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初读社会学家袁方

(2016-03-07 02:01:34)
标签:

袁方

程端生

费孝通

社会学

    笔者在《拜访法大老先生》一文里已经提到王康询问师兄袁方的感人场景。

    笔者是在收集费青资料的过程中知道袁方教授的名字的,后来为了追寻费青的三部讲义手稿,通过北大校友会找到了袁方夫人程端生老师的联系方式。电话里程老师声音清脆,客气而严谨。正是通过程老师,笔者找到了袁文女公子袁朝晖。虽然三部手稿至今下落不明,还是经由袁朝晖收集了很多珍贵资料,包括袁文当年致同窗程筱鹤的信函,费青做手术的具体时间也由此确定。

   6日上午10,笔者如约专程拜访了程端生老师,还结识了袁方的公子袁迪兄。袁迪兄与笔者不仅是北大校友(袁兄于1979年入北京大学级俄文系就读),而且同庚,真是“无巧不成书”。

                                                                                   (一)

    笔者在《费青文集》“后记”里曾提到: 笔者“忘不了程端生老师(程老师是袁方的夫人,退休前担任人民大学教师,袁方系袁文胞兄、费孝通的弟子),听说收集费青著述,程老师亲切而明确地说,只要事关费氏兄弟(指费青和五弟费孝通),她都愿意提供帮助。”

    笔者为程老师带去了《费青文集》,程老师看到《文集》很高兴,知道《文集》里收录的费孝通采访记出自袁文之手,而且是袁方带着袁文一起到民族学院费老家中采访,自然更为兴奋。

    笔者前段时间新入手若干册费青主编的《新建设》,其中1950年的一期里有程端生老师的大作。今天拜访程老师时,特意携带了该期杂志。看到自己当年的作品,程老师非常激动。说自己多年来已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包括填写科研成果,也都从未想起此篇作品。袁迪兄把该期《新建设》的封面和程老师的大作都用手机拍了下来留作纪念。

    忆及袁方教授,程老师的评价是“有国无家”。以前与程老师通话时,已经提及袁方教授家务事一概不管。此次拜访,程老师补充了很多细节。袁方对学术工作全力投入,家里钱的事一无所知,也从不过问。有一年去香港讲学,同行问袁方住几间房,同行有四间的,有六间的,袁方只是打哈哈。程老师当时补充说,袁方住的家属房,很长时间住在程老师在人大的宿舍里。有一段时间家里三间房,儿子一家一间,女儿一家一间,剩下一间袁方当成自己的工作室,把程老师挤到了过道。学生曾当面让程老师劝劝袁方,不能老是“背对程老师”。原来家门对着的小屋,被袁文当作工作室,他整天伏案读书、写作,程老师进门总是看到袁方的后背。袁迪兄也提到,父亲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几乎不考虑休息,有一种宗教般的热情。通过程老师略带埋怨的陈述,袁方先生钟情于学术、忘我工作的学人形象也渐渐清晰起来。

                                                                   (二)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编《中国社会学年鉴 1979-1989》(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9版)一书对袁方有如下介绍:

    袁方,汉族。湖南省汉寿县人。1918217日出生。现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兼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社会学会理事,北京社会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学术委员,北京市人民政府专业顾问等职。

    1942年毕业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社会学系,获学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助教。1952年院系调整社会学被取消前,在清华大学任副教授。此后,曾先后任中央财经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央劳动学院,北京经济学院副教授、教授。1982年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成立,任系主任。讲授“人口问题”、“劳动社会学”,“社会调查研究方法”等课程。同时指导博士、硕士研究生,并承担社会学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学术指导工作,其中他指导的“北京人口和城市发展问题”的研究成果,获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一等奖。在高等学校从事教学科研工作近50年,研究兴趣广,专攻社会人口学、劳动社会学等。1984年被评为北京市劳动模范。曾出席1980年美国檀香山东西方人口研究中心召开的中国人口问题研讨会、1985年在华盛顿举行的第80届美国社会学年会、1986年在北京召开的老龄问题国际学术讨论会、1987年在天津召开的人口城市化和人口问题国际学术讨论会、1988年在北京召开的亚太地区社会工作教育研讨会等国际学术活动。主要学术论著有《新中国人口计划生育和出生率降低的初步分析》(1983)、《中国老年人在家庭和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1987)。《社会统计学》(主编1988)等。

    袁方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创始人。为纪念袁方教授在社会学理论和教书育人等方面的无私奉献,北大社会学系于2004年编辑出版了《袁方纪念文集》(吴宝科、佟新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主要内容有袁方教授自上世纪40年代至90年代的论文若干和他的同事、学生以及有关社会各界人士的纪念文章。袁迪兄赠送了笔者该文集目录,其中收录了袁方1949年前四篇论文(《评潘光旦的<</FONT>自由之路>》、《工业化与人口间的职业流动》、《城乡关系:敌乎?友乎?》和《论手艺人改行》。笔者知道,袁方40年代的作品绝不仅仅是四篇。比如1942年发表过《论“事浮于人”》(载《新经济》第8卷第4期),1945年发表过《论兼业》(载《新经济》第11卷第8),1948年更有《论商贾》(《观察》1948年第3卷第19)、《书評:生育制度(费孝通著)》(《观察》1948年第3卷第24)、《论天高皇帝远》(《现实文摘》(1948年第3卷第9)和《论人心浮动》(《现实文摘》1948年第3卷第9)等。

