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072
  • 关注人气:8,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露.杂志。(27)

(2015-04-27 16:25:42)
标签:

情感

分类: 乌兰。

793,检查视力。度数又上升了。给我看眼睛的医生五年前也曾看过我的眼睛。首先是散光,然后是近视。他蒙上了我的左眼,检查我的右眼,又蒙上我的右眼,检查我的左眼。我看不清的事物还有许多,我不在乎。我想看清楚的事物还有许多,我也不在乎了。我不在乎是假话。我在乎也挺虚的。滋味百般而容我。


794,他女儿发来一串在波士顿度春节晚会的相片,身穿绣花丝绸旗袍,黑色高跟鞋,红唇,披长发,好极。她又发了一张身穿黑色大衣的相片来,我说我喜欢,她说这是她最喜欢的黑色风衣。她说迷失在自己的小世界不出来,我说,迷失的自我也是自我。


795,那日见过后是她第一次开始发问并且反抗,在这么多形式上的对抗中她试图稳妥的生活着,钻进泥土里隐藏进去不再出来。绕口的生活和绕口的悲伤很像多日以来,我涂上脂粉看上去还算见的了人,我不涂脂粉便暗淡。我愿做黯淡星。我愿埋葬而不再流泪。


796,医生在七楼等我。看ct片子。把脉。惯常询问。跟着她去四楼,又去了二楼。整整一个小时我就躺在那里,二楼,一间治疗室的床上,扒开上衣。医生说,你没有穿内衣。我说,是的,我没有穿内衣。


797,没有完整的秘密。就像你不会忍不住告诉我你爱我但你却一直强忍着不告诉我你爱我。就像我不断用新的名字写你或者别的什么人但你和别的什么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最后,我只能用另外的名字告诉自己这一切,这仅有的一切不只是你,还有不完整,碎裂,冷冰冰的,不再拥有的感觉。


798,离开医院拦上一辆出租车用身上最后一点钱去售票处买了票,她不是很肯定接下来会怎样。在那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在那家咖啡厅,她借用陌生女孩的电话打了一通电话,电话通了,无人接听。她坐在女孩对面掏出装在零用包里的一粒药丸。她忍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吃它,会好过一点点。这时,女孩的电话响了。


799,下午的梦:在一所大学教学楼下的电视机上摆放了一堆喜欢的公仔和2012年的向日葵,向日葵的包装袋上写着2012年。担心下课学生拿走公仔。打算折返到教学楼下拿走公仔和花但迷路了,越走越急干脆跑起来,问路过的老人怎么走回去,老人带我走,看到一片湖,湖对面是一片亮闪闪的房子,老人说,这是香蕉湖。


800,年纪轻轻,说自己美人,作品会升值……是多自卑使得一个人自我感觉那么好?以此下去,真是山路十八弯。我相熟的前辈私下都未曾表现如此气态。写这条微博不是批判,纯属自作多情之感受。ps:谦卑而专注于当下所做的事,这是近些年在张执浩、西川、张亚东、冯唐等前辈处学得。


801,现在对那种无法形容的事物失去了兴趣。对那种无休止的自虐类的人物也失去了兴趣。所有表演不如倾斜的姿势。所有失去兴趣的人事早已封好了纸条。要爱自己,更要爱你走的路。


802,frank说,我要花1分钟写邮件。写给谁呢,只能是写给你。


803,尽处,一个人在庆幸后悔事做的不多。


804,或者事物有它的隐微的道理, 或者时间不对才单纯,才能用不蚀的痛保存持久,即使它那么苦,即使它是没尽头的单程路。


805,在一个人身上看到两个以上的高冷比看到两个以上的分裂更令人想按delete键。


806,那些能忍住不说的都忍住了。人都是这样的吧?慢慢的,就安静了。什么都不说。不展露。不说自己的事。不说别人的事。如果内心动荡的厉害,就坐下来,不跟别人说,也不写下来。


