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看亭花
闲看亭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876
  • 关注人气:4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转载】“中国好散文诗”(2015年11月)

(2016-02-22 16:49:15)
标签:

转载

分类: 庭前花开
存谢
       “中国好散文诗”(2015年11月)(欢迎转载)
           主持人:程洪飞  潘志远  方文竹  杨昌文

【引言:评选“10件大事”】
  日子过得真快!又是一年要过去了,关注散文诗的总会要总结一下今年的写作和批评,尤其是一些大事。因此,和其它文体一样,“中国散文诗年度10件大事”应时而生。
  “10件大事”侧重于“大”,即重要,有广泛关注度和影响力,对散文诗全局的发展有引领作用,某种程度上具有历史意义,不应该被遗忘,故年终纪之。而“10”则取整数,按照人们的常用习惯,或许这一年的“大事”不到10或过了10,但是大体上如此,偏差不会太大。
  比起其它文体和艺术门类,散文诗的公共话语空间较狭小,但是其内含量更为丰富,艺术质量更为厚重,本体意识更强。这就为评选带来一定的困难和更高的要求。正因为如此,评选才显示出意义。我们欣喜地看到,有人的做法很值得推广,如箫风主持的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评选的“10件大事”,采取先收集一些意见,然后综合起来权衡,这样就比较权威、可信。尤其是其中的“评选理由”颇具说明力。
  当然,因为观念、角度的不同和时间性,“10件大事”并非铁板一块,也不是说恒定不变的,应提倡标准多元化,多边争议,这样,散文诗才会繁荣多彩,尤其是对于冲击固化的散文诗观念将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也就是说,形成多版本“散文诗10件大事”并非坏事。比如,“中国好散文诗”则建立在月度“好散文诗”的基础上,比较侧重散文诗的品质来评选10件大事。还有其他个人的评选方式如海叶先生等也不错。

【11月观察】 

搞活散文诗(二章)
■搞活

我在床上灵感如潮

湿淋淋的趴着。四肢摊开,薄被搭在背上。 
我得意,不动。悠悠吐纳新陈。 
心一跳,你就来了。 
眼一合,光就灭了。 
我在床上灵感如潮,像一只海龟滔滔不绝。 

每天,我都要在沙滩上呆很久。呆着。呆着。 

我怎么爬起来了,是我在爬吗? 
脚一蹬,什么东西刺溜一下从床上掉下去。 
谁也找不到我了吧。有一点点凉。 
不管了,我打着呼噜慢慢地游走了。 

                        


去菜市场的最里面,买三只鸡。 
鸡笼边还有鸽子,它们咕咕,咕咕,偶尔伸翅,越过一只鸽子碰到另一只。 
胖女人将鸡的双腿交叉,鸡倒在塑料盆里被称好。 
胖女人用刀在鸡脖子上一划,鸡伸了几下腿。 
胖女人将它们扔进一米多高的塑料桶里。从脱毛机里拿出前面顾客的那只。 
胖女人往脱毛机里倒了一点开水,将塑料桶略略倾斜,我的鸡提出来扔进去。 
胖女人去收拾别人的鸡。 
一剪子剪掉屁股。一剪子剪开肚腹。双手一分,将内脏掏干净。 
胖女人摸到心,捏出放在一边,剪开鸡嗉子,刮干净。撩几把清水。 
我有点着急,把钱数好,捏在手里。 
这时来了两位老人,弯腰铲鸡铺后面的粪便。 
胖女人一边做事一边对外面瞄着。这时又来一个人。 
胖女人把钱收好,又称了一只鸡。 
胖女人站起来按了一下开关,三十秒的样子,三只鸡被拎出来。 
胖女人把鸡放下。去杀掉刚称好的鸡。 
三只鸡都像刚出生的小宝宝,身上什么也没有。 
胖女人一只只收拾好,用两个红塑料袋装着递给我。 
我把钱又点了一下,递过去五十一块。 
我赶时间,她又忙,我就没有再还价。 

程洪飞点评:固步自封的传统式写作很保险,因为不会错,容易获得廉价的赞美。当然,他也一定不会好,因为这种写作在僵化、板结,在与时间的长跑中,缺乏足够的耐力。搞活的散文诗力图寻求事物本身的意味,让事物自己说话,这是一次冒险,在写作中,肯冒险的行为在我这里我一直是肯定的。

