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2010-07-31 22:35:23)
标签:

东湖的丁字路口

社会建筑

社会建筑师

社会朗诵

东湖艺术计划

命名

文化

分类: 社会建筑试验区

                                   社会经验: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                      

                —— 发现与互动:张先冰、张三夕、阮争翔“东湖的丁字路口”首次回访录

 

   7月31日,距社会建筑命名系列《东湖的丁字路口》奠基及湖畔社会朗诵活动结束整整一周。张先冰、张三夕、阮争翔三位社会建筑师,沿7月24日命名奠基行动的路线,首次回访了被命名的东湖八个丁字路口。

    上午9时,我们从“档案口”出发,经“老樟树口、军事口、杨汊湖口、草叶集口(莲蓬口)、收费口、鸟儿问答口|”最后到”瓦尔登湖口”,历时3小时。回访进程中几乎每个丁字路口的现场际遇,都出乎我们事前预料,这些际遇将成为与“东湖的丁字路口”有关的公共记忆与社会经验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档案口”的水泥与农民工

    在东湖靠近“水果湖”一侧,与东湖仅一路之隔的是湖北省档案局,湖北省档案局和湖北省档案馆在一栋楼办公,临湖一侧还有“东湖档案用品服务部”。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有这样一种服务部。

    紧邻湖北省档案局的丁字路口,正在进行湖底隧道施工。施工现场,被风吹散四处的水泥和沙尘,已经将我们7月24奠基的“档案口”一砖的表面完全覆盖,加上施工现场不时溅出的水花,“档案口”三个字也被一层灰白所掩盖。近旁地上还堆放有一位湖底隧道施工农民工的生活用品全套。我们用刷子刷、清水冲,铲刀刮,均不见“档案口”三个字显身。这是一种类似档案原则的“抹去或封存”,而这一切恰恰又是在“建设或开发发展”的环境下静静的悄悄的发生的。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二:“老樟树口”:原住民的记忆

    我们回访来到老樟树口,写有“老樟树口”四个字的那块不规则的石头,还留在那棵老樟树底下,刷去石头上的灰尘,“老樟树口”四个字依然清晰可见。

    在老樟树近旁,遇见一位妇女,基本上算一个风光村原住民。我问她是否知道这棵老樟树有多少年了,妇女说:她1969年嫁到风光村的时候,这棵树就有。她还说,这棵树是她叔爷爷栽的,她嫁过来的时候,这棵树还小,这棵树的旁边(就是现在马路所在地)是一条河。这时,旁边执勤的交通警察插话:这棵树少说也有30年.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三。“军事口”:聋哑老人的联想

    回访到“军事口”,写有“军事口”三字的红砖依然稳稳植根在东湖边的一棵大树底下,“军事口”三个字醒目有力。

    我们在斜伸向东湖的一棵粗壮枫杨上粘贴给《东湖的丁字路口》命名的宣传海报,一对聋哑老人路过这里,看上去他们是旅行者,他们盯着海报良久,似有疑惑,我们便指给他们看奠基在树根部的写有“军事口”三字的红砖,又指给他们看路口写有“军事区”字样的蓝色招牌,他们这才恍然大悟。回身指着海报上的“军事口”三个字,连连点头。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四:“杨汊湖口”:两湖通达与80后  

在八一游泳池公交车站旁的那棵大树基部,写有“杨汊湖口”三字的红砖,还默默仰望在那里。在这里,我们遇见一位在附近部队工作的80后军人(他在此等车)。他为自己能在风景秀丽的东湖边工作盛感欣慰。小伙子是长沙人,他说长沙也有江有河,有湘江,有浏阳河。听他这么一说,我脑海便浮现“拐过了九道弯,几十里水路到湘江”的画面。

   人类对对自然江河的记忆是相通的。 小伙子和我们一起张贴环保宣传海报,他并不知道“杨汊湖”在哪里,我告诉他,“杨汊湖”是武汉无数消失的湖泊的代表。年轻的小伙子也觉得那么多漂亮的湖泊消失了确实可惜。在今天中国社会,人们也许在无数多的问题上很难以达成共识,但在保护环境这一点上,无论我们这些50后、60后,还是像这个小伙子一样的80后年轻人,大家的观念都基本一致,而且都在行动。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五:“草叶集口”:外企高管生活中的草叶集

