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481
  • 关注人气:8,7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好忍受所有。

(2013-04-28 22:44:35)
分类: 乌兰。
最好忍受所有。


《哭》


她不紧张。她总是忧郁的。北京太干燥了。跟理想一样干燥,跟鼻子一样,跟脸一样,北京太干燥了。回家的路上打电话哭的不行,找了路边坐下哭,陌生人走来,说:小心点,不要坐在这里哭。





《黑虫》


吸烟,见窗帘上有一只叫不上名的黑虫,用纸巾捉着它放进烟缸里,它挣脱出来,再把它塞进纸巾里,丢入烟缸里,它又爬出来了,最后把杯剩余咖啡倒入烟缸把它淹死了。




《嗯》


女人22岁离婚没有带着孩子走,来到城市靠给人按摩拿取小费为生。我问她现在多大了。33,她说,现在不想再结婚了,做一个情人好些,不用投入,不累。我停顿了一会儿。





《关于冬瓜好吃》



受了委屈的女孩依然喜欢吃很辣的冬瓜躺在红色真皮沙发里看电脑里一封接一封来自日内瓦的信。她从一开始就懵懂的认为信件没有改变她认为远方是个灾难的想法。


二十岁以后,她想不明白很多事情,包括写信这件事。想不通这件事之后便再次陷入无聊的不能写作的精神状态里:一双筷子掉了,在地板上,她不想捡起来,楼顶的工人在使用电钻。


还有上个月发生在身体里的事,那具体的梦:走在路上,一条普通的路,不再能让她行走,她抓着衣角打电话,而电话变成了一块砖。





《他一直如此》


很少穿红色出门,但今天,不为什么,却穿了一件大红色麻质衬衫配黑色呢子衣去了开在人最多的地方人却很少的餐厅和蓝吃饭。蓝穿了以前我总是见他穿的一件格子衬衫的另一种颜色。他向我走来的时候我在无烟区看电脑,身旁的美国人用普通话向服务生要一杯冰水,我什么也没要。身旁还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对她说,我们要等的人会迟到。


蓝的脸白了,瘦了,我问他怎么变漂亮了,他嘻嘻哈哈的说因为中午洗了脸。他也不问问我,怎么皮肤也变白了瘦了。


餐厅墙上有一个裸着肩膀披着头发看着我们的女人照片。我指着照片让他看,他问我她是谁,不知道,接着我放下一块面包,说,你看,她好好看。


他一直如此。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你让他看什么,他就看什么。


我没有抱怨这期间发生的不愉快的事,但今天,不为什么,我还是说了一些过去我和他在一起时老说的一件事,他重复的问我,好像他忘记似的。


我们在餐厅很快的吃完食物。又说了会儿西雅图和要发表的小说,他说新翻译的小说正在和编辑沟通,看样子,有戏。从餐厅出来,我们走去之前他在信里提及过的新开的咖啡馆,他曾说跟朋友路过那间咖啡馆的时候他想的是如果同我一起进去我一定会开心,他也是开心的。


去咖啡馆的路上我拉着他的手,我说,蓝,你觉得别人看见我们这样会认为我们是男女朋友吗?当然,他说,西雅图的故事名字我还没有想好,《裸体歌舞》怎样?


而我,脑子里想的是在西雅图,他和情人将牛仔裤扔在地毯上,又将牛仔裤卷起来放在旅行箱里。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