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2011-05-05 14:29:13)
标签:

赵孟

朱子感兴诗

唐狄梁公碑

远游

历史

墨迹

书法

书法史

中国书法

资料

分类: 宋、元、金、书法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赵孟頫书《朱子感兴诗》墨迹

 

    陈子昂为初唐文坛首开风气的诗人,《全唐诗》存其诗近一百三十首。他创作的《感遇诗三十八首》,对后世产生极大影响。《新唐书·陈子昂传》中有言:唐兴,文章承徐、庾余风,天下祖尚,子昂始变雅正。初,为感遇诗三十八章,王适曰:是必为海内文宗。南宋文学家刘克庄例举《感遇诗三十八首》中的一些篇章,称其“读之有眼空四海,神游八极之兴。”南宋著名理学家、教育家、诗人朱熹亦喜爱这组感遇诗,受其启示,曾作感兴诗二十首。  
    1313年(元皇庆二年),赵孟頫书写朱熹的《感兴诗二十首》,赠给友人。此卷用笔清秀苍劲,多含楷书笔意,结字大小相近,肥瘦参差,体势奇宕多姿。这卷墨迹纵28.2厘米,横300多厘米,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赵孟頫书《唐狄梁公碑》拓本


    宋仁宗宝元元年(1038)正月十三日,范仲淹被贬,从饶州(即鄱阳郡)去润州(即丹徒郡,今江苏省镇江市)任知州,途经彭泽县,拜祭了此间的狄梁公祠,他为狄梁公的功德所感动,洋洋洒洒写下了1907字的包含敬仰之情的《唐狄梁公碑》。全篇碑文,不但盛赞了狄梁公一生重大的功绩,而且抒发了自己愿以狄梁公为榜样,报效国家、报效民众的思想感情。  
    狄梁公即狄仁杰(607-700),为唐代著名大臣,因封为梁国公,故有是称。武则天即位,任地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后为酷吏来俊臣诬陷下狱,在武则天长寿元年(公元692年)被贬为彭泽县令,任职一年。期间,他施恩于彭泽民众,当他离开彭泽升任魏州剌史后,当地民众为感念他,建生祠予以纪念,故彭泽县内有狄梁公祠。  
    范仲淹写的《唐狄梁公碑》,其内容可分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即为第一段文字,高度赞扬了狄梁公的丰功伟绩,并交待了他的名字和籍贯。第二部分为文章的主体,从十五个方面列举了狄梁公的忠与孝的事实,并在每一二件事实后面进行了极简短的评议。第三部分作了总结,第四部分为碑文的铭文。


《唐狄梁公碑》原文:
    天地闭,孰将辟焉?日月蚀,孰将廓焉?大厦仆,孰将起焉?神器坠,孰将举焉?岩岩乎!克当其任者,惟梁公之伟欤。  

    公讳仁杰,字懐英,太原人也。祖宗髙烈,本传在矣。公为子,极于孝;为臣,极于忠。忠孝之外掲如日月者,敢歌于庙中。公尝赴并州,掾过太行山,反瞻河阳,见白云孤飞。曰:吾亲在其下,久而不能去。左右为之感动。诗有《陟岵陟屺伤》。君子于役,弗忘其亲之深。于嗟乎:孝之至也,忠之所由生乎!  

