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赤道蚂蚁
赤道蚂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37,599
  • 关注人气:3,5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金陵十三钗》:一曲秦淮景,几多女儿泪

(2013-02-04 16:32:47)
分类: 赤道蚂蚁叙光影

                《金陵十三钗》:一曲秦淮景,几多女儿泪

《金陵十三钗》:一曲秦淮景,几多女儿泪

放假第一天,匆匆找来《金陵十三钗》,足足消磨了一个下午,反反覆覆的倒带,断断续续地停顿,一曲《秦淮景》,万缕女儿情,难得如此闲适,邂逅玉墨,终是如愿。

 

我不是为着某些理由来的,就像当初面对媒体炮轰之时那般从容,我所要看的不是故事,即便她所讲述的是关于一个民族的灾难,这是责任,太过庞大,我无力管束,民族的恨,与谁有关,自然有人心知肚明。管不着的人,也只好再去认一认,这“金陵十三钗”的名声究竟所指的是些什么样的女子,她们到底如何担得?平湖秋雁,烟雨琼楼,某一个章节处是否烙着一身锦饰华裳?凄然绽放后,迷醉香烟里,又有几人情牵梦回?

 

秦淮河畔,终是遗留下一代女子一生的泪痕,穿越历史的天空,即便仍旧能窥见那些晚髻初放的兰芝粉香,璀璨灯影下飘曳的鸳鸯绿,琥珀红,具体乱了谁的眼,唯有在夜夜笙歌里重温那些所谓的俗人不识的英雄骨。男儿情,女儿肠,一曲终是为知己者唱:我有一段情呀, 唱给诸公听;诸公各位 静呀静静心呀;让我来 唱一首秦淮景呀;细细那 道来末 唱给诸公听呀;秦淮缓缓流呀, 盘古到如今;江南锦绣 金陵风雅情呀;瞻园里 堂阔宇深深呀;白鹭洲 水涟涟世外桃源呀……

 

或许,秦淮水是饮不得,起码这不该是属于女人的水,这水是划不动的,是河畔的女子以心血和瘦骨赋予了她美丽的名字,她们个个都以锦绣青春走一步,万种风情赌一场,殊死搏斗赔一生。于是,我不禁会想起秦淮八艳,无论是小宛,还是香君,一切哀婉往事清晰如昨,却是说不清道不明,到底是人做主,还是命来选人。只是,聊以安慰的是,这世间所有女子原本就是一副身家一副命运,就连泪上的胭脂香也是来自同一株白芍药,有道是“可怜怀梦人,不同日月也同心”。

 

《金陵十三钗》中,值得细看的有两个女子,起先的那一个死于一曲琵琶怨下,由于种种原因,似乎没人能记住她姓甚名谁了,而后的这一个,始终就像掩于丛花,美若天仙,风情无边,一眼就被挑出了风尘,她叫玉墨,这是一个不落俗套的名字,不管哪朝哪代,玉墨,绝对是个好名号。我还记得,她是着一袭红底繁花出场的,而后一直就这样,当她以袅娜的身姿走进墟里青烟,忧郁的眼神里尽是无尽的言语,在那暗蓝的烟波里,她简直就是一支出水的红莲,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断定她就是最先被定了命的人,即便不是,她一定会与爱情失之交臂。

 

玉墨的故事,确切说,是从这些女子踏上卡车开始的,于我而言,我想看到的是她们此后的生活,就算一直颠沛流离,就算永远孤苦无依,我希望看到这样的秦淮女子,只是世事往往都是身不由己,匆匆的结尾的确意犹未尽,杯盘狼藉,让无法收拾的残局顷刻间变得冷硬。

 

直到玉墨的美轰然倒地,沉于废墟,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一种遗憾可以是这样的,当一曲绝唱卷在车轮下,继而踏着滚滚尘土飞扬而去,我知道,与她,已经无缘窥见,敬她,唯有一声叹息。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