斑驳的时空(五章)
■陈志泽

翅膀

行走在路上,忽遇蝴蝶紧跟着在身旁翻飞。蝴蝶的两片一样大小的花裙裾拍打着,将春的图案一次次相互印染,绚丽斑斓就愈是浓郁。
抬眼,苍鹰正好在头顶上游。它在风云里浮动着,沉思着,张开的两张席样的大翅纹丝不动……
我走着,一左一右两条腿,一前一后协调迈进,这也是一双对称的翅膀,将我送到期盼的远方。

你的皱纹

锐利的风一次次扑面而来,留下了印迹。
沉入到静默里的皱纹,只有在你快乐地笑了,才显出叶的脉络,树的年轮,显出生命的纹理——更有上帝挥笔的皴染,花朵芬芳的飘逸……
一种清晰的生动、深刻的美丽,让我想起过去日子的艰辛跋涉,那些电光火石的走向。
多想吻你的皱纹,吻我曾经与未来行走的细细长长的路。
可我只是笑着,笑着看你的笑……

独木

台风刮倒了邻近的一些树木,山岭上就只剩下这一棵老榕了。滚滚洪水冲撞撕扯她裸露的根,冷风拽着她转;雷电的声响刺耳,从远处扑来,劈斩着她的浓绿与坚挺……
然而,她的根被挤进更深的土层,她的每一个骨节都压出了硬度,她原来就粗大的腰杆更扭出了壮美,更推拿得筋骨舒畅。时常光顾的闪电,梳理着她浓密的鬓发,风雨中的舞蹈练就了她的柔软灵活。
她的枝叶披上蓝天,她繁衍得格外茂盛的树冠,几乎覆盖了一座山岭,她魁梧、雄伟的身躯胜似一座辽阔的森林!
独木别无选择,毫不孤单地在环绕的进逼中站立。

鹿之角

鹿举起水灵灵的两株树枝,在山林中跳跃着,时隐时现。
树枝日渐茂盛,不承想某一刻成为剑戟——争夺爱情而格斗的武器,碰击之声传于四野。
不承想一声枪响,一段流血的时空。
树枝被砍伐。中药铺里,气血贯铸的鹿茸一直充足。一盒盒玲珑剔透的薄片等待着“壮阳”的验证……

一头站立在田野的公牛

一头公牛站立在田野,身后是它掀起的滚滚泥浪。它纹丝不动。暮色苍茫,壮实的身体在夕照的涂抹下格外光亮。
站立的公牛偶尔摇一摇尾巴,那是在驱赶讨厌的牛蝇。不再瞻望前方的眼睛失去了光彩。缩瘪的雄性阴囊,向着黯淡的大地低垂着。
乍看过去,这一头站立在田野公牛温顺得就像母牛。
它也有疲惫的时候吗?它稍稍挪动脚步。只有这时,它浑身肌肉才显露出雕塑般力量的形状,地面上落下深深的脚印。
一头站立在田野的公牛,它站立在一缕依稀可见的晚霞之上。
一头站立在田野的公牛,它有什么等待?
潘志远点评:在斑驳的时空体中,经过诗人的对抗和找寻,一些农耕和自然记忆,又焕发了新的光彩和能指意义,旧物与超凡体验一一关联,生发着奇思妙想,击穿窗纸,顿时获得一种敞亮。

元宵节(外一章)
■徐慧根

我喜欢这个阳光明媚、炊烟升腾、节节拔高的日子。
怀着一缕隽永的意念,匍匐在民俗风行的大地上,缠绕在浮动的村落里,好像在谛听土地与天空最深处嘎嘎爆响的律动。
我喜欢这个锣鼓喧天、人群攒动、话语缤纷的日子。
红红的灯笼与春联,明媚妖娆,那袅袅娜娜娇羞的样子,让我一下子回到青春与乡情蓬蓬勃勃发芽猛涨的时日,缠绵的乡愁,缭绕在心头。
我喜欢这一簇簇奋发着辟里啪啦向上猛冲的爆竹与绽放的烟花,一口气或一阵风般,就将内心的渴盼表白表达的痛快淋漓。
刹那间,这传承千年的乡风民俗,就掀开了蜂拥而至的春天全部的行程与阻挡的藩篱,喧闹出一片狂欢与一地灿烂,把乡村的激情推向极致。
在这个历久弥新的日子,我只和一个明媚的春天对话,与蓝天大地深情地对视,用沉静的目光眺望人间烟火。而误入其中的一个章节,多么像我案头不小心逸出的文字,透着轻狂乱舞无法删改的大气,然后附庸风雅。

