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杏坛归客的博客
杏坛归客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1,781
  • 关注人气:7,7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典诗词中虚实结合的艺术手法

(2019-07-12 08:45:46)
标签:

古典诗词

虚实结合

艺术手法

审美情趣

文化


虚实结合是古诗词重要的艺术手法之一。所谓“实”,是诗词中可以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等具体捉摸到的部分;所谓“虚”则是指诗词中表现的存在于人的思想意识之中的部分。

就方法而言,详细为实,简略为虚;具体为实,抽象为虚;有据为实,假托为虚;有行为实,徒言为虚。就对象而言,景为实,情为虚;眼见为实,想象为虚;有者为实,无者为虚;显者为实,隐者为虚;当前为实,过去和将来为虚;已知为实,未知为虚等等。

虚实结合,大大丰富诗的意象,开拓诗的意境,为读者提供广阔的审美空间,增强人们的审美情趣,让人获得了一种超然的审美享受。 

一、隐喻型

即把表象情形与实际表达的客观事实相结合,其实写事物与所想表达的客观事实,存在一种隐喻关系。

朱庆馀《近试上张水部》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诗人朱庆馀在应进士科举前所作的呈现给张籍的行卷诗。此诗以新妇自比,以新郎比张籍,以公婆比主考官,借以征求张籍的意见。全诗选材新颖,视角独特,寓意自明,令人玩味。以“入时无”三字为灵魂,将自己能否踏上仕途与新妇紧张不安的心绪作比,真是精雕细琢,刻画入微。以夫妻或男女爱情关系比拟君臣以及朋友、师生等其他社会关系,乃是中国古典诗歌中从《楚辞》就开始出现并在其后得到发展的一种传统表现手法。诗人的比拟来源于现实的社会生活,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之下,很有典型性。即使如今看来,读者也不能不对他这种一箭双雕的技巧感到惊叹。 

二、触点型

即以诗人创作所处时间、地点的眼前实景为触点,或留下空白让读者想象,或构思诗人所想地点对方的情景,以虚景而传实情。两者存在一种相关性,有的甚至形成借代关系。此类型虚与实的关系,重点落在时与地两点上。时间上是当时与过去或未来的关系,空间上是眼前与想象的关系。

杜甫《月夜》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这是作者被禁于长安时望月思家之作。此诗借助想象,抒写妻子对自己的思念,也写出自己对妻子的思念。首联想象妻子在鄜州望月思念自己,说透诗人在长安的思亲心情;颔联说儿女随母望月而不理解其母的思念亲人之情,表现诗人悬念儿女、体贴妻子之情;颈联写想象中的妻子望月长思,充满悲伤的情绪,尾联寄托希望,以将来相聚共同望月,反衬今日相思之苦。全诗以自身当下为触点(实),从对面写,由长安遥想其妻在鄜州看月光景,想象之景为虚写,构思新奇,章法紧密,明白如话,情真意切,深婉动人。 

三、对比型

以诗人自己所处时间、地点的情形为实,以想象自己过去曾是或未来会出现某种情形为虚,在对比中加浓某种情感的外化或表达出某种寄托。

李商隐《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这是诗人身居异乡巴蜀,写给远在长安的妻子的复信。诗的开头两句以问答和对眼前环境的抒写,阐发了孤寂的情怀和对妻子深深的怀念。后两句即设想来日重逢谈心的欢悦,反衬今夜的孤寂。第一次是实写,第二次是虚写,想象与妻子团圆,“共剪西窗烛”时再回忆起巴山夜雨情景。这首诗写出了诗人刹那间情感的曲折变化,跌宕有致,言浅意深,语短情长,具有含蓄的力量,千百年来吸引着无数读者,令人百读不厌。 

四、延续型是诗歌部分地写出诗人眼前客观实景,而留有余地,让读者去想象那些空白处的诗人要表达言外之意的场景或情形,这也是虚实关系中最典型最常见的一种。

李白《望庐山瀑布》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这首诗前两句描绘了庐山瀑布的奇伟景象,既有朦胧美,又有雄壮美;后两句用夸张的比喻和浪漫的想象,进一步描绘瀑布的形象和气势,“飞流直下三千尺”,把瀑布喷涌而出的景象描绘得极为生动;然而,诗人犹嫌未足,接着又写上一句“疑是银河落九天”,前者为实,后者承前想象为虚,它夸张而又自然,新奇而又真切,从而振起全篇,使得整个形象变得更为丰富多彩,雄奇瑰丽,既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又给人以想象的余地,显示出李白那种“万里一泻,末势犹壮”的艺术风格。 

五、杂糅型

在一句诗中,以虚为实,以实为虚,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此中的画面意境极美,但画面本身有虚有实,虚实相衬,堪称完美。

林逋《山园小梅》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这首诗突出地描写梅花特有的姿态美和高洁的品性,以梅的品性比喻自己孤高幽逸的生活情趣。诗一开端就突写作者对梅花的喜爱与赞颂之情:它是在百花凋零的严冬迎着寒风昂然盛开,那明丽动人的景色把小园的风光占尽了。颔联则是进入到对梅花具体形象的描绘:“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一联把梅花的气质风姿写绝了,它神清骨秀,高洁端庄,幽独超逸。“影”在水中为虚,“暗香”飘浮在水上为实,但飘浮于水里则为虚,这种虚与实关系融合得极为微妙而富意境。颈联前句极写白鹤爱梅之甚,它还未来得及飞下来赏梅,就迫不及待地先偷看梅花几眼。后句则变换手法,用设想之词写假托之物,意味深邃,“合断魂”一词凄苦凝重,因爱梅而至销魂。末联直抒胸臆,在赏梅中低声吟诗,使幽居生活平添几分雅兴,在恬静的山林里自得其乐,真是别具风情,根本不须音乐、饮宴那些热闹的俗情来凑趣。这就把诗人的理想、情操、趣味全盘托出,使咏物与抒情达到水乳交融的进步。(来源:诗评万象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