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072
  • 关注人气:8,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露.杂志。(29)

(2015-08-15 12:21:34)
分类: 乌兰。

940,悲观总是对的。然后有了路和山谷。然后有了布谷鸟和女人的眼泪。


941,不开心少女需要跑步。


942,最终的东西都是碎的,或者粘着的东西。没有真的完整。


943,我书里的句子和二十五岁的镜子里的我在被理发师吹头发,我的头发越来越长了我也越来越作。生活好像很有意思我只是感到孤独无聊无处可去但又有很多时候很爱跪在地板上擦地拣头发去市场买菜跟物业保安说你好。


944,我比较“装”和麻烦的事情有一些,之一是:喜欢一个人之前,会看她大概喜欢谁、大概喜欢什么事物、大概讨厌自己什么,再作出下一步对她所展现的私人空间。很奇怪的是,往往如此这般做了以上几点过滤,便不打算喜欢这个人(大概也不会去讨厌)。


945,作家说,在纽约肯尼迪机场办登机牌时看到一个女孩,年龄、身高、气质、发饰都像我,但没我好看。我说,其实那个女孩就是我,你觉得谁是我,谁就是,我无处不在。


946,从外面吃完饭去饭店不远的编辑家做客,去洗手间准备洗手,看见牙线,拿了一根,站在镜子前认真挑牙,编辑在外面跟另一个编辑说他正在养的多肉植物和明天几点钟起床。那根牙线丢进了垃圾桶。我没有告诉他我用了一根他的牙线。


947,在出版社4楼健身房跑步机上跑了6km,外面是朝天门大桥和长江,5楼是正在工作的我的新书编辑,运动完上5楼跟编辑一起准备去地下车库,在电梯,偶遇一个从20楼下来的男孩,他问我怎么在这儿,我说来跑步,编辑说,后来我就不正常了。


948,就算m在电话里教训我我也觉得自己是在活着。我受不了的是自己没有m消息时候的感觉。我不想形容这个感觉。

949,我担心自己变胖,这次是真的。所以一到晚上就会吃很多。矛盾从不从我身上脱身。


950,看Vivian的纪录片《Finding Vivian Maier》,太酷了。有人说她:Paradoxical、Mysterious、Excentric、Private。最后一个老太说“She would never let this happen.”


951,莫妮卡越来越对一些在乎的东西无所谓。并且对伤害她的事情也保持了从未有过的无所谓。她的黑眼圈很重。她不再有什么兴趣去弄明白人类。


952,今天为了控制烟量,出门只带了五根烟。


953,读者跟写作者不需要互动。作家其实连面儿都不要露。这个时代没有谁不是失控的。


954,每回白焦虑一番,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时候我就会更加焦虑。


955,未来无知,我无知,


956,我对所有为我洗头发和吹头发的理发店工作人员感到不好意思。今晚理发师为我吹了四十分钟头发,蹲着、弯着腰。


957,在熟人和不熟的陌生人跟前我完全是两种脾气。装和不装就在一瞬之间。我不装的时候话很多,哭笑沉默,装的时候就演的很傲慢不讲话,也很刻意的保持永远不要试图靠近我的态度。我喜欢安静的人。我最好的朋友们都不爱讲话,就我在他们跟前叨叨叨。我觉得我分的很清楚,我是分的很清楚的好姑娘。


958,喜欢真正逃避的人。但不喜欢懒惰的逃避的人,为了不去做一件事而去做另一件事的人的姿态像极了某种伪善。


959,在乎的一直没有放弃。以为在乎其实恍然无所谓无时庆幸没有浪费更多时间。


960,一部分真实一部分没有。包括诸多人格反复重现,比如2012年的某一重人格出来。能够拥抱已经很好,就应该坐在一起客客气气的笑,忍受极限,无话拔发。


961,测量员K不怕什么,卡夫卡,你知道,我也有一个K,没有人知道K是谁的时候,夏天流汗。


962,如果你回想一个人,你回想的是这个人的虚伪。


963,念了十几段小说片段。


964,盖住我 我用我 我盖住我 手没有了 眼睛没有了 腿也没有了 我用我劝我 遮蔽的东西清明 陷进去的东西洁白 我的布 透明发黄 我爱你


965,死于爱 死于酒精 成为布谷鸟 去谷底 去一百米云层 坠下


966,厌恶活人模仿活人。厌恶我写什么你就写什么。


967,很少能在有字的纸上写完什么。


968,I wanted to want it, but I didn't feel able to want it. (Karl Valentin)


