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2013-03-31 16:33:32)
标签:

墨皇本

圣教序

书法博客资料

轶闻

书法练习争鸣

分类: 书论文献舘藏展览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怀仁集王羲之书圣教序》(整拓)与碑石(局部)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比对

                                                                           

延伸阅读(一)

王羲之《圣教序》原帖笔画起笔规律分析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圣教序》全名《大唐三藏圣教序》(或称《唐集右军圣教序并记》、《怀仁集王羲之书圣教序》;因碑首横刻有七尊佛像,又名《七佛圣教序》),由唐太宗撰写。唐代僧人玄奘法师西行取经 ,历尽千辛万苦,冒生命危险,才到达印度。在他取经回归长安时,举国为之震动,太宗对于玄奘艰苦取经的伟大精神非常感动,并谓“胜朝盛事”,对于他在佛学方面的成就,也极端推崇,于是在贞观十九年二月六日敕命他在长安弘福寺中,专门翻译梵经。并为其翻译的《瑜伽师地论》赐予序文,这便是《圣教序》的由来。    
    《圣教序》成文以后,为了永垂后世,昭示天下,乃筹备将其刻于碑石流传,又因为太宗皇帝深爱羲之书法,故大家认为这篇碑文,非书圣王羲之书法“不足贵”,然羲之乃晋人,不可再起而书之,于是请弘福寺沙门怀仁担任集字拼文工作。释怀仁原是一名擅长王羲之书法的僧人,据说他还是王羲之的后裔,怀仁用集字的方法以王羲之书法拼就《圣教序》全文。太宗为了方便怀仁的集字工作,特地准许将宫中收藏的大批王羲之字迹供给钩摹缀集。
    《圣教序》全文共一千九百零四字,其中包括唐太宗的序文、高宗李治的一篇记和玄奘本人所译的一首经三个部分,怀仁经过了长达二十四年的收集和拼凑、苦心经营,终成此碑。足见《圣教序》乃王羲之书法之集大成也。此碑广采王书之众长,非常注重变化和衔接,摹刻亦颇为精到,因此可以说,“圣帖”是从王氏书迹中经过挑选合成的,足以代表王氏之书的精华,可称最佳典范。
    同时我们也应知道,此碑毕竟是集字,细心观察,还是能发现因原字书写的时间、年龄、情绪、气氛的差异,而笔势的连贯略失自然,以影响全文的浑然和谐。对于这一点,临习者千万不可忽视。

 

