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072
  • 关注人气:8,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文。

(2014-12-17 13:55:34)
分类: 乌兰。

[382]


我是傻傻的爱你,你感受虚无,但是你不是虚无的,你是最值得爱的女人。我和m,和a有没有关系不重要,我知道我所爱所想念的,是生命所欠的。





[383]


你如上班一般七点前起床,头有点昏,忙完上午的事,更沉重了,你说。便再睡,平时绝不翻睡的。


收拾杂物,没用的决定丢掉,有一部投影机,一幅投影幕,一台空气清新机,都还能用,你不想浪费,开车给路边倒卖旧物的南亚青年,他付了五十元都买下了,本就准备送他的,便收了,刚够支付路费。


傍晚去做义工,协助准备和派送食物,没付出什么感情,回住处开一瓶老酒,一九六八年的意大利红酒,酒要透气很久才能喝,你说,便让它透气,可以等。





[384]


你喜欢吉根的文字,你问我感到意不意外。我没有讲话。你说,她能拨动你某一节的频率,也想起读的博德里亚他说所有处境的灵感来自一件物,一片断,一个眼下的执迷,而从不来自一个意念。


接着,你开始跟我讲别的。你说学校打电话来说他在学校打人,你有点错愕,去接他,他和同学因小事口角,越吵越烈,情急下出手把同学的脸抓破了,你听了很生气,孩子的矛盾是小事情,但不满意他的自制没有做好,你压沉了语调说,你讨厌随便在语言上暴力的人,更讨厌随便动手的人,用的是讨厌这个词,你知道这个词也很暴力。你希望他害怕。希望他对伤害更敏感一点。中国人是你知道的其中一个最不在乎伤害他人的文化,你不希望他长大成这样。


然后就如所有的父亲一样,责备孩子之后心里格外难过。


有时希望这世界是完全沉静的,只有哑巴幸存。






[385]


近期的纽约书评没太多好文章,这书评和伦敦书评相似,不尽是文学作品评论,政评,艺评都挺多的,不巧对那些政事或艺术家没有兴趣,文章便很乏味,幸好最新一期有专文谈一位不知道的女作家,她是费兹吉罗,Penelope Fitzgerald,她是学养很深的女作家,比较少见,五十几岁才开始写小说,在英国很有盛名。


文章谈了她的生平和性格,挺特立独行,而且木纳的人,很英国,而且她的家人都是文人,都是不知道如何与人沟通的,她有位哥哥战时候是战俘,和平后从战俘营归来,作好心理准备要回应家人问询战时生活的故事,可三年半过去,没一个家人问起半句,终于忍不住问他父亲为什么。不闻不问,家人嚅嚅的不知应对。






[386]


昨晚睡的不熟,不熟的睡多梦,而且梦是碎片形式的,不成叙述,你没有参与其中。想你很多,但梦到你不多,在醒着的生活里咫尺天涯,睡里也是,往往只有很沉很深的睡里而居然有梦,你才会可能现身梦中说话,也很少梦见自己,主观镜头的比较多,或者年月的累积的自我太顽固了,不易放在一个距离外静观审视,即使在潜意识里也难。


有时想,你若有能爱你能照顾你的男人,你或也会温顺安定,居家自在,不用为身外心内的种种抓狂。


身体很坏,不是病坏,只是衰颓的败坏,一天一点的,也是顽固沉实的侵蚀,其实没有很在意身体引起的沮丧,但当沮丧成为背景的一部分,成为器官的一部分,寄生的外物似的,逐渐被它接管,它终有天令我不再是我,是地水火风,终于成全摆脱。


有一颗橘子,一盒花生米,一杯白酒,室外轻风,不像秋冬,只靠空气中的干燥知道季节,我们体察气候变化的生物本能早退化了,才需不时查看日历时分,我开始幻想僧侣生活,简约,无话,无亲,无故。


然而事件不可回拨,爱情也不可以,我知道我多么渴望到你身边拥抱你,忍耐,或者将要忍耐此生,老死不见,好能爱你。








[387]