969,明明许多年。明明还是你。还是你就很好。很好。晚安。爱情是我去掉颜色,也不会染遍你的白衬衫,是的,爱情是不会被染上颜色的白。爱情是你穿白衬衫的时候和不穿白衬衫的时候。


970,把白球鞋穿脏。


971,微博私信提醒,微博会员将在十天后过期,K来的时候拿着手机坐在银色不锈钢制椅子上帮我充了一年会员,要说的在后面这句:K指着我剪了13cm的头发发出疑问“发尾为什么不是弧形的。”


972,前几日给作家写信请他为新书写序,他可能今天才看到邮件,打电话来说现在正在写。比较期待他写什么。电话里说完写序的间隙,对作家说昨天在一家咖啡店碰到见过19岁的我的建筑师,建筑师看着我说“你现在是大人的模样了。”


973,用自身的洁癖观看对方的洁癖,会产生抑制的杂志。有时,你看见对方是一个洁癖的写作者,之后,如果运气够好的话,又会看见对方关注着洁癖之外的东西,比如那些叫喊的市侩,他和他们在一起。这时,这位洁癖写作者的瞳孔虚空,面部紧致,胸部垮塌。


974,他是我人生的另一个父亲,他一直教我做一个更好的人,提醒我会忽略的犯错的事,他是我的偶像。


975,不要在社交账号评论和信件里摆弄你的聪明。


976,与理发师的交流更像一卷录音带。我的理发师对我的头发的掌握胜过我对自己头发的了解。晚上他吹开我的头发给我展示我的干燥。


977,他女儿的微笑与一个一直在努力的人的微笑非常相似。我没有见过他穿衬衫。他有偏头痛。我不知道衬衫跟偏头痛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为什么写这些。他女儿的头发和一个一直在努力的人的头发非常相似。一架飞机带她去了高原。我想让她替我拍一张从不在社交场合之外穿衬衫的父亲照片。我希望她不要发给我。


978,给极好的喜欢的人写文章,她说了三次,当下十分钟写完四百字。其中一片落写到一位穿蓝色衬衫老外每天下午两点准时出现在靠角落绿植旁边的吧台喝完一瓶啤酒就走。最后一次见到他的那天下午他出去接了两个电话并走过来问我借火。


979,在她身上看到独居女孩的谨慎尤为突出,这个突出没有任何办法解决。她只能去用第一天的谨慎来获取第二天的谨慎的入场劵…


980,K来咖啡店找我,待了半分钟,他给我送了五个粽子和一些荔枝来后跟几个美国人去吃饭了。现在我越来越能理解和一群人吃饭的重要性。而不仅仅只从个人看问题,不能因为自己无法参与众人饭局而去批判。


