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150
  • 关注人气:8,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2014-09-26 17:06:51)
分类: 乌兰。
出租车停下,回家前在楼下吃了一份有热汤的三鲜粉丝。女老板戴着近视眼镜,腰间挂着钱袋子,我从没有和她讲过话。她熟练的打开煤气炉问要不要葱和辣椒。安静的坐在那里吃完,没有看手机。

回到家还不到十点,像往常出远门回来一样,脱掉鞋子,迫不及待将行李箱打开,抽出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洗衣机调成40分钟模式,它开始一轮接一轮的滚动。而我还要做别的,我要打一盘水拿一个毛巾擦地,从卧室床边擦起。这不是开玩笑的体力活。我还要调整好心态洗一个澡,洗澡时还要犹豫一会儿吃不吃半颗安眠药。

衣服洗好刚好凌晨。地板擦好刚好也是凌晨。洗澡时已经决定吃半颗安眠药。药吃下去刚好也是凌晨。直到一点钟还没睡着,一点半醒了一次,三点钟醒来一次。中午起来去医院见医生,医生是朋友的朋友,也是一个戴眼镜的女人,她让我伸出舌头,拿出手把脉,我有点不太好意思,想离开。

“你想怎样?”她先问。
“我最近头肩颈椎非常不舒服,手麻,一直失眠,昨晚吃了安眠药。”我一口气说完,看着她,她眼神从前方转向我“吃的什么药?”
“思诺思。”
“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不要吃,有依赖就不好了。你还这么年轻。”
“嗯。”
“我给你开点酸枣仁,用开水泡,当茶喝。”
“嗯。”
“你想怎样?接下来。”
“我想拔罐、做个针灸,你说呢?”
“拔罐不行,做针灸吧,你明天有时间吗?连续做两次。”
“明天?好的,几点?”
“上午吧。”
“啊...”我在想上午起不来,或者起太早一天都不舒服,又有点不好意思推托,问她“下午可以吗?”
“下午我不在。”
“好,那就上午吧。”

她开完单子后,我拿着它从5楼乘坐电梯去1楼缴费,电梯里只有一个老人,七八十岁,他看了我一眼,手里也拿着单子。我什么也没有想。捂住了鼻子。是的,我感冒了。医院都是消毒水混合着空调冷气的味道。上一次去医院是什么时候,我大概忘记了,那是段痛苦的经历。

到了1楼排队缴费,收费窗口的人说我没有划价。我问她划价是什么。排在后面的中年男人笑了,说现在年轻人什么也不知道。我拿着单子走到三十米外的划价窗口划价,划价的人是个年轻人,我问他,是在这里划价吗,他直接接过单子没有跟我讲话。他应该讲过太多话很累的样子似的,没有力气回答我,我想,医院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所有的话都在病历和医生那里讲好了,为什么还要去问一些已经用“划价”大字标记好的窗口问他这里是不是划价的地方。想到这,我也是受够了自己,又想到上次在医院的时候从楼上跑楼下,跑到验血处让医生抽血,然后一直站在医生面前哭。

划好价直接去缴费窗口,之前排在后面的中年男人刚缴好,他拉好包的拉链,侧着脸微笑着说“看来你是第一次来这里。”我没有说话。我的心情糟糕透顶。不断打喷嚏。当我拉好钱包拉链回到电梯里后,真的非常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我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