807,给我的足够多,我仍想有更多,这大概就是失去吧。


808,服务员和出租车司机是三十五岁左右想短暂尝试的职业,去三线城市普通饭店作传菜员,以及去小镇开车,随身携带录音笔,三个月。


809,真正暴躁的人会自己待着。表露暴躁的任何一句话都不可信。比如,你说,我想投河。但你没有。你只是说了一句话。试图通过暴躁(当然还有别的,抑郁、崩溃…)来表现自己是讽刺的形状。讽刺应是隐秘的。暴躁也应是隐秘的。无声。


810,谈论“我”是很倦的事。习惯偷换概念以后,“我”只好任自己去想哪个是我,哪个又是我。在这里,“我”是很虚伪的。把酷和美和想炫耀的东西放上来,“我”就是虚胖,我不是吕露。


811,勿怪概念,在叙事上的细薄暂时无用。话多的时候要做剁手姿势,进洗手间,先从第一步打开水龙头开始。


812,向上的好处和坏处都是好的,所以继续向上,做一个利索的人。


813,正是泥浆,不清,才绕成一条长路去走。


814,读到他出走住进一对夫妻的房子,他租了其中一间,夫妻将他带进那间房做完介绍下楼讲话,女人问男人,他如何。我便放下书,决定择日再读下去。猜想他将与女房东有故事,而男主人离走。


815,我需要你以不默契的紧凑与压迫甩掉我,像你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小说与现实已经混成一坛水。我也不是我。我是任何一个女人。我处置我。我以今天的遇见虚构书写,以冒失的谨慎脱下上衣。我需要我以半真半假的看不出套路的双手摔掉那面镜子。


816,干燥和皱皱巴巴是一具身体和另一具身体。


817,不会在这里说对你是什么感觉,多么喜欢你,每次想起你来,就会有类似颈椎上扬的,眩晕的轻松。这么多年了,真是很多年了。仰着头走,左看,是你,右看,是你。


818,一个危险的安全已经搁浅。


819,现在完全没有和陌生人变成熟人朋友之类的期望,念头是嗖的一下就定住了。很偶尔也会在经验之外将熟人朋友的名字从生活中隐去,总之,你不能要求别人与你同路,但你可以自己走。我不相信固守的,不相信不变。我相信上升的东西,下降的东西,和一个可以一直走的时候手上拽着的东西。


820,在装与不装之间,肯定选择装。


821,在飞机上看了两个短篇,咖啡洒在了白衬衫上。


822,害怕,这个词,这个东西,在很多时候能混合着。


823,有一种平静叫爆炸。有一种受不了的平静已经离席。整个人已经不好了。不止复杂那么简单,不止。失控的时刻到了。暴风雨先于你失踪。


824,是的,唯有沉寂,唯有写。唯有在极致的空大里才能知道爱不是昆德拉描述的那样,不是萨比娜,也不是纳博科夫写的那样,不是Lolita,不是时光旅行者的妻子里的亨利,不是九故事,爱不是什么,写成的爱无法比喻,没有副词,就像我很爱你的时候,我一直爱你的时候,没有自我,没有底线。


825,阳光照在脸上,感觉真好,走路去布料市场。


826,走了两万步路,去接地气,遇史上最小窗口小卖部、摘菜老人、搭梯树、扫帚、以及理发店毛巾。


827,手里提着面包房买的吐司和蛋糕,背着书包,快走到家了,心里很空很空,也很大,很空大。


828,后来发现不准逃的问题不是不准逃,是你在那里,我往哪儿走,我不能走。


829,擦地板五十分钟,整理衣柜半小时,做早午餐二十分钟,跟编辑谈工作二十分钟,和好朋友聊琐事半小时,状态渐渐缓和。


830,在旧金山的Lai G跟我说I said, u deserve better,接着Lai G又说,I said, u deserve better。


831,我要去很远的地方那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我喝了咖啡想到你的分裂生活以及重复的希望如何在一棵树变黄又变绿的时间中落下我是吕露我有一辆私人火车你没有上来。


832,我上本书的编辑DTT小姐喜欢吃牛油果,每回去超市看到会想“TT喜欢吃这个。” 每回赶早班飞机吃麦当劳早餐会拍一张餐照发给Lisa,曾有一阵她带我去麦当劳吃早餐,她会另点双份意式。每回在大悦城星巴克买咖啡会想到张亚东,曾在那儿坐着聊天突遇他粉丝索合照。事物地点与人是怎样连成的?我不知。


