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0,751
  • 关注人气:8,7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露.杂志。(30)

(2015-11-17 12:24:10)

1103,今天抄维特根斯坦。“我象一个骑在马上拙劣骑手一样,骑在生活上。我之所以现在还未被抛下,仅仅归功于马的良好本性。”


1104,“你会抑郁是因为‘欢乐一旦失去,就是痛苦’。我会抑郁是因为它一开始就是痛苦。”


1105,美丽会消失 所以明天会来


1106,I met a noodle shop, shut down for 3 days, always. I realize it is a trick but too late.


1107,我每次回到老地方就会去捡脚印。


1108,感官是一个可耻的无意识意识。自身指定的意义就像坟场。而绝对真实的,绝对不真实。在白天拉上窗帘的黑。当下的假,和过去相比当下的意义令人更加孤独。


1109,大家纷纷去了北欧。又先后从北欧回来。弗兰克在冰岛当地时间凌晨三点钟从噩梦醒来。另一个回来的人一口气睡到中午。而我,破例早起,成为这家来了第二十二次咖啡馆的第一位客人,店员甚至没来得及换上工作服便为我做了一杯美式。在这里想的是费里达、never let me go、鲍嘉和下午来接我离开的人。


1110,《职业选择》里的伊莱亚斯从一开始“我想做一名医生。”到几次考试失利,到“我想我要再考一次,我要得个二等。”到 “我想做卫生检查员。”最后伊莱亚斯说“面对现实吧。我真的喜欢我现在干的工作。”


1111,你最大的悲剧不是分裂而是在被人爱上或爱上别人时表现出的巨大空洞。


1112,“很坏”很诱人,你要接住它。朋友,为此我点了一杯最苦的咖啡喝下,又点了一杯最甜的咖啡,正在喝。


1113,“如果我会持续写些东西,那也许不是要表达,而是为了躲藏,消失。”


1114,再过久一点 你还会不会记得我的样子 还会不会带我飞 会吗


1115,总是在买一模一样的衣服。总是去老地方吃每次去都会吃的食物。也总是会想记住这一切,可是。


1116,等一个东西消失的感觉,是从第一页翻到这一页的感觉。你看,你会忘记,你忘记,我便会出现。


1117,I am with Frida.


1118,“我要缓缓。” “听会儿歌。朱晓玫演奏的Johann Sebastian Bach:Goldberg Variations,BWV 988-Aria. 我一听就安静了。”


1119,“我究竟有多幸运,才能有这些难以告别的事物。”


1120,弗兰克从挪威回来了。他说了我心里也想说的:出发前,是遥远的预约。完成后,是缓慢的沉淀。对于发生的一切,如何才能看得更清楚,我想这始终会是一个问题。


1121,当代一部分女作家的晦涩不是晦涩。当代一部分女作家的问题也不是痛苦的问题。是她们不知如何真的“装模作样”。


1122,亲爱的,过期的东西也可以保质。别皱眉头。别抽烟。


1123,浅淡的深刻是抓不住的物质,不是文学。


1124,朋友和恋爱结婚20年的太太离了。我:你搬出来了,还是她搬走了。他:我们分别搬离了。


1125,我仍有这个习惯,每到一处,你在的话,会带你到哪里,和你说什么话。在虚构里我们共渡了很多时光。


1126,翻两年前旧稿,写加缪,顺便看到稿子里引用他在诺贝尔演讲说的:在这世界上只是由于回忆或者重获短暂而自由的幸福才忍受了强加给他们的生活。(说的太好了,而过去看到的句子铺满了隐喻,而成真,而忍受着。


1127,诗人不应把自己的照片放在诗集里。


1128,咖啡店女老板G跟我说店里一位印度尼西亚男孩下周回中国给我带了一包咖啡豆。惊。我是从没有和他讲过话的,只是经常在店里碰见。G一个多月以前跟我讲男孩尝试跟我讲话,羞怯,鼓足勇气准备找我讲话的那天我提前离开了咖啡店。我希望他一直不要找我讲话。