981,变成很小的人在你口袋多好。


982,认真照镜子时才会站在它面前认真护肤二十分钟,从护肤水开始,至面霜收尾。心虚时会认真护肤。


983,他是我人生的另一个父亲,他一直教我做一个更好的人,提醒我会忽略的犯错的事,他是我的偶像。

984, 从mllm那看来他摘录史蒂芬·金所说的,一切写作活动本质上都是坐着铲屎,只要铲下去,一般结果都还不错。


985,把白衬衫穿脏的时候我喜欢你。


986,你以为我真的喜欢自拍和发自拍照吗?那只是我的一部分。我不喜欢这个部分。其实我喜欢神秘的暗流。打哑语。


987,内心搅拌机。


988,有时我真的很喜欢所处餐厅的洗手间。它真的能让人觉得门和自己的关系是你和眼睛的关系。你可以闭上。


989,而美总是令人沮丧。


990,无来由感想:四十岁仍刻薄的人,不值得交往。


991,自从那家黑色酒吧关掉以后toby说他很久没有去酒吧喝酒了,但是我说我需要去暗暗的安静的酒吧,他突发奇想带我们去了Senator Saloon,我一进去就喜欢了,艾瑞克那天喝了很多杯威士忌,hebe没有喝一口,hebe之前在家一直在喝清酒并劝我们喝清酒,K喝了两杯曼哈顿,toby喝了我叫不上来的名字的酒总之他喝了三杯烈酒,我确定这个,他说太久没有喝烈酒了,我说这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他就这么坐在我的左边跟我讲话,艾瑞克和k在讲建筑,我喝了两杯french75,k帮我点的,我坐在toby的右边看着天花板,有时看艾瑞克抽骆驼的样子,有时我在看k犯困的样子,最后我还是转了转头看后面,后面是玻璃窗,我的背是黑色的水泥墙,玻璃外是五原路,有一个陌生人探头看了看玻璃里的我们,k说他在看我们,我说是的,我看见了。


992,我又一个人走回那里。我坐在昨天和前天吃午餐的地方吃同样的食物打开本子抄写卡夫卡的句子,K不喜欢我的字,我边写边想着他。


993,tony看到我的枕边书说我是Heavy reader,我觉得另一个我才是Heavy reader但不是现在这个。


994,french75。


995,反复更换不抵反复错误。

996,他一身得体黑衣裤鞋从演讲台上下来乘坐晚点七小时的飞机降落在凌晨四点的酒店白色软床上,天亮以后,她起身在洗手台使用沐浴液搓洗那件黑色衣服并迎送他去另一个演讲台上,她在想自己第一次去演讲台上也是穿着黑衣服,并且紧张,并且使用他送给她的相机自拍,那张自拍过于曝光而虚浮,是白的。


997,《米格尔街》好看惨了。撞会儿墙以示表达肤浅式兴奋。


998,昨晚上喝了三杯酒回家思考人生不通,今醒来猛做家务,擦地,扔东西,打扫地毯,刷球鞋,体力透支歇息时喷了Charm Kaiser 1936,人生的绿灯暂时亮了。


999,每天往返家和2km距离的咖啡馆。两点一线。为了一些奇怪的什么。


1000,每回伤心时总有很长时间的紧致来压抑头顶天花板。k大概无所谓我如今的选择后果,k大概也无所谓接下来被知晓的后果中的连锁反应。我几乎写不出那种感受。生活的难熬程度完全漠视了我的世界观。生活的难熬程度甚至让我希望如果再降临一次灾难,请不要那么缓慢,请迅速一点。


1001,不需要去分析另一个人,因那人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


1002,前几天说《米格尔街》好看,有人问我是谁写的,有人问是不是卡夫卡写的,我就觉得很好笑。如果你不是真正想去了解一个东西的话,不要表现出愚蠢。


1003,身上现在全是Charm Kaiser 1936的味道。把虚构的东西写清楚了。


1004,好像也没什么真正令人沮丧的事情但是沮丧就在隔壁。


1005,刚给作家回完一封长长的邮件。上月他将给我新书写的序发来后本想即时回过去却因无法平静最后拖到现在才写去致谢信,顺便写了最近的日常生活顺便私下回答了他在序里问我的问题。下午也顺便将拖了一个月的快递寄出去了,给收件朋友发信息说sorry。顺便将其实可以一下午写完的但拖了二十天的稿子写完了。


1006,下午三点要见七年多没见的人。中午打开调频听了一会儿他的节目。没有感慨。


1007,买完菜去咖啡馆小坐。朋友不信我去买菜煮饭。问要照片看。在五点人最多的咖啡馆,我从包里掏出苦瓜、辣椒、香干…拍了一张照片发去。身旁看书女孩抬头看了我一眼。再进来的新客人看了一眼桌上的苦瓜,他买好咖啡坐在了苦瓜面前,我的右边。


