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镜
老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272
  • 关注人气:8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疯子与智者---小评蒋志武的《疯人院》

(2014-08-08 12:01:08)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评论

◎ 蒋志武

 

疯人院

 

旧时光是个睡美人
而路上的光阴是我的妻子
我时刻抱紧她们,六月的火山
喷发出黄种人的脾气和拳头
虚构的规则没人会去遵守
堂吉诃德的运河已经开通
谁是经过的第一人?

 

高楼下的花朵隐藏很深
在静夜中,它们会像火焰一样怒放
遍地的石头掏出修炼已久的翡翠
一个人,仰望万丈星空
希望更多的星星涉足于我们
我们需要安慰,感叹
或者一个锣鼓之心

 

聪明的人在剧情之中颠覆自己
我在守卫疯人院
看一群年纪不同,性别不同的疯子
从纸做的窗户里伸出头来
数我手上掉下的慰问品
如苹果、梨子、山楂,镶边的镜子
以及一本《疯人院》的书

 

评:诗歌是最好的修心术,这是蒋志武的作品给我的启示。好像很多诗人对“疯”这个字眼有着特殊的偏爱,好像诗歌最终的境界都近乎癫疯。但,拨开云雾,里面一定有个晴朗朗的天。所以,可以认定,“疯”其实是表象,内里实在是大智者。

 

“旧时光是个睡美人/而路上的光阴是我的妻子”,诗人往往都会无意做出残忍的事,比如蒋志武,他把“妻子”这个温暖的词投入生活的火坑,投入诗歌的风口浪尖,就显得残忍。但,这里的妻子却也不是妻子,而是他至高的理想吧,而残忍,从别的意义来说,也赋予了诗歌更厚重的思想性,诗意,也便跃然纸上。“虚构的规则没人会去遵守/堂吉诃德的运河已经开通/谁是经过的第一人?”这个问题勿须回答,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已经呈现,现场摆在那里。无论生活多么美好,无论有什么吸引我们,比如花朵、火焰、翡翠、星空,也掩盖不了诗人的寂寞之心:“我们需要安慰,感叹/或者一个锣鼓之心”。“锣鼓之心”,写得棒极,称得上此作的神来之笔。蒋志武是个耐得住寂寞和孤独的年轻诗人,他的孤独让他看懂了“聪明的人在剧情之中颠覆自己”这样的现实,也让他做到了在乱象面前的坚忍,所以他能够“守卫疯人院”。 “一群年纪不同,性别不同的疯子/从纸做的窗户里伸出头来”,写到这里,作品的立体性倏然生动起来,现场感更强烈,更逼真。我们来看看这些慰问品吧:苹果、梨子、山楂,镶边的镜子、一本《疯人院》的书,看似不分轻重的几个词语,却明显有着不同的意味,那镶边的镜子,难倒不是在影射我们眼前所看到的疯人院的景况吗?那一本《疯人院》的书,难倒不是在提醒我们已经颠覆的心脏吗?从读者的角度,我认同蒋志武对现实生活的阐述,从诗友的角度,我也欣赏他在生活里的这种既热爱又不失批判的态度。喜欢这首诗,这首发散着智慧之光的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