艳的瞳孔

一个无病呻吟的字根

往往在笑

笑我迂腐的样子

一张纸上,撑开的大腿

时时颠覆仁义道德的公文

哦,知道了

这就是新闻

零距离的接触,零距离的报道

一辆挖机的链子可以毫无差池的

经过一个活人的身体

一个官员可以很轻巧地自导自演

一幕活色生香的艳情集

 

 

 

◆◆一把斧头

 

很多时候,一把斧头

不会喊累,在下大力气

除去经年的坚硬与瘀伤

 

模仿着闪转腾挪

剁,砍,砸,劈,削

生活被修理得整齐划一,溜光圆滑

这些木头藏下呻吟,从不喊疼

叫嚣的锋刃,最终缺了口

 

握斧的人,唾口唾沫星

握柄的手加大了与生活的摩擦

被生活的柄扣紧,

砍生活的人,被生活砍得七零八落

 

 

 

◆◆万用钥匙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都是假话

他蒙着面的、拿着刀能开很多门

我或许只拿一张脸

几十把锁都打开了

黄金、白银、贞洁、操守

都统统露了明晃晃的底

很多时候没有失过手

只有一样

我自己都怕,万一哪天失口

说出那个开锁的秘密

 

 

◆◆藏在暗处的风

 

一片叶想着要离开

不是光秃的枝桠载不动哀愁

是呆在秋天的鸟鸣让人惊心

是留守的土地越来越露出衰老的症候

 

路,写下长长的期待

也为分别拓宽了借口

云为天留出让人心慌的蓝

天为云敞开倾听哭诉的胸怀

 

藏在暗处的风

遁身在一句偈语里

发着诡异的笑

 

爱并不远,

秋的拐弯处有良人,

打马归来,琴瑟静好

执手相看泪眼处,落英缤纷

 

被欲望深挖的地方

有一道坎,

悬着将落的夕阳

和易于踩空的足

 

 

◆◆依旧说,爱你

 

又一个年关,

几片雪花,三五个归人

又一次写下匆匆,

可以狠狠收住一本书的尾声

停下

我仓皇的笔触。

 

枯枝未能赶走风,

叫醒的孤独

年来岁去,蚂蚁搬运的朝阳

成了一弯朔月,哪管得了

我诗句里含情脉脉的意象

独守了半生寂寥和忧伤

 

久违了,那些相熟的面孔

还有和我相依相偎的语词

今夜,不说马放南山

也不说刀枪入库

 

暂别了,依旧不离不弃的路

仍在续写幻想

忘却在寒冰和火焰里煎熬的冬冬夏夏

祈祷春仍将在,我的诗歌里醒来

 

那些打折的秋,我一遍遍掂量过的

轻轻重重的故事主角,不明码不标价的得失

 

我依旧说,我依然爱你

 

 

 

◆◆感恩

 

 

鱼儿不再担心,

潜藏的饵后一弯如月的钩。

岸已接回,

只身犯险的刀手

 

夕阳不再隐去

夜里的黑该来的消息。

一张床容得下两人的旧梦,新愁

载得动一弯朔月下远望的影

 

阳光、雨露偶尔在该来时来

就像远行的足

实时写下相逢和离别

唤醒小桥下一汪沉睡的湖

 

映照思念的眸

在一只信鸽的翅翼下,遥寄

手的余温在冷暖间传递

暂且放下沉沉的往事

和一抔黄土的伤情

 

且看一只蚂蚁仍在

奔走、忙碌,背起自己生活的全部

 

 

◆◆一碗牛肉面

 

从付费到买票

再到占一个座位坐下

这清真面馆里

一碗牛肉面

很轻易收买了那些匆匆的步履

 

揉过 压过

投进滚烫的沸水

酸辣的味道

最终被悄悄吞下

谁都也抹了一下嘴 走了

 

那对甜蜜的情侣

还有瘸着腿的老人

这些并不昂贵的温饱

谁也不知道填满的

是不是一个廉价的胃口

 

陌生的面孔

也不过问彼此的碗里

是不是有更多的肉丝

或许

他们都不该过问

或者谁都心知肚明

 

 

◆◆相依

 

一只皮鞭抽打过的牛

对着一只皮鞭

惊惧 躲闪

很多的话题难脱对立的嫌疑

 

 

有一日,老牛不能下地干活了

一只皮鞭

也躺在那儿

成为被人遗弃的逗号

 


[转载]【文学襄军之二十五——孙武华】



邮箱swh-106@qq.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57180722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