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之八四·笋粗竹自壮

(2017-10-17 08:55:58)
分类: 三余斋随笔

·《三余斋随笔》连载之八四·

 

笋粗竹自壮

——在王明章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王明章老师是1960年从曲师中文系毕业,分配到平度四中教学的。我于1961年初中毕业,就近在母校平度二中读高中,我的数学老师刘培武先生,是与王老师一起分配到平度的,这样算起来,王老师应该是我老师辈上的人了。

老师60岁时在平度一中退休。退休前,他一直在三尺讲台上一心一意、兢兢业业地教学,从来没有涉猎文学创作。退休后开始写一点散文、随笔、诗歌、文学评论等文章,直到2004年,才开始写小说。2006年,结集出版了个人文集《知暖集》;今年,又同时推出文集《文丰居随笔》和小说集《舍身崖》两部大作。对于一位古稀老人来说,取得这样丰硕的创作成果,实在令人惊憾。有人说:“这是平度文学艺术界的奇迹。”可是,当我读过王老师的一些作品之后,忽然又觉得一点都不奇怪了。应该说,明章老师是平度“名校”的“名师”。透过文章的字里行间,我们可以断言,假若他不是从事教育教学工作,而是一开始就搞文学创作,王老师肯定会成为一位响当当的作家。因为,他的功底太深了,“创作前的准备”太充分了。

“创作前的准备”的说法是茅盾提出来的:一生活、二境界、三技巧,是小说创作的三大准备工作。

明章老师熟悉生活,不仅熟悉他老家潍坊一带的生活,还熟悉他工作和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平度一带的生活;不仅熟悉近现代的生活,还昼行夜航于书简典籍之中,去熟悉古人的生活。王老师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平度没有多少人比他更了解平度的历史和现在,尤其是对大泽山区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达到了了如指掌的程度。王老师又是一个热爱人生的人,在芸芸众生中,他结识了果敢机智的张柱子、嫉恶如仇的盲人宝成、善良可爱的小明子、对爱情矢志不渝的赵玉叶等,就像心脏、脉搏同步跳动那样,同他(她)们一起感受着人生的喜怒哀乐;甚至,他还在穿越历史时空中,活灵活现地较为圆满地完成了他跟古人们的“对话”。

一个作家的境界取决对于生活的感受力,就是作者对生活的理解能力,对社会、对人生的思考程度。明章老师总能从生活中看到一般人还未曾觉察到的东西,对生活有独特的见解和感受,他敏锐的洞察力是很值得称道的,他总能从纷纭复杂的生活中发现艺术的“灵”点,从矿石中提炼出金子。像王老师一样经历过“以阶级斗争为纲”年代的人很多,那种人为地把人划成三六九等的践踏人性的社会现实,是那个时代人所共知的平常事。然而,明章老师就是选取了这个“平常”,写出了赵玉叶《舍身崖》的纵身一跳,用血泪和生命写下了一幕撕心裂肺的悲剧,“跳”出了一个深刻的关于“人性”和“人权”的主题。

明章老师的写作技巧,我不敢妄自评论。但我觉得,王老师的文章正像巴金说的那样:“无技巧就是最大的技巧。”读王老师的小说,你很难发现技巧在哪里,王老师的“无技巧”实际上是“藏而不露”,“不留痕迹”的那种技巧,看似“无技巧”,骨子里却是“大技巧”。你看《蝶儿》中一段:“……我家的那一头是‘草驴’,个儿不怎么高,长得挺秀气,具有女性的柔美。吃起草来,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吃到嘴里嚼半天才咽下去,文文雅雅的。她家的那头驴就完全是另一种风格了,那是头大‘叫驴’,是个人高马大的男子汉,饭量特大,吃起草来,嘴像个小簸箕似的,两片驴唇一踅摸,一大绺子草就进到了嘴里,也不怎么嚼,就顺着那长长的脖子咽到了肚子里……”两头驴活灵活现,简直人性化了。这里,没有花里胡哨的语言,有的就是老百姓的普普通通的话语。这就是“无技巧”!这就是“藏而不露”、“不留痕迹”的 “大技巧”!这就是文采!文采,不是拽文,文采是老老实实地说话,就是把话说得准确,而且要生动形象。

谈到这里,对于王明章老师在古稀之年文学创作的高产优产现象,就不足为怪了。王老师本属“大器”,只是“晚成”而已,正如南方的竹子一样,有多粗的笋就有多粗的竹,笋粗竹自壮。王明章老师的创作实践给我们以很大的启迪:诗人写诗,功夫在诗外,小说家写小说,功夫也在小说之外,这个“之外”,就是“创作前的准备”,要从生活、境界、技巧三个方面,亲近生活,熟悉生活,积累生活;要加强文学修养,提高洞察社会的能力;要实实在在做人,踏踏实实为文;要在揭示社会本质,探求人生真谛,塑造具有时代意义的典型人物上,下真功夫——这,才是真本事!王老师的成功得益于他的学识渊博,我们,尤其是年轻的作家们,要多读书,文学作品要读,政治的、经济的、科学的、历史的……无论文学的、非文学的书,要尽量多的读一些,涉猎广泛的知识领域。知识越多的人,站的基点就越高,就会高瞻远瞩,对生活、对社会、对人生的洞察力就越强,这跟爬山一样,当你在山脚下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个很小的范围,一旦爬到山顶,就会觉得天高地阔,“一览众山小”,心胸也随之开阔了。写小说的人不怕知识多,知识越多,眼越明,脑子越灵,笔下越流畅,写出的作品越厚实。王明章老师的创作实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2011327  于三余斋

 

(转自:陈传瑜《三余斋随笔》)

 

 ·连载之八四·笋粗竹自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