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杏坛归客的博客
杏坛归客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59,055
  • 关注人气:7,5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运用形象思维写诗

(2019-06-19 09:18:30)
标签:

形象思维

创作

形象

比兴

文化

分类: 诗词学习
    形象思维是用具体事物的形象来表达抽象思想感情的一种思维形式。用它来指导诗词的创作,可以光写形象,借形象来表达思想,也可只写思想感情,不写具体事物形象,但在抒发思想感情中含蕴着具体形象。这样,作者的思想情感与唤起的具体形象结合起来了,当然可以既写具体形象又写思想感情,那就较难了。因为二者亦此亦彼,若即若离,十分融洽地共存在那字数不多的作品中,非下苦功不可。

    要让诗句被人理解,引起共鸣,乃至受人欣赏、推荐、流传,就一定要用好、用精形象思维。流传于民间的、活跃于各种选本媒体的诗词,无不得益于形象思维。而标语口号、陈辞滥调、老干体就不能如此。可以这样说,诗词是形象思维的极致,是形象思维引以为荣的硕果。离开了形象思维,再好的题材,再深的感触,再怵目惊心的境遇,要么噤若寒蝉,束手无策,徒唤负负,要么千人一面,口号标语,清汤寡水,人欲掩耳。

    王国维曾云:“一切景语即情语也”。景是情的引信,是情的借附,是情的信号。因此:

      1、由景写情,触景生情,情寓于景。在文学上,这叫被动式表达。有这样一种情况,作者欲表露某种情感,但一时又似乎茫茫然不知所措,弄得无激情、无灵感,在这种欲露未露、欲罢不能之际,突然一道明丽的风景跳入眼帘,这道风景,物亦可,事亦可,史亦可,乃至笑话亦可,于是火光迸发,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引信借附,信号发挥作用,灵感如山泉汩汩不绝,真是有那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的感觉。触景生情也好,由景写情也好,文不加点,倚马可待。这在文学上叫被动式表达。奔涌于胸际的激情,却不直露地用口号标语,而借客观的具象表达,这不是“被动”的方式吗? 

    我们看古人的有关句子。“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烟者、狼烟。王维《使至塞上》的这两句给人什么情?一幅安宁平静的边陲景况。“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游子,友人也,如浮云,因风飘荡,“落日”难以挽留。李白《送友人》对友人的情感跃然。 

       2、由情写景,以情调动景,景随情移。一切以情感为中心,景色只取有利于情的表达。这就使情处主动地位,这种表达为主动式表达。“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长恨歌》中为描写双方之情,把“比翼鸟”“连理枝”这些特殊具象拿来用,而不用其它状态的鸟或枝,就充分表示了景随情移的主动性。“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情”,“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迴肠”“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文学史上,此类事例不少,陈会长谈形象思维的文章中提到咏蝉的三个人和三首作品,大家可细细研读,不同的人因其阅历处境等因素,诗词中的蝉就各有各色。而现实中,蝉只是蝉而已。 

    3、写出特色来:

    a.找准角度、切入点;b.借题发挥,尺水兴波。

   刘勰在《文心雕龙·物色》中说,“吟咏所发,志维深远,体物为妙,功在密附。”志维深远,是主旨高下的品位问题,提醒我们不能低级趣味。但如何深远,却要靠“体物为妙”来实现。“尺水兴波”,就要展开想象。而想象的基本特征就是具有形象性。要求作者在开展开想象时,始终不脱离具体的可以感知的形象。有了想象,就可获得钱钟书先生讲的所谓通感。什么叫通感?打破各种各样的局限,将不同的时间、地点、类别、性质的各种事物连接沟通,是通感。将抽象的概念、事理、内心世界以可以感知的具象表现出来,也是通感。比如用“庄稼不种种楼房”来抨击土地资源的浪费这一句中的“种”,就很有通感的味道。

 

    尽情比兴,用好形象思维 

    古人的所谓比兴,就是今日的打比方,用物寄托。用得好,可以广摄意象,精营意境。 

    意象有哪些?自然意象:山水动植物、田园、工具、楼台亭阁、廊舍桥塔、庙观庵寺、日月星辰、风霜雨露雾霾雷电之类。社会事物:西风东渐、贪官、廉吏之类历史意象:东窗(秦桧)东山(宰相)悬鱼(廉吏)河阳桃花之类。神话、寓言、传说意象:董郎七姐、牛女、梁祝、孟姜、屠龙、火凤凰、好龙、煮海、鲲鹏、××梦、尾生、黄梁、丰都、城隍、卜筮之类。 