    公尝以同府掾当使绝域,其母老疾。公谓之曰:奈何重太夫人万里之忧!诣长史府请代行。时长史司马方睚眦不协,感公之义,欢如平生。于嗟乎:与人交而先其忧,况君臣之际乎!  
    公为大理寺丞,决诸道滞狱万七千人,天下服。其平武卫将军权善才,坐伐昭陵柏,髙宗命戮之。公抗奏不却。上怒曰:彼致我不孝!左右策公令出。公前曰:陛下以一树而杀一将军张释之,所谓假有盗长陵一坏土,则将何法以加之?臣岂敢奉诏谄陛下于不道!帝意解,善才得恕死。于嗟乎:执法之官,患在少恩,公独爱君以仁,何所存之逺乎!  
    髙宗幸汾阳,宫道出妒女祠,下彼俗谓盛服过者,必有风雷之灾。并州发数万人别开御道。公为知,顿使曰:天子之行,风伯清尘,雨师洒道,彼何害哉?遽命罢其役。又公为江南巡检使,奏毁淫祠千七百所。所存惟夏禹、太伯、季子、伍员四庙。曰:安使无功血食,以乱明哲之祠乎!于嗟乎:神犹正之,而况于人乎!  
    公为宁州刺史,能抚戎夏。郡人纪之碑。及迁豫州,会越王乱后,縁坐七百人,籍没者五千口。有使促行刑,公缓之,密表以闻曰:臣言似理逆人,不言则辜陛下好生之意,表成复毁,意不能定。彼咸非本心,唯陛下矜焉,敕贷之流于九原郡道。出宁州,旧治父老迎而劳之,曰:我狄使君活汝辈耶!相携哭于碑下,斋三日而去。于嗟乎:古谓民之父母,如公则过焉!斯人也,死而生之,岂父母之能乎!  
    时宰相张光辅率师平越王之乱,将士贪暴。公拒之,不应。光辅怒曰:州将忽元帅耶!对曰:公以三十万众除一乱臣,彼胁从辈闻王师来,乘城而降者万计。公纵暴兵杀降以为功,使无辜之人肝脑涂地!如得尚方斩马剑加于君颈,虽死无恨!光辅不能屈,奏公不逊,左迁复州刺史。于嗟乎:孟轲有言,威武不能挫,是为大丈夫,其公之谓乎!  
    为地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为来俊臣诬构下狱。公曰:大周革命,万物惟新,唐朝旧臣,甘从诛戮。因家臣告变得免死,贬彭泽令。狱吏尝抑公诬引杨执柔,公曰:天乎!吾何能为!以首触柱,流血被面。彼惧而谢焉。于嗟乎:陷阱之中,不义不为,况庙堂之上乎!  
    契丹陷冀州,起公为魏州刺史以御焉。时河朔震动,咸驱民保郛郭。公至,下令曰:百姓复尔业,寇来吾自当之!狄闻风而退。魏人为之立碑。未几入相,请罢戍疏勒等四镇以肥中国,又请罢安东以息江南之馈输,识者韪之。突厥再寇,赵定间出。公为河北道元帅,狄退就命公为安抚大使前为突厥。所胁从者咸逃散山谷。公请曲赦河北诸州,以安反侧。朝廷从之。于嗟乎:四方之事,知无不为,岂虚尚清谈而巳乎!  
    公在相日,中宗幽房陵,则天欲立武三思为储嗣。一日问群臣可否,众皆称贺。公退而不答。则天曰:无乃有异议乎?对曰:有之一。昨陛下命三思募武士,岁时之间数百人及命。庐陵王代之,数日之间应者十倍。臣知人心未厌唐徳。则天怒令策出。又一日则天谓公曰:我梦双陆不胜者,何对?曰:双陆不胜,宫中无子也!复命策出。人一日,则天有疾,公入问阁中。则天曰:我梦鹦鹉双翅折者,何对?曰:武者陛下之姓,相王庐陵王则陛下之羽翼也,是可折乎!时三思在侧,怒发赤色。则天以公屡言不夺,一旦感悟,遣中使密召庐陵王矫衣而入,人无知者。乃召公坐于帘外而问曰:我欲立三思,群臣无不可者,俟公一言从之,则与卿长保富贵,不从则无复得与卿相见矣!公从容对曰:太子天下之本,本一摇而天下动。陛下以一心之欲,轻天下之动哉!太宗百战取天下,授之子孙,三思何与焉?昔髙宗寝疾,令陛下权亲军国,陛下奄有神器数十年,又将以三思为后,如天下何?且姑与母孰亲?子与侄孰近?立庐陵王,则陛下万岁后享唐之血食;立三思则宗庙无祔姑之礼。臣不敢爱死以奉制陛下其圗焉!则天感泣,命褰帘使庐陵王拜公。曰:今日国老与汝天子!公哭扵地。则天命左右起之,拊公背曰:岂朕之臣、社稷之臣耶!巳而奏曰:还宫无仪,孰为太子?复置庐陵王于龙门,备礼以迎中外大恱。于嗟乎:定天下之业,断天下之疑,其至诚如神雷霆之威,不得而变乎!  
    则天尝命公择人,公曰:欲何为?曰:可将相者。公曰:如求文章,则今宰相李峤苏味道足矣!岂文士龌龊思得奇才,以成天下之务乎?荆州长史张柬之真宰相,才诚老矣。一朝用之,尚能竭其心。乃召拜洛州司马。他日又问人于公,对曰:臣前言张柬之,虽迁洛州犹未用焉。改秋官侍郎,及召为相。果能诛张易之辈,返正中宗,复则天为皇太后。于嗟乎:薄文华、重才实其知人之深乎!  
    公之勲徳不可殚言。有论议数十万言,李邕载之,别传论者。谓松柏不夭,金石不柔,受于天焉。公为大理丞,抗天子而不屈;在豫州日,拒元帅而不下;及居相位而能复废主以正天下之本。岂非刚正之气,出乎诚性,见于事业,当时优游荐绅之中。颠而不扶,危而不持者,亦何以哉! 
    某贬守鄱阳,移丹徒郡,道过彭泽,谒公之祠而述焉。又系之云商有三,仁弗救其灭汉有四,皓正于未夺。呜呼!武暴如火,李寒如灰,何心不随,何力可回!我公哀伤,拯天之亡,逆长风而孤骞,诉大川以独航。金可革,公不可革,孰为乎!刚地可动,公不可动,孰为乎!方一朝感通,群阴披攘。天子既臣而皇,天下既周而唐,七世发灵,万年垂光。噫!非天下之至诚其孰能当!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元代赵孟頫《朱子感兴诗》《唐狄梁公碑》《远游》