1008,为我治疗颈椎有三年时间的易医生因摔断腰椎而病休(也许不再做此工作),现在换到他的同事手里治疗。不太适应。去治疗时没多说一句话。


1009,晚上看手机走路不小心踢到一条狗,立即说“不好意思,没事吧?” 它看着我,没叫唤。


1010,易妒忌。肥壮。脾性不稳。举伞戴帽侧身跑过一条正在翻新的街。第一天见到的狗第二天流浪。用全新方式去爱一个爱了很久的人需要憋气。明天的云踩过了左手拇指。探望一位病人需要与她一起倒下。把椅子也放倒。


1011,面对速成的现代套近乎会有备好的临时性虚假接纳与真实躲闪。


1012,和tony聊天车开过了我家,他坚持调头送回去。最后执意下车往回走,走的很快,肚子上的肉在晃动,一左一右的。现在还有凉风。身旁是半世纪以上的树,怪我寡闻不识多少树木。微汗。


1013,连听Red House Painters的katy song四遍,看一篇完美的八百字小说,需要踮起脚尖。


1014,生活给了你什么。


1015,住处2km范围内有医院、超市、24小时便利店、小食店、酒店、菜市场、水果店、连锁咖啡馆、私人咖啡馆、健身房、湖泊。好像挺方便的。好像我还是不容易开心。


1016,绕路走了湖边。停车买了一颗棒棒糖缓解低血糖。现在堵在一个转盘里。


1017,老陈消失很久了。今天我却能写出来。我想他。


1018,其实我也不太知道如何去改变一些事情,夏天真的到了,今天第一次穿凉鞋出门走路突然想到故人,想到自己作为一位奇怪的人而不自知而轻微难过,为什么今天会想起故人呢,我不太知道错误中的成份需要经过几条街。还是想,夏天了,好好度过吧,新书不久要出了。


1019,你痛,我便痛。


1020,两周前在上海和toby从蔬菜市场出来去便利店路上谈到有次他在女作家m家里开派对买了20个卤蛋。待我们走到便利店他去挑饮料时我去收银台前问收银员买了一颗卤蛋吃。生活的关联若能冻结我希望,是在发生当时留出一个空隙让我做一个勾的标记。


1021,记录现实遭遇有抖动感,镜头不稳。因此总在之后才会去想几天前碰见了什么。前几天在地铁换乘不清楚路线,停下看见扎黄色头绳的保洁员在电梯边捡东西,走去对她分别说了三次你好并问询“去向XX站是否从这儿去?”她没有搭话,没有看我,走开去到另一头电梯。我走开时有点生气。但现在却不。想的是别的。


1022, h在电话里说在我们唯一一次见面,正是那次会议结束之后的合影是他提出来的。当时我以为是L提出来的。他说其实想跟我照一张相片但不好说出口便间接说大家一起照一张相片。h说“那次会议你离开座位三次,其中两次是披着头发离开的。”


1023,在toby家厨房我说“他好像空气一样。”toby说他的微信名字就叫空气先生。


1024,黑眼圈重的人走了少走的天桥踩到水。欲说还休的谈话被倾斜的风调正。年轻的赌徒。灰色袜子红色袜子。失眠同等的四个土豆已发芽。照片照的是呕吐患者。做好最糟糕心理准备却变好了。我们应该继续在沉默中拥抱。敬你。


1025,暴雨,走三分钟球鞋全湿透,她来找我。她坐在刚擦过雨水的椅子上,而我站着不想坐在擦过雨水的椅子上,她又站起来拍了几下黑色短裤坐下,我决定还是坐在擦过雨水的椅子上把脚从鞋子里拿出来,她看了看我的脚趾,她看我的脚趾时我也在看她的脚趾。


1026,见七年未见的人没有感慨的一周后有感慨了:除去没有失望,见跟没见一样。这时需要一杯失望,热的,不加糖,可以的话再加一个浓度失望。这时我多么需要失望。


1027,写小说时的我和“我”和“我”虚构的另一个我坐在一起没有对话,全是松弛的心理活动,全是看见了什么而言说其它,一半谎言在盐巴里,一半真实追逐这盐巴里的谎言,而持久不算什么。