祭  

沿着北中原那条蜿蜒的运河,看两岸游人行走、船流如织,听桨声欸乃、市声鼎沸。
抹去转瞬远逝的浮光,就托举起一个古老的节日,拉长了悠悠岁月,沸腾了温暖的故乡。
节日,乘着明明灭灭的爆竹,看新春的音符跳跃起伏,让我的目光穿越了千年,寻一朵摁不住的人间烟火,低达幸福的家园。
记忆中勤劳的母亲,与这个大年根儿的节日相约,守望在炊烟袅袅的灶台边,将曾经苦涩的日子翻炒、腾挪,把贫困抛向天空。
燃上红蜡烛,口中念念有词:天爷、灶爷都吃,老爷、老奶都吃,七十二位全神都吃……
乡下的时光,像一根根祭灶芝麻大糖一样,希冀越过越富有,越过越甜蜜,生生不息、代代相传。
多少个世纪闪过,祭灶年年来临,蓬勃在民间,已将神话过成了俗语,并沿着岁月的修辞,漫向遥远的地方,修饰成红红火火的日子,令草青柳绿,天地增色。
一地月光,千年不绝。
潘志远点评:传统的中国叙事元素,人到中年的辨认和反照,鲜明的个人心灵史和世俗胎记,在凸显现场与无形中,体现着作者的及物态度和神性召唤。

听香
■王妃

之一
上帝关闭一扇窗,却打开了另一扇门。
目盲者的耳聪之幸替代了失明之不幸。他们的耳蜗里住着神。
看不见柳条婀娜的身姿,看不见那只知更鸟不鸣而坠的悲情……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临风而蹈,逆风而行,用鼻尖去触摸百花的香气。
柳芽轻软,拂过光滑的耳线。关于春天,关于爱,温暖的絮语围绕着腾跃的身体飘飞;而孩子们反复吟唱的那首童谣,让知更鸟之死的秘密不告而破……

蓝天下,有人画猫,有人画虎;有人试图用绢纸叠出玫瑰的暗香。
看见的,往往不是真相。
看不见的他们,不断从体内析出蓄积已久的绿色、鸟鸣、雾霾和泪水;析出猫和虎在纸上的脚步声……直到暗香销声匿迹,颠倒错乱的涂抹还原成一页白纸——
就像乌云密布,遮蔽了红日,却遮蔽不了浩瀚的苍穹。
过境之风,终究要消隐于蓝天之下。

之二
暮色沉璧。
湖水陷入深蓝,像一面忧郁的镜子。
老树和昏鸦俯身,枯藤贴着水面,分不清哪是自己,哪是湖水中的倒影。风吹来,枝桠和硬实的喙探向水面:涟漪一圈一圈漾开,划开忧郁的蓝,也撕碎了自己。
是谁在尖叫?忧郁的蓝布下,覆盖的是怎样真实的自己?
水草无言,野花不语,众鱼在湖水深处噤声。
那乖戾的尖叫如滚雷在湖面上翻转,试图引爆太久的哑默。
黑暗正在围裹过来!
小小的菖蒲挺直了胸膛,它们齐刷刷的,不是举起白旗,是亮出白刃,刺向合围而来的虚空。湖水收敛了忧郁的蓝,努力擎住菖蒲递过来的灯盏,有淡淡的香气氤氲。
黑色的伪装终将被旭日褪下。风声鹤唳,是卑劣的自己在虚张声势。相信光明,握于手中的灯盏,会一点一点明亮自己。

之四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片海——
那么遥远,远到只能望洋兴叹……那么忧郁,足够消弭人间所有的欢愉……那么温柔,枕着波涛入眠的沦陷……那么梦幻,浪花与礁石的撞击、美人鱼与月光的合舞……
还有那么多的风暴、地震、海啸和死亡!

