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苗炜
苗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7,622
  • 关注人气:7,0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眼不见为净

(2014-09-29 14:52:59)
标签:

美食

 

 

我一朋友,信佛,修的是大乘佛教,平常吃饭,有一个要求是“三净肉”,所谓“三净肉”应该具备三个条件,第一、眼不见杀,即没有亲眼看见动物临死的凄惨景象;第二、耳不闻杀,即没有亲耳听到动物被杀死的声音;第三、不为己所杀,即不是为了自己想吃才杀的。他和我们一起吃饭,一般的牛羊肉还可以,但鱼、虾、蟹这类东西,基本上就不吃了。当然,偶尔会吃几个鲅鱼馅儿的饺子。

 

这位朋友来自南方,本来是吃螃蟹的好手,据说吃一只大闸蟹,吃完了能再把蟹拼装起来。偏偏吃大闸蟹最为残忍,大多要现杀现烹,还可能是亲手烹制。所以他把蟹给戒了。现在正是吃蟹的好时节,只能空留怀念。

 

许多人害怕烹制活的龙虾或螃蟹,但未必是从龙虾和螃蟹的角度考虑他们的感受。几年前,爱尔兰一电视台举办节目,让一个科学家和一位料理海鲜的厨师交流有关螃蟹的知识,科学家罗伯特·埃尔伍德见到厨师就说,我们一定会有相同的兴趣,我研究甲壳纲的动物,你烹饪他们。厨师Rick Stein上来提出一个问题,我想知道的是,我料理螃蟹时,他会感到疼吗?埃尔伍德研究螃蟹、大虾三十多年,却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全球的食品工业饲养或捕获数以亿计的无脊椎动物,从小虾到鱿鱼,但脊椎动物才是动物伦理考虑的范畴,Antoine Goetschel是苏黎世一位动物立法方面的专家,他说,无脊椎动物未曾在动物伦理领域过得到关注。

 

我们对某些哺乳动物会移情,这是基于解剖学上的相似性。我们觉得疼,那些有中枢神经系统的动物也应该觉得疼,我们移情于哺乳动物,鸟或者鱼,但说到虾蟹,那类东西好像是异类。埃尔伍德和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的同事研究这个课题,他们的任务就是拿小针扎动物,大多数生物体都会对这类刺激做出反应,包括果蝇。可这类反应未必说明动物是在疼痛中,他们也许只是简单的条件反射。我们烫到手的时候,下意识的缩手,这就是条件反射,而神经信号传递到大脑后,我们才会疼。埃尔伍德要寻找的是条件反射之后的疼痛感。

 

他先从大对虾开始,在对虾的触须上涂抹酸性物质,对虾就有“理毛”行为,用虾脚梳理触须,再给对虾注入麻醉剂,对虾的理毛行为就中止了。接着他给螃蟹电击,螃蟹就会挠墙,砍下一只蟹腿儿,螃蟹就会扭曲残缺的肢体保护自己的伤口,这不是简单的条件反射,而是类似中枢神经控制的复杂行为。他还给寄生蟹搭建两个窝,其中一个窝,螃蟹进去就受到电击,螃蟹很快就会逃出来,再也不进去,这是快速学习的能力。另一所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是用头足类动物做实验,鱿鱼和章鱼,结果是头足类动物也有疼痛感受,也会保护受伤的身体部位。鱿鱼在受伤之后,触觉更为敏锐,视觉刺激也接受得更快。

 

这些结论在科学界还有一些争议,我也不是科普工作者,我也不想过于纠结于螃蟹的疼痛。世上98%的动物都是无脊椎动物,佛教众生平等,教徒眷顾鱼虾蟹,动物伦理方面领先我辈俗人很多。还是说我那位朋友,有一次去宁夏玩,当地朋友说,咱们来一头烤全羊吧,我那朋友找了各种理由推辞,回来后又思念烤全羊。有时候,馋虫会考验他的修行,他去饭馆,想吃鱼了,就会问伙计,你们的鱼是活的吗?是现杀的吗?伙计一拍胸脯,当然是活的,都是现杀的!我那朋友喟然长叹,只能作罢。

 

据说,现在有些海鲜饭馆的伙计,已然学的聪明,有客人这样问,伙计就打量客人,见客人手上戴着珠子,手里盘着珠子,就会这样回答:哎呀,今天早上有一条鱼,我们弄水箱的时候不小心给弄死了,这条鱼打折,要不您超度了他得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便生活
后一篇:酸腐之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便生活
    后一篇 >酸腐之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