1129,推开一个不肯定能否推开的门之后你有一种感觉。


1130,揣着过往往前走的意思是“我忘不掉你但我会去最远的地方再也不跟你相见。”


1131,变成壮妇,保护你。


1132,日子久了你会不会忘掉以为不会忘掉的事呢,a是这样子的:忘记难忘的那一刻后怎样也不愿承认那片段是柔软的,a说,你不要再问这个了,你应该问我为什么走到了今天。你应该问我为什么走到了今天。


1133,对着镜子自拍完,就吃药。


1134,买了两本《我喜欢一切不彻底的事物》。


1135,终其有一天,是失踪。


1136,不能忍受的愚蠢是,假装自我、刻薄、误认小聪明为才华而飘忽,以及表演专注。刻薄是毁灭。用刻薄的语言表演才华会让失色的颜色留下语言的刻薄。自我这时不存在,也从未存在。


1137,对穿黑色衣服裙子鞋子并话少并黑眼圈明显的人有毫无抵抗力的尊重与好感。


1138,憋一股酸劲儿暴走一晚上,塞着耳机单曲循环Air的photograph,歌词第一句就是“l would like to own your photograph,The angels cry to have your photograph.” 边走边听没哭出来,路过一处喷泉,坐了会儿,掏烟点上,想,夏天就这么过去了,有些经历也这么过去了,而在书本里我消失了,你是不是?


1139,a:想一个人,你知道。b:嗯,我觉得他也在想你。a:...... b:慢慢就好了,乱七八糟的事儿给你填的满满的。a:你确定他在想我吗。 b:absolutely。


1140,刚刚有人在我公共微信号后台留言:我要结婚了,他们都说哈哈开心,我却哭了,我爱的男人我嫁不了,所以嫁给谁都一样了。【我想回的是“那就别嫁了。”但我没有回。】


1141,昨晚在爪哇见了九个月和十个月未见的两位心里热爱的老朋友。我明白一知半解。我明白失控着把握。我明白只有在很久之后的重聚的滋味意味着杯子不但稳稳的在桌上,它还温热,它还让我们喝下。


1142,你在 你不在 我都会记得你


1143,把车的开的很快。雨落下来。


1144,去信,问占星师我的星盘整体状况,占星师回,“踏实之余不缺奇思妙想,又有爆发力,人缘好贵人多。不好之处就是固执了。想太多,感情上有点冲动。”占星师最后一句说:其实我不常判断好与不好,与生俱来的,都是收获。


1145,在山里走了一整天,二十多公里,腿都酸痛极了,还撞破几个挡道的蛛网,巴掌大的蜘蛛无奈的跌在我头上,然后沿肩到腰到腿丧气的爬走了。


1146,Tony发消息问明上午10点能否起得来一起和Lisa去一个地方看场地,一口答应,答应第二秒忽然意识到自己起不来,又回消息去讲去不了,我说“我其实很想做一个早起的人但夜晚太迷人了睡不着,矛盾。” Tony说“偶尔离开自己的comfort zone.”


1147,聚会散后,撇开朋友,步行回住处,例外不拖延,立即洗澡,手洗衣,完毕,敷上面膜,掏出旧书重读,不抒情。


1148,当下似乎最重要,但人不完全属于当下。


1149,“表演使你们快乐,请你们等待最大的快乐,即最后判决。”


1150,昨晚吃了三斤葡萄。现在吃了一斤葡萄。


1151,多么想和你坐在一起喝一杯咖啡。


1152,“压力转化为执着的阅读,非常美妙。”


1153,悲剧是一种使命,是交响乐。


1154,在删除。在低落上一个台阶时塞上耳机。在去菜市场挑苦瓜想一个比较蠢的问题:接下来我该使用什么风格的迷失找见我?