宁静与喧嚣交握,深邃与死寂同谋;清澈与混沌纠缠、母性与残忍共生。海呵,用起伏的大水在沙滩上抒写,又用棉柔的蓝布擦去湿痕。

咸涩的海水无法畅饮也不能清洗伤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信众趋之若鹜?
“只有寥廓的海,才能安慰我。它的狂飙、劲吼,是神对我的召唤。昨天的我已经死了,而另一个我将在明天重生”。
“大浪淘沙,也淘金。我迷恋海贝,更迷恋珍珠……”
在岸上,闪烁的灯光下挤满了喧嚣的灵魂,女人的体香盖住了海潮卷起的腥风。
宁静的港湾,泊在海平线的尽头,却无人停靠。
潘志远点评:听香是一种手段,一种修辞,更是一种营造。在营造的时空和氛围中,作者获得了广场性空间和循环性时间,恣意狂欢和颠覆、结构,联想、拆分、组合,带来诗意触动,也带来震颤体验。

黑旗散文诗(四则)
■黑旗


我来自寂静,而你来自一朵花开的声音。记得曾有人在海岸线上写信,邮戳穿过惊涛骇浪,抵达某个窗前,成为一株安静的植物,没有年轮。岁月使你的枝叶舒展,风暴从七个方向带来问候,随之盘旋而来的,是多雨的夏天。


     梦境里的玫瑰长出了刺,阻止别人接近自己的灵魂。更小的时候,以为梦是好的,甚至愿意将梦当作真实,灌溉雨水和阳光,长出玫瑰,没有刺的玫瑰。再后来,或许是夏天来了,不停的雨水让花朵窒息,或许是冬天,风带着冷冰冰的笑容潜入花园,所有的花朵和枝叶,都失去颜色。


     无数个五月,在最深海水的中央,无岛可望,连雨水都没有。沉默的电话机,暗哑如斯。从天空降下鸢尾,洒满梦境,长出无名的山脉和蜿蜒的河流,在荒原之外,一座座薄如蝉翼的城市,一座座轻若红尘的旋转木马,为你不眠。


     近处,一些灯火亮在眼前,太过接近,因此容易辨认,是一盏灯火守着另一盏灯火,连心跳的频率都一样。并不是每一盏灯火都可以辨清。那些流连一片灿烂无比的,反而显得模糊,那些姹紫嫣红太过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只有那两盏安静的、孤独的光,因它的安静和孤独,让人记住,久久不能忘怀。
程洪飞点评:黑旗先生的散文诗一派细雨后叶片上的新绿之色,是湿漉漉的新鲜,予人生机和清爽,而氛围却是黑夜,不无压抑和幽远的气息。在篇法上,黑旗先生兴尽则止,长短不拘,这点颇得古意,但其思维却是诗的,是错置和裂变的,这为我们从多角度进入他更深的内核提供了可能。

听,程门前的雪(组章)
——怀游酢
■张生祥

雪,不停地下

宋朝的雪,不停地下。下了快一千年了!
在传承的古道上,我看见一匹马,脚上沾着雪的痕迹。

我想起八千里路,我想起云和月。你对我说:我是程门的弟子。
一上马背,你就翻山越岭,跋涉于山水不停地奔赴。

从这里出发。你就把宋朝的事,一件一件地给自己烙上印记。
宦海沉浮。水深水浅,你像一条梦里的鱼,呼吸着冷暖。

雪不停地下,像你求知的愿望。
三尺也不足挂齿。三尺以外,是江山的摇晃和帝王的忧思。

有一种雪,叫虔诚

是你立在雪中,还是雪在抱紧你?
一种雪落在大地上,另一种雪落在心灵上。

那儿有高处,雪堆的更加深厚。那里的海拔,能拨云见日。
或者,更有一种比海拔更高的,叫正气。
即使淹没那一点点的寒冷,也有心跳的火,燃烧在冬天。

一些感动,随雪而生。跳跃于时间流动的年轮上。
你留下这不老的佳话,让人们得以对照传承。
你擦亮天空作镜子,便能照见河流根植大地的诺言。

怀念,那一片雪景

怀念一些传唱,比如雪,正穿过岁月,呼唤那位出走的人。
雪花漫过江山,在历史的天空上,文字蹁跹如羽。

我知道那时候的雪,很亮。
程门,一扇饱学的门,它厚重地开着。思想的门,打开的堂堂正正。
作为一种方向,温暖着书生的远行。

听风,听雨。也听雪。
听一种辽阔,落在建州。
长着翅膀的雪,跨过路途的门槛,天空就豁然开朗起来。
(注:程门立雪的故事有感而发)
吟啸徐行点评:作者避开自然之雪和风花雪月之雪一类的主流话语、时尚潮流,以高迈的视域,切入历史纵深,在遮蔽中放大个人感悟,汰除同类题材的痼疾,写出了自我作品的宽幅。