    赵孟頫书《远游》墨迹

 

    陆游诗作《远游》,该诗作主要写的是想像中的天上远游,表达的是现实人间的理想追求。

 

    赵孟頫(1254-1322),字子昂,号松雪,松雪道人,又号水精宫道人、鸥波,中年曾作孟俯,汉族,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元代著名画家,楷书四大家(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赵孟頫)之一。赵孟頫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他也善篆、隶、真、行、草书,尤以楷、行书著称于世。
  孟頫为宋太祖子秦王德芳之后裔,五世祖秀安僖王子偁、四世祖崇宪靖王伯圭。宋高宗赵构无子,立子偁之子伯圭(孟頫兄,后为孝宗),始居湖州。曾祖父师垂,祖父希永,父与訔,均为宋代大官。母李氏,生母丘氏。祖父早死无子,由祖母收他为后。孟頫为第七子,十一岁父死,生母督学②,孟頫自幼聪敏过人,刻厉进取,读书过目成诵,为文操笔立就,十四岁考中国子监。后任真州司户参军。
  南宋灭亡后,孟頫一度蛰居在家。生母丘氏说,“圣朝必收江南才能之士而用。你不多读书,如何超乎常人?”因而愈加努力,拜老儒敖继公研习经义,学业日进,声名卓著。吏部尚书夹谷之奇举为翰林国史院编修官,辞不赴任。至元二十三年(1286)十一月,行台治书侍御史程钜夫奉诏搜访江南遗逸,得二十余人,孟頫名列其首,并单独被引见入宫。元世祖宠幸,让他坐于右丞叶李之上,有一御史中丞以前朝宗室子弟为由,称其不宜荐举并近于帝王左右,反而被逐出御史台。立尚书省,元世祖命孟頫草拟诏书,挥笔立就,甚得赏识。诏集百官议法于刑部,孟頫奉命前往。讨论到赃刑时,会议拟定贪赃满至元钞二百贯处死,孟頫指出:始造中统钞时,以银为本,虚实持平。二十多年来,轻重相差已达数十倍,今虽改为至元钞,但二十年后至元钞值势必再次如同当年的中统钞。如果计至元钞抵法,我怀疑失之过重。古代以米、绢二物为民生所必须,称为二实。银、钱与二物相比,谓之二虚。四者相较,虽时有升降,终究不会相距太远。因此,以绢计赃,最为适中。何况纸钞乃宋人所造,行用于边远之地,金人袭而用之,皆出于不得已。现又要以此断人死命,似大不足取。在大臣中有人以为他是前朝宗室,刚从南方北上,诋毁金人钞法,必出于成见。刑部杨郎中便严词责难:今朝廷行用至元钞,故犯法者以钞计赃。而你却以为不当,岂不是想阻止行用至元钞吗?金人定钞法,也与大臣共同商议,难道就没有比得上你的人吗?孟頫说:法者人命攸关,拟定时如失轻失重,就会让人死于非命。我奉诏参与讨论,认为有不当之处,不敢不言。中统钞虚,才改行至元钞,难道至元钞就始终没有虚的时候吗?你不据理而言,只想以势凌人,是什么道理?杨郎中愧而致歉。