    李商隐《锦瑟》有云:“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心之所思,情之所感,寓之以物,借物以喻,象庄生与飞蝶。庄子逸兴历历在目,啼鹃化于望帝,沉痛跃然眼前。拿一故实说心思,所以说“托”说“迷”。用“蝶”与“鹃”这些具象体现“梦”与“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借神话以表心曲。都是“比”“兴”,都借意象。 

    要看重形象思维对写作的指导。如《十二生宵寄兴·鸡》我用一组意象加以组合。贬也罢,褒也罢,我的情感是我的情感。于是“伴鹤辞常贬,求财蛋每稽。”这是轻视与重视的客观存在。当然不是我的看法。我的看法在后二句:“当年风雨夜,多谢一声啼。”既有现实生活中当年无奈境况下的感受(字面),又有其他含义。新中国建国前夕,改革开放前夕,这些社会状况的影附。作为自已,还有一段不可言状的情感夹在其中。通俗易读,含义不单一,比兴神助,不亦乐乎!

 

    具体操作,加强形象思维 

      1、情融于平谈之中,平淡亦佳。古人云:平淡有思致。平淡,指诗句不做作,不雕饰,力求朴素。兴,在有意无意间。比,也不露雕饰,但莫忘了力求精炼。王安石说“成如容易却艰辛”,乃经验之谈。内容丰富,深入浅出,看起来似乎妙手偶得,实际上却经过反复推敲斟酌打磨过的,“谁解其中味”?要做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平淡的诗句要写得让人不易察觉出人工斧凿的痕迹,读起来才圆熟不涩口。涩口,就是未到家。当然,平淡不是复印,不是依样画葫芦。我曾在讲唐史时说到诗词咏物,一定要有寄托,要融入自已的思想情感,不能就物写物,否则,无论怎样曲尽其妙,总归意义归零,境界不显,有为咏物而咏物之弊。一位听众马上问了一句:“那怎么解释骆宾王的‘鹅’呢?”另一位立即回应:“小朋友的作品,不在此列吧。”我是有点分析的,大家平时不妨再研讨研讨,我认为,“小朋友”这三个字太重要了,它是解决这个问题的钥匙。我们看作品,不要一味地把自已的感受猛抬,还要看作者的人生阅历或影响写作心境的因素。小小孩儿,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在他们小小的眼珠中,世界上的一切有趣、美好、好玩。所谓“天真无邪”“赤子之心”。“鹅”平淡无奇,却是幼年骆宾王眼中的具象和脑中情感的完美结合。如果他居然弄出个饱经沧桑历尽风霜、曾经沧海难为水式的“鹅”来,那倒不可思议了。同样,要我们这些自称为乐天派的太婆老头子,就算在座的风华正茂的大学生,也弄不出骆宾王式的“鹅”来。老顽童周伯通行不行?我认为不行。因为金庸小说也好,据此拍成的电影、电视剧也好,只讲他武功高妙,没说他文思精深。孟浩然的《春晓》平淡吧?王之涣《登鹳雀楼》不见雕饰吧?还有,王建的《新嫁娘》、韦应物《滁州西间》都明白如话,而用意却不见得仅仅停留于字面。只有细研的人,方晓其中奥妙。从这一点说开去,曲笔的运用也是可以用别的事物来白描的。 

    写诗词,能不离开具象处尽量不离开。有时也白描,多作平淡状,力求营造一个较好的境况。如写游短港,先介绍它是个什么状况:“两岸青峰映碧湖,京南应北嵌明珠”。乏味极了,太淡了。绝句不是有起承转合这一说吗?转句怎么写才可合得较有味道呢?那时年龄大也不大,小是人家的事了,老吗?按苏东坡先生的计算,也不算老。他的“老夫聊发少年狂”的这首猎词,写于41岁时。我于是化用其意开始:“童心未泯雄心发,一叶轻舟逐野凫”。像小孩似的顽皮形象和游湖之乐,大概可以反映出乐了。在《采药过山村》《山村素描》《戏水》等都是这样。如《采药过山村》几乎全是写的自然外景。“池鱼戏叶吻浮萍,擎伞青荷映碧晴。瓦屋两三门尽锁,山林深处听机耕。”团山深处,林木蓊郁,村庄小小,池荷青青,却人影全无。全作只一“听”是采药人的事。但“荷映碧晴”是夏日七月时节。“机耕”,双抢也。这一“听”就知道为何门尽锁了。而一“机”是主旨,说明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到了山林深处了。情就这样与景融在一处,平淡而痕迹不显。 

