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川峪
川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7,851
  • 关注人气:1,0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每天读点中国古代经典寓言(072)

(2013-12-24 08:21:58)
标签:

創作

侯終於

侯又派

手段

晏子

分类: 文化经典

每天读点中国古代经典寓言(072

 

寓言最初產生於民間,流行於民間,後來一些文人學者一方面引用人們已經創作出來的寓言,另一方面又不斷創作新的寓言,作為論證或辯論的手段,這樣,大量的寓言便在歷代文人的著作中保存下來,成為我國文學遺產的寶貴財富。

 

越人造車

 

  越國沒有車,越國的人也一直都不懂得該如何造車。越人很希望學會造車的技術,好將車用在戰場上,增強本國的軍事力量。

  有一次,一個越人到晉國去遊玩。野外空氣新鮮、風景美麗,他一路走一路看,不知不覺到了晉國和楚國交界的郊野。忽然,不遠處的一件東西將他的視線吸引過去。「咦,這不是一輛車嗎?」這個越人馬上聯想起在晉國見到過的車。這東西確實是輛車,不過毀壞得很厲害,所以才被人棄置在這裡,這車的輻條已經腐朽,輪子毀壞,輗(ni)也折斷了,車轅也毀了,上上下下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但這個越人對車本來看得不真切,又一心想為沒有車的家鄉立一大功,就想辦法把破車運了回去。

  回到越國,這個越人便到處誇耀:「去我家看車吧,我弄到一輛車,是一輛真正的車呢,可棒了,我好不容易才搞到的呢!」於是,到他家去看車的人絡繹不絕,大家都想一睹為快。幾乎每一個人都聽信了這個越人的炫耀之詞,紛紛議論著說:「原來車就是這個樣子的啊!」「看上去怕不能用吧,是不是損壞過呢?」「你不信先生的話嗎?車一定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對,我看也是。」這樣,越人造起車來都摹仿這個車的形狀。

  後來,晉國和楚國的人見到越人造的車,都笑得直不起腰來,譏諷說:「越人實在太笨拙了,竟然將車都造成破車,哪裡能用呢?」可是越人根本不理會晉人和楚人的譏諷,還是我行我素,造出了一輛輛的破車。

  終於有一天,戰爭爆發了,敵人大兵壓境,就要侵入越國領土了。越人一點也不驚慌,從容應戰,他們都覺得現在有車了,再沒什麼可怕的,越人駕著破車向敵軍衝過去,才沖了沒多遠,破車就散了架,在地上滾得七零八落,越國士兵也紛紛從車上跌落下來。敵軍趁亂殺將過來,把越人的陣形沖得亂七八糟,越人抵擋不住,死的死,逃的逃,投降的投降,兵敗如山倒。可是直到最後,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是敗在了車上。

  向別人學習當然是對的,但是應該有所選擇,去其糟粕,取其精華。要是連糟粕也一併納入懷中,就會栽跟頭了。

  

越人與狗

 

  越國有一個人出外經商,在返家途中遇見一條狗。這條狗跑到越人面前,搖首擺尾地對越人說著人話:「我很擅長捕獵野物,只要你對我好,我願意將獵獲的東西與你平分。」

  越人見有這等找上門來的好事,不要白不要,於是,很高興地把狗帶回了家中。

  狗在越人家中受著很好的待遇。每天,狗吃著用精米做的飯和肥肉做的菜,越人用款待客人的禮節款待這條狗,指望狗將來會好好回報自己。

  可是這狗是個忘恩負義的傢伙,牠受到越人這般優待不但不存感激回報之意,反而日益傲慢驕橫起來,每次捕獵到野獸,都是全由自己獨吞,把越人忘在一邊。

  於是有鄰人譏笑越人說:「你供給那狗好吃好喝,客氣得不得了,可牠眼裡根本沒有你,牠獵獲的野物,從沒你的份,你還要這狗幹嘛?」

  越人一聽,醒悟過來,也很生狗的氣。於是待狗捕獵到野獸,就跟狗平分獸肉,並且每次都給自己多留一些。

  那狗終於翻了臉,牠不願越人分享它的獵物。一天,牠突然撲到越人身上,咬住他的腦袋,撕斷了他的脖子和雙腿,然後便離開越人的家跑走了。

  越人不能識破這條凶殘貪婪的狗的真面目,開始還一味嬌寵牠,終至這條惡狗翻臉不認人。越人招進強盜,自食惡果的教訓是深刻的。

  

越石父

 

