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赤道蚂蚁
赤道蚂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40,218
  • 关注人气:3,5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14与梦入境,吻醒一尾银龙鱼

(2014-02-13 23:15:50)
标签:

情感

情人节

文学

赤道蚂蚁

新浪博客

214与梦入境,吻醒一尾银龙鱼    紫藤花开后的小阳春,她们终于用一打啤酒换回了两个人的梦境之吻,玲珑的子夜在春天的尾巴上挂起了一盏灯笼,他时常在酒吧里看着对面摆台上的那个鱼缸默默地发呆,那里泛着青光的水底有一条被水滋养着银龙鱼,无论如何该是两条的,现在怎么会是如此孤单的情形?那条鱼的触须短短的,瘦瘦的,像是老了的样子,他每次来,那条银龙鱼都是同一个姿势的趴在水底,它怎么了?它的同伴去了哪里?它的高傲呢?为什么却只剩下了沉默? 
                                                                                               ——题 记

214与梦入境,吻醒一尾银龙鱼

/赤道蚂蚁

 

他出生在一个木性的城市里,那里被人们叫做桐柏之后,一切都交给了背后层层叠叠的大山,他生命里所有的噩梦就发生在10年前的情人节。透过时光的韵脚,他依然还能看见那双处于半空的手,15层楼顶的天台,他所爱着的那个人,就是从那里坠落下来,十年之间,他一直都皱着眉,让人看不到任何情绪。

 

他总是对身边的朋友们说他的背后有一片海,那片海是黑色的,从南延伸的北,无边无垠。他说在那些在白日光线直射下的千层浪里闪动着的是一双眼眸,就像暗夜里熠熠生辉的星辰,他说那双眼睛里记载着一个属于他的故事,“与梦入境”,只是刚刚开始,却永远都没有结局。

 

他的2月是一个劫数,别人眼中的情人节是被下了咒的礼拜八,这一天的玫瑰雨流经他房檐的时候,他能清晰地看见那只流浪猫的影子,它迅速地爬上天台,尾巴向上,耳朵也拉平朝后,尔后他便听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嘶鸣,那声音穿过斑驳的墙壁,自南向北瞬间流泻成为一片汪洋。之后,成群的乌鸦还有蝙蝠像是被喂成熟客的狼犬,它们以相同的动作穿梭被雨水浸了一大半的树林,片片飘飞的残叶间,它们的翅膀凶猛而又激烈的撞击着这幢危楼,而他,这个被遗弃的男子,却唯有潜伏于这些断壁残垣处,才能看到这个世界里最真实的也是唯一的一道风景。

 

10年前,他与她争论着同一个最无聊的问题,她说只有在北边的漠河才能看到传说中最繁华的流星,而他却一意孤行地认定流星最多的地方是南边的曾母暗沙。他们恋爱后的第三个情人节,一场冷夜飞雪过后,竟然换来了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他和她沿着一条叫做淮河的堤岸,手拉着手一路向南,那晚的流星就像一个久远的传说,她说短短的三公里路一共有五次流星滑过她的肉眼,他不信会有这么少,但恰好让他们遇上的却真是五次。

 

第二天,他更新了日志,他这样写到:“五次流星滑过,我和你走进了另一个新生,这虽然是一个轮回,却不生不死。”三分钟后,她随了他的心情记录:“你是我的一片汪洋,自我自流星过处堕入其中,我看见你那里花开成海,你是否看见了我曾经藏掖着的醉梦?

 

第二天,他与她见了一面。

 

第三天,她离开了他,去了另一个遥远的C城。

 

临走的时候,她对他说:“待我再游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关在同一个水缸里,我要做你的银龙鱼爱人。”听完眼前女孩儿的话,他高兴得像个孩童,他望着她痴痴地傻笑,痴痴地点头。

 

紫藤花开后的小阳春,她们终于用一打啤酒换回了两个人的梦境之吻,玲珑的子夜在春天的尾巴上挂起了一盏灯笼,他时常在酒吧里看着对面摆台上的那个鱼缸默默地发呆,那里泛着青光的水底有一条被水滋养着银龙鱼,无论如何该是两条的,现在怎么会是如此孤单的情形?那条鱼的触须短短的,瘦瘦的,像是老了的样子,他每次来,那条银龙鱼都是同一个姿势的趴在水底,它怎么了?它的同伴去了哪里?它的高傲呢?为什么却只剩下了沉默?

 

终于有一天,他再也按捺不住对这条鱼儿的好奇心,他问了服务生一个很可笑的问题,“它的女朋友呢?去了哪里?”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微微笑了一下,尔后轻轻的对他说“鱼儿的生命需要睡觉,请你不要吵……”

 

她在一个陌生的城池里流浪,在那个水性的C城,她不止一次地怀念着桐柏所有的陈旧,还有埋藏在她心底里的那片海,他时常想念大山的气息,相对于自己栖身的这块沙漏之地,这只是一个把她的爱全部抽走的城市,在她穿梭在各种不同层次写字楼的间隙,她总能幻想着穿越过明日的江南,她与他便可迎来最美丽的梦境之欢。

 

很快又到了214日,路旁香樟树的叶子频繁地摇曳着,木性之城的一个暗角,他偏离了所有的誓言,将无处安放的寂寞当了下酒菜,他在一个妖艳无敌的女人身体里装扮了一场宿醉,还是那间他们经常光顾的夜店,凌晨敞开的窗户,隔壁房间透射而来的暗光,一具半睡半醒的肉身,陌生的皮肤与暧昧的空气毫无间隙的裸露在他的眼底,他迷恋着这个背上骨骼凸出的女人,在这个女人腰下纹着带刺的玫瑰花里,他将自己的灵魂交给了背 

 

歇斯底里的狂喊过后,他昏厥在一次无可原谅的放纵里,一把锐利的剪刀从他的左胸穿过去,白色的床单顷刻间燃烧成悲壮的海洋。一个月后,在重症监护室里,当他睁开眼睛寻找枕头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双修长的手臂,那只手臂上刻着绿色的刺青,他是他的好兄弟,那男孩用点燃一根烟的手势打断了他的问话。

 

 她死了,坠楼,从十五层楼的天台上一跃而下。”男孩儿告诉他,她是抱着一个鱼缸跳下楼顶的,两条银龙鱼,现在只剩下了一条,另一条被玻璃渣扎死了。“你怎么会这么傻?为什么偏偏选择那个酒吧,你要知道那间酒吧的老板是她最好的朋友,从你带走那个女人之后,她的朋友就打电话告诉了她,她从C城回来仅仅需要一个半小时……

 

“轰!”他的世界便堕入了黑暗之境,他的脑海里闪动着一尾孤单的银龙鱼,在那片沉寂的水底里,他仅仅记住了这样一串数字——214,214 ……

                                                 【2014情人节原创文字,新浪首发,拒绝复制】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