《圣教序》原文:
    盖闻二仪有像,显覆载以含生;四时无形,潜寒暑以化物。是以窥天鉴地,庸愚皆识其端;明阴洞阳,贤哲罕穷其数。然而天地苞乎阴阳而易识者,以其有像也;阴阳处乎天地而难穷者,以其无形也。故知像显可征,虽愚不惑;形潜莫睹,在智犹迷。况乎佛道崇虚,乘幽控寂,弘济万品,典御十方,举威灵而无上,抑神力而无下。大之则弥于宇宙,细之则摄于毫厘。无灭无生,历千劫而不古;若隐若显,运百福而长今。妙道凝玄,遵之莫知其际;法流湛寂,挹之莫测其源。故知蠢蠢凡愚,区区庸鄙,投其旨趣,能无疑惑者哉!
    然则大教之兴,基乎西土,腾汉庭而皎梦,照东域而流慈。昔者,分形分迹之时,言未驰而成化;当常现常之世,民仰德而知遵。及乎晦影归真,迁仪越世,金容掩色,不镜三千之光;丽象开图,空端四八之相。于是微言广被,拯含类于三涂;遗训遐宣,导群生于十地。然而真教难仰,莫能一其旨归,曲学易遵,邪正于焉纷纠。所以空有之论,或习俗而是非;大小之乘,乍沿时而隆替。
    有玄奘法师者,法门之领袖也。幼怀贞敏,早悟三空之心;长契神情,先苞四忍之行。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故以智通无累,神测未形,超六尘而迥出,只千古而无对。凝心内境,悲正法之陵迟;栖虑玄门,慨深文之讹谬。思欲分条析理,广彼前闻,截伪续真,开兹后学。是以翘心净土,往游西域。乘危远迈,杖策孤征。积雪晨飞,途闲失地;惊砂夕起,空外迷天。万里山川,拨烟霞而进影;百重寒暑,蹑霜雨(别本有作「雪」者)而前踪。诚重劳轻,求深愿达,周游西宇,十有七年。穷历道邦,询求正教,双林八水,味道餐风,鹿苑鹫峰,瞻奇仰异。承至言于先圣,受真教于上贤,探赜妙门,精穷奥业。一乘五律之道,驰骤于心田;八藏三箧之文,波涛于口海。
    爰自所历之国,总将三藏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译布中夏,宣扬胜业。引慈云于西极,注法雨于东垂,圣教缺而复全,苍生罪而还福。湿火宅之干焰,共拔迷途;朗爱水之昏波,同臻彼岸。是知恶因业坠,善以缘升,升坠之端,惟人所托。譬夫桂生高岭,云露方得泫其华;莲出渌波,飞尘不能污其叶。非莲性自洁而桂质本贞,良由所附者高,则微物不能累;所凭者净,则浊类不能沾。夫以卉木无知,犹资善而成善,况乎人伦有识,不缘庆而求庆!方冀兹经流施,将日月而无穷;斯福遐敷,与乾坤而永大。朕才谢珪璋。言惭博达。至于内典。尤所未闲。昨制序文。深为鄙拙。唯恐秽翰墨于金简。标瓦砾于珠林。忽得来书。谬承褒赞。循躬省虑。弥盖厚颜。善不足称,空劳致谢。皇帝在春宫述三藏。圣记。
    夫显扬正教,非智无以广其文。崇阐微言。非贤莫能定其旨。盖真如圣教者。诸法之玄宗。众经之轨(足属)也。综括宏远。奥旨遐深。极空有之精微。体生灭之机要。词茂道旷。寻之者不究其源。文显义幽。履之者莫测其际。故知圣慈所被。业无善而不臻。妙化所敷。缘无恶而不翦。开法网之纲纪。弘六度之正教。拯群有之涂炭。启三藏之秘扃。是以名无翼而长飞。道无根而永固。道名流庆。历遂古而镇常。赴感应身。经尘劫而不朽。晨钟夕梵。交二音于鹫峰。慧日法流。转双轮于鹿菀。排空宝盖。接翔云而共飞。庄野春林。与天花而合彩。
    伏惟皇帝陛下。上玄资福。垂拱而治八荒。德被黔黎。敛衽而朝万国。恩加朽骨。石室归贝叶之文。泽及昆虫。金匮流梵说之偈。遂使阿(禾辱)达水。通神旬之八川。耆阇崛山。接嵩华之翠岭。窃以性德凝寂。麋归心而不通。智地玄奥。感恳诚而遂显。岂谓重昏之夜。烛慧炬之光。火宅之朝。降法雨之泽。于是百川异流。同会于海。万区分义。总成乎实。岂与汤武校其优劣。尧舜比其圣德者哉。玄奘法师者。夙怀聪令。立志夷简。神清龆龀之年。体拔浮华之世。凝情定室。匿迹幽巖。栖息三禅。巡游十地,超六尘之境。独步迦维。会一乘之旨。随机化物。以中华之无质。寻印度之真文。远涉恒河。终期满字。频登雪岭。更获半珠。问道法还。十有七载。备通释典。利物为心。以贞观十九年九月六日奉。
    敕于弘福寺。翻译圣教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引大海之法流。洗尘劳而不竭。传智灯之长焰。皎幽闇而恒明。自非久值胜缘。何以显扬斯旨。所谓法相常住。齐三光之明。
    我皇福臻。同二仪之固。伏见御制。众经论序。照古腾今。理含金石之声。文抱风云之润。治辄以轻尘足岳。坠露添流。略举大纲。以为斯记。
    治素无才学。性不聪敏。内典诸文。殊未观览。所作论序。鄙拙尤繁。忽见来书。褒扬赞述。抚躬自省。惭悚交并。劳师等远臻。深以为愧。
    贞观廿二年八月三日内府。


