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072
  • 关注人气:8,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露.杂志。(23)

(2014-11-28 13:12:24)
分类: 乌兰。

647,她知道拍一张照片不露出整张脸,并调成黑白,这样,自己才是好看的。我不喜欢她。晚饭,忘了谁提到她,本来我一直沉默,提起头,调高声调看着他们说“我们并不需要提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648,我有一个非常大的阳台。我从来没有在那里晒过一次太阳。今天大太阳,我拿被子去那里晒的时候才发现,空无的阳台喜欢它自己这样,无人问津,最好,别老光临于此。


649,没有失恋,就没有我现在的生活。


650,不是你离开,就是别人。没有离开的不是它愿意留下。它是想看清我,看我也离开了再说。它不晓得我的分裂如何支撑着我:我,不离开,不留下。


651,因为昨晚有特殊原因,joy没有打电话过来,今天下午,joy打过来聊了1小时,我说你是在补昨晚的电话吧。joy在那边狂笑。狂笑后的joy说你知道俗世美吗?然后我就狂笑了。两个金牛座真是无聊。


652,这些年被很多人照顾关爱,特别是几位前辈。也许我被宠坏了。也许,不是我被宠坏了。我已经画了一个圈,在里面,接纳与被接纳,越到往后,我仍是这般,不解释的骄傲,不解释的自卑,不卑不亢,还是好姑娘。我仍是这般吧。无论如何无常变幻,还是吕露,吕露会哭哭啼啼待朋友真诚,分裂而一致。


653,在你没有出现之前和遇上你之后,没什么可悲。没有悲愤。用最安全的搅碎机,最新的打字机,最干净的水杯,最愚蠢的回忆——向它开枪(没有子弹),与它对视(没有眼泪),和它坐下(暴雨如注)。


654,不要侵略、试探我。我会让你失望。


655,joy昨晚在加班。凌晨没打电话来,我打过去,响了几声给挂了,怕他还在加班打搅到。一分钟后他打电话来问怎么响了几声就给挂了。聊了118分钟。音响在放老Tom的on the nickel,他说他最喜欢这首歌。他说了一些我感兴趣和不感兴趣的事。而我把我分开了几个部分。几个我在和他讲话。挂掉电话已是两点。


656,天未黑前买排骨。卖排骨的女人问“你一个人吃?”我没作声。接着,她拿着那把油幌幌的刀剁碎那根瘦弱鲜红的排骨,没再看我。付完钱转身,看她,放下了刀。


657,去咖啡店买新烘培的咖啡。站在吧台等老板磨好粉。另一桌,是女人们的约会,她们打算喝完手里的咖啡吃完甜点相约去市场买菜,晚上要给丈夫孩子做饭,其中一位话音落下,起身过来吧台买单,她对那些坐着的女人们说“走了,该走了,时间不多了。” 我站在她身旁收紧身子。她的黑皮鞋很亮。


658,最红的口红,涂在嘴唇上,显得不像平时。像换了一个人。那人绝对不是我。


659,此时,看见两个好看的(清纯,文静)男孩女孩,他们完全不认识。看着他们就觉着真好。那么好看,互不相识,将不会再遇见,将永不毁灭。


660,我和你一样试探我自己。我发现了我没有发现的。我发现我发现的是试探中的空白。我什么没有发现。


661,从昙华林穿到青龙巷,走了两条巷子,喜欢。脱离日常的人还是萎靡。日后还是会走这里吧,青龙巷。老太太坐在屋门口卖8毛一斤的红薯、破落门帘里的中年女人在给客人剪发、廉价家具店名叫光明、麻将室的女人穿着碎花睡衣在洗牌时点上一根烟…后来,走到司门口,百合花需要45块钱。


662,他把器具瓷杯放在两个巨大的竹篮里,两个竹篮挂在自行车上。他站在十字路口街边卖。我停下了一会儿,抽出一碟果盘、又抽出一个水壶。他说,你要买,我可以便宜一点。我没有买。我走以后,有点难过。也许这就是“假慈悲”。


663,一天时间,看完整一本《冷记忆》1987—1990,165页。这是最“快”的一次阅读经历,没有之一。晚上去见占星师的路上以及见到她之后的整个过程,有一半处于悬浮状态。以至于凌晨joy打来电话之后我的语言处在无法定义的语境中,他不断在问“为什么?”、“你又沉默了。” 我们的电话打了126分钟。


664,以一杯咖啡开始一天的生活,以一篇不够公开也不够隐私的日记结束这一天。就像以前写的,以爱情开始,以情怀结束。


665,和joy结束85分钟电话。有60分钟是我在讲话(是的,在非常私人的朋友那里,我是如此喋喋不休)。有五分钟是在听一首歌。剩余的二十分钟是joy说的,今晚,他没有抽烟,没有叹气,充足的隐形焦虑。


666,自杀未遂者又离诚实远了一步。


667,恍然发现现金用光。打开衣柜,在每一件大衣的口袋寻找,左边第三件灰色大衣、右边第二件灰色大衣、右边第七件灰色大衣分别找出:15块、31块、201.1块。如果,我发现你不在了。可以不可以,也这样找寻?如果,我不在了,我可不可以,也这样找寻?


668,用四个小时,在某处删除。还有很多未删除的。最难熬的是七点钟,有一瞬,瞳孔湿润。我曾讲过那么多话。做过那么多蠢事。而且一点也不后悔。我换了一个道具。我无法体验你。我想哭。真的。八点钟的时候,我从床上起来,我看到七点钟的吕露躺在那里在删除。


669,在原地开一朵重复的花儿。


670,行走,就是你走到这儿,赖着不走了。


671,24岁,第一次吃冰激凌蛋糕。第一次割自己。第一次持续303天在一道门里锁住一位亲人的闯入。24岁做了几件第一次的事,第一次拥有一枚眼罩。白天,你戴上它,就是黑夜。你没有戴上它,闭着眼睛,世界是暗橙色。只有黑能抵达到那。不是第一次就是最后一次。总会到那里。然后,就是25岁。


672,通常和joy的电话,我说的较多。多时候,我也分不清楚,这段日子,几千分钟电话,说了什么。话语抵达在了哪里?它移动了吗?旁观者说,通话的人开心,电话很累。


673,“A new photo of your old lover。”


674,确定爱上一个人好像意味着某种生活的再次结束。


675,取消下午所有的出门计划。所要处理的事被占星师揽走,她说帮我处理。其结果是,我不需要分别去两个地方。她代我去。


676,Try to be bad.


677,她说,低落,但不抑郁。心里有一个防盗门,现在已自动开启。


678,19岁时,她奋不顾身。现在,依然会奋不顾身,但是,她不会再奋不顾身。


679,酒后翻墙去摇滚女孩排练室探班。通宵。我说“今天一天,我是另外一个人。”她说,你走出来了,现在是你。


680,满足表达欲之后,懊悔莫及。你想,不是你完了,就是你的影子完了。一定有一个你完了,那个你不会再重生,你得再造一个。你一次一次提醒自己不要展露。展露之后,开始表达,开始懊悔。开始说,是的,兄弟,我得再造一个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