阅读和写作毕竟是两套可以不相干的活动,诗人柯立治曾叹说,他的诗是不同时间不同情绪下写就的,但结集后,将要被读者在同一情绪相近时间下读完,他觉得是对作家的最大不利之处。他是低估了阅读了,阅读并非可以被书本的编排规范的,首读,略读,重读,笔记,读者始终会把作品化为己有。







[388]


龙应台在国民党选举失利的总辞中也退下文化部长职务,她是非常少有的,当她是文人评论家时我喜欢,然后弃文从政时也令人敬服的,之前有一位也是台湾的女作家平路,到了香港当台湾驻港代表,也是令人很服气的儒雅有道,中国人太容易被权和利吃掉了,被虚荣侵害了,中国文人的自我很多不够强大,在网上看到太多人说“我”时说的不是“我”,而是“我国”,“我权”,“我钱”。





[389]


a在一间咖啡店户外,一个人,很冷,穿的很少,一身黑色,抹的粉色口红,表面若无其事,内心波动,波动的力量撞击、再撞击,它们以为她会示弱、崩溃、哭泣、绝望,再若无其事。a很冷。忘了带烟出门,没有去便利店买,忍不住找咖啡店员借了一根烟,抽了几口。憋着的波动撞击、再撞击。


a的行李箱太重了。有一次出租车司机不愿意帮忙提行李箱上车,下雨天,只好使用浑身力气来搬动它,那种委屈与此时较类似。有一种委屈就是这样。


a想彻底消失,消失的办法没有更高明的,但提及这个就会牵扯出连锁性悲剧。没有更高明的,只好在凹处填埋。成长过程比想象要丰富的多。a比自己想的要勇敢的多。面对伤害、委屈、虚假、欲望、自负,情理之中,无限循环,无限循环的的丰富导致了现在的生活。现在,a,打开了行李箱,又放了一个东西进去。






[390]


去了KFC点了最不健康的食品边吃边看书,对面桌子有两个小孩子,大概是十岁和五六岁左右的姐弟,他的眼前的食物吃完了,姐姐手边的大概是要写的功课,可她没在做,她放着手机,和弟弟在看小叮当动画,他们聚精会神,也不笑,也不紧张,如是者定格了几乎一个小时,我猜可能是他们的父亲叮嘱他们要吃点东西,和好好写功课,所以父亲是周休日还要上班的吗,或者是父母离异了母亲在附近正在工作,两个小孩在等她来接,你自己的餐早就吃完了,慢慢在喝可乐和想,人生的戏剧性真的不弱,或者小孩的父母都是赌徒,到马场去了,只有家佣带小孩,而家佣把小孩丢在KFC的鸡块中,自己去了和周末情人短暂幽会。


你在想也许今后你也会经常把孩子丢在开场的餐厅让他自习和写功课,旁人见他,可能也会在心底编很多个全无边际的故事。






[391]


在电视上看少年pi,其实看过了,打开时刚播到黑夜海上只有一天一地星光,和没有声响的幻觉,很迷人,忍不住停下手边的事情在看,直到暴风雨来了,pi说感谢神,然后铺天的浪卷来,着小说是近年最喜欢的其中一部,每次回想起,都觉有些之前没留心的熟悉感,日后真的重读小说时,可能发现它根本已经不是脑子中回想又重构的那本小说了。


另一本常想及的是洛丽塔,因为我们,已经无法再读,也无需再读原作了,纳博科夫若知道有读者这样说,定气死了,他对文本的优先性有宗教般的偏执信仰。


意大利有位神秘从不露面的女作家叫Elena Ferrante,她收藏得妥贴人们甚至不知道她到底是男是女,但她的确主要写女人的长成,失去,和女人间的伤害,她说:“书本不会改变人生,最多,假如它们是好书,它们会让人受伤,和带来混乱。”


pi刚在电视上向访问他的作家说,发生的事便是发生的事,为什么要问发生的是什么意义呢。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