    元世祖将以丞相之位安置孟頫,初拟授为尚书吏部侍郎,参议高明持议不妥。至元二十三年(1286)六月,授奉训大夫、兵部郎中,总理天下驿站。按至元十三年的规定,使客饮食之费每年定为中统钞二千锭,至此物价已上涨几十倍,而使者征发,有司请事及外国贡献,又日益增多。于是站吏乏供,便强取于民,僻县小市,买卖几乎断绝,而使客、站吏与小民仍纷争不已。孟頫乃请于中书,饮食之费增为二万锭。至元钞法阻涩不行,遣尚书刘宣与孟頫至江南,问行省丞相慢令之罪,对左右司及诸路官则可直接加以笞罚。孟頫认为鞭笞官吏有辱于士大夫,力辞其任,在桑哥的威逼之下,不得已而成行,但遍历诸郡,未尝笞罚一人。还朝,桑哥严加谴责,而士大夫则交口称赞他的仁厚德行。王虎臣揭举平江路总管赵全不法,诏遣虎臣往治。右丞叶李力奏虎臣不宜,元世祖不听,孟頫进言:赵全在平江,为政贪暴,固然当治,但虎臣在他之前任该路总管时,多强买人田,放纵宾客为非作歹,赵全多次与他扞格,双方结怨至深。王虎臣之罪,侥幸犯于大赦之前,若派他去问治,必假公法而报私仇,所问之罪,纵然属实,别人也会持不同看法。元世祖醒悟,乃改遣他人。桑哥为丞相,钟初鸣即坐尚书省听事,六部官员后至者即遭笞罚。孟頫偶而后至,按例将遭处治,孟頫乃突入都堂上诉,右丞叶李以刑不上大夫之论怒责桑哥,从此,仅笞六部以下官。此后,孟頫有一次骑马行于东御墙之外,因道路陡狭,不慎落马跌入河中,桑哥得知,特奏请元世祖,得准将御墙西移二丈有余。
  至元二十七年五月,拜集贤直学士、奉议大夫。该年七八月间地震,北京尤甚,地陷,涌黑砂水,死伤数万人。当时元世祖北巡,驻于龙虎台,特遣平章阿剌浑撒里还京师,召集贤、翰林两院官,问以致灾之由,并告戒勿令桑哥得知。此前,由桑哥建言,派忻都、王济等理算天下钱粮,已征数百万,未征达数千万,州县为之特置牢狱,逮捕拷掠,械系者相望于道,大家巨室破产者无数,甚至逼妻女为娼。而使者四出,征取更为急迫,大批富人纷纷逃入山林,官府又发兵搜捕,两河之间,起事者数万人。此次大臣会议,本可乘机指责当权丞相施政失当,但桑哥气焰熏天,一般人仅仅援引《经》、《传》及五行灾异之言,泛泛而论所谓“修人事”、“应天变”的道理,而不敢言及时政。孟頫与阿剌浑撒里私交甚密,乃乘势与之相商:今理算钱粮,民不聊生,地震之变,实由此而生。宜援引唐太宗故事,大赦天下,理算钱粮,应尽数蠲免。阿剌浑撒里如言上奏,获元世祖认可。诏书拟定后,桑哥于都堂召会两院官员,孟頫前读诏书,阿剌浑撒里充当翻译,读至除免逋欠条文时,桑哥摇手说,这决不是皇上的意见,孟頫说,拖欠者死亡已尽,无从征取,故未征钱粮,均属虚数,不在此时顺从诏书除免,今后如有人说尚书有失陷钱粮数千万之责,丞相何以自解?桑哥顿悟,蠲免诏书得以下达。
  元世祖曾令孟頫比较留梦炎尚书与叶李右丞优劣,孟頫崇留而淡叶。元世祖曰:梦炎在宋,状元及第,位至丞相。贾似道误国不道,梦炎只是屈己附和,无一言以悟主听。叶李布衣之士,但能伏阙上书,故叶李贤于梦炎。但叶李论事厉于声色,盛气凌人,刚直太过,因而易招人怨。你不敢斥梦炎之非,是因他是乃父挚友之故。于是让他赋诗以讥刺梦炎。孟頫诗曰:“状元曾受宋家恩,国困臣强不尽言;往事已非那可说,且将忠直报皇元。”后两言深得元世祖赞许。孟頫即以此事说动侍臣彻理:桑哥误国之罪,甚于似道,我辈不能言,他日何以辞其咎?我乃疏远之臣,言必不听,侍臣中读书知义理,慷慨有大节,又为上所亲信者,没有能超过你的,你当行仁人之事,为万民除去残贼。彻理乃于世祖前极数桑哥之恶,元世祖闻言震怒,令卫士掌彻理双颊,口鼻流血倒地,片刻再问,对答如初,不久又有大臣进言,元世祖醒悟,处死了桑哥。
  桑哥死,尚书省废,大臣多因罪被逐,中书参政贺伯颜奏请早择辅相,元世祖乃属意孟頫,慰勉再三,终力辞不受。元世祖再问翰林学士阎复、集贤学士宋渤能否称职,孟頫答,二人皆非相才。当日,京师盛传孟頫已入中书为相,日暮归第,已是贺客盈门,孟頫逊谢再三,才稍稍散去。