《圣教序》今译:
    听说天地有形状,所以显露在外、覆盖并且承载着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因为四季没有形状,所以深藏着严寒酷热来化育万物。因此观察体验天地的变化,即使是平凡而愚蠢的人也能知道它的一些征兆;要通晓明白阴阳变化,即使是贤能而有智慧的人也极少有研究透它的变化规律的。但是天地包容着阴阳变化而容易懂的原因,是因为天地有形状;阴阳变化在天地之间而难研究透的原因,是因为阴阳变化是没有形状的。所以天地的形象显露在外并能得到验证,即使愚蠢的人也会明白;而阴阳的变化隐藏了起来没有人能看得见,即使是聪明人仍会迷惑不解。
    况且佛道推崇虚空,它驾乘着隐秘来操纵着超脱一切的境界,也主张广泛救济众多生灵,用佛教的理论来治理天下。佛法一旦施发神威就没有上限,克制神奇的力量也没有下限。佛道从大处说它遍布宇宙,从小处说又能收拢一丝一毫。因为佛道主张不生不灭,超脱一切,所以虽历经久远而永不衰落。它有时隐藏,有时显露,以多种多样的形式传送着无数的幸福直到如今。佛道中寓含的神妙的道理和高深的玄机,即使遵循它也没有谁知道它的边际的;佛法的流传,深邃而静远,即使推崇它也没有谁探究出它的根源。所以众多平凡而无知的人,以及那些平庸浅陋之辈,面对佛教高深的旨意,能没有疑惑不解吗?
    然而佛教是在西土产生并兴起的。流传到大唐汉地就象明亮的美梦一样,照耀着大唐而流传着慈爱。很早很早以前天地初开的时候,语言还没有传播,教化还没有形成,当今人们敬慕德行也懂得遵循礼仪。在漫长的等待中,人类由浑沌昏暗回归到今天正本清原的时候,世道更替,法度发生了变化。早先佛祖那光辉的容颜被一种颜色所遮蔽,佛光照耀不到三千大世界之上;今朝它美好的形象才得以展开,我们似乎看到了空中端坐着佛像,甚至连它身上的三十二个显著特征都清晰可见。于是精妙的语言广为流传,才得以从生死的苦难中去拯救万物。于是先辈说的有道理的话得以长久地传播,也才能在广阔的大地上引导众生度过苦难。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真的正教很难广泛流传,各种教派不能把真教的意旨精华统一归属到一起;而邪僻的不正当的学问却容易使人依从,于是邪正之间就在教义上交错杂乱。所以空宗派和有宗派有了各自的观点;有时沿袭着旧俗便产生了争执。于是,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学说,就暂时沿着时间的流逝而在或兴或衰中交替流传。
    有个叫玄奘的法师,是法门的领袖人物。他从小就很聪明,心怀忠诚,早就能明白“三空”的教义;长大后他的神情、性格又和佛教的要求很是投合,他总是坚持包括“四忍”境界的佛门修行。即使是松林涧的清风、湖水中的朗月,也比不上他的清丽华美;即使是仙饮的晨露、明亮的珍珠,岂能和他的明朗润泽相比?所以他智慧超群,没有牵挂,精神清透,并不显露;他超出“六空”,不同于常人,多少年来没有人可以和相比。他聚精会神地从内心修炼自己,常以正统佛学的衰落为悲伤;他静心钻研佛教,常因这精深的理论被谬传而感慨叹息;他想着要有条有理地分辨剖析经文,扩大佛学古代的经文典籍;取掉虚假的,保留真实的,让后辈学者从此开始不再混淆真伪。