       2、得趣于天然,何乐不为?唐人王维隐居终南山,官场失意,回归自然,“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终南别业》)心境恬淡。如何体现出?“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山居秋暝》)诗中有画,读者如入其境。前面说过“体物之妙”,缘情体物,自有天然工巧处,不必再去费雕饰的冤枉力。杜甫有句:“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水槛遣心二首》),沈佺期“人疑天上坐,鱼似镜中悬”(《钓竿篇》),储光羲《钓鱼湾》“潭清疑水浅,荷动知鱼散”。宋杨万里《过松源晨炊漆公店》最妙:“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王安石《登飞来峰》:“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前人佳咏多多,我们也可以学一学。上个世纪最后十年的后几年,中专、技校招生极其困难,如何反映这个现状呢?某日带小外外郊游,见蝴蝶纷纷,蜜蜂队队,忽来灵感,于是有了《南乡子·中专招生》。以蜂蝶鼓翼状招生,再以地域之广,山、水、寒、暑烘托点明“无计”,状其艰难。我认为,不着“招生”一字,而意境鲜明。咏柳,古往今来,汗牛充栋。不易写出好句。我用了一些修辞手法,弄了一句“春到人间一树”。普通话中,“诗”卷舌,“丝”不卷舌。垂柳之姿,妙在其枝如丝。借此形象,不知能成一俏皮句子否? 

        3、体察精细不可少:

选取适于抒情的景物来写:如颂人品风度气质,则选梅兰松竹菊莲,如嘲贪鞭恶揭丑,则蚊蝇蚂蝗臭虫蟑螂水马齿苋之类。二者绝不可互换。个中情由,不用多说。

      改造景物,使其便于抒情:大千世界,景啊、物啊、神话啊、寓言啊,真如恒河沙数。景是不会因情而生的,但“情人眼里出西施”。可见对景的改造由来已久。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立意问题。我们曾说过,赞人品选梅松竹兰菊莲,斥奸邪则蚊蝇臭虫蚂蟥。但猫、狗、牵牛花等,既可正写,也可反咏。古人咏蝉,骆宾王取风露环境,虞世南取树高处寄身,李商隐从凄苦角度,王沂孙则从秋末发端,结果写出了不同的蝉。 

     写蜘蛛,想体现一下正义之力,体现法治、警察的功劳。为追逃,为打拐,为缉毒,画檐(赖昌星的红楼可谓典型)草树之下,设伏蹲候,布下天罗地网,搜集、了解各路信息,与反社会的邪恶势力作斗争。蜘蛛是一个结网于房檐草树之间不会飞的节肢动物。却偏偏以会飞的小虫为食。借其形象,抒发对法治的敬意。于是写下了《浪淘沙·蜘蛛》。这前后,我还与了一阕《江城子·重到珞珈》。读过拙作的诗翁女史,大约都知道我的五年大学生活的后半年不那么愉快,应当说,几近毁灭。旧地重游,能不心动?十年噩耗惊魂,历历在目,一生坎坷弃置,至死难忘。于是,为加强此情,特夸大地形象思维了一下:“试掬东湖浇泪眼,浇未竟,满湖咸。”东湖水不可能因谁洗泪而咸,而我却沉冤莫辨,一生无为的状况可能对人就有了较为突出的印象。我不取东湖的美色,不取宽阔,不取波浪,只取其水多为我伤之用,应该是达到了目的。诗友们常见到同咏一物,主旨大异。如风筝,贬者道它不脚踏实地、轻浮、跟风、无主见、任人操纵,渴望向上爬,不知自已几斤几两等,褒它的却又取中它不背包袱,敢于追求,会运用外部条件,及时抓机遇等等。又如,写梅,绝不写它冷僻不合群。写松,却不见人赞它占山为王,傲视人间。写虎,谁见骂它独往独来,容不下同类的诗?这些都是作者精心剪裁了客观的结果。  (作者:华双海  来源:中华孝感诗词)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赞华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