1028,只是知道奇怪。奇怪的是在某时,在电话里,一个无语的人开始喋喋不休。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两人的文具盒是一模一样的。奇怪的是最后有人将“奇怪”一词从口中摘除替换成“坦白讲。” 奇怪的是许多年后,固执仍得意忘形的固执。奇怪的是排比句的前面是奇怪、难说的副词,后面是奇怪、已知的无知。


1029,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会在看到灾难新闻后立即告诉他。首先她会跟他讲“不好了。出事了。”起先他还比较紧张,起先他会紧张的说“怎么了?”时间久了,她说“不好了。出事了。”的次数多了,他的反应是从十米跳台跳下来并从水里冒出头来自然上岸的人。


1030,去饭店找他们,包厢的灯亮的像要爆炸,坐不住,灯却不能关上哪怕一盏,我甚至想戴上墨镜吃饭。


1031,a:你的阅读可能是一种幻觉。b:我的阅读柜子有很多个抽屉,而幻觉,在其中一个里面。


1032,在电话里说话的自然是什么。迈不出脚出门见人的意志是什么。


1033,睡眠分成好几段。这不是一件令人喜悦的事。它真是糟糕透了。晚上七点起来看天快黑了,八点出门去跑步九点钟回来,脑子里全是一句话:我喜欢你。


1034,晚上有一个朋友说等九月我的新书出来买1000本。另一个朋友说帮我安排发布会的衣服,最新款Issey Miyake。先感谢。


1035,喜欢捏塑料泡。


1036,把控自己是一件好事情吗?我不知道。


1037,我希望你在忧愁的时候能够稳固的忧愁。


1038,每一个夏天都有它的怪异之美发生在我这里。从少女至今,从未间断。该怎么说呢。


1039,有人为你铺好床,给你叠被,在你生病时从很远的地方送来食物果汁和止痛片,并为你清洗了蔬菜。


1040,黑眼圈掉在了地上,晕头转向,打开冰箱取出下午煮的咖啡,喝掉,再走到冰箱前取出昨晚剩下的香槟,喝掉,然后鼻涕也掉了下来。


1041,Writing is a socially acceptable form of schizophrenia.--E. L. Doctorow


1042,好好写字和做事情一是因为想让自己变的更好一是知道你会欣慰。


1043,长大以后,我会离你越来越远吗?我不在乎。许多年了,把门掩上,钥匙在你手里。


1044,“她忍受着尚未诊断的病痛。”


1045,电话里,他说了一些别的事情。又说了另一些别的事情。我能记住的,是他举了一个例子形容我另一面的琐碎。他说“你讲话就像是在问一个人,你在吃饼干吗?什么饼干?好吃吗?在哪儿买的?噢,那个饼干的厂家在挪威也有。你觉得这个饼干的名字好听吗?它的设计怎样?...."


1046,我们还能在一起十个小时。我们还能在一起一百个小时。我们不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还能在一起。


1047,把我带走吧。把我带去一个不奇怪的有水的水边吧。


1048,“我想尽量让人和衣服消失。”


1049,头痛,吃止痛片,我说药是好东西,他说“是疼痛让药成为好东西的。这样说竟然让疼痛有了变得有价值。”


1050,他一眼认出是你,我却指着站在你旁边的人。


1051,我非常崇拜“一个朋友”,目前为止,没有之一。“一个朋友”对我说:不要在任何场合提到我,如果需要提到,那就是“一个朋友”。


1052,想在Lost那样的岛屿迷路,就我自己在那里拧巴转圈儿,你找不到我,我也找不到你。我们也找不到迷路的后面:一面落地镜。

1053,我得了去哪儿都要坐过去坐过的位置的病。


1054,现在还能做什么的话我想当纯粹的擦地工。去年我想做的是出租车司机和饭店服务员。


1055,六遍闹钟后起身出门,进入隧道前,朝霞染了一条山,染了半片云,染了对面贴瓷砖的屋子,还有还有,由于车开的不是很快,我看了14秒朝霞说了3遍“你看你看,好美太美好美。”其实我心里想的是:1秒钟的朝霞会很孤独但会更理解我进入隧道后的心情:一片带着橘色发电灯的黑。