    元世祖在位,曾多次有意重用孟頫,并进而传旨,特许他自由出入宫门,寄以腹心。孟頫则自感身处要地,势必遭人猜忌,因此,问及军国大政时,他一如既往,倾心直言,但此后却更少出入宫中,并力请调离京师。
  至元二十九年正月,授朝列大夫、同知济南路总管府事,兼管本路诸军奥鲁。总管缺官,他独署府事,处事有方,宦绩卓著。为政常以兴学为务。城东有膏腴田八顷,两家相争,数十年不决,孟頫判为赡学田。夜出巡察,闻读书声,往往削其柱而记之,次日,派人赠酒慰勉,能文之人,亦必加褒美。三十年后该地俊杰之士,号为天下之冠。佥廉访司事韦哈剌哈孙以苛虐著称,孟頫未能顺随,乃寻事中伤,恰逢元成宗召他赴京预修《世祖皇帝实录》,才免于其难。不久辞归乡里,时值大德元年(1297),朝廷又授太原路汾州知州等职,尚未到任,又召还京师令书《藏经》,书成后,执政拟留他入值翰林,孟頫力辞请归。大德三年八月,改集贤直学士、行江浙等处儒学提举,任满后于至大二年(1309)七月转任扬州路泰州尹等职。时元仁宗在东宫,正收用文武才士,因而未到任又被召回,次年十月授为翰林侍读学士、知制诰、同修国史,因与其他学士在撰写祀南郊祝文时意见不合,告假而去。元仁宗即位,升集贤侍讲学士、中奉大夫,按从二品资历,推恩封赠两代。
  皇庆二年(1313)后又多次升迁,至延佑三年(1316)七月,授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知制诰、兼修国史,按一品资历,推恩封赠三代。元仁宗恩宠有加,常常字而不名,有所撰述,往往密旨相召。与侍臣论文学之士,将孟頫比为唐之李白、宋之苏轼,并将他“超乎常人”之处归纳为七个方面:帝王苗裔、状貌昳丽、博学多闻知、操履纯正、文词高古、书画绝伦、旁通佛老之旨而造诣玄微。中伤、离间者往往遭元仁宗斥责。六年五月,力辞归乡。至治元年(1321)春,元英宗遣使就其家书写《孝经》。至治二年六月去世,与夫人管道升合葬德清县千秋乡东衡山之原。追封魏国公,谥文敏。
  孟頫博学多艺,文学艺术开创一代风气。经学主治《尚书》,尤精于礼、乐之学。对律吕之学也有精深研究,颇得古人不传之妙,著有《琴原》、《乐原》各一篇。篆法尊《石鼓》、《诅楚》,隶书法梁鹄、钟繇,行草崇二王,晚年又受李北海影响,各种书体,冠绝古今,天竺、日本均以收藏其翰墨为贵。手书佛、道书法,有许多散于名山。诗赋文河,清邃高古,读来往往使人有飘然出世之感。至元年间诗人之中,他与戴表元等人一起,力扫南宋卑弱习气。他善于融篆籀之法于绘画之中,竹石、人马、山水、花鸟,无所不精,无疑是一代画坛领袖。对世俗贬低界画的看法,也有独到见解,认为其他画科,有时尚可杜撰瞒人,而界画却更须具备功力法度。有记载说,入元之后,孟頫家事甚贫,平时也常以字画收取润笔费用,聊以自补。他还精于古器物、书法、名画的鉴定,有关年代、作者、真伪,望而知之,百不失一。有《松雪斋文集》十卷、外集一卷传世。另著有《谈录》一卷。子三人,雍、奕并以书画知名。
  夫人管道升,字仲姬,为孟頫同里,聪敏过人,能书善词,绘画精于墨竹、梅、兰,笔意精绝。元仁宗曾取其书法,与孟頫及其次子赵雍的书法用玉轴精装,钤上御印藏于秘书监,说:“使后世知我朝有一家夫妇父子皆善书,亦奇事也!”

