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072
  • 关注人气:8,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文。

(2014-09-09 18:45:01)
标签:

育儿

分类: 乌兰。

[352]


我记得你在大理曾买过一件全蓝的衣服,也还记着你在香港造过一件短装的旗袍。


还没睡,近来都是睡的不怎好,似乎精神不太萎靡,只是身体有点累,明天或者睡到自然醒来。现在打算开读一些海德格尔的旧书,学者们至今仍在翻他的纳粹的旧帐,我不喜欢他,但至今未明为何那么多学者为他的理论倾倒。





[353]


你每天几乎都在文件堆和会议中渡过,下班后在办公楼旁的酒吧一个人坐下,是家冠用德国人名字的酒吧,却卖的多是荷兰和英国的啤酒,你选了邻接的坐位,看多带黑眼袋的下班族神情木然经过,后来想,你看他们的眼神定也是漠然的,并非故意对人冷淡,也不对,其实是故意的冷淡,像蜗牛把触角收起来的样子。





[354]


你不单定义一个城市,你给它形状和温度,颜色和情绪。


尤物这个词不宜用在你身上,你是我看着长成女人的女孩,你好像一直搭在我的主血管上。


他写信回来了,说他之前几天无法上网,昨天从巴黎移到另一个城市 Rouen, Rouen是个古城,以前去过,是圣女贞德被烧死的地方,它有一个一层层像台阶的公园,贞德的石像在一角生满苔藓,他在那里呆三四天,上法语课,很轻松的,他说昨天第一堂课是小孩子们合力学做甜品马卡龙。


这里天气终于跟上你那边的了,天转阴,看也是一个下雨周正在前来。







[355]


有时觉累又未能入睡时,像刚才,会看乱七八糟的电视节目,方看完两三出discovery频道上的,它有时有不错的纪录片,有时也很差劲。特别喜欢天文学那些,会把我过去那观星读宇宙论的内心的小孩唤醒,现在偶然还会读一些科普的东西。


今晚的月圆,天气也不太坏,天空便有些陌生。






[356]


知你情绪平稳时安乐,知你波动时想拥你。你平静的那板块慢慢滋养就好。





[357]


你其实穿很多种衣服都好看,因为你有不服膺于你的衣物的神色,你在任何颜色形状的衣服里透露的都是你自己,不会有一些女孩不管体形多好但都像是衣物的附从的那种感觉。


你在武汉有时会提到你小时的旧知,那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年代,我想象你小时有点婴儿肥,放任,没后来那么易哭。前两天看了篇文章说武汉原来充满湖泊,有点讶异,因为除了大河,感觉在汉不容易看到水,然后回想你有时说会到东湖消遣,才意会武汉的大,文章也说因为楼房工程滥建,不少武汉的湖泊都委屈消小以至无法复原,都市化的牙齿太利太不知温存。


你说雨时,这里终于放晴,今天很暖和。

 






[358]


他的确去过很多地方,他不怕飞行,对没去过的国家充满好奇心,他同时也很内向,你有时特地待他嚷了很久想去看看的事或地,他全途自顾看书,但是郊外山野他是喜爱的,每次带他爬山他都雀跃,沿路也会看花草和小动物,每见山涧一定要泼一会儿水。


我知道他是孤独的,他的世界的形状也和我的很不一样,忽然想起你在我脑子经常是穿裤子束起头发的,我不多想及你戴起眼镜的样子,我喜欢在回想里看到你的眼光,有一些衣物是我不可能和你联想在一起的,例如开蓬的小短裙,镶毛毛领的外套之类,有时我无聊在地铁里看人,会把目光所及的女子分成衣着有可能你也会穿的和你不可能穿的两种。





[359]


雨没有落下,水珠似乎寄居在空气的湿度里,我走路时眼光常常不看人,焦距放的很远,灯和人影化在一起,便觉人世里其实容不得许多故事,便想雨还是落下来好。





[360]


我们没有拥抱在一起生活。但是我们在一起生活。我们一起。





[361]


前两天不是说读了吉根一个短篇吗,今天打开了还是把刚读过的故事又读了一遍,故事情节的构思没有很特色,吉根吸引我的是她的用字和笔法,她对声音很敏感,读得出来,句中句末单词的押韵有心无意,爱尔兰作家似乎对所写的发音的部分格外专长,以前读James Joyce,他间中累字连篇艰涩难解,放开字义按音节念读,倒有如祈祷文,如歌,吉根远没那么夸张,但她是在乎字句的音乐感的,她也敏感于人物心理和外在小物件的呼应,由心而及物,有电影感的空镜推拉所形成的感悟空间。


是的,吉根的样子好像懂得巫术,似乎别人一不提防,她会化成夜鸟猝然而起。





[362]


手边有一套叫迷途指津的系列哲学书,迷途指津,本是中世纪一部解读圣经的著作,所以它说的“迷”,用的是perplexed,我爱这个词,拿起读的是介绍柏克莱的,柏克莱当年也有读过一些,是唯理论的祖师,他怀疑世界离开观念是否可确说真实存在,他的书我总无法集中精神读,能读的都是二手的简介,但据说他的理论精巧,难以辩驳,和他同年代的英国文豪Samuel Johson,有次又听到身边友人对柏克莱的理论称道不已,便拾起地方一块石头说,要驳倒他证明世界的真实无需说话,用石头叩他的脚就好了。


读的同时开着古典音乐电台,有播钢琴小品,也打开电视无声地读新闻报道的画面和字幕,天气报告说明天仍有雨,报道上的卡通人物被雨水完全盖过,吐了一个气泡。





[363]


他有时无故听到不存在的电话铃声响,想起自己小时候也不时有无伤大雅的幻听,便跟他说了,还补充说了一通意识和无意识的分别,说一个人时不总是一个人,还有自己不领会的自己在捣蛋,他说他捉到捣蛋的自己时再告诉我。






[364]


自第一天始我感应我们之间的联系,它是否蠢和纯真,还是还有别的,或者盒子里还有盒子,或者只是这样,都无关宏旨。


说起心悸,这个自小知道的词语只是这两年才明白它在身体呈现的样子,词语总是比经验走的前,难怪有人说写作是预习的生活。大概也因为此,年轻时有许多早到的陌生,年长后便多晚来的熟悉。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