1056,在8300米,天空中没有写信的人。


1057,站在20号登机口有哭了一会儿,你抱了我一会儿。


1058,为你煲蹄花汤的人不久以后也要进入真实生活。


1059,他今天送了一个纽约书展的布袋子给我。


1060,面对抑郁症的第七年要像第一天一样。


1061,头痛,吃止痛片,我说药是好东西,他说“是疼痛让药成为好东西的。这样说竟然让疼痛有了变得有价值。”


1062,她慢慢掌握到一个诀窍。她或许需要的不是反省能力与克制。她用一个抹布擦了整个房子,每一块地板没有一根头发一粒灰。她用第二块抹布擦了马桶。第三块抹布擦了两张桌子。她不断的擦拭、清洗、晾晒,最后是烟。躺在沙发,奖赏自己了一根烟,一通电话进来,有人问她:你在做什么?她说“我也不知道。”


1063,他妈妈放下购物袋又继续去购物了,他一个人留下照看购物袋,边看书。他的巧克力蛋糕刚吃完被服务员收走了。十年后我会不会是这样的妈妈?


1064,刚看一个叫Kim的54岁单亲妈妈的报道,她是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典型患者。“事实上 Kim 仅仅是身份证上的一个名字,在 Kim 的身体里有超过 100 个人格居住…在所有的人格中,Patricia 是她的主导人格。” 她说“我是 Patricia ,我不喜欢别人称呼我为 Kim ,但是,我已经习惯了。”


1065,是可以转身不抹眼泪的然后你说怎么眼泪说流就流下来了,在道别时我想起过去许多年我们的道别。……我想的是某种极限,当我们道别,你说我已经长大。


1066,发信息给“一个朋友”,我说“每天总有一个时间段会很低落。不一定是为了什么事。有时什么事也没有。就是低落。起不来动不了很悲愤。” 他总是说到令人颤抖而平静的话:你怎么知道别人不是这样?敢于沉进去!比抗拒她要好。越是抗拒她,你会越痛苦。所谓负面情绪中,未必就没有滋养我们的东西。


1067,“至少,好音乐,从来都不是正面的。月亮也不是。”


1068,现在你的窗外一定有待上升的夕阳。


1069,看Aude Lancelin访问波德里亚,关于《拟象与拟真》和《黑客帝国》的。波说“他们把我的有关虚构的假设看作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把它变为一种具体的幻象。这一世界的独特之处在于,传统的真实范畴不再具有生命力。”


1070,如果我有让你讨厌的地方,请告诉我。我不会改。


1071,我问他艺术家到底是干嘛的。他说“可以认为艺术就是人自备的抗抑郁药物。”


1072,我们在谈抑郁。他说 “我认为,人在疯狂面前由无意识启动的某种保护机制,叫做抑郁。为了不发疯而作出的牺牲。艺术家则是那么善于利用这种机制的人。”


1073,我们继续谈抑郁。他继续在说。他说“人也许不是因为抑郁而自杀,可能恰恰是因为抑郁已经抵挡不了疯狂的摧毁力了。在活着是唯一信条的前提下,人类才有权发明抗抑郁药。”


1074,昨天做了一梦。记得很清楚。403,房号,穿过破败木质楼梯,进去屋子,错乱,先是卧室,再是畸形的客厅与一张长方形桌子。我离开了那里。我不想住在那里。


1075,安全感,就是,用椅子把自己堵上。


1076,想吃西瓜,于是就画了一个。


1077,看到伍迪艾伦说“我从没磕过药。我从没抽过一口大麻。我从没吃过一颗药丸。我顶多吃过两片止疼片。” 然后翻出自己的文具盒。一个将止痛药分别放在文具盒、钱包、书包、化妆袋里的姑娘,是我。止痛药,它们确实让人省心。


1078,刚回答完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访,发了两张照片给他们。12年的。最近在看小说《米格尔街》。昨天下午重看了电影《情人》。今天在理发店洗头发,给我洗头发的女孩今年18岁,她15号辞职回家,问她做什么,她说不知道。