1155,没有什么你做不到,没有什么你能控制的住。


1156,也许你该继续在自己的频段对无明发出SOS,并不会有回应,这真是太好了。


1157,朋友圈delete干净了。human, return to dust.


1158,如果出名是一个人想要的,那么他应该对自己下跪。


1159,千里迢迢突袭的人,当他降落异地去见他思慕的人的时候,当他穿上黑衬衫并扣上领口最上的扣子的时候,他拍了一张照片,25楼,远处大片破败建筑物和一条正使用正堵着的路,他觉得疯狂。谋划多日的突袭与爱情无关却又是其中的一种。无论往后无论荒谬,疯狂总在风中打盹,一开始的火苗一开始熄灭。


1160,乏味炫耀的微博平台。乏味炫耀的朋友圈平台。安静的可耻如何干净。


1161,没有路而依然相见。


1162,狂做家务一通,把每一个房间的地板擦了,洗垃圾桶、晒衣、刷球鞋、给皮鞋上油打蜡、叠两天洗干净的沙发布、给植物浇水、把二十六个相框擦了一遍……仍沉浸在某种情绪中。不打算拔出来。


1163,从下午五点半哭到现在的人蹲在地上想上厕所。


1164,“像是另一个人的生活突然安在了我身上。”


1165,在必须要合照的情况下我偏爱站在旁边的人。


1166, 早前你跟我说在读《骑兵军》,你说要偷偷的读不让任何人知道,他谈写作那部分足以让你失控的告诉大家在手把手教你写作的同时,一种更虚空的技能便是花上整个上午或者整个下午或者整个晚上待在打字机前翻阅他并思量如何动笔如何删除那些动笔的部分。


1167,该隐秘的部分被隐秘打开了。


1168,临时取消了几个约包括人生第一次有人约我早上十点咖啡的约会包括今天下午咖啡的约会,每次要出门便焦虑不已,临时给朋友发信息去说“我有事去不了了,很抱歉。” 傍晚穿起背心跑鞋去跑了两圈,兜里装着十块钱,回来买了五块钱石榴和五块钱葡萄。读完博尔赫斯现在在读罗兰巴特。奈保尔米格尔街放下了。


1169,我经常觉得自己脆弱。关键时候,我令自己惊讶:这个女孩,多么坚强、勇敢。


1170,“面对变故,需要的是冷静和坚强,这些品质你身上原本就有,唤醒她并相信她。抒情是尘埃落定后的事。”


1171,那面不够白的墙先前贴满手稿现在挂满裱起来的手稿和相片和海报。尽管如此,还是不打算刷白它。有时离开太久回来,将相框拿下擦净放回原处前,那面不够白的墙还有许多钉子,我要说的是钉子:它们是晚上钉上去的,那时,我的邻居在装修房子,他们搬来住以后我再也没有钉了。只是将相框里的手稿换了几次。


1172,你会好过来好好长大,我会请你吃口香糖,然后亲你。


1173,在你不确定是否可以跟人交谈的时候,尽快,立即闭嘴。在你克制情绪保持理性的时候,也不要跟人交谈,无论他是谁。在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应该消隐。应该无情。在你所有非现实的具体创痕中,是你走进去的。应该正视它。无论它将带你去哪。


1174,“一万个人里难得出一个能和你在一起五年的。另一方面,这也成为一种挑战,一种魅力。总有不知死活的男生跃跃欲试。……施虐受虐,更是艺术。”


1175,平淡无奇的一天,躺着,想明白,最好的关系容易败坏因此要时刻保持距离。“保持孤高很好,因为保持孤高很累。”


1176,在绝对悲伤的时候不可以靠近你认为必须去靠近的人,那会更悲伤。


1177,当你经历变故后最有意思的是没有人知道你正身在一个变故,或刚经过一个变故。有人问你最近好吗?你开朗着笑,我很好。这是生活最有趣的一部分。长久不联系后的“你好吗?”这个问题显得无趣。


