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传播
传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4,806
  • 关注人气:9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管子

(2017-03-26 19:09:41)
标签:

乐器

管子

波斯

隋唐

宫廷

分类: 私人收藏


 
管子
     今天是头一回,写篇摆弄乐器的文章。我喜歡乐器有几十年了:念小學時,跟同學李晨光学笛子,跟鄰居崔國榜学洞箫;初中时跟钟琦学二胡;中专时跟唐領义学黑管。毕业后在單位跟人学过三弦。入伍后在宣傳队跟战友吴康学过琵琶。转业后在部机关跟文工团佟富功学陶埍、巴烏和箶芦丝。53岁一把年紀了,又经人介紹跟民族歌舞团顾来宝学习管子。今天,前几样不说了,先说管子。

管子

管子起源于古代波斯。传入中原后,名之为筚篥或芦管。隋唐时期的宫廷乐仿,由于管子音色响亮和具有很強的模仿和表現力,一直處於領奏的主角地位。後來傳入民間,在历代艺人的努力下,使它的表現力得以延续和发掦光大。
管子分单管和双管。单管一般都比较粗壮,音孔是前7后1一共8个。双管是两个较细的管子札在一起,口含两个簧哨,双手要同时按两个管子的16个音孔,发出双音,十分悦耳动听。管子可以独奏也可以合奏。
管子有个比较难掌握的特点是: 1和7是一个音孔,3和4是一个音孔。一个音孔能否准确地发出两个音,那就看你的本事了。还有一个难度是:超吹时,音阶的上行或下行,能否准确地发音,这对演奏者的丹田功夫还是个考验。基于这些困难,学管子的人特少,一般音乐学院也不开设这个专业,好像只有中国音乐学院的胡志厚教授教过有限的几个学生。

管子
这是大家熟知的《夜晏图》,右上角施乐者吹的就是管子。

管子
此图放大,看得更清楚了。现代的单管主要是木质的。古代则是有木质的,有竹子或是芦管做的,所以相对细一些。

管子
这是《韩熙载夜宴图》中的小乐队,五名乐伎中竟然有三人吹的是管子。

管子
放大看一下。

管子
国内有人将《韩熙载夜宴图》搬上舞台。由于导演对古典器乐缺少认识,将这三位管子乐手,统统理解为吹洞箫了。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历时两千多年的古典乐器,了解它熟悉它的人是越来越少,有点曲高和寡了。

管子
胡志厚是中国音乐学院教授,他是当今中国管子演奏无人能比的唯一高手。国内诸多管子演奏家多是他的学生。我是按着他的录像教程,坚持学习了管子的演奏方法,我把他视为老师,却不能算是他的学生。由于未能接受老师面对面的指导,时至今日,管子的超吹部分依然不能过关。

管子
这是吴仲孚的女儿吴景馨,她得到父亲的真传,是目前国内手工制作笙、管子和锁纳的唯一高手。我的三把紫壇管子都是她给做的。她哥哥是民族歌舞团的管子演奏家,是我学管子的第一位引路人。

管子

为了表达谢意,我为她治了一方印,用于她作品的印迹

管子
下面說说我的管子。53岁学管子,快20年了,一共收藏8个单管和一对双管。这8个单管放在这个木头盒子里。一根F调的,太长,只好斜对角放在上面。

管子
下面还有7根。

管子
这三件A调、G调、F调紫檀管子就是吴景馨的作品。

管子

这5件是从古玩市场淘来的老管子。

管子
新老加一起,只有8件。

管子
有一年去山东威海出差,得空去古玩市场发现这个十分老旧的小木盒。

管子
打开看见个缎子面的小布套,上面还綉着几个字。当我看见“雅韻轻清”和套盖上“分宫商”几个字时,骇得我险未惊叫起来!因为这几个字,是明清以前宫廷乐仿的标记。

管子
我己经估计到里面装的可能是管子,打开看时,不仅是管子,而且是紫檀木的乐仿双管,天那!这真是老天爷长眼!问明价格,很快成交。当我捧着这个小木盒子徃回走的时候,心中那喜悦,简直就无法言表。

管子
到宾馆,细察此物,发现这个缎面布套太赃了,黑乎乎的,可能是几百年没洗了!是洗还是不洗,我决心难下。最终还是决定洗一下。我小心翼翼地,用了六七个小时,才把它洗干净。

管子
洗干净之后,我做了两个簧哨,当吹岀那悦耳的双声,我的心简直乐开了花。

管子
这对古代双管,如今成了我的爱物,虽然几年不吹了,有事没事我还常拿出来看看。有天晚上的后半夜,睡梦中闻听书房里有动静,我起身看时,竟然吓岀一身冷汗!猜是怎回事?原来是《夜宴图》上那个吹管子的乐伎,正在摆弄这对管子。我见她胖乎乎的和那画上一模一样,知道这肯定是她的东西了,我正要叫喊抓鬼呀!忽地醒了!原来是特么的一场梦。

管子
最后说几句管子上面的簧哨。

管子
吹管子必须有哨子(簧哨)。哨子音色的好坏直接影响管子演奏的成功和失败。而哨子的材质和制做工艺的水平,将影响哨口能否震动并具有准确的音色。因工艺十分复杂,我是足足用了180 天才学会哨子的制作,所以几句话说不清,只把材质说一下。
此簧哨必须用安徽蚌埠所产的一种粘苇子来制作。而蚌埠的苇子地里,只有几株粘苇子的音色最好,所以随唐以来,有专人看管,成熟以后作为贡品,由地方官派人送往京城。解放以后至文革十年,这几棵粘苇子无处可送,看管人都交到市里的芦竹工艺社,这也算上交公家完成任务。我得知此事后将这些粘苇子全部买下来,所以,我制作的哨子,竟然都是当年贡品。有一年我专程去蚌埠,想实地看看这几棵神奇的粘苇子。在朋友带领下找到这位粘苇子的后人,结果是,高速公路从这里通过,一切,都没了。

管子
再看一眼那天晚上的梦中人。

管子
朋友 们,今天就到这了,回见。

管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