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传播
传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4,806
  • 关注人气:9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2016-12-25 14:46:28)
标签:

达芬奇

背景

色彩

人物

形象

分类: 私人收藏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研究《最后的晚餐》文章非常多。别人说过的就不说了。因为我收藏了不少西方早期的,一百多年前的老明信片,这里面有十几张是达芬奇《最后的晚餐》。如果不细看,看不出什么;当你仔细端详和比较时,便会发现这里面有问题。今天就是把老明信片上发现的情况简单的说一下。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最后的晚餐》明信片上,有假画。比如这张就假得比较明显。首先看画幅的形状。大家都知道此画的尺寸是4.2米x9.1米,是横向比较长的;而此画快或方形了。然后看人物形象。冷眼一看好像差不多;可细细比对就看出了差异,不单是背景和色彩,人物形象多有出入,特别明显是紧右边这三位,差异太大了。如果细说要说半天,有兴趣的可以自己看,问题十分明显,一望可知。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这张是早期真迹,上下两个一比,就看出问题出在哪里。之所以用假画代替真迹用于明信片,估计是真迹破損严重,只好找个替代品发行,因为一般百姓也不会太在意此事。这也只是一种猜测。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下面说一下画面的破损情况。《最后的晚餐》是从1495年至1498年,达芬奇用三年时间,画在米兰一家修道院歺厅的一面墙壁上。墙是泥灰墙。油画颜料是达芬奇自制的油彩与蛋彩的混合颜料。里面还加有牛奶。这些有机物质时间久了变质,形成硬壳,使墙面泥灰形成细小的裂片开始剥落。剥落的地方形成小凹坑,日久积满灰尘。所以这幅《最后的晚餐》只新鲜了没几年,几十年后就破得不像样了。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这张局部放大图可以清晰目睹油画颜料的剥落情况。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现在知道的情况是,在此画诞生百年前后,米蘭當局曾經找人對此壁画進行修复。搞修复的画家水平有限,顏色是抹上去了,可新鲜过度,搞得像中國的年画似的,一般百姓看不出好坏,可內行人看后,哭的心都有。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情況最為嚴重是1652年,也就是此画诞生155年之後,修道院為了自己放便,使歺厅和廚房有个通道,硬是从壁画下面开个门洞,把耶穌和身边兩個门徒的三双脚都給弄沒了,從此破壞了此画的完整性,这是个无法弥䃼的硬伤。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从此以後,《最后的晚餐》在正中间就會多出一个门框,让人看了特不舒服,更让人为之心痛。所以此画有一个重要的分水嶺就是这个门框:1652 年以前是完整的,因為沒有门框;1652年之後多出一个门框,使这幅世界名画岀現一个硬伤,就是从此失去了自身的完整。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又過了一百多年,拿破仑佔領米兰,修道院这间歺厅变成了马房,大批軍马在这里吃草睡覺拉屎澈尿,把大厅搞得又脏又臭,达芬奇此画的受损情況可想而知。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更为严重是1943年二戰期間,英美飛機轟炸修道院,炸得只剩下兩面墙壁,万幸是有壁画的這面墙沒有炸毀,此画才得以幸存。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战后,修道院得以重建,戰爭期間的創伤已經完全看不出來了。特別值得一提的是,1981年米兰政府請来著名專家,使用現代科技,对此画進行了長達18年的修复,于1999年的5月28日重新向世人开放。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這是修复后的《最後的晚餐》。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这是現如今這家修道院的教堂。 上面說了此画的破損情況。下面说一下版本。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关于《最後的晚餐》版本问題,界定的方式很簡單:以1652年修道院在牆上开门为分界线,畫面上沒有门框的就是早期完整版;畫面上有门框耶穌等三人脚丫子不见了,這就是后期残損版。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我們見得最多的是画中间有门框的。1999年米蘭请专家花了18年修复的也是门框版。那,1652年以前的完整版还有沒有呢?按道理說應該沒有。因為留下完整畫面需要拍照,而发明照相技術是1826年。19世紀才发明的照相技術,怎么可能留下17世紀的畫面呢?今天我拿出兩张单色銀鹽相紙的《最後的晚餐》早期完整版的明信片。这兩张明信片很古老了,但不會早于1869年。因為1869年世界上才有第一张明信片。从照片技術可以看出,此片应是19世紀后期或是20世紀初的東西。这要问一下:在沒有照相技術的1652年以前,是谁又是通過什麼方式把《最後的晚餐》的畫面完整的保留下來的呢?此版本的晚餐,沒有门框,耶稣的双脚清昕可见。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这张呈現宗色畫面的《最後的晚餐》是相紙材料的明信片,这應該是二十世紀初期比較流行的洗印方式。此片雖然只有一種色彩,但是畫面十分清晰,像這樣淸晰完好的晚餐图,比較少見。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在门框版《最後的晚餐》藏品中,我有一张早期的彩印版明信片。這张的色彩看似清淡,却很耐看,因為色彩的變化比較自然,这應該是门框版本中历尽蒼桑之後,比較最接近實際情況的一种可信的版本。所以我对此件十分珍重。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這是1999年修复后的《最後的晚餐》,畫面色泽明显地浓重了許多,因為以往看那种破旧的晚餐看習慣了,突然看到這色彩濃重的反倒不习惯了!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下面说一下画中人物。畫面以耶穌為主,加上左右對等是他的12位门徒一共13人。這张晚歺图上標了从1到13的数字,下面列出人名,只要按数字標記对上号就知道是谁了。下面我拿出一套5张早期彩色版《最後的晚餐》分組人物特寫明信片,請朋友們欣賞。这5张明信片,人物形象和初期的殘损情況都比較清昕,色彩也比較自然,如果心闲沒事,靜靜地欣賞品味這其中的人物和故事,想一想五百多年它所经历的风风雨雨,這是否是一种別有一番情趣的享乐呢?下面5张不写字了,請朋友們自己看吧,有興趣的就多看几眼,沒興趣的一翻就過去了。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最後說幾句犾大。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犾大的全名叫犹大.伊斯卡里奥特,它原本是为耶穌和其他门徒管理钱財的。他在平时沒看出有多坏,可在關鍵時刻只为了30块银币就把主給卖了,耶稣因此惨死于十字架上。畫面左数第四个人头,神情緊張,手握钱袋者即是犾大。
《最后的晚歺》画面变化的过程
據說,犾大的形象取自當年修道院的院長。达芬奇當年创作此画时,十分慎重,為了實現自己的心愿,時常在画前暝思苦想,不轻易落笔。院長以為他有意怠工拖延工期,经常发火和向上告状。达芬奇见此人粗暴无知十分討厭,正愁找不到合適的模特,便以院長为形象画出了遗臭萬年的叛徒犾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傷心的郵册
后一篇:呂尧臣凤尾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傷心的郵册
    后一篇 >呂尧臣凤尾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