  齊國的相國晏子出使晉國完成公務以後,在返國途中,路過趙國的中牟,遠遠地瞧見有一個人頭戴破氈帽,身穿反皮衣,正從背上卸下一捆柴草,停在路邊歇息。走近一看,晏子覺得此人的神態、氣質、舉止都不像個粗野之人,為什麼會落到如此寒傖的地步呢?於是,晏子讓車大停止前行,並親自下車詢問:「你是誰?是怎麼到這兒來的?」

  那人如實相告:「我是齊國的越石父,3年前被賣到趙國的中牟,給人家當奴僕,失去了人身自由。」

  晏子又問:「那麼,我可以用錢物把你贖出來嗎?」

  越石父說:「當然可以。」

  於是,晏子就用自己車左側的一匹馬作代價,贖出了越石父,並同他一道回到了齊國。

  晏子到家以後,沒有跟越石父告別,就一個人下車徑直進屋去了。這件事使越石父十分生氣,他要求與晏子絕交。晏子百思不得其解,派人出來對越石父說:「我過去與你並不相識,你在趙國當了3年奴僕,是我將你贖了回來,使你重新獲得了自由。應該說我對你已經很不錯了,為什麼你這麼快就要與我絕交呢?」

  越石父回答說:「一個自尊而且有真才實學的人,受到不知底細的人的輕慢,是不必生氣的;可是,他如果得不到知書識理的朋友的平等相待,他必然會憤怒!任何人都不能自以為對別人有恩,就可以不尊重對方;同樣,一個人也不必因受惠而卑躬屈膝,喪失尊嚴。晏子用自己的財產贖我出來,是他的好意。可是,他在回國的途中,一直沒有給我讓座,我以為這不過是一時的疏忽,沒有計較;現在他到家了,卻只管自己進屋,竟連招呼也不跟我打一聲,這不說明他依然在把我當奴僕看待嗎?因此,我還是去做我的奴僕好,請晏子再次把我賣了吧!」

  晏子聽了越石父的這番話,趕緊出來對越石父施禮道歉。他誠懇地說:「我在中牟時只是看到了您不俗的外表,現在才真正發現了您非凡的氣節和高貴的內心。請您原諒我的過失,不要棄我而去,行嗎?」從此,晏子將越石父尊為上賓,以禮相待,漸漸地,兩人成了相知甚深的好朋友。

  晏子與越石父結交的過程說明:為別人做了好事時,不能自恃有功,傲慢無禮;受人恩惠的人,也不應謙卑過度,喪失尊嚴。誰都有幫助別人的機會,誰也會遇到需要別人幫助的難題,只有大家真誠相處,平等相待,人間才有溫暖與和諧。

  

越權與失職

 

  有一次,韓昭侯因飲酒過量,不知不覺便醉臥在床上,酣睡半晌都不曾清醒。他手下的官吏典冠擔心君王著涼,便找掌管衣物的典衣要了一件衣服,蓋在韓昭候身上。

  幾個時辰過去了,韓昭侯終於睡醒了,他感到睡得很舒服,不知是誰還給他蓋了一件衣服,他覺得很暖和,他打算表揚一下給他蓋衣服的人。於是他問身邊的侍從說:「是誰替我蓋的衣服?」

  侍從回答說:「是典冠。」

  韓昭侯一聽,臉立即沉了下來。他把典冠找來,問道:「是你給我蓋的衣服嗎?」典冠說:「是的。」韓昭侯又問:「衣服是從哪兒拿來的?」典冠回答說:「從典衣那裡取來的。」韓昭侯又派人把典衣找來,問道:「衣服是你給他的嗎?」典衣回答說:「是的。」韓昭侯嚴厲地批評典衣和典冠道:「你們兩人今天都犯了大錯,知道嗎?」典冠、典衣兩個人面面相覷,還沒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韓昭侯指著他們說:「典冠你不是寡人身邊的侍從,你為何擅自離開崗位來干自己職權範圍以外的事呢?而典衣你作為掌管衣物的官員,怎麼能隨便利用職權將衣服給別人呢?你這種行為是明顯的失職。今天,你們一個越權,一個失職,如果大家都像你們這樣隨心所欲,各行其是,整個朝廷不是亂了套嗎?因此,必須重罰你們,讓你們接受教訓,也好讓大家都引以為戒。」

  於是韓昭侯把典冠典衣二人一起降了職。

  韓昭侯的做法在今天看來也許有些過分,但他嚴明職責、嚴格執法、不以情侵法的精神,還是值得肯定的,也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