    抗日战争前,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都未设社会学系,只有清华大学设有社会学系,所谓西南联大社会学系实际就是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的继续。 

    袁方自己曾回忆,在西南联大社会学系曾亲聆系主任陈达和潘光旦教授的教诲。袁方毕业论文指导老师是系主任陈达,陈达在《浪迹十年之联大琐记》(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里有对袁方论文的直接记述:“袁方:《昆明市之都市化》。第一部:昆明市之都市化背景;第二部昆明市之都市化过程:(1)社会解组,(2)行会(手艺人概况,行会的演变),(3)人口流动,(4)论都市化吸收农村人口,(5)都市化与乡村社区。(本文最费工夫处在手工业行会的调查与分析,自手工业者改行的观点,研究都市化的进行。其次对于昆明市引诱乡村人口的问题,亦有相当的分析。)”

    陈达文中曾提及,该届13名学生有5人的论文恐怕很难通过(最后还是通过了),可见清华社会学系对学生论文要求之严。袁方不但顺利通过,还获陈达好评(“有相当的分析”),毕业后留校自然顺理成章。

                                                                                  (三)

    袁方在西南联大就读时,费孝通正在云南大学担任社会学系系主任。由于两所大学的教师多是清华出身,而且都地处昆明,自然经常来往。据联大校史,袁方1942年留校任助教,费孝通和瞿同祖1944年被联大聘为教师。据《费孝通年谱》(女公子费宗惠、女婿张荣华编),费孝通1945年被清华大学聘为教授,由云南大学转入西南联大,仍主持云南大学社会学系工作,成为同事后袁方与费孝通来往更为密切了。

    比如1945年冬天,费孝通与袁方在昆明的一家小茶馆里闲谈,袁方说他要到成都去开手工业讨论会,两人便说了很多关于中国手工业的话。后来张之毅、张荦群也加入谈话,谈完后由费孝通把讨论的结果写成文章,作为四个人的共同成果,由袁方拿到手工业讨论会上宣读。后来这篇不长的文章作为时代评论丛书中的一个小册子,以费孝通拟的书名“人性和机器”出版。1946年小册子又在生活书店印了一次,所以颇有流传。笔者在《拜访法大老先生》一文中曾提及,费孝通和吴晗主编的《皇权与绅权》一书里收有袁方、王康等的文章,袁方文章的具体篇目为《论天高皇帝远》和《皇权下的商贾》。

    潘光旦女公子潘乃穆的回忆有助于我们了解费孝通对袁方的器重:

    “开始筹建社会学系,首先是物色一位负责人,也就是能担任系主任的人选。1952年院系调整三校文、法、理学院合并之前,北京大学没有社会学系,清华大学和燕京大学则均有社会学系。但经过近30年的沧桑,当时任教的如费孝通教授、雷洁琼教授已年届七十以上,其他教师多已转行或脱离教学岗位,仍留在高校相关专业任教的人已属凤毛麟角。费先生考虑再三,认为袁方教授一直在北京经济学院劳动经济系任教并兼任系主任,是比较适合的人选。他首先与袁先生谈话,征得其本人的同意;又要我回北大进行筹建的具体工作。我遂结束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的工作,于198012月回校,按学校意见到国政系开始筹建社会学专业的工作。

    当时最缺乏的是师资,建立专业的第一步任务是招收研究生而非本科生,这是各方面一致的意见。袁先生负责考虑社会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的培养目标和课程设置、教学计划等,准备了初步方案在学校汇报一次,费先生也来校参加讨论。北大的社会学专业于1981年开始招收研究生,第一届研究生于19822月入学。费先生亲自教授“生育制度”课。……系务方面一开始就由袁方先生主持,费先生从不干预。”

                                                         (四)

    此次拜访,与程端生老师交流得十分愉快,袁迪兄更是赠送了很多珍贵的资料,中午还在程老师家吃了午饭。谈到费青和费孝通兄弟及袁方和袁文昆仲,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我提到了据说袁方父亲袁柳是京师大学堂法科前辈,曾任湖南省高等法院庭长。袁迪说奶奶还健在,已经104岁了,自己就是奶奶带大的。临别时相约,方便的时候可以去拜访老寿星,可以听听民国的往事。

    据袁迪兄回忆,袁方去世后,95岁高龄的雷洁琼老先生和90高龄的费孝通都参加了追悼会。《中国社会导刊》于2000年地9期刊发了《爱与知识同在——怀念本刊高级顾问袁方先生》专辑,其中收录了雷老的悼文,内容如下:

    袁方教授是我多年的同事和老朋友,他的病逝,我十分沉痛。回忆袁先生的严谨治学精神,谦和平易近人的作风等优秀品德,令人非常敬佩。特别是他为我国社会学科建设和培养人才做出许多贡献,我将永远怀念他。

    钱颖一和李强主编的《老清华的社会科学》一书,讲述了老清华政治学系、社会学系、经济学系和心理学系的历史。笔者通过编辑《楼邦彦法政文集》,有机会走近了政治学系。今天的拜访,得以透过袁方先生领略了社会学系的风采。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谨以此文向清华社会学先贤致敬! 

初读社会学家袁方
2002年北大社会学系建系20周年纪念会,费孝通左后就是程端生老师。
初读社会学家袁方
袁方发表于1937年的作品,其时正在明德中学就读。
初读社会学家袁方

初读社会学家袁方

初读社会学家袁方
潘乃穆、潘乃谷均是潘光旦先生的女公子。
初读社会学家袁方

初读社会学家袁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