因此他向往净土,就到西域去求学。他冒着生命危险在万里征途上行进;他拄着拐杖独自远行。途中艰险无以计数,早晨的漫天飞雪,行进途中有时找不到栖身之地;傍晚的滚滚风沙,遮天蔽月难辨方向。在万里山川之上,有着他排开险阻、拨开迷雾前进的身影;在多少个严寒酷暑的季节里,留下他踩霜宿雨而前进的脚印。他凭着对佛祖的诚心,视付出的辛苦为小事,期望着自己的心愿得以实现。他游遍了西域各国,历时一十七年。他历经了所有经过的地方,探询追寻正教。他经双林;到八水,体会到了佛教圣地的高贵风尚;他去鹿苑,登鹫峰,瞻仰了佛祖生活过的奇珍异途。他在先贤圣人那里接受了深奥的学问。对于“一乘”“五律”的佛学教说,他很快就牢记在心中,对“八藏”“三箧 ”的佛学理论,他讲起来就象波涛流水,滔滔不绝。
    于是玄奘从所经过的大小国家中,总共搜集吸取了三藏主要著作,一共六百五十七部,翻译成汉文后在中原传布,从此这宏大的功业得以宣扬。慈仁的云朵,从西地缓缓飘来,功德无量的佛法象及时雨一样遍洒在大唐的国土上。残缺不全的佛教教义终于恢复完整,在苦难中生活的百姓又得到了幸福。熄灭了火屋里燃烧的熊熊烈火(解救众苍生于水深火热之中),从此不再迷失方向;佛光普照,驱散了昏暗,照耀着众生到达超脱生死的彼岸。因此懂得了做恶必将因果报应而坠入苦海,行善也必定会凭着佛缘而升入天堂。为什么会有升有坠,那就只有看人的所作所为。比如桂花生长在高高的山岭上,天上的雨露才能够滋润它的花朵;莲花出自清澈的湖水,飞扬的尘土就不会玷污它的叶子。这并不是说莲花原本洁净,桂花原本贞洁,的确是因为桂花所依附的条件本来就高,所以那些卑贱的东西不能伤害到它;莲花依附的本来就很洁净,所以那些肮脏的东西就玷污不了它。花草树木没有知觉,尚且能凭借好的条件成就善事,更何况人类有血有肉有思维,却不能凭借好的条件去寻求幸福。希望这部《大唐三藏圣教》经得以流传广布,象日月一样,永放光芒;将这种福址久远地布撒人间,与天地共存,发扬广大。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书写工具的选择
    一、笔的选择:如用羊毫,不宜过长过软,如用狼毫,不宜过粗过硬,也可用加健中、小白云。笔锋一般在一寸之内。要用锋颖好的新笔,写秃了的笔不要用。总之,笔是宜小不宜大,锋是宜短不宜长,笔杆是宜细不宜粗,毫是宜尖不宜秃。能够选择一枝合适的笔,等于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推荐使用——中狼尾
    二、墨的选择:书画墨汁加水。水要用山泉或纯净水。加多少,依墨的浓度而定,过少黏厚枯滞,拖不动笔;过多则肥烂稀薄字无筋骨。因此首先得调好墨的浓度,笔蘸上去要由尖至根,不要一下蘸得过多过饱。推荐使用—— 中华书画墨。     
    三、纸的选择:可以选择一些质地细腻、绵柔的纸,吸水量要小些,如元书纸、报纸、仿古宣、熟宣、包装纸及一些书籍用纸均可。推荐使用——元书纸。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笔画起笔规律分析

