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镜宇antony
王镜宇anton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8,193
  • 关注人气:4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听郎平讲世界杯的那些事儿

(2015-09-21 08:46:41)
标签:

体育

郎平

中国女排

  再见郎平,距离中国女排从女排世界杯凯旋已经过去10天。在国家体育总局排球馆,年轻的女排姑娘们在郎平的带领下训练,跟过去两年多一样。不同的是,仍然略显青涩的她们已经拥有了世界冠军的头衔。 
  郎平说,回来之后没怎么庆祝,除了汪嘉伟(前中国男排主帅、队员)来一起吃了顿饭。在锁定前往里约奥运会的门票之后,再次冲击巅峰的征程已经展开。在训练馆外的座椅上,郎平平静地诉说着世界杯上的那些故事,仿佛这一切都很寻常。 
  以下是采访实录: 
  (小标题)纠结•平静•血拼 
  记者(以下简称记):这次世界杯您印象最深刻的比赛是哪一场? 
  郎平(以下简称郎):其实每场比赛都有不一样的意义,总的感觉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在松本,一直是在调整状态。突然缺了小惠(惠若琪)之后,整个在场上的配合,后排保障环节的缺失,都需要调整。像朱婷以前身边一直有小惠可以依靠,包括小惠给了她很多语言上的鼓励和沟通。突然换张常宁,是新队员,自己还顾不过来呢。朱婷不但不能依靠(张常宁),反而得多发挥作用、多承担。大家角色突然不一样了,不像刚开始我们准备时那么平静。所以,其实第一站我们教练一直在寻求一种平衡,寻求不同的阵容,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出什么样的牌。全队也在调整自己的位置,包括个人的位置、个人的发挥、整体的发挥,以及对手的变化。这些掺杂在一起,第一阶段是最艰难的阶段。 
  第二阶段反而好些,一是第一阶段终于走过来了,该赢的赢了,强点的也没赢。第二阶段3个队相对弱一些,我们只要不“犯晕”应该没什么问题。状态也调整到自己的节奏上,感觉比之前要打得舒服一些,也知道阵容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在什么情况下变,大概能发挥什么水平。相互间信任增强了,心比较静了。第二阶段很重要,为第三阶段做好铺垫。 
  第三阶段是“血拼”了,大家都知道那种形势,3场球拼下来才有希望算分——在俄罗斯和美国没打之前。后面俄罗斯赢了美国以后,重现光明,如果3场都赢还可能夺冠。出现了更好的形势,但是基本要求没有变,前提就是全胜。这3场球准备还是比较充分的,尤其是打多米尼加,俄罗斯也是。第三场对日本,并不是准备不充分,而是大家心里小算盘多一些,心情更复杂——想赢怕输,特别想早日实现冠军梦等。虽然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这场球并没有完全发挥自己的水平。 
  (小标题)嚼碎“别扭”往肚里“吞” 
  记:小惠受伤之后,您是不是也心里没底? 
  郎:对于临赛前的变化,心里肯定是没底的。虽然阵容变化就一个人,但整个节奏都有变化,尤其后排的变化。中国队以前的一传就比较薄弱,小惠一走,(她的)一传、防守就没了,最重要的棋子运转起来是空缺的。心里也不是没数,但是画了一个问号,不知道这个阵容在这么关键的比赛中能不能顶住困难、发挥作用,而且这个新阵容并没有试过。每个人之前都排好了位置,但是比赛前三天变了,第二线推到第一线了,第一线的又变一个位置,3天之内要把问题都解决太困难了…… 
  记:您也觉得忐忑吗? 
  郎:这种情况下忐忑也没用。我们尽量在想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如果出现问题如何替换、谁替谁、站哪个一传的位置……我们做了4套阵容的变化,尽量在训练中寻找办法、发现问题。刚开始训练甚至比赛时场上会有些乱,心里会有些烦躁,看着别扭。 
  记:您的心里有波动吗? 
  郎:波动倒是没有,就是觉得怎么那么别扭,队员自己也觉得别扭。但作为教练,再别扭也不能说啊,也得硬着头皮,多做准备。 
  记:这是您备战世界大赛最困难的一回吗? 
  郎:应该说是,因为这是完全没有准备的困难,要比赛了突然抽走一个主力,而且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主力,不是光进攻好的主力。 
  记:在您平静的外表下一直在想办法? 