    回访第五站是“草叶集口”,写有“草叶集口”与“莲蓬口”字样的绿砖依然陪伴着一株野草与片片落叶。

    我们在靠近船码头的一棵大树上张贴海报,吸引了人们的观看。其中一位外企高管,问我们将这里命名为“草叶集口”是什么意思。我说,是对一种从自己做起、从身边做起、从点滴做起的环保生活方式与社会实践的倡导。这位外企高管是一个户外运动爱好者,他向我们讲述了他在自己家里如何节约水电,如何分装处理垃圾等非常细节化的低碳生活实践。这也让我们感觉到,只要真诚,每一声呼唤都是会有回响的。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六:“收费口”:停车场收费员与消失的“收费口”。

    当我们回访来到位于磨山公园门前的7月24日“收费口”奠基所在地时,写有“收费口”三个字的砖块消失了。不知道是因为其位置太过醒目还是因为其意思太过耀眼,也不知是何人将其“取走”:是那位充满疑惑的环卫工人?是游客、还是其他什么人?!

    “收费口”消失了,我们计划在这里多张贴一张给《东湖的丁字路口》命名的海报,正当我们犹豫海报贴在何处为宜时,公园停车场的收费管理员过来了,我们给他讲解了海报的内容,他便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张贴的空间:这个大喇叭下。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七:“鸟儿问答口”:孤独的路灯

    我们回访到达东湖通往落雁岛的丁字路口“鸟儿问答口”时,已是中午11时30分左右,这里除了一对中年情侣在照相外,没有其他游客,东湖洪波涌起的旋律,让这里更显宁静,甚至有几份孤独。

     写有“鸟儿问答口”五个字的红砖,静静的聆听浪涛有节奏的拍击湖岸。我们在这里徘徊良久,在写有“鸟儿问答口”五个字红砖的附近,有一水泥电线杆,上书:路灯118。我们将一张给《东湖丁字路口》命名的海报,张贴在上面。也许,当夜幕降临,有更多的情侣牵手走过这里,它也是隐约可见的。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八:“瓦尔登湖口”的剪草工与欢乐谷。

   “瓦尔登湖口”是我们回访“东湖的丁字路口”的最后一站。在这里我们遇见了一位剪草工人,待轰隆隆的剪草机停歇下来后,他走近我们张贴海报的湖边告诉版,仔细打量。我问他,往前面这条小路走,是不是就可以到达华侨城计划开发的欢乐谷项目?他用浓厚的方言大嗓门的告诉我们,里边拆的一塌糊涂,不好走进去。我问,都拆迁了些什么地方?“东湖养殖场”等一大片。我说,我们在这里做的是一个与东湖的环境保护有关的项目。这位剪草工人说,这有什么用,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个(说着,他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不停的摩擦):钱。我说,我们保护好了东湖有更多人来旅行,不就也有这个了吗? 

    我把海报上那段保护与尊重“东湖的自然环境、历史资源还有民间记忆”的文字念给他听,听完,他说,那你们这么一来,那华侨城的项目不就搞不成了!我说,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这样的能量,关键的是,每人个人都去做一点具体事情,我说,你如果能帮忙让这张海报保留更长的时间,你就是为东湖做了件事。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看板后面的小路,通往华侨城项目工地)

 

九:湖畔社会朗诵的天然舞台

    7月24日(星期六)上午11时10分——12时10分,第一届湖畔社会朗诵活动举行。时隔一周,当我们再次走近这里,隐约感觉这里的浪漫、空灵与宽广。这是中国武汉一个天生的社会朗诵舞台。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十:“东湖的丁字路口”第一次回访偶遇

1:东湖边的放生仪式:

    紧邻“军事口”,有“武汉市东湖水上派出所”的一个临湖大院。一群人在这里进行由一僧人主持的复杂漫长的放生仪式。他们人手一本放生仪式手册,一页一页的吟唱。参加者多为妇女,也有几位儿童。我选他们中的一位男士为代表,向他们派发了7月24日我们在东湖对岸的“瓦尔登湖口”进行社会朗诵活动的《社会朗诵文献》。祝福那些生灵及放生的人们。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2:李巨川先生的东湖艺术计划标记

    东湖疑海沙滩浴场所在地,是从被我们命名的“瓦尔登湖口”向磨山公园“收费口”方向,东湖核心景区的界碑所在地,在这里,我们偶遇李巨川先生的东湖艺术计划:东湖免费湖岸线6日游留下的标记。

社会建筑的公共材料:“东湖的丁字路口”回访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