 

赵孟頫集评——
    明 项 穆:若夫赵孟頫之书,温润闲雅,似接右军正脉之传,妍媚纤柔,殊乏大节不夺之气。(《书法雅言》)
    明 董其昌:吾于书似可直接赵文敏,第少生耳。而子昂之熟,又不如吾有秀润之气。惟不能多书,以此让吴兴一筹。(《画禅室随笔》)
    明 董其昌:吾乡陆宫詹以书名家,虽率尔作应酬字,俱不苟且,曰:“即此便是学字,何得放过?”陆公书类赵吴兴,实从北海有入,客每称公似赵者,曰:“吾与赵同学李北海耳。”(《画禅室随笔》)
    明 董其昌:书家以险绝为奇,此窍惟鲁公、杨少师得之,赵吴兴弗能解也。今人眼目为吴兴所遮障。(《画禅室随笔》)0
    清 冯 班:结字,晋人用理,唐人用法,宋人用意。用理则从心所欲不逾矩。因晋人之理而立法,法定则字有常格,不及晋人矣。宋人用意,意在学晋人也。意不周帀则病生,此时代所压。赵松雪更用法,而参之宋人之意,上追二王,后人不及矣。为奴书之论者不知也。(《钝吟书要》)
    清 冯 班:赵殊精工,直逼右军,然气骨自不及宋人,不堪并观也。(《钝吟书要》)
    清 冯 班:学前人书从后人入手,便得他门户;学后人书从前人落下,便有拏把。汝学赵松雪,若从徐季海、李北海入手,便古劲可爱。(《钝吟书要》)
    清 梁 巘:子昂书俗,香光书弱,衡山书单。(《评书帖》)
    清 梁 巘:学董不及学赵,有墙壁,盖赵谨于结构,而董多率意也。(《评书帖》)
    清 吴德旋:永兴书浑厚,北海则以顿挫见长,虽本原同出大令,而门户迥别。赵集贤欲以永兴笔书北海体,遂致两失。集贤临智永《千文》,乃是当行,可十得六七矣。(《初月楼论书随笔》)
    清 吴德旋:刘诸城云:“松雪自当为一大宗,既或未厌人意,然究无以易之。”此就元人而论,谓鲜于、康里诸公皆非松雪之匹耳。(《初月楼论书随笔》)
    清 吴德旋:松雪行书以《天冠山》为最,北海肖子也。世人艳称《民瞻十札》已属次乘,《梅花诗》则自《郐》无讥矣。(《初月楼论书随笔》)
    清 钱 泳:松雪书用笔圆转,直接二王,施之翰牍,无出其右。惟碑版之书则不然,碑版之书必学唐人。或曰:“然则何不径学唐人,而必学松雪,何也?”余曰:“吾侪既要学书,碑版翰牍须得兼备,碑版之书其用少,翰牍之书其用多,犹之读三百篇,《国风》、《雅》、《颂》不可偏废,书道何独不然。”(《书学》)
    清 钱 泳:张丑云“子昂书法温润闲雅,远接右军,第过为妍媚纤柔,殊乏大节不夺之气”,非正论也。褚中令书,昔人比之美女婵娟,不胜罗绮,而睇忠言谠论,直为有唐一代名臣,岂在区区笔墨间,以定其人品乎!(《书学》)
    清 阮 元:元赵孟頫楷书摹拟李邕。(《北碑南帖论》)
    清 包世臣:子昂如挟瑟燕姬,矜宠善狎。(《艺舟双楫》)
    清 包世臣:吴兴书笔专用平顺,一点一画、一字一行,排次顶接而成。古帖字体大小颇有相径庭者,如老翁携幼孙行,长短参差,而情意真挚,痛痒相关。吴兴书则如市人入隘巷,鱼贯徐行,而争先竞后之色人人见面,安能使上下左右空白有字哉!其所以盛行数百年者,徒以便经生胥史故耳。然竟不能废者,以其笔虽平顺,而来去出入处皆有曲折停蓄。其后学吴兴者,虽极似而曲折停蓄不存,惟求匀净,是以一时虽为经生胥史所宗尚,不旋踵而烟销火灭也。(《艺舟双楫》)
    清 包世臣:吴兴用意结体,全以王士则《李宝成碑》为枕中秘。(《艺舟双楫》)
    清 周星莲:赵集贤云:“书法随时变迁,用笔千古不易。”古人得佳帖数行,专心学之,便能名家。盖赵文敏为有元一代大家,岂有道外之语?所谓千古不易者,指笔之肌理言之,非指笔之面目言之也。(《临池管见》)
    清 朱和羹:子昂得《黄庭》、《乐毅》法居多。邢子愿谓右军以后惟赵吴兴得正衣钵,唐、宋人皆不及也。(《临池心解》)
    清 康有为:吴兴、香光,并伤怯弱,如璇闺静女,拈花斗草,妍妙可观念更新,若举石臼,面不失容,则非其任矣。自元、明来,精榜书者殊鲜,以碑学之不兴也。(《广艺舟双楫》)

