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川峪
川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7,851
  • 关注人气:1,0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每天读点中国古代经典寓言(070)

(2013-12-20 07:42:39)
标签:

第二

我知道

解來解

創作

天下人

分类: 文化经典

每天读点中国古代经典寓言(070

 

寓言最初產生於民間,流行於民間,後來一些文人學者一方面引用人們已經創作出來的寓言,另一方面又不斷創作新的寓言,作為論證或辯論的手段,這樣,大量的寓言便在歷代文人的著作中保存下來,成為我國文學遺產的寶貴財富。

 

畫鬼最易

 

  春秋時期有一個很高明的畫家,這天被請來為齊王畫像。畫像過程中,齊王問畫家:「比較起來,什麼東西最難畫呢?」

  畫家回答說:「活動的狗與馬,都是最難畫的,我也畫得不怎麼好。」

  齊王又問道:「那什麼東西最容易畫呢?」

  畫家說:「畫鬼最容易。」

  「為什麼呢?」

  「因為狗與馬這些東西人們都熟悉,經常出現在人們的眼前,只要畫錯那怕一點點,都會被人發現而指出毛病,所以難畫,特別是動態中的狗與馬難畫,因為既有形又不定形。至於鬼呢,誰也沒見過,沒有確定的形體,也沒有明確的相貌,那就可以由我隨便畫,想怎樣畫就怎樣畫,畫出來後,誰也不能證明它不像鬼,所以畫鬼是很容易的,不費什麼神。」

  畫家的高論證明:如果沒有具體的客觀標準,就會容易使人「弄虛作假」和「投機取巧」。唯心論最省力,因為它不受客觀實際檢驗,可以瞎說一氣,而唯物論則要接受客觀實際的檢驗,所以很費工夫。

  

畫蛇添足

  有個楚國貴族,在祭祀過祖宗後,把一壺祭酒賞給門客們喝。門客們拿著這壺酒,不知如何處理。他們覺得,這麼多人喝一壺酒,肯定不夠,還不如乾脆給一個人喝,喝得痛痛快快還好些。可是到底給誰好呢?於是,門客們商量了一個好主意,就是每個人各自在地上畫一條蛇,誰先畫好了這壺酒就歸誰喝。大家都同意這個辦法。

  門客們一人拿一根小棍,開始在地上畫蛇。有一個人畫得很快,不一會兒,他就把蛇畫好了,於是他把酒壺拿了過來。正待他要喝酒時,他一眼瞅見其他人還沒把蛇畫完,他便十分得意地又拿起小棍,邊自言自語地說:「看我再來給蛇添上幾隻腳,他們也未必畫完。」邊說邊給畫好的蛇畫腳。

  不料,這個人給蛇畫腳還沒完,手上的酒壺便被旁邊一個人一把搶了過去,原來,那個人的蛇畫完了。這個給蛇畫腳的人不依,說:「我最先畫完蛇,酒應歸我喝!」那個人笑著說:「你到現在還在畫,而我已完工,酒當然是我的!」畫蛇腳的人爭辯說:「我早就畫完了,現在是趁時間還早,不過是給蛇添幾隻腳而已。」那人說:「蛇本來就沒有腳,你要給它添幾隻腳那你就添吧,酒反正你是喝不成了!」

  那人毫不客氣地喝起酒來,那個給蛇畫腳的人卻眼巴巴看著本屬自己而現在已被別人拿走的酒,後悔不已。

  有些人自以為是,喜歡節外生枝,賣弄自己,結果往往弄巧成拙,不正像這個畫蛇添足的人嗎?

  

善解疙瘩

 

  魯國有一個鄉下人,送給宋元君兩個用繩子結成的疙瘩,並說希望能有解開疙瘩的人。

  於是,宋元君向全國下令說:「凡是聰明的人、有技巧的人,都來解這兩個疙瘩。」

  宋元君的命令引來了國內的能工巧匠和許多腦瓜子靈活的人。他們紛紛進宮解這兩個疙瘩,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解開。他們只好搖搖頭,無可奈何地離去。

  有一個叫倪說的人,不但學識豐富、智慧非凡,就連他的弟子,也很了不起。他的一個弟子對老師說:「讓我前去一試,行嗎?」

  倪說信任地點點頭,示意他去。

  這個弟子拜見宋元君,宋元君叫左右拿出繩疙瘩讓他解。只見他將兩個疙瘩打量一番,拿起其中一個,雙手飛快地翻動,終於將疙瘩解開了。周圍觀看的人發出一片叫好聲,宋元君也十分欣賞他的能幹聰明。

