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全运会脱“奥”入“民”势在必行

2013-09-11 20:51:53评论 全运会 体育

9月12日,以“全民参与、回归体育、节约朴素”为目标的第十二届全运会将在沈阳落幕。

辉煌的北京奥运会已经过去5年,中国正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不断提高人民群众身体健康水平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内容。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走过54年不平凡历程的全国运动会,应不断改革创新,才能顺应时代发展的要求。

(小标题)取消全运不现实

在最近几届全运会上,都曾有关于全运会是否有存在必要的讨论。时至今日,相当一部分业内专家认为,全运会在现有体育管理体制不变的前提下不太可能被取消,而全运会的转型和改革势在必行。

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魏纪中说:“全运会这样的竞赛制度,是与我们国家训练上的举国体制以及竞技方面的战略相吻合的。一旦把全运会取消了,或者说改变了全运会现在的性质,我估计举国体制和我们现在的竞技的战略就可能失去一个支撑。”在他看来,尽管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中国的职业体育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有条件职业化的项目在众多的体育项目中毕竟是少数。体育事业,包括竞技体育事业,它是一种公益事业,它并不是完全是商业化的行动。即使在现在的某些职业的体育活动中,它仍然保持了一定的公益性。因此,魏纪中认为,全运会应该保留,但是应该不断地进行改革。

首都体育学院院长钟秉枢表示,全国运动会在1949年之前就已经举办多届,全运会规模的逐渐扩大促进了体育竞赛的专业化、职业化,在解放前、解放后都是如此,运动员逐步成为一个特殊群体。如果其它行业有展示机会的话,全运会为从事体育的人提供展示机会。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来讲,如果全运会取消,比赛跟国际衔接、各省市体育人才的展示机会都会弱化。而且,目前中国运动队的管理主要还是以省、市为单位,如果这种格局没打破,运动员不是自由人或依属于体育俱乐部,取消全运会时机不成熟。

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说,全运会是否应该保留的问题很难回答。目前,中国体育经费的大头是由地方政府出。如果取消全运会,地方政府利用运动会“出人头地”的机会没有啦,这样的强迫性没有啦,体育事业就自己把自己毁掉啦。在目前情况下,砍掉全运会将促使很多省份把体工队砍掉。

(小标题)全民全运新起点

继山东全运会之后,辽宁全运会再次将全民参与作为重要主题,而节俭办赛更是开创了一代新风。全运会开幕式从晚上移到白天举行,文艺表演被全民健身展示所取代,组织者在全民参与和节俭办赛方面下足了功夫。

在全运会的历史上,辽宁全运会将成为一个新的起点。不过,全运会距离真正的全民参与还有很远的距离。从项目设置上看,全运会基本以奥运会为模板,但是很多项目的群众基础薄弱,并非中国人“喜闻乐见”,而全运赛事又没有奥运会的高水准。因此,从全国范围来看,尽管体育系统高度重视,体育迷对全运会大多数项目的关注度和认同感相当有限。

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说:“最大的矛盾是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之间的关系。现在可以去看看,全国各省区市体育局还有几个人在上班?看过就知道体育的重点是在什么地方。几乎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了沈阳,他们并不认为这两面需要平衡,都倾巢出动在这上头,有的体育局甚至七八个副局长都是代表团副团长,对付4年一度的全运会。”

在卢元镇看来,本次全运会提出了很多偏向于全民健身的口号,做了一些姿态,比如开幕式和闭幕式的全民健身演示活动。然而,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仍然是两张皮,这个矛盾的解决并没有被真正触动。

卢元镇说,除了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的矛盾之外,中国的竞技体育内部还有两个重要矛盾:奥运战略和全运战略之间的矛盾,职业体育和政府操办的体育之间的矛盾,这在本届全运会的前、中、后都有体现。

(小标题)脱“奥”入“民”是方向

本届全运会的一个重要变化是三大球项目的“一冠三金”和青年组比赛的设立。尽管这一举措对三大球项目发展的促进作用还有待进一步评估,但是重视老百姓关心的三大球仍然传递出积极的信号。