    收笔规律分析

    折和钩的规律

    1、方折的写法

    道理同楷书,但比楷书直接而平实,切笔后侧锋重带(速度较快,不能用楷书的慢速,更不要挑出多余的角),切忌调整中锋再写折,那样会浪费时间,也影响效果。

    2、圆折的写法

    圆折的写法其实更简单,关键是手腕要圆转灵活,象画圆弧一样,要中锋运笔,靠手腕的转动边画弧边调整中锋。

    3、方钩的写法

    可参照方折的写法,折完写钩时要有加速度,而不是匀速。

    特别要注意的是竖钩,很容易用中锋出钩,写出的钩轻薄细尖,缺乏厚重之美,一定要用侧锋出钩。

    4、圆钩的写法

    可参照圆折的写法,折完写钩时要有加速度,而不是匀速。

     折和钩字例分类练习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笔画替代规律

    笔画替代是行书区别于楷书的重要特点之一,行书书写比楷书快而简便,所以必然要以少代多,以短代长,以直代曲,以简代繁。掌握这一规律为我们实现由学习楷书顺利向学习行书转换带来很大方便。    


    轻提笔字例分类临习

    轻提笔字例在《王圣教》中比比皆是,最精彩的莫过于“真”字,写的轻盈洒脱,灵动机智。练习这类字可增加对笔锋控制的灵敏度,缩小感觉阙值。从而达到灵活驾御笔锋、提升高难度书写能力的目标。

    按笔及提按转换练习


    学行书,掌握提按及转换技巧比楷书更重要,提笔写的线条飘逸轻盈,按笔写的线条沉着遒劲,两者都是表达行书美的,缺一不可。这就要求提笔写能做到快而不浮,按笔写则能慢而不疑。但如果不进行分类强化练习,容易出现败笔,细者如死蛇挂树,柔弱无力;粗者如蒸饼墨猪,肉肿无骨。

    在理解“提”、“按”时不能把两者截然分开,两者互为表里。提笔写以水平运动为表,垂直运动为里,如古人说的“锥画沙”;按笔写则相反,如古人说的“屋漏痕” 、“钤印泥”。练习提按转换要学会控制笔速和轻重,由提到按转换要求笔速由快到慢,按笔由轻到重;由按向提转换则由慢到快,提笔由重到轻。这里的快慢和轻重的区别极其细微,非久练不能感觉之,它是水平运动和垂直运动微妙的同步结合。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延伸阅读(二)

临摹《圣教序》应注意的笔画和结构

 