  第二個疙瘩還擺在案上沒動靜。宋元君示意倪說的這個弟子繼續解第二個疙瘩。可是這個弟子十分肯定地說:「不是我不能解開這個疙瘩,而是這疙瘩本來就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宋元君將信將疑,於是派人找來了那個魯國人,把倪說弟子的答案說給他聽。那個魯國人聽了,十分驚訝地說:「妙呀!的確是這樣的,擺在案上的這個疙瘩是個沒解的疙瘩。這是我親手編製出來的,它沒法解開,這一點,只有我知道,而倪說的弟子沒有親眼見我編製這個疙瘩,卻能看出它是一個無法解開的死結,說明他的智慧是遠遠超過我的。」

  天下人只知道就疙瘩解疙瘩,而不去用腦筋推敲疙瘩形成的原因,所以往往會碰到死結,解來解去,連一個疙瘩也解不開。這則寓言提醒我們,要像倪說的弟子那樣用分析的眼光,區別對待不同性質的事物,這樣才能繞過障礙,抓住關鍵,克服困難,順利地解開自己工作中一個又一個的「疙瘩」;同時也要注意從實際出發,避免死鑽牛角尖。

  

虛言招謗

 

  有一個大戶人家的子弟夜裡在深山行走迷了路,看見了一個巖洞,就想暫且進去休息一下。可剛進洞就看見已故去的一位同宗的前輩呆在裡面,嚇得不敢做聲,但這位前輩招手相邀十分殷切。想他一生慈善,不會有什麼壞心,這子弟就上前拜見。

  前輩的形態和語調與生前沒什麼差別,略問了些家務事,互相感慨一番後,這位子弟問前輩說:「您的墓地在另一個地方,可為什麼要在這裡呢?」前輩慨歎地說:「我在世時沒有什麼過失,讀書時只是循序漸進,做官時本份供職,也沒有什麼建樹。想不到在下葬幾年以後,墓前忽然樹起了一塊巨碑,上面刻的字除了我的姓名官職外,大都言過其實,有的甚至是憑空捏造,亂吹一氣。我一生樸實無為,自己已經很不安了,如今又引得遊人讀了碑文後時常發出譏笑的聲音,周圍的群鬼也不時聚在一起觀看,更是嘲弄不已。我實在受不了如此多的閒言碎語,於是就躲避在這裡,只有等每年祭掃之日,到原墓地去看看子孫罷了。」這位子弟婉言勸慰前輩:「有道德、守孝道的人沒有此等碑文不足以使家族榮耀。即便是大學問家蔡邕也不免寫些虛美之詞,大文學家韓愈也曾笑談自己靠寫溢美碑文賺過一些酒錢。古來已有許多這樣的例子,您老又何必如此耿耿於懷呢?」前輩嚴肅地說:「是非曲直,都在人的心中,別人即使可以虛言,自問卻很羞愧。何況虛言實在沒有什麼益處,光宗耀祖主要在於子孫發跡,我等又何必再用這些虛詞來招人嘲笑呢?」說完,拂袖離去。

  這個寓言故事顯然是虛構的,其意在警示活人:只有實事求是地客觀評價故人,才能使人心安理得,精神也才可長存。要知道,心中的豐碑一定比豎起的巨碑更重要、更長久。

  

蛤蟆的擔憂

 

  一天,艾子乘船在海上漫遊。天漸漸黑下來了,艾子將船停泊在一個島嶼附近,在船上休息。

  夜深了,四周很安靜,沒有風,月亮照在水面上,艾子感到十分愜意,坐在船頭毫無睡意。忽然,艾子聽到有哭聲,他感到十分奇怪,這周圍空蕩蕩的,並無其他什麼人。艾子仔細聆聽,原來,聲音是從水底下傳來的,伴著哭泣聲,還有陣陣說話聲。

  艾子清楚地聽到一個聲音說:「小兄弟,你聽說了嗎?龍王昨天傳出命令,水族中凡是有尾巴的,都一律要斬首。我是一條鯉魚,我有尾巴,也在被斬首之列,我想,龍王決不會放過我的,他一定會要殺了我呀!我該怎麼辦呢?」說完,鯉魚傷心地又嗚嗚大哭起來,邊哭還邊痛苦地搖著尾巴,好像是恨不得一下子將這煩人的尾巴甩掉才好似的。

  接著,那個被鯉魚稱做小兄弟的蛤蟆也哭起來了,哭得那麼悲傷、絕望。鯉魚奇怪地問:「小兄弟,你哭什麼呢?你是蛤蟆,又沒長尾巴,龍王又不會殺掉你,你為什麼傷心呢?」只聽蛤蟆回答說:「鯉魚大哥,你看我現在好像很幸運,我沒有尾巴,可是你有所不知,我原來可是有尾巴的呀。要是龍王追查我當蝌蚪時的情況,那我不也難逃一死嗎?」

  看來,蛤蟆的擔憂並非是多餘的,如果龍王真的是個殘酷無情、昏庸暴戾(li)的傢伙,蛤蟆恐怕也真是在劫難逃的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