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焚烧国旗无罪与抨击户籍制度坐牢

(2010-03-13 23:58:32)
标签:

杂谈

分类: 原创

焚烧国旗无罪与抨击户籍制度坐牢

                   许锡良

 

  手头上摆有两份材料:一份是发表于《读书》杂志1995年第10期的《在美国焚烧国旗是否合法?》(作者东来)另一份就是发表于《南方周未》200237日的《抨击户籍制度改变他的一生》(作者曾民)两份材料放在一起来读,就有一种特别的感受。

 在美国焚烧国旗是否合法?文章说的事发生于1984,那时美国共和党大会在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举行,反对里根政府内政外交的人则在会场外示威,其中一位约翰逊先生焚烧美国国旗以泄愤,并兴高采烈地围着燃烧的国旗在叫红、白、蓝,我要让你成碎片!得州当局以有意损坏国旗逮捕并起诉约翰逊。官司一直打到美国最高法院。五年以后,一九八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最高法院以五比四一票之差判定:在公众示威中焚烧国旗是一种受到宪法第一条修正案表达自由保护的行动。

 这一判决不仅使约翰逊无罪开释,更重要的是,它使美国四十八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有关国旗保护的地方法律失效。

  那些视国旗为民族象征的有着深厚的爱国传统的美国人被激怒了。他们强烈的爱国心受到损伤。当时民意调查表明,四分之三的美国人希望用法律来保护国旗。他们的愿望在国会中迅速得到表达。当年十月,国会通过了一九八九年《国旗保护法》,但这一法律立即受到支持焚旗宪法权利的人的挑战。就在该法生效的当天(十月三十日),一位叫埃里奇兰的女士又以身试法,在国会山下当众焚旗,因为她知道这个案子必然会上诉到最高法院。在美国诉埃里奇兰等人一案中,尽管有为数众多,情绪激昂的爱国群众和国会的强大压力,但美国最高法院依然我行我素,再次以五比四的票数在一九九0年六月十一日宣布一九八九年《国旗保护法》违宪,重申其焚旗合法的立场。

  这个案例让中国人读来是这样的不可思议:既然这么多国民是这样的爱国,甚至是那些赞同焚烧国旗的人也可以说是很爱国的,但是他们的法院仍然不以所谓的民意作为判案的根据,而是以独立的、唯一神圣不可侵犯的宪法作为依据,在这里宪法至上,宪法之上再无其他权力可以左右它的存在。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美国人知道不这样的话就可能让权力被滥用,从而造成冤案如山,也使人失去自由。一个人的命运就可能改变整个国家的历史,力量与力量之间必须博弈,坚守民主宪政精神。在美国的制度设计里不仅要防个人崇拜式的独裁专制,而且也要防止多数式的独裁专制,也即“多数暴政”。想当年的文化大革命不就是在以人民的名义下或者以爱国的名义下演出了许多惨绝人鬟的活生生的人间惨剧吗?从这件事中,我读出了美国人的理性、宽容、博大,从这件事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有深度,有厚度,有人性的社会。

但当我读到《抨击户籍制度改变他的一生》(见《南方周末》200237日作者曾民)时,我内心里感到了震惊,尤其是这两份材料摆放在一起来看的时候,这种对照实在是太明显了。虽然这个受害人与我毫无瓜葛,而且事情也已经过去了。但是这个事件发生的时代与背景实在是与我们太近了(1992年),更主要的是我们还没有能够走出这个境地。案子的事主叫黄庆,是云南省检察院的高级政治干部,然而就是这个身份的人犯的罪名却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他在信里说:中国的户籍制度其实就是中国封建文化的玩固表现之一。黄庆向云南省政府与昆明市政府写的反映中国户口情况的信件其实是非常准确地切中了中国户籍问题的要害。这不仅是因为他的儿子由于户口不在更好的那个区而使读书成了一个大问题,甚至因为他自己的户口不在好的区,而在超使用购物卡购物时都备受歧视,这对他来说是有切肤之痛的。换了任何一个人都是会有这种牢骚的。但是在一个没有公民权的社会里,这个人的一生就这样被毁了,他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无情地判了五年徒刑。更为重要的是,他出来后,已经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单位,随之而来的是单位分配的房子也被没收了,一个好好的家立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因为一封反映户籍制度的信而被毁了。为了糊口,他走上了艰辛而低贱的贩夫走卒的谋生之路,混进了中国社会的最底层的走鬼行列(城市里对摆地摊的流动小商品贩子的蔑称)。我从报上看到黄庆的照片,已经是满脸的沧桑感。就因为他比公安部早了十年看到中国户籍制度的弊端(2002年公安部宣布户籍制度改革,并在改革措施中痛陈过去户籍制度的弊端)。

  谁说中国没有多少创新与发现型人才呢?关键是能不能容得下,而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这虽然是一件普通的事,人物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反映的却是一个普遍的公民权利问题,这件事发生后至今没有任何一个人和一个组织来为这桩冤案负责。我不知道中国还有多少类似这样的冤案!我们常常感叹中国人爱国之心之淡,但是人们很少追究这其中的原因。当一个人深切地感受到自己是国家的真正主人的时候,没有不地去爱的。其实,在美国远不如我们这样宣传爱国主义教育,他们在学校也只是对孩子搞点公民教育。而公民教育也就是向孩子讲点故事,说点道理,也无非就是要孩子明白:自己才是国家的真正的主人,政府是为你们服务的,政府官员如果做不好,你就不客气地用选票让他下台,让别的更能干的人来干,把宪法赋予自己的每一项权利牢牢地抓在手里,不要被人给忽悠走了。为了建设好自己的家园,我们必须担负起相关的责任,尽自己的义务。而我们天天谈爱国主义教育,但是我们的爱国感情反而与人家不在一个档次。论爱国之心,我们多是口头的,他们才是真心实意并且是付诸行动的。这二者之间的差异根源,我想就是体现在上面介绍的两个故事里。反差这样大,道理可能很多,但是概括起来也就是一句话:一个家,只有真正的主人,才会爱惜它,如果一个家被保姆强占,然后被要求要爱保姆并且支持保姆的强占,那么,主人有什么理由再称之为主人呢?他们爱家的基础又在哪里呢?这个倒是美国焚旗案给出了生动具体的答案:在美国焚烧国旗的事都作为公民和表达自由而受到宪法的保护,换句话说,这个国家的国旗都允许你焚烧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国旗都被允许做你的大裤衩了,人们对这样的国家又有什么理由不爱呢?

(本文作于2002627日,没有公开发表过,因为没有地方可发,一直到今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