不过,从整体上看,全运会项目改革的步伐仍嫌缓慢,从大的框架上看仍然主要是体育系统内部的“金牌狂欢”。

卢元镇指出,全运会要逐渐从因奥运战略而自我设立的“枷锁”中脱身出来。他说,在刚进入国际奥委会大家庭的时候,我们对此看得非常重,确定了全运会完全跟着奥运会走的方针。“老百姓最喜欢的项目不搞,不喜欢的搞了很多。”在卢元镇看来,要想摆脱“奥运枷锁”,有一个转变的前提,就是不应单单把奥运金牌总数当成衡量中国竞技体育水平的标准。

“老说金牌总数,有些项目含金量到底有多少?衡量一个国家竞技体育的发展,一要看实力表现,二要看实力基础。究竟多少人参与?后备力量、场地设施怎么样。”

卢元镇认为,今后对待全运会和竞技体育,应采取对待不同项目进行差异化管理的方法。“不可能按照统一的方法把所有的人、所有的项目捆在一个金牌榜上。如果能对不同项目实行不同的管理,改革自然能够实现。像高尔夫球、马术这样的项目用不着塞进全运会,本来俱乐部、协会就可以搞的事情,不用进全运会人家积极性也很高。如果能分类指导、分类管理,全运会的设项还可以就此瘦身。”

钟秉枢认为,全运会设项的改革大有可为。要想真正让全运会体现“全民”特质,应该推动那些群众喜爱、普及度高的项目,而不应把是否是奥运项目作为设项的最重要的参考和依据。

“美国在奥运会上拿金牌的项目都是在大、中、小学普遍开展的项目,奥运会在设项时考虑的也是这个项目在世界范围内的参与度和普及度。我觉得全运会在设项的时候也不要管它是不是奥运项目,而要看到底有多少省、市多少中小学开展。以此为依据设立门槛,决定某个项目能否进入全运会。”

在钟秉枢看来,奥运争光战略需要调整。“什么样的项目去奥运上争光?怎么去争光?是科学地培养有文化的运动员为国争光还是以金牌为唯一标准?这涉及到发展方式的转变。”

成都体育学院教授郝勤认为,全国运动会变成全民运动会是改革的方向。据他了解,中国大学生体协近年来一直希望组团参加全运会,但是国家体育总局一直不肯松口。

“作为全国最高水平的运动会,所有大学生被排除在外,这是不合理的。放眼全世界,竞技体育的主体恰恰是大学生这个年龄。”

(小标题)节俭不能减文化

“节俭”是本届全运会的一个重要的主题词。钟秉枢认为,节俭办赛的理念值得肯定和提倡,沈阳全运会在这方面起到了很好的表率作用。但是,提倡节俭也不能走到另外一个极端,一些承载着传统体育文化和教育功能的活动还是应当适当保留。

钟秉枢认为,开闭幕式、火炬接力、吉祥物等元素都是文化符号,这些符号相互联系到一起,体现的是一种文化认同。在全运会举办的过程中,节俭是必须的,但是文化的象征和意味应该得到保留。

在最近几届全运会上,裁判争议、赛风赛纪问题常常成为舆论抨击的对象。本届全运会上,也出现了橄榄球消极比赛、花样游泳打分争议、足球默契球等事件。钟秉枢说,金牌意识、唯金牌论并非全运会所独有,只是在全运会上暴露得更加集中和突出。正因如此,全运会在举办过程中应该考虑和重视如何把宣传、教育功能融入其中。

钟秉枢说,与职业赛事相比,奥运会更加重视人的全面发展。除了比赛之外,各种文化、教育活动和科技交流也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全运会把相关的东西都剥离掉,剩下的只有体育和金牌的争夺,就忽略了像奥运赛事所重视的对年轻人的教育和宣传。

钟秉枢还以羽毛球教练李永波对体育和金牌的理解为例,强调“我们真正要改变的是这种金牌意识,而不是全运会本身”。

令人欣喜的是,改变正在发生。一封小小的感谢信让“弃赛救人”的四川运动员马娇的感人事迹广为人知,她发自本能的举动获得了对手、媒体和公众的普遍赞誉。在全运会这个曾因其功利性而饱受诟病的舞台上,这样的行为所传递的体育价值观弥足珍贵,她对奖金的婉拒更是令人感动的正能量。

在新的历史时期,全运会站上了新的起点。只有以人为本、深化改革,全运会才能真正成为全民喜爱、全民共享、全民参与的体育盛会。(完)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