1178,百分之九十九的赞都是我不感兴趣的人赞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评论都是完全没必要评论的废话。是的,就是这样,你习惯了自说自话,习惯了装腔作势有时又真的有点刻薄,最后,你习惯了自拍。


1179,发现对方身上你无法容忍的问题,正心想这傻逼怎么这么傻逼时悲哀来了:你发现自己不久以前也是那样。


1180,有一次下着有史以来我见着的最大的暴雨,还是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去游泳,我们跑到海里,海里只有我们,十几分钟后有人过来喊我们快上来,不能游了,我们就上来了。这是一条乏味的记录。我还没写完:回到车里,同伴兼司机焦虑的看着我说“我有98个未接电话。”


1181,你一下喜欢上一个人,越来越喜欢,每天都在想这个人,有一天,你走在街上,觉着天气很好,人们很精神,你想“为什么只有我觉着无聊?”


1182,关心一个人不是去外面的饭桌上谈论对方的私生活。关心一个人就应该与对方保持距离,有真正的精神交流,有疏离,有沉默。


1183,我害怕的是一种强制性的暴雨。好像为了让你感受不快,雨就会砸到你和你的鞋子里。而好多时候,我早已提前换下了干净的衣服,每次,强制性的暴雨下来,穿好湿漉漉的衣服,就这么走出去了,也好。


1184,越过一大片一大片的荆棘别忘了继续勇猛的做个好姑娘


1185,有一个人,她此刻附身于我,在受着属于她的苦。


1186,迷人的人一被凑近,失望便朝你以时速300km袭来。不到一天,迷人的人走进现实。你对自己说:欢迎来到美丽新世界。


1187,“将身体交给医生,就像将车开进修理厂做保养时将钥匙递给工人。这样说有点冷漠,但此时似乎只有冷漠才稍微恰当一点。”


1188,他亲了你一口,他边笑边说“你不说话是想等我先笑吗。”


1189,每回洗头发洗给我洗头发的人都要问头发留了几年,今天给我洗头发的人没有问,也没有问任何问题,最后我找他讲话我说,我的头发留了八年。


1190,给H打电话,他说“你是不是很久没有说话了?”


1191,“风雨面前,冷漠是恰当的态度。”


1192,梦见同五十岁的哈利波特睡在冰块质地的床,搂着。问,你是哈利波特的父亲吗。他说,我就是哈利。


1193,真实的是,过去是真实的现在是假的。


1194,你醒来在桌前看在桌上的你和杰西在一起发生的经历。然后你起身。再坐下,你和杰西都已消失。你再起身离开。零度。


1195,护城河未结冰时,我去过。护城河结冰时,我去过。


1196,“至少在糟糕程度上,我保持了一贯性。”


1197,人生重要的事从不转折但都是草稿。


1198,“在普遍的麻木中,敏感确实像是一种病。就像真诚在普遍的虚假中获得的位置一样。但,我为什么一定要那个位置呢。”


1199,“爱情已经消亡了,而它的失去却还没有消亡。诡异。”


1200,三个月没有写信。在咖啡馆送走叙旧的朋友,立定看了一篇不断拆掉新买来的汽车而没法完全组装好的男人的故事后,涂了淡橘色指甲油,然后给为我新书写序的前辈写完信。天黑的像要亮起来。或者像要亮起来的黑。


1201,自尊心这件事,也只有处于两极的人,才会体味到崩溃的疯狂、狂喜和不知所措的妒忌。


1202,看十八岁写的字,竟觉得以往是有多暗黑才令如今往里收敛。


1203,微信语音给张亚东请他为一件事帮忙,他随即答应,并天真的说了别的话。以至觉得他还没长大,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还在十分美好的做着音乐,拍照片和愤世。