    一、点的写法:行书点的笔法变化比楷书丰富,它在楷书的基础上增加了动势和游丝.以斜点为例,其笔法为:顺锋入笔,略顿,蓄势后向左下出锋成钩.例如:“深”红色箭头所指。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两点呼应:左点出锋,顺势带出右点,两点之间笔断意连,顾盼有情,联系密切。
    斜点:顺锋入笔,略顿,回锋轻收,注意形态上与下一笔呼应。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二、横的写法:行书横的笔法在楷书横的基础上增加了动感,尤其当多横组合时,更强调彼此间的变化及映带关系。其笔法为:顺锋入笔,转锋右行,回锋轻放。
    如:“百”字红色箭头所指。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长横:长横入笔转锋的动作比短横更显著。
    以点代横:行书无论短横与长横笔法均相同,即:顺锋入笔,转锋右行,回锋轻收(有时蓄势出锋成钩)。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三、竖的写法:行书竖的用笔与楷书相似,也分为悬针竖和垂露竖。其区别在于:行书竖画有时不如楷书竖画挺直,有时还出现游丝和出钩,这些都是为了加强动感及与上下笔之间的联系。
如:“邦”字,红色箭头所指。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垂露竖:逆锋入笔,转锋后向下行笔,至尾端回锋轻收。两笔长短、直弧、位置高低均有差异。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四、撇的写法:行书撇分为回锋撇与出锋撇。与楷书撇比较而言,行书撇更多曲折变化,且增加了回锋出钩的变化,这些变化是为了加强与上下笔之间的承接映带关系。
    如:“形”字,红色箭头所指。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出锋撇:顺锋入笔,略顿,回锋蓄势后向左下出锋,短促而有力。
    回锋撇:顺锋入笔,转锋下行,微弧,至尾端戛然止笔,有回锋之意而无回锋之笔。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五、捺的写法:行书捺分为出锋捺、回锋捺和以点代捺。对具体的笔画而言,又有轻垂、方圆、长短、徐疾等变化,主要以体现行书的流动感及与上下笔之间的联系为原则。
    如:“春”字,红色箭头所指。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出锋捺:顺锋入笔,向右下行笔,运笔遒劲果断,顿笔后向右渐提笔出锋。此捺与楷书写法一致。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六、挑的写法:行书桃的笔法比楷书更为丰富,这是为了加强与上下笔之间的承接关系。另外,由于有了曲折变化,行书挑的运笔速度也不如楷书挑那样短促。
    如:“总”字,红色箭头所指。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挑:顺锋入笔,向右下顿笔,回锋蓄势后向右上行笔,提笔出锋。注意与下一笔的映带关系。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七、钩的写法:行书钩的笔法与楷书相似,但顿笔的动作不如楷书明显,常常是回锋顺势出钩,还需顺势映带下一笔,以体现行书流畅的特点。
    如:“忍”字,红色箭头所指。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折弯钩:折弯笔行至尾端,回锋蓄势后向左出钩,转角处应流畅、自然、含蓄。
卧钩:弧线行笔至尾端,回锋蓄势后向左上出钩,转角处流畅、自然、含蓄。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八、转折的写法:行书的转笔与楷书转笔一致,也以圆转、自然、流畅为原则。行书折的笔法与楷书有异,其转角不如楷书显著,极少出现圭角,也体现了行书的流动感。
    如:“贤”字,红色箭头所指。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转:笔法为边转笔边行笔,应写得圆转、流畅,一气呵成,忌犹豫不定。
    折:横笔至尾端,折锋下行,无明显的顿笔与显著的圭角。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结构一:疏密
     疏密是指根据笔画的多寡安排空间,笔画多处使其更密,笔画少处使其更疏,以疏衬密,以密衬疏,使疏密形成强烈对比,造成“宽可走马,密不透风”的生动效果。
    如“怀”字:左疏右密。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结构二:收放
  收放是指根据偏旁、部首形态的差异,而在大小、宽窄、长短上作夸张处理,造成部首之间大收大放的强烈对比,增加生动多变的趣味。
    如“陵”字:左收右放。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结构三:向背
  向背常指左右两部分(或作为主笔的两笔画)之间的呼应关系。左右相向者,两主笔(部首)拱向外侧,结体显得饱满;左右相背者,两主笔(部首)拱向内侧,结体显得瘦劲。
    如“国”字:笔势相向。“国”字左右竖笔略向外拱,造成笔势上的相向,使整个字显得雍容、饱满、浑厚有力。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结构四:争让
  争让是指偏旁、部首之间根据笔画的长短、多寡而作位置的挪让,使相互之间揖让有礼、顾盼有情,增添整个字团结和气的氛围。
    如“谢”字:左右互为争让。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结构五:参差
  参差是指偏旁、部首组合时不作整齐排列,而是左右或上下略加错位,以避免呆板,增添灵动、生气,使整个字在险绝中求得平衡。
  如“微”字:左中右参差。“微”字由左中右三部分组成,但三部分并不排在同一水平线上,而是做明显错位:中间最高,左旁其次,右边最低,形成左中右参差,化呆板、平庸为灵动、神奇。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结构六:欹正
  欹正是指部分偏旁、部首或局部作倾斜、欹侧处理,又能倾而不倒,平中寓奇,增加字的变化和意外的奇趣.
  如“崇”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例字: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延伸阅读(三)

日本荒金大琳著《褚遂良书雁塔圣教序记录》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日本荒金大琳著《褚遂良书雁塔圣教序记录》