在甘南(三章)
■杜 娟

玛曲•阿万仓湿地

我注定要经历那么多的草,浓雾,和睡眠中的鱼。
一些潜伏的阴郁在天空匍匐。
它们迎风,曾经漫过前方的山。

玛曲习惯了阿万仓早起的鸟鸣,把它们安顿在水草丰美的大地上。
经历过大量的乌云和冷漠,阿万仓像一幅画中的苏鲁花,期待清晨的马匹奔跑过来,指明方向。

万物宁静,鸟在高处飞。
它们解不得那万种风情,解不得青草的青春与貌美。

一块湿地放在前转百回的水中。
牛羊见识了多年的雨雪,像躺在书页上的文字,在夏天的最后一个夜晚,复制自己。
那些变调的语言,柔软而迟缓,只与自己的影子,相敬如宾的生活。

这样一块沉重的湿地,被来了又去了的溪水搬动。
可是时光无法走回去呀,它看不到自己的祖籍。
记忆中与鹰进过食,与花朵共枕眠。

青草彻夜不眠,它比溪水还荡漾。
如另一个世界的桃花,它在联系与生育有关的植物。

夜晚,最后的脚步刚刚走过。
远处,寺院的钟声传来,如四散开来的云,在原野降落。


黑夜之外的甘南

山顶上积雪的白,挤出来牛奶的白。
天上月亮空寂的白,给草原冰冷的伤口,撒上了一些消炎药。

今晚,甘南脱离黑暗。
那些丰富的白,慢慢渗透大地。
月亮在牧场顶上,它是完美的,一白再白。

拉毛姑娘,头上系着红头巾,像一个影子,蹲在黑牦牛肚子下。生动如音乐的十个手指,一弹一弹的。
温暖如初的奶液,哗哗流出,注入脚下的木桶里。

黑牦牛站立,它把月亮吞进肚里,超然物外。
为保留的人和事,交出了体内最美丽的部分。

我在山路上越走越远。
月亮计算走过多远的路,才能除去我身体里的伤痛。

大风吹过

大风吹过,把鸟群吹成了早晨的音乐,裸露在敏感的世界。
树木放下自己,一幅懒散的样子,没有了爱和努力。

大风让白云相互埋怨,逐渐灰暗。
河流选择用另一种方式呼吸,见识过那些生活,变得越来越懒惰。
草的颜色枯黄,像一个西式的发型,习惯于散漫。

一匹不安分的马,看不见相敬如宾的伙伴。
过去的记忆变得短暂而可疑,它紧闭嘴唇,声音在额头打成了一个结。

在这个冬天,我培养了一群古朴的梅花。
趁着这风,让它盛开或者四散开来,由着它随风飘香。

冬天已苍老,满头白发。
看梅花它们年轻貌美以及娇艳的脸庞,能不能在冬天里,制止流行性病菌和一些不安的因素。
吟啸徐行点评:一些边缘化的原初状态的诗歌肖像,已逐渐退出一些诗人的言说,而作者有她自己的倚重和比附,那种相对落后的谱系,绝对苍凉的现场感,经过作者的语言操练,呈现出低烧的亢奋。

母亲和她的稻草人
■多梦的江南

许多人影涌出村口后,拐个弯,就不见了。
留下杂乱的脚印,很旧,很深,贮满清明的雨水。

母亲纳着鞋底,把日子纳得很结实。
针尖划一下,头发就白一根。
一颗老树,让母亲靠歪了。

那个稻草人,是母亲亲手捆扎的,极像我的模样,陪母亲留守村庄。
二十四节气,依次从田间走过。
母亲和她的稻草人,能听清种子的呼吸和庄稼拔节的声音。

从不外出的稻草人,站在母亲的视线内,比我勤快孝顺。
一手牵来风雨,一手引来阳光,伺候着母亲和她的田野。

秋的颜色浓了,风的分量重了。
稻草人的手一指,戳痛我的乡愁。
吟啸徐行点评:撇开抵触和厌倦情绪,从烂熟元素的抵牾中突围而出,在自我的预设里营造朴实、本真的视像,三招两式戳痛一代人的乡愁。

雪是用来取暖的
■石桂霞

有银子般的身体,花朵一样的愿望,有山高水阔,无休止的沐浴。
允许月光下,白狐纵情,又不留脚印。
雪是有心人的爱,知热知冷的手,嘘寒问暖的话,不用只言片语来表达。
像医用纱布,高度清理和无菌,缠绕在伤口上,隐去破裂的存在和疼痛的事实。

雪地上,一群羊默不作声地行走,把时间搁在身后,把白云举过头顶,喑哑的嗓子合唱着日复一日,它们将离开鞭子获得自由,却看不到雪像骨头和毛皮在飞。不远处,紫烟和迷雾深处,一家大型屠宰场,杀头和流血也是安静的。
  