1079,“念你。念你。抱一分钟。” “避开人。抱一分零三秒。”


1080,听Glass听到不想吃止痛片。


1081,“精神上的彼此确认很容易矮化为情感依赖,换个角度说,我最欣赏波德里亚的一句话就是:在对自己生活的漠不关心中,有一种优雅。”


1082,“福柯和布朗肖一生的交往,彼此遥望。真是让人羡慕。德波认为交往正在消亡,说得很好。”


1083,睡不着,画了第一个人,第二个人,第三个人,她们的名字分别是:莫妮卡,乌兰,和a。


1084,美好人生而美好不是人生。


1085,履历生活简明。内心极致起伏。还活着并抒情。


1086,他大概也不知道,五月在香港一起吃饭一起找能抽烟的咖啡馆我喝完咖啡他提出送我去机场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认识许多年。从香港到日内瓦再到香港。我们却什么也不能说。


1087,写完了。4977字。一个人和一个人之间的故事,除了字数还有一起听The end of the world默默流眼泪不让彼此知道。


1088,莫妮卡喝完酒在马路边说,“我饿了。”接她的人在晚上七点钟提醒过她不要空腹喝酒,她没有听。一路他们没有讲话。快到家莫妮卡要求下车,“去买包烟。” 他开了车锁说等她。回家后他给她做了红烧排骨,她一口气吃光光,他又从厨房出来给她一盒草莓味冰激凌。


1089,a:我一直在装。b:恩,所以我挺喜欢看着你的。等你哪一天感觉装腻了,你的字就厉害了。你有能力在装的状态下写出你想象出不装的字。


1090,看到写东西写的好看的有才华又长的好看的人会有一点点小激动,会想煮一碗绿豆汤给他喝。


1091,红薯、土豆、香菇、香干、笋、鸡蛋、牛奶、鲫鱼、排骨、冬瓜,买这些菜时碰见上次帮我挑选玉米的中年阿姨。


1092,“犹记当年天津蓟县大火。有句话这么说: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


1093,我们应该坐下来 我不应该哭泣 我应该哭泣 我们应该不坐在一起 键盘在响


1094,我爱你 远离你 伤害你 想你 然而一切 是真实的 那些爱 是真实的


1095,很远的时候 很近的时候 或者 临近的时候 我还是会很认真的念书里写的 抄写下来


1096,在听the tumbed sea的\\,是的,是\\,鲍嘉是电影中的鲍嘉,有人讲他想念,也有人没有吃午饭,有人提着买好的菜去咖啡馆,也有人抄掉书封看书,有人的父亲打电话给他,也有人要坐火车去出差,有人喝酒喝醉了哭,也有人喝酒喝醒了听莫扎特,有人叫莫妮卡,也有人叫莫妮卡你的黑眼圈很美。


1097,好朋友孙一圣家楼下开了一家咖啡馆他发来一张照片给我,“但是太亮了”我说。他说改天要去咖啡馆试试写作的感觉。我说明早九点半会去咖啡馆待一天。我们又聊了点别的,也计划某天两人一起每天上午去咖啡馆写作,待一天,持续一阵。他说这是好计划。“这也得看人,”我说“跟别人在一起你会不自在。”


1098,倒计时的感觉。把椅子搬来将自己围起来的感觉。在一起看杂志喝可乐的感觉。憋着烟瘾而去不去买烟的感觉。看一本小说很慢的感觉。收到你说想我的信息的感觉。手指被门夹伤的感觉。整理书包的感觉。看自画像的感觉。坐在副驾驶上吃口香糖说我饿了的感觉。每天去同一个地方写作的感觉。没有你的感觉。


1099,她是一个蒙上塑料袋的塑料瓶 。


1100,暗一点,再暗一点。


1101,现在觉得过去的经历是真实的,非常真实。而当下像假的。


 

1102,和George聊为什么便利店的东西比超市贵,买牛奶时感觉贵好几块,George说因为去便利店买的人着急又很冲动,感觉自己不喝牛奶就会死掉。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