833,恐慌的是在没有尽头路上看到了尽头自知而装作无知。


834,你喜欢Radiohead的时候我也喜欢他。


835,你喜欢Aphex Twin的时候我也喜欢他。


836,自负而荒谬。并自负而荒谬的相信:这是循环的。


837,我可能会认为我实现了过去的我但是没有现在。一张脸需要隐藏吗,还是需要掩埋?我可能需要更多的不确定去寻找可能性。关于更小的世界和更小的步伐。


838,鹿包,这位离异少女下午发来一张照片,打开看,是我的书,随后语音说她喜欢看,随后寒暄了几句。她是第二个做我专访的记者,那时我大抵十七八岁,在汉口一家小咖啡馆,不知倒闭了没。生活总是嗖的一下变成了新的。但是旧的。旧的也不错。


839,他们从这辆车下来上了这辆后面的车,其中一个背紫色书包的女孩碰了我的右臂,她从那辆车的前门进去,右腿抬起时蹭到了她后面人的右腿。


840,想在书店结婚。


841,物质堆砌的人际都是虚的。


842,写作于我是一个遥远的灯塔,不必触摸,只用在夜里见那一抹光就已是幸事。


843,慢慢确定的生活在一条船上带我吹风淋雨晒太阳看鱼。


844,买鱼时被旁边老太鄙视,鱼被杀了还在动我不敢拿。


845,无法隐藏对一个人的不喜欢又不想随意去攻击她时便赶紧将自己拎开并且说喂你闹够了吗。


846,我心底有一个人我想带他去海底。


847,快速认识一个人并与之成为朋友时需要足够失真分裂。


848,不要靠近你认为有趣的人。


849,连续出门见人之后的焦虑的缓解方法就是去你所在的此地公共洗手间靠近门的地方站一首歌儿的时间。我就是这样。


850,蘑菇,想到上月,你煮面给我吃的那个晚上,很文本。凌晨你开车从大望路来北四环接我去你家做咖啡给我,煮面,给我听音乐,给我看你的每一间屋子,最后我们坐在你巨大巨大的餐桌前,你拿着我的手机给我看手表,最后我们坐在白色沙发上看挂在墙上的电视机,电视机里的飞机离开了飞机场,音乐响起。


851,“美妙”的外面有一张纸。


852,黑又试了一遍,原来1和1是不一样的,那个1是晚安,现在这个1是鬼。原来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我是谁?我是谎言中的塑料袋?黑色的?我是纸袋里的一条鲫鱼?也许是别的什么鱼?我也不是鱼?我是谁呢?


853,从漆皮鞋女孩哭着打电话说起,那天早上,她从车库出来去买咖啡,天气很好的一天才开始,他一开始说好去事务所楼下等她见一面的但他打电话来告诉她他去不了了因为他需要想想。漆皮鞋女孩从咖啡馆出来去对面的便利店准备买一点热狗,她看了一眼红灯,后退了一步。她又后退了一步。


854,你如果将这些颠倒的东西再颠倒一遍,先生,如果我也和你一样,将颠倒的路用来做一些事,比如有一天你告诉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是的,先生,我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下车了。我也没有发现这条路的第一百二十九米的垃圾桶里有那张纸条。


855,独自时站着。人群中只想蹲下。


856,会想,再过半生,我的生活和你的生活会怎样?会彻底无影踪还是牵绊一生?等我中年而你老去,时光仍是那个模样吧。


857,我愿意走。迷失就迷失吧。


858,不喜欢在生活里话多的人。


859,早几日也读到佩索阿,他写道“我没有挚友。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尊重我的原因。”紧接着想到这几年遭遇的一些人,想到节奏,一个人是一种节奏,与别人的关系也是一种节奏,一种诱惑,一种顺势而为的爆破。人们无法把握节奏的时候最好方式是沉默、决裂。


860,太精致可疑。


861,我喜欢你一句话不讲的气息。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短文。
后一篇:在重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