围着火炉,温一壶老酒,赞歌和神曲起浮,烈性的暖和彻骨的寒,意在交融,忘记喧哗和争辩。灰烬和碎片,编织辽远和旷世之空。
有厚厚的棉衣、棉被,窗外,霓虹灯也是迷茫的,许多事物失去了原型和结构,只有起伏中蓬勃的轮廓,回到童话里。 

美梦一旦铺开,瞩望的目光里,一样怒放水润和圆满。
历经苦难的人,看不到坎坷和波折,只想在一张空白的纸上,重新开始。
沉溺于柔性,即使寸步难行,也会忽略了貌似坚固的脆弱。

宽泛和安慰,有关于雪的过失和坏消息,在清亮漫长的独白里,蒙混过关。
西风传递寒冷,时腾时熄的飞卷和淹没,才有送炭之人。
被雪包裹着,仿佛包裹了所有的不堪,抵达需要的完美。
吟啸徐行点评:在旧物的程式中翻转,熟悉的景象夹杂着陌生化的话语、修辞和想象,左劈右刺,剑锋划过,冷、血腥、苍茫、温暖……诸多赶出扑朔迷离。

【2015年11月报刊散文诗选目】

王垄《端午节野史》载《散文诗》11期。
商震《神仙游四章》载《散文诗》11期。      
王仁久《工厂三记》载《散文诗》11期。  
陈志泽《斑剥的时空》载《散文诗》11期。
游宇明《游宇明散文诗》载《散文诗•校园文学》2015年11期。
张翊奇《草木世纪》载《散文诗•校园文学》2015年11期。
任敬伟《余音里的天气》载《散文诗•校园文学》2015年11期。
汗漫《镜中幻象(节选)》载《星星•散文诗》第11期。
卜寸丹《象形(组章)》载《星星•散文诗》第11期。
陈旭明《抒情侧面:小,或者更小(节选)》载《星星•散文诗》第11期。
喻子涵《蒲,新蒲》载《星星•散文诗》第11期。
潘志远《蓝天之冠》载《散文诗世界》第11期。
筱筱《与风沙有关的片断》载《散文诗世界》第11期。
闲看亭花《因为爱,我将偏移的感恩扶起》载《散文诗世界》第11期。
支禄《横渡苍茫》载《伊犁晚报•天马散文诗》2015年11月26日。
薛菲《喝酒,也抽烟的哥哥(外四章)》载《伊犁河》第6期。
洪芜《话说贴标签》载《星河》诗刊2015年下半年总第9期。
王舒漫《紫太阳》载《岷江》2015年第4期。
雨倾城《我一度爱上这美的信仰》载《诗潮》2015年第11期。
   
【稿约】

诗歌界有“中国好诗歌”月选(评)活动,中国散文诗岂敢落后?程洪飞、潘志远、方文竹等等群起而攻,云“中国好散文诗” 。不是效法而是自作主张。意在辨别良莠,建立公正法则,推起散文诗新浪潮。
“好”,不是好坏的好,而是尖锐、先锋、谋新谋异,宁要鲜活的稚嫩,不要陈旧的完美。坚持民间立场。欢迎大家多挑刺儿。
对公开出版的散文诗期刊、内刊和网络散文诗进行海选,“一网打尽”。视作品内质,每月选出若干章精品(质先量后),每篇皆作短评。还将考虑年度总选、归纳。名家、新人一张圆桌坐。
以中国第一人气诗歌网站“中国诗歌流派网”及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微信平台、“中国散文诗”、众多博客、有关报刊等等为发布平台,向各类年度选推荐,并求助出版。
为了保证全面公正地展现优质作品,读者推荐的程洪飞、潘志远、方文竹、段联保等作品可以适度进入选评之列,但不能自己评述自己。
暂开辟【引言】【每月观察】【XXX眼光】【争鸣—你说我说】【报刊存目】等栏目。根据情况,经常更换栏目和做法等。对于本期难免遗漏的众多优秀作品,大家可向我们提供,以便下期补上。
欢迎大家推荐或自荐。专用邮箱zsw0563@163.com
印刷品寄“中国好散文诗”秘书处:242300安徽省宁国市竹峰办事处桥头铺村盘龙村民组程洪飞收     电话:13856315342

 
链接    http://www.zgsglp.com/thread-464099-1-1.html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