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072
  • 关注人气:8,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露.杂志。(24)

(2014-12-19 15:14:54)
分类: 乌兰。

681,你再次回来了。


682,你一定要护送好这位小女孩到一棵树下再离开。


683,那条路,路上的那个小孩,你护送他/她走到一半,然后走了。那小孩站在你走的地方不动。那小孩不知道去哪儿。世界陌生。陌生人都很奇怪。


684,前辈说,你是玲珑的人,小巧苗条,见到的人才知道,人那么小巧玲珑小巧轻盈。拿出你好的一部分来:戒烟是好的。八点前吃早餐是好的。不依赖他人是好的。喝红茶而不是咖啡是好的。看日出日落和大象拉屎是好的。定期写作、做饭刷锅是好的。安静。睡觉。睡不着也没关系。总之一切都没关系。不要怕。


685,你沿河而上,沿河而下,长发倚着衬衫,你会走过很多遍雨的冬天。


686,你拿着行李箱,车子冒着烟行驶,他也许是雪,他只有一个季节。一个季节也很好,季节总会不在,所有季节都会回来。


687,但你还是想,未来比过去要轻,只要不把未来想成过去,而未来永远不过去。


688,一天了,都在工作,天气从淡灰,到微黄,到亮白,到现在的又灰灰的冷静。我错了的不是直觉,是我的某种私心。我知道你生命的轨迹跟我的有很多交汇,我希望的是在你的人生里,你总能感到我就在你身旁,不张狂。


689,你不能回到十七岁或更小的时候,我没有另一个人生,我会成为你的鬼魂,不要,忘记我。


690,等待着。无序。撤离不出来是在字里活还是仍在这世间。打字机已是古人。电脑被我关上。此时手机的光让比喻句免不了出现:这光,像萤火虫。这光,像我等待着无序的面具刺我清醒,一个倔强,一个蛮横,一个自欺,一个衰弱,一个做作。


691,我是我笔下的人物。我不想我是我笔下人物的时候,天会在三小时以后亮起,街道清扫工会有把握的清扫地上的物品,有我。


692,她多次用十个“为什么”去延长一次谈话。她不知道的是,暗流,与海鸥不属同一片海域。她知道的是,海鸥每年会回来。也会离开。反反复复。而暗流不会。


693,她攒着机票、火车票、电影票。还有船票、巴塞尔入场券。她攒着她经历的。直到有一天,在一家超市,拉着推车停在一堆苹果面前,她看见妇女挑拣它,妇女让她想到也许,二十多年以后,她也会这样,如果足够幸运的话。


694,我是验证你(们)耐性的捣碎机。


695,予以否认的两个月不否认它存取了痛的质地。于是干脆注销之外的阻碍。于是用蹲下、起立来完成来结束。于是我不想使用排比来结束这不久的持续。


696,当她接通那道电话,当她全身感到一种因痉挛的麻木集中在了手臂,当她撕下帘后的纸壳面具(一共五种),当她发号施令允许自己开始真正颓败而保守固执之爱,她不再只是热爱这零星的错误。


697,吉根的故事几乎每一个都找到一些令我入迷的地方,’护林员的女儿’有像俄罗斯娃娃的叙事结构,虚构的女人陷在自知虚构的生活里,挣脱不出来,结果她把经历的虚假重新再说一遍,把生活说成真实的小说,反而释然了,她几乎从纸张走出来,背后是傻孩子为她放的一把火,把字迹都烧掉,重来。


‘在水边’的男孩是同性恋吧,可能他也不知道,可能他也没有察觉在沙滩上留意的是其他年轻男孩的小腹,他不知道是否要逃,是他的继父让他不舒服,还是别的说不出来的什么,他几乎把自己溺死了,他想溺死的是自己,还是潜在的自己也看不见的自己。


有时吉根也令人很费解,例如她说女人的思想像玻璃,清澈,易碎,被更硬的更像玻璃的思想碰碎,这很吸引男人,又使他害怕。她是个不敢把生活写明白的隐士,她知道什么是苦衷,和静待不语。


698,他也留意到,故事的开端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婚礼,他问这不是喜剧吗。我说,好的喜剧都是带泪的,就像悲剧必定有美好的留恋。也不管他听明白了没有。


699,他不明白过去的时间为什么在黑洞里可以平行出现,当然,他本该不明白因为错过而成的伤口。


700,有很多留白,像故意的半制成品,水泥钢筋外露,但结构接驳又是精准的,像现成的电影分镜剧本。


701,祁克果他说“在忧郁当中有着某种无可解说的东西,一个悲伤或担忧的人知道悲伤或担忧,但你问他,是什么压在他身上,他会说,不知道,无法解释,忧郁的无限性就在这里。“祁克果也是个金牛座。