1204,莫妮卡每天穿白衬衫,是因为她想,就算没有能每天都见到他,至少总是会有一天两人都是穿着白衬衫相见的。


1205,为了转移注意力,擦地板整理衣柜换沙发布扔忽然不想要的东西,等等。今年为止,扔了估摸四百斤忽然不想要的东西。


1206,手机静音。最不想错过你的电话。


1207,反正不是今天崩溃就是明天崩溃,不如好好看书。


1208,和你不说话的时候,都是我装的时候。直到憋不住躺着对着天花板哭。还是不会说有多想你。我只有本事在这里抒情。


1209,以至于现在去超市都要去人最少的超市,以至于现在总是在必需要出门去机场安检前把整张脸都裹着,口罩墨镜帽子。


1210,你知不知道,我已经不酷了。冷淡好多人。除了你。


1211,她不再想抽一口烟。这回戒烟成功是有隐秘的被动的。她甚至已经开始在凌晨前便熄灯入睡,清晨起来,不写作,读不太进去书,大多时躺着读读不太进去的书,一页看几遍。让她动起来的事是给死后复生的绿萝浇水,刷牙和洗头发。她需要低下头才能彻底吹干头发。她不再抽烟了。一口都不抽了。还是不高兴。


1212,每回她都会说“这也许是我最后的坚强。”


1213,她说,我伸不开,一直没向前走。走在路上就很想掉眼泪,就很想赶紧回到住处。


1214,抗心酸。


1215,经常在心里想,我太喜欢你了,喜欢的经常想哭。


1216,梦见在自己的婚礼上和新郎穿的不搭,张亚东是伴郎,闪光灯都对着他。


1217,朋友微信发来几张图,是拍的他正读的米勒书里片落:“通过‘适应调整’来消除生活中的不安因素无异于剥夺艺术家的权利。....我们越是虚张声势地与它斗争,它就变得越发稳固。”


1218,电话里,我说这四年一直在写一本秘密的东西,很缓慢,跟另一个人有关。问,写的什么,我说,你看过。对方接着问,你要出版吗。我说还没想好。十月初,看到一位朋友写的句子 “而我假装不知道,很多年后我会贩卖这些故事,变得心狠手辣。” 我想,这个秘密,我还没写完。也许会再写四年。也许是后天。


1219,西川来电,大概两个月没通话了,我将琐事说一通,他也说了一通,我说我快两个月没抽烟了,他说,你狠。挂线前的话依旧是:你好好的。


1220,和坐在对面陪我吃饭的朋友没有讲太多话,那时,我还沉浸在另一种气压里。我们隔壁桌的中年女人好像也不太开心,她一人在吃六个菜,以为她在等人,直到我们吃完,还是她一人,在吃那六盘分量可观的菜。


1221,快哭出来时,一个正想联系的朋友打电话来问在做什么,我说在写字,边说边哭,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1222,袖口擦眼泪鼻涕比纸巾更便捷。假如连续三天都用袖口擦眼泪鼻涕,说明什么?莫妮卡说,这没什么,这是袖口的事。


1223,重读《巴黎评论l》,亨利米勒这篇访问,回答被问写一本书花多长时间,米勒回答“这我没办法回答你。…就算我从现在开始写,不管写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而且哪怕一个作家说,他是从哪天开始写,到哪天写完的,这也是不够老实的说法,因为这并不意味着这段时间里他一刻不停地在写。”


1224,连续看了三年巴塞尔,后来开始看坐在展馆的画廊工作人员,各种肤色面孔,站着的,坐着的,交谈着的,发呆着的画廊工作人员待在各自画廊区域守着作品们。巴塞尔除了到处是钱的味道,更像大型促销会。平庸而虚张声势。


1225,穿了一件长到脚踝的黑色大衣,黑色牛仔裤,黑色漆皮鞋,画了眼线,黑眼影,香奈儿95号口号,大红色毛线帽,披长发,如女鬼。久违。两个月没化妆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