  郎:只有想办法来应对。大脑在高速运转,老琢磨。 
  记:队员们遇到困难可以写日记或者用其它方式排解,您怎么排解自己的情绪呢? 
  郎:我没什么出处。就是来吧,多准备呗,就临场应变。 
  (小标题)用兵神奇?常态+运气 
  记:打俄罗斯的时候,袁心玥到第四局才上,您是故意把她当成“奇兵”用吗? 
  郎:有这种考虑,主要还是根据状态。打多米尼加的时候,小袁得分不是很多,失误不少,当时我们教练提醒我了,但是我没有换她。因为那场她的技术状态不对,心理状态还是可以。不像打美国队那场,眼睛发直,完全跟不上对方。可是,打俄罗斯不能再让她首发。如果还是这状态,换下来不能用了,替补队员就没有棋子了。所以先让她沉淀一下,一直憋着她,让她在下边看看场上应该怎么打。虽然准备会说了很多,但是她的应变还是很差。 
  记:丁霞和刘晏含的“两点换三点”发挥了很大作用,特别是在对俄罗斯那场,您怎么评价这对新的替补组合? 
  郎:对俄罗斯队第二局丁霞其实传得不好。当时我加了“三点”,刘晏含的进攻不行,但是拦网可以,我的目的就是加强前排。当时丁霞特别紧,(手)可硬了,有些球朱婷都扣不了。但是,第二局赢下来,她心定了。第四局再上,就不像第二局那么紧了。其实替补挺难的,派你上的时候要不落后,要不就是特纠结的时候。 
  记:对塞尔维亚那场您换刘晓彤上去、解放朱婷的一传也很关键吧? 
  郎:当时张常宁的进攻一般,有一个轮次是两点攻。把刘晓彤换上去,把朱婷的后攻加上去。如果是两点攻,我们的一传差一点,对方非常好拦防——塞尔维亚拦网好,自由人很出色。因为前面几局朱婷担任全部的一传任务,她没有后攻。突然打后攻,等于是奇兵,而刘晓彤上去之后可以接一传。 
  记:您觉得这次世界杯哪次现场调度最经典? 
  郎:这种现场调度你们比较看重,我是把它当作常态。其实换人都是有风险的,最后用的是运气。这几次换人按我的想法走了,实现了我们的目的,但也有不发挥的呀。 
  记:对日本队的那场调整效果就一般。 
  郎:当时队员的大脑都不在那儿。那场球前一天晚上我们一直帮她们卸包袱。我们说冠军一定是打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可是怎么说都不行,到了场上还是失控,包括去年参加过世锦赛的运动员。她们应该知道,只要走一点神都是不可能赢的。 
  好的运动员是自控能力特别强的,这点只有朱婷做到了。后来总结的时候我跟她们说,我凭30多年的经验告诉你们这球应该怎么打,但是你们没有听进去。也许听进去了,但是不能控制自己,这就说明你还不是顶尖运动员。 
  (小标题)换魏秋月不是心血来潮 
  记:有一次您换张晓雅上去发球,底下丁霞都捂着眼睛不敢看了,很紧张,您自己紧张吗? 
  郎:我不紧张,因为很多都是之前想到的。(中日之战最后阶段)比如换魏秋月上去发球,我不是心血来潮。之前我就想,最后一场如果机会好我一定要让魏秋月出场。她今年一年康复挺困难的,而且她是非常努力的,我一定要给她一种参与感。要给她更多的信心,因为前面用她都是对很弱的队。结果机会来了,其实我在事先就想到了。而且那会儿丁霞整个人都失控,发球之前让她搂着点,就怕她失误,结果出去两米多。(丁霞)又到后排,不能换沈静思,因为沈静思发球成功率也不是很高,在手凉的时候更不能让她发。靠谱的只有魏秋月,魏秋月的发球是没有问题的,只要心态稳完全可以发。丁霞失误第二个的时候,我就跟魏秋月说,如果有机会你要准备发球,她就在下面活动了。 
  记:她想到您会在那个时候派她上吗? 
  郎:她说没想到我这场球会用她。我说,为什么让你遛?就是想到可能两个二传实在转不开的时候可能会用你。实在没得走的时候,这张牌要打出来。 
  (小标题)输美国队不遗憾 
  记:这次世界杯唯一的一场失利是输给美国队。第一局19:17领先之后我们连丢4分,当时发生什么了? 
  郎:回看录像时,当时4分球,包括自己的失误,张常宁连续被拦。张常宁没有经验,调整攻不给她给谁?但她可以不这么打……那场球主要的压力都在两个主攻身上。张常宁那么年轻,让她全挑起来不可能,朱婷挑起来了,但是曾春蕾的那个角也没开,3个支撑点断了一个半,而美国队仨都打开了。 
  记:遗憾吗? 
  郎:输球并不遗憾,因为当时我们状态不在。后来我们总结为什么输成这样,因为准备困难不足。主攻这么年轻,还不充分准备困难? 
  记:有心理的原因吗? 
  郎:有啊。她们觉得塞尔维亚能拿,我们也能拿。我们做了那么多工作,但是队员觉得今年赢过美国,跟她们平起平坐。她们又刚输了,情况不咋地。但是打起来(发现)不是自己最好状态,又扭不过来,顶不住,不够凶狠,想赢怕输,弄一起了。 
  记:是不是做队员的思想工作特别伤脑筋? 
  郎:哎哟喂。天天开会,天天说她们。但是,就像小孩摔跤一样,摔完才知道疼。让她们摔?哪有那么多时间和机会?所以尽可能不让她们走弯路,但是很多时候需要运动员自己体会。 
