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150
  • 关注人气:8,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文。

(2014-11-18 12:04:57)
标签:

育儿

分类: 乌兰。

[373]


自己走到一街角小面店,叫了碗牛腩河粉,同桌有位比我早到的老伯,他面前有碟吃了一半的牛蹄筋面,我边吃我的他看我吃却不吃他自己的,过了会儿他问,好吃吗,我说,还好,又过了会儿他又问,牛腩煮的够透吗,我说,也可以,心里已经有些纳闷,再过了会儿,他拿起餐牌,指着问上面那个牛肚子煮的透和好吃吗,我没好气,说,其实煮的差不多。他失望地没再问了,然后伙计过来,问他剩下的牛蹄筋还要吗,老伯尴尬说,想吃,但牙坏了嚼不开,撤了吧,我方才意会,然后为自己的粗心觉得很惭愧。






[374]


继续读祁克果,他喜欢苏格拉底,苏格拉底曾说,没经过反省的人生不值得活,这种陈义很高的话很多人会说,苏格拉底的吸引力是他很把这话当回事,有近于天真的对信仰的固执,把话努力真诚地活出来,祁克果也是固执的人,他追随苏格拉底之余,也坦白说,认真反省的人生令人很难活,会说这话的人也很多,祁克果的吸引力是他把难活的人生很当回事,所以他说,要忍受活着,也许是在这点上,同样不能不真诚地忍受生活的卡夫卡得到共鸣,信仰的固执和受难生活的忍受其实是基督教的基础,所以祁克果不说他是哲学家,他说他是认真的基督徒,同时他最看不惯那些在基督教会里找到安逸的人。




[375]


看到你昨晚的心情不好,我感受你孑然一身感到的孤独和无依,我喜欢想你静静看书和写作的样子,你以前特别爱手写信的实在,也喜欢用本子,后来你改成打键盘多了,脑子里的印象仍没有更改过来,仍是你执笔侧着头神情专注的神态,我知道我这想象有自我欺骗成份,我也在逃,逃开你实际生活遭遇各种难过的时候,我逃,但是我不是不知道的,我有时是软弱的不敢直视心疼,我常常心疼。


命运是个没有剧本在手的导演,不是吗。




[376]


你的习惯是强迫自己在新书上架那个栏目选一本不认识的书,为读书制造一些意外,今早拿的是为“巴洛克”这艺术概念翻案的书,巴洛克的本意是浮夸,失去尺度的乖张的意思,作者争辩说巴洛克有内在的末世风,放在今天看,反而切中时代,说的也是,你看过很多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在没有宗教约束的当代,它表达的不单是空洞的宗教意念的放大夸张,还有反讽。





[377]


行动需要意志和决断力,祁克果说基督说他是道理,真理和生命,很多人以为重要的是真理,他说不,知道并不很重要,道路要怎样走,生命要怎活,才难。我知道困扰自己的是什么,是困扰选择我读什么书,想什么问题,逃避什么欲望,否定什么意志。





[378]


你上一封信以叮嘱我好好生活开始,以你会死掉收束。我们总是希望在乎的人无论如何坚持好好活着,然后自己有时可以死去的自由,其实想深一层,我们会为喜欢的人而活下去,我会,不全都为了你,但你占好一大份额。你也会的,为你今日和日后爱上的人。


我是那种,开车迷路会自己看地图乱撞不开口问人,电器坏掉会自己打开说明书修理的人。不情愿依赖别人。我会因为你在看谁的书而好奇,有时也找来读,但很少因为你喜欢而偏向喜欢,我的喜恶也很固执。







[379]


在听马连纳爵士指挥的古典音乐演奏会的现场,他九十岁了,仍能指挥真是了得,过往他指的乐团叫St Martin in the Field,Field可以是草原田野,本以为是什么圣经神迹典故,后来才发现它是一座在市中心的小历史教堂,乐团驻在那里,教堂是希腊风格建筑的,长方形,没有尖塔,没有侧室,似歌剧院多于宗教场所。那时你常下课去听它的烛火下的演奏会,后来,你说,每到伦敦,都去看一下,是一处你付了感情的地标。





[380]


你,除了常常幻想我在做什么之外,他也是你的幻想对象,虽然天天见他,你几乎从没有见过他在学校上课的样子,他和同学相处的情况,他已经够大,知道有些东西要掩饰要瞒着你,这给你很多想象空间。


他不懂过马路,但除此以外他能独来独往。他喜欢待在家里直到不出门不得为止,他背沉甸甸的书包,穿白衬衫,条子领带。他几乎什么都爱吃,唯有学校的饮水器的水不喝,他受不了要和陌生孩子把嘴伸到同一个出水位喝水,所以书包虽重,里面总有一支自携的清水。


下课后,有一家速食店pret-a-manger,他找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把功课拿出来写作业,六点左右他的意大利文老师到速食店找他,一个半小时的课,老师是年轻而且很漂亮卷发的意大利女孩,和他的法语老师一样,是半工读生,但是意大利老师热情的多,下课时她的男朋友有时会来接他,他却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说话,只会腼腆地笑笑虚应了事。


你约他在地铁站等,你终于见到他,不是想象中的上面描述的他,是他,他喊你爸爸,然后开始不绝说一天发生的事,有时英语,有时中文,你问他脑子想事情时用什么语言,他说英语,你问不再是法语吗,他说不是,他接着问,你呢,你说,工作时,所有都是英语,但现在,是中文,他说,中文很难。


晚上,他搂着棉被睡了。他睡着时看起来小孩子很多。





[381]


祁克果的也读完了,他最难掌握的想法是有关“原罪”的,原罪原本在基督教义里就很难明,它太荒谬和野蛮了,令到所有真心相信上帝的人很难为情,祁克果说人们考究原罪的起源没有意义,原罪是一种选择,而且是难受而必要的,因为在爱之前卑微,罪感将油然而生,我因此而想起张爱玲说她爱的令自己低到微尘里,也想起今早看的张艳在她记录片里说,记录是一种原罪,她怀抱歉疚,假如歉疚不再,她记录便再无意义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