702,他是有洞见的聪明人,你是嫌他不够克制,懂得克制在思想家之中是少数品种,你说,了解最克制的是维根斯坦,他知道语言能把思想带到多远,不越矩。


703,那些看上去很酷的作家见面以后觉得一点儿都不酷,全是话痨。那些看上去话痨的作家见面以后都很酷,一句话都不讲。


704,再启程时,这一切都要关掉。你问关掉什么。我没有作声。曼特宁很苦。你讲此前的旅行,主办方给你安排了两位女郎陪酒,你又问,joy是谁。我漱了一口,用温水,又接着喝第三杯曼特宁,曼特宁今天很苦。


705,对对我好的朋友好感觉比上一次专题访问出一本书有存在感的多。


706,身边人说我说别人想说不敢说的,我不是为了要表现自己多勇敢,就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只对我真正反省的东西道歉,别的,永远不反省。


707,对于轻率的谨慎,绕行。对于所有的不适,敞开手臂。


708,我会在意一些事。但当它真正发生之后,便不会再去看它。这是无限决裂的一种。


709,你以为你被侵犯了,你开始侵犯他人。你并不知道,你的侵犯,使一个失眠的人睡着了。


710,读书开启了我的能力。而且真的让我见识到了感受力的密集,亲切的密集。阿乙跟我讲他每回写东西都得看会儿书。我每天坐在写字桌前看书,起码看一百页。无事务性占据,便坐在写字桌前。只需要坐在你的写字桌前,久而久之,总有东西,属于你自己的。


711,刚在短短几分钟事务性电话过程里硬生生把自家冰箱的LOGO给抠掉了。


712,努力总归不会毁掉你什么。愈到后面,努力的积攒着的力量,真的会带来你想要的温度。


713,看书。记住莫妮卡。莫妮卡这个名字,好听。


714,要想好五套衣物及搭配的鞋子才肯出远门。一鞋柜匡威、nike,少许黑皮鞋。你能想像,其实还是弄一身黑色就好了。


715,吸引力真是挺怪的。老对奇怪的荒诞的东西打开保险箱。


716,这段,连续几位男士跟我说他们,喜欢无脑的花瓶。


717,“结束一件事情后,会觉得结束的事情是梦,只有结束是真的。只有此时此刻是真的。”


718,她给自己涂好指甲油,再跑到镜子前将接下来几天要出去穿的衣服又穿了一遍,穿了五遍。五套。几乎一样的颜色。除了黑色。没别的。但第二套不是黑色的,她要穿那件去吃一顿饭,一顿饭而已。


719,想想都挺悲哀的。不断的退缩,以及错过。


720,老父张执浩让我剪掉长发,换个人间。最后,他强调着说:真的。


721,Herta Muller,她是加强版的德意志女人,硬朗,多骨,她有直视生活中的大小残酷的能耐,从不绕道而行,也不用含情默默来令现实好过点,读她有种刺痛的畅快。她的真人也不好惹,看她照片似乎她可以随时跳出来骂脏话,去年她的确骂过莫言,说他没有挺直腰骨向政权说话。


722,他认为我愣,强势,咄咄逼人,他说我会因此受到很多伤害。


723,在室外走了一来一回,坐下点餐。桌下的她的手指敲击木质桌底,沉沦的闷声。她憋着。若无其事。内心波动的力量撞击,再撞击。她想到远方人正要去旅行。她将一直无法跟随。多多的少女波尔卡也只是一首诗。而她只能敲击桌底、桌面,以及僵硬的颈椎骨。


724,争执,互搏,合一。诉苦,诉苦,买单。安静时想你。躁动时想如果填埋凹里面的这些最终极的气态我应该继续现状还是抽离出来分身。结果安静与躁动时,我只有重复,恐怖的重复。


725,她在丛中掩面面对黑色。


726,阅读和写作毕竟是两套可以不相干的活动,诗人柯立治曾叹说,他的诗是不同时间不同情绪下写就的,但结集后,将要被读者在同一情绪相近时间下读完,他觉得是对作家的最大不利之处。他是低估了阅读了,阅读并非可以被书本的编排规范的,首读,略读,重读,笔记,读者始终会把作品化为己有。


727,你和我是一块玻璃和另一块玻璃。别击碎我。


728,她说,我变成了过去我希望的我,问题是现在,我想变成过去的我。她站在厨房冰箱前说完这句话之后关掉了水龙头。


729,忽然厌倦,临时闭关。去市场买茼蒿、土豆、梅花肉回来。择菜洗净切好肉,先靠在这张沙发里读书。没有蓬头垢面。


730,说到拍照的事。我说我想要那股冷的劲儿,但当我知道有人在拍我的时候就不自在。张亚东说,你有那股劲儿。我说我喜欢matida,他说“像你。”我说我应该在一张沙发里。


731,她说后来看到自己觉得特别扭,就是装的特不真诚。她说“我应该装的真诚一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短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