  记:打俄罗斯队就没有再犯同样的毛病。 
  郎:输美国之后,一直在总结原因,不能再摔跟头,再犯傻。就闭着眼睛往前冲,不能想结果。想那么多没用,靠别人也靠不住。最后终于把大家的思想统一了。 
  (小标题)拒绝重蹈世锦赛决赛覆辙 
  记:那天战胜俄罗斯队、庆祝完之后,您让大家围在场边,给她们说了什么? 
  郎:我说:“先祝贺大家,今天赢了,打得很好,每个人都参与其中,体现了团队精神。但是,高兴的时候应该结束了。不要说我残酷,因为这不是比赛的终点,我们的目标还没有实现,我们还没有拿到奥运入场券,明天还有对日本的关键比赛,所以大家要平静,马上放松,回去准备下面的比赛。” 
  我们是有教训的。去年世锦赛(半决赛)打完意大利就(兴奋)“过”了,队员晚上睡不着觉,根本没有心思准备美国队,再加上那一年就没碰上,也不熟悉她们。其实美国队(决赛)那天打得也挺差的,但是我们比她们还差。不能重演这一幕! 
  其实,拿冠军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奥运会入场券。后面(落选赛)也有很大机会,没有太大问题。但是,一直要拉到5月份呢,而且精力要集中在落选赛,而不是集中在强队身上。而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对强队的训练,所以我们特别希望拿到入场券,当然同时能拿冠军是最好的。 
  (小标题)我的使命是传承 
  记:您当年决定重新出山之前“拉了一夜的抽屉”,当时想过现在的剧情吗? 
  郎:没想过这剧情。当时想着:别纠结了,要干就干,但是觉得这个队一定会比上个周期好。我的目标很坚定:为中国队培养新人、培养教练。我跟袁头(袁伟民)也说,我应该是咱们老女排最后一个拿过世界冠军或参与过的——包括陈忠和,教练员和运动员都算。我说我就是要为中国女排传承一点东西,留下一点东西。这么累这么重的活,咱也不能老占着呀!还是有一种女排情结,不希望女排就这样沦落下去。我们留一些年轻队员,留一些教练,她们今后怎么发展那咱就管不着了,咱总不能老占在这儿吧?女排的东西再不传承就挺可惜的,都退休了,就有心无力了。 
  记:这两年多以来,中国女排高大化的方向没有变,但是后排技术、小球串联、一传、防守明显提升,您是怎么做到的? 
  郎:就是花时间、花精力,就是难啊、累啊、苦啊。我们花了50%的精力在后排(技术),其实前排(技术)还可以更好。但是一传很重要,如果没有一传你会死得很快啊。关键时刻,两个一传,啪啪就完了,就没剧情了。 
  记:谁都知道一传重要,您的练法不一样吧? 
  郎:都一样那就不用我了,对不对?(笑) 
  记:那艰难程度跟您的预想一样吗? 
  郎:比我想象的难多了,第一年接手的时候都快哭了。我心说,怎么能差成这样呢?因为看电视的时候是表象,跟真带(队)感觉不一样。从哪下手啊?就觉得手上就是麻,全是油,不知从哪能进去。真不知道这是一火坑我就跳下来了,真不知道从哪下手啊,觉得太差了,从意识、控制、后排……这家伙,手术大了,真受不了,天天琢磨这怎么弄呢? 
  记:那有惊喜吗? 
  郎:有,我觉得她们还是进步挺快了。这帮小孩还是聪明,进步快,但还不是特扎实。加点球运吧,起码这两次大赛都没掉链子,都拿着牌儿了,对孩子们也是一种很好的回报。 
  (小标题)里约之路更艰险 
  记:这次世界杯拿了冠军,明年几名重要的球员会重新归队,里约奥运会前景如何? 
  郎:我感觉里约竞争肯定会更激烈,特别巴西队在主场。我们这么多年没赢过巴西,因为她的优势也是我们的优势。我们赢别人都是在细节上,这弄一点那弄一点,积小胜为大胜。她(巴西)也是积小胜为大胜,而且比你更精,高度还不比你低。我们跟俄罗斯打,她们还是粗,网上拦网可以赢她,但是打巴西不见得,因为她手上活细。  
  我们必须要有一个飞跃,在这个细活上,包括在快速多变上,因为巴西和美国都是快速多变,而且巴西比美国的后排控制球还要好。所以我觉得在这个环节上要有突破才行,要不然我们的竞争力很小。美国队也需要进步,如果总是这么平平稳稳打的话不知道哪家会克她,真正论技术熟练性和控制力包括球感意识,巴西比她还强。 
  还是得提高硬实力,碰大运可碰不来。关键时刻,还是靠硬实力。所以这个奥运会入场券还得第一时间拿,这样我们才有更多时间去准备研究强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郎心平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郎心平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