 
    日本学者荒金治在所著《〈雁塔圣教序〉的修正线》一文中,考证了圣教序碑中许多笔画多次修改补充的现象。这一现象荒金治认为起初发现修正线的是日本大正时期的书法家比田井天来(1872—1939)与松田南溟。
    1971年,由书学院出版部出版了《书学院本·雁塔圣教序》,在此拓片上,共有350个金色与红色的点。比田井天来的儿子南谷也是著名的书法家,他在后言里谈到“关于这些点,真可惜没有问清楚”。因此,日本别府大学教授荒金信治(号大琳,即荒金大琳,荒金治的父亲)为研究《雁塔圣教序》,分别于1997年、1998年与2006年三次去西安大雁塔进行拍照,回来后把照片放大就发现了许多类似“形”字的修正线。甚至还有一个字里进行5处修正的现象。找到的总数是978个字,修正处达1492:《圣教序》共有821个字,修正的566个字、没有修正的255个字 、《圣教序记》共有642个字,修正的412个字、没有修正的230个字。
    荒金大琳与荒金治父子通过反复研究后,认为“修正线”现象与历史的大背景有密切的关系:即褚遂良第一次书写的时候,因为太宗喜欢行书而多用了行书笔画。太宗去世时,定长孙无忌与褚遂良为顾命大臣,帮助太子李治施政。李治称帝后,产生了对两位顾命大臣的不满。650年(永徽元年)十月,褚遂良因为韦思谦弹劾而被左迁为同州刺史。根据荒金父子的考证认为,王羲之著名的行书名迹《兰亭序》写于公元353年(东晋永和九年)。由于353年年是癸丑年,唐高宗决定在同为癸丑年的654年(永徽四年),以建《圣教序碑》的方式来纪念。653年(永徽三年),唐高宗招褚遂良回京后重新书写,并开始准备建立石碑。荒金父子认为:为了建立石碑而回到长安的褚遂良由于心情不佳,多次书写都不如第一次写的效果。最后不得不用以前写的稿子来修正文字。除了“太宗”、“永徽”等贞观年间不存在的词重新书写以外,进行大规模的补笔修正。修正的特点就是从行书笔画改成楷书笔画。

         《雁塔圣教序》亦称《慈恩寺圣教序》,唐代褚遂良书。楷书,共1463字。公元653年(唐永徽四年)立。共二石,均在陕西西安慈恩寺大雁塔下。前石为序,全称《大唐三藏圣教序》,唐太宗李世民撰文;后石为记,全称《大唐皇帝述三藏圣教记》,唐高宗李治撰文。为避高宗讳,碑文两个“治”字,均缺末笔。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宋拓片流失日本,原碑仍立在西安大雁塔。

        1997年,两个日本人到了西安,打开了铁链,拍了几天照片。2010年,论著由文物出版社出版,不仅宋拓及原碑影像有了对照,而且理清了中国书界n年争论不休的几个问题:
  一、《圣教序》与《圣教序》碑均为褚遂良亲书。太宗在贞观二十二年(648)撰写《雁塔圣教序》,时任中书令的褚遂良书写《圣教序》,高宗即位既永徽元年褚遂良被第一次左迁,永徽三年召回长安,四年(653)任尚书右仆射,六年反对高宗和武则天结婚,第二次被贬,死在爱州即如今的越南。
  二、两碑同一年建,《圣教序》为上,《圣教序记》为下。但因高宗也是皇帝,于是在大雁塔左右对称排列,刚驾崩的父皇列左,书写按从右到左;儿皇帝列右面,书写从左到右。
  三、褚遂良写出的上下碑不同,上下碑共1463个字,其中978个字有1492处修改痕迹,太宗喜欢行书笔意,高宗不喜欢,褚遂良贬后重召进宫,续写部分不及几年前所书,于是修改了行书笔意,增添了楷书痕迹。两个说一不二的皇帝造就了乱七八糟但却无与伦比的《雁塔圣教序》。
       四、《雁塔圣教序》建立经过为:
      1、玄奘从印度回来,请太宗写序文。
      2、太宗写好序文,皇太子李治写序记文。
      3、以弘福寺寺主为首的长安的僧人申请立碑。
      4、中书令褚遂良书写二序文,字体靠近行书,在一张纸上从右写到左,两篇文章连续书写。
      5、太宗驾崩,高宗即位。
      6、褚遂良被左迁为同州刺史。
      7、褚遂良从同州回京任吏部尚书,又升为尚书右仆射。
      8、重新书写《圣教序》,这次布局分为两块碑,序为从右到左,序记为由左到右。但没有原来的好,只好使用原稿的字来进行修改。
      9、立碑。立碑时间是太宗早就已经确定的。
      上述结论在1999年日本筑波大学第九届书学书道史学大会发表。
      无意美化邻国日本。但至少,日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继承、研究精神值得学习,其严谨、严肃、严格的治学态度值得我们学习。从他们的论著,我们看到了仕途坎坷的褚遂良,更看到了无与伦比的褚遂良。    

                                                                                                                                                           (佚名)

“墨皇本”《圣教序》与宋拓原石单字比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