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为什么只关注底层人的互相伤害?

(2011-12-11 01:19:04)
标签:

杂谈

分类: 原创

我为什么只关注底层人的互相伤害?

 

 

                 许锡良

 

 

我的博文《中国底层的人经常互相伤害着》在凤凰网上发表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说明这个问题确实是很现实的社会问题。鲁迅当年所说仍然有现实意义。

然而也有一些网友在阅读之后这样责问我:为什么只你关注底层人的互相伤害,难道上层社会就不会互相伤害?中国官场勾心斗角不是也很惨烈吗?这些读者提出的问题确实很有点意思,而且点到了我文章的要害。我确实只关注社会底层人物之间的互相伤害,这些伤害常常表现为平庸的恶。因为底层人的互相伤害,就单件来看社会危害其实并不大,但是,由于社会底层人物在一个社会数量非常巨大,处于社会生态金字塔的底端,因此,其实就整体而言,底层人之间的互相伤害,其实更为直接,更为普遍存在。最为重要的是,苦命人之间的互相伤害甚至自相残杀,那更为令人悲叹。羊被狮子群狼吃,那是弱肉强食,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然而如果羊与之羊之间也互相撕杀,那就有点可悲了。基督教其实最早也是在社会中贫苦人之间传播的,因为那时欧洲的贫苦人之间也是经常互相仇恨,互相伤害的,但是,因为有了基督教耶稣精神的博爱得到广泛的传播,消除仇恨,大爱无疆,这种情况就得到了基本的抑制。

一个社会至于上层社会之间会不会伤害,我想这是肯定的。但是,这个要具体地来看。如果这个上层是指精英知识人,那么这些人在学术思想领域里互相竞争,互相批判切磋,是很有益处的。假的要让他现原形,落后的要追求进步。唯有这样争鸣可以促进一个社会的学术研究水平。因此,文人相轻,其实也并非没有一点好处。假如大家都拿出证据来证明的话,那种相轻对学术思想的繁荣是有好处的。

 

如果这个上层是指界商,他们在市场上互相竞争,其实也是很有好处的。因为只有这种竞争,才可能会生产出越来越好的产品,才可能会把顾客真正地当成上帝。不过,这个竞争过程必须是在市场规则之下进行的。遵守规则的成败,其实对于市场繁荣都是有好处的。

如果这个上层是政治人物,是各级政府官员的话,我以为,他们互相提防着,互相伤害着,对一个国家的公民安全与利益的保障是大有好处的。美国的政治制度设置,说到底其实就是为了防止这些手握大权的上层人物形成垄断利益集团,防止他们联手瓜分美国公民们的利益。一个社会,政府官员之间一团和气,那将是这个国家的灾难。因为,那意味着官官相护,坐地分赃的成功啊。因此,美国人特地为此将政治权力三分天下,互相制约,互相提防,互相监督——然后还不放心,还要开放新闻舆论自由,让他们自由报道,独立监督,让无数只眼睛,通过广播电视新闻报纸,对这些权力死死地盯着,他们开会的时候,也要现场直播,防止他们暗箱操作,害怕他们和谐。那些政客们从内心里来说,其实是不想这其实样争斗的,他们其实很想互相联盟,形成利益集团,共谋天下大业。可惜,无奈美国人设置的制度不让他们的心愿得逞。那些好不容易竞争上岗的国会议员们,一个个生怕得罪了他的选民,在问责政府官员的时候,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精神劲十足,有时实在不想打架,也要在议会上装出一个恶狠狠的样子,互相扭打在一起,只为了自己的选票数量不会减少。

一个社会,权力要靠权力来监督,坏人坏事就应该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上层社会和谐,将是社会的灾难,美国人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因此,他们的制度就是为了防止上层人的和谐,就是要让他们天天处于争斗之中。让他们在议会上吵,在议会上打,在制度框架里斗。美国人民最害怕美国的国会开成了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因为那将意味着他们团结起来贪污,胜利地完成了分赃,这样美国人就完蛋了。因此,美国当年尼克松就是这样被整下了台。更有意思的是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的“拉链门”事件中,那个独立检查官斯塔尔先生的主要工作就是这样依法伤害着克林顿总统。他不仅花费数千万美元的国库财富,而且一查到底,不到水落石出,不肯罢休,直到克林顿总统无条件投降,坦诚承认自己的丑闻为止。说明社会上层人物,特别是政治人物之间的互相伤害着确实是有必要的。如果排除非法的造谣诽谤,无中生有的中伤,而是按照法律与事实来做,我以为这种合法伤害是很有必要的。

 

作为社会的公众人物要学会随时随地接受他们的质疑与咨询,因为,你占据了那么多的社会资源,享受了那么多的好处,占有了那么多的财富或者权力,而不考虑为社会作点贡献,有点回报,那是说不过去的。一个名人一场演讲动辄几十万的出场费,一个官员手中动辄掌握了上亿的资源使用权。因此,一个社会对这样的公众人物或者公职人物的要求就要比社会底层人物要高得多。对这样的上层人物的公开批评是完全应该的。

 

现在提倡和谐社会,其实和谐社会,从来就只有两种,一种叫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还有一种是以权为本或者叫以官为本的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其实就是政府害怕国民的社会,不仅官员不敢伤害国民,而且社会底层的人们也不会互相伤害,但是国民却可以通过民主法治的程序,去惩罚那些犯规的上层人物。而以官为本的和谐社会,就是政府官员们官官相卫,抱成一团,鱼肉百姓,共谋家族大业,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随时随地镇压那些敢于稍作抗争的平民百姓,然而这些被压迫着的社会底层人之间又经常互相伤害着,互相设陷阱,互相投毒。到处充满了歧视与仇恨,人与人之间是狼,社会变成了平民百姓的地狱,却是上层人物的天堂。

 

20111211星期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