                                                                                                

延伸阅读
赵孟頫好古之缘由 
    赵孟頫在元代地位博华是极高的,官做到一品物博,诗文书画地位之崇隆竟被中皇帝直比李、苏。
  赵孟頫中博曾经是不甘寂寞的。其母也物早为他的仕进作了设计与安排,博华曾语之曰“圣朝必收江南才华能之士而用之。汝非多读书,何博中以异于常人”?但当赵孟頫中果然以其饱学之才人选宫廷,恩宠于博中帝时,其一生“围城”物华式的痛苦却由此开始。中同被程钜夫举荐的谢枋拒不出仕物,并谓江南人才仕元为华可耻。而同时被举荐已物中至北京的吴澄却“翻然博中有归志,曰吾之学无用也,迂而博中不可行也。赋渊明之诗一章,朱华博子之诗二章而归。吴君之心,余之心物也。以余之不才,去吴君何华物啻百倍。吴君且德物华,则余当何如也”物博!然而赵孟頫并没有走中华,他在为元代朝廷物中尽忠。可是却从一开始,就因其物博前朝宗室的出身受到朝廷同中物僚们公开的挑剔与非难。”或言孟頫中华宋宗室,不宜使近中左右,帝不听”,“帝华博初欲大用孟頫,议者难之”,仁博宗时有人亦称“国史所载,多兵博物谋战略,不宜使公与闻”。尽管物博元帝力排众议,恩宠有中物加,但赵孟頫自己物华却小心翼翼,谨小博华慎微,以至眷顾愈重,担心物愈深。“忽必烈欲擢拔物中赵孟頫至中书,力辞。中物……(忽必烈)每同孟中博頫交谈至深夜。世祖谈起宋博华太祖事,孟頫避而不答中物。自兹,不常入宫,力请外补”博。“帝欲使孟頫与闻中书政事,博华孟頫固辞,有旨令出入宫门无禁中……孟頫自念,久在上侧,必为华博人所忌,力请外补物华”。挤进“围城”的赵孟頫再也中博无法突围而出了。“自华博知世事都无补,其奈君华博恩未许归”。
  赵博中孟頫的确几次请归华物未准,直到临死前三年才被皇帝华放归回乡,后来再召,博中以疾未行。赵孟頫的《罪出》一博华诗把这种悔恨之情表白得淋漓尽物华致:“在山远为志,出山为小草。古物博语已云然,见事若不早。平生独物华德愿,丘壑寄怀抱。图书时自娱,野博中性期自保。谁令堕尘网,宛转受博中缠绕。昔为水上鸥物,今如笼中鸟。哀鸣谁复顾,毛中博羽日摧槁。向非亲友赠,蔬食常不饱物博。病妻抱弱子,远华物去万里道。骨肉生物别离,丘垄缺拜扫。愁海无一语中物,目断南云沓。恸哭悲风来,如何诉华物穹昊。”此诗可是华作于他去大都不过两年三十五岁博物的时候,衣锦荣贵之背后是如何物中深沉的哀痛与悔恨华!这种“愁海”与“尘网”中物之“摧槁”一直伴华物随赵孟頫终生。此华博种情绪在赵孟頫一生的诗文书画华博中比比皆是,举不胜举。如中果此类情绪仅仅是出仕与归隐的华博矛盾使然的话,那物比之更深沉的痛苦与悔恨、自责中博自然是连赵孟頫自己都难以博启齿的民族立场的失足与丧华中节了。
  赵孟頫在《题物中李仲宾野竹图》中,有一段中华中国画竹史上别出博物心裁的奇文:“此尊青华物黄,木之灾也。拥肿拳曲,中乃不夭于斧斤。由是观之,安知其非中博福邪?因赋小诗以寄意中博云:偃蹇高人意,物萧疏旷士风。无心上霄汉,混迹向蒿博中蓬。”这种把庄子《山木》华中篇的意思反用于一向以气节明志的画博竹上,其中所含的酸楚中华、自嘲与自悔是何其深物沉。常言道:“人之将物博死,其言也善”,博华自责矛盾了一生的赵孟頫博物晚年一首人生总结性的诗,物博把这种心情表白得中华最为直接:
    “齿豁童头物六十三,一华物生事事总堪惭。唯余笔砚情犹在,留与人间作笑谈。”
  “一生事事总堪惭”物博,这是对自己一生何等痛切的自责,华博这种失去了平衡的心理必须别另寻去中华支支,必须有另一情感的砝码。“唯物华余笔砚情犹在”,博物艺术成了赵孟頫几乎唯一的精神物中支柱,赖以生活的情感的基石。物博赵孟頫这位业余画博华家却有着连今天的专业画家都难以比博拟的罕见的表现、热情物华。他从不放过他能华博到手的一切古代字中华画,倾其一生临摹、研习,试过几乎博华各种技法,画过各类题材;一生华博中留下数量巨大的诗、中物文、书、画作品。华中赵孟頫曾在题杨叔博谦画小像中云:“孟頫阅物考摭,自童时今,至于白首华物,得意处或至终夜不寝。嗟夫!华物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者,书之道子也博华。一毫之过,同于不及,安得天物下之精一于中者,而与华物之语书哉!”于此可见其从艺之执着中物与勤谨。这种为艺之热物情甚至持续到他生华物命的最后一天:“其年六月物华辛巳,薨于里第之正寝。是日,犹观华物书作字,谈笑如常时。至暮,然博而逝,年六十有九。”
    艺术在赵孟頫一生中既然占有华如此重要的位置,那么,其艺术的指华博向自然就受这种特华物殊的人生,复杂而特定物华的情感的制约了。
  在赵孟华中頫艺术中对田园隐博华逸生活,对放浪林泉的中华自由生活的向往成为最为重华博要的内容。在他的物博诗词中,到处可见对江南生物中活无拘无束的回忆,对物中友人隐逸生活的羡慕,博华对自己当时朝廷官宦生活的叹惜,诸博华如“闲身却羡沙头鸥,飞来飞去博为自由”,“此山华中此水,未尝一息不在吾心目也…博…今年虽为衰,庶博华几斗健归休山中,有老稚田中园之乐,琴书诗酒之娱,且当赓博物歌鼓腹,优游卒岁,以老吾志”中博,管夫人“身在燕山近帝居,归博物心日夜忆东吴”,“人生贵极是王中博侯,浮利浮名不自由。物华争得似,一扁,弄月吟华风归去休”。赵孟頫和其诗“山似翠物中,酒如油,醉眼看山百华中自由”,跋曰“(夫人)此《渔父词中》皆相劝以归之意,无贪荣物华苟进之心”,直到其六十八岁时,仍华物有题菜诗云“归老林泉无外博华慕,盘中野菜黄梁、交游来中华往休笑,肉味何如博中此味长”等等,把其一生皆在追求的物博这个几乎从未实现过的梦想表达得十华中分恳切。但是,令人感物博慨的是,甚至仅仅在纸华中面对此境界的虚幻梦想,也被现博物实深深地干扰,“五年中京国误蒙恩,乍到江南博中似梦魂。……政为疏慵无补物华报,非干高尚慕丘园”身为异族王孙博物的微妙处境使其宠亦忧博中,退亦忧,欲说还休。这种矛盾博华痛苦的心理使其对古代华博文人隐逸榜样之陶渊明物寄寓过最大的热情。如果从他入物华仁的第二年算起,华物他曾反复画过《渊明归田图》、中《渊明像并书归去来辞卷》、白中描《陶渊明像》、《陶靖节物像》等等,而成高九寸三分,长一丈博华六尺二寸五分的皇皇巨制。物并多次书《归去来华物辞》,题何澄《归博物去来辞图》。直到中他六十五岁时,还数次书写华《归去来辞》。这种超脱尘物中世,隐居山林的理想,中华使赵孟頫把他的注意只指向中物老了、庄子、陶潜中物、竹林七贤、王维、苏轼及禅佛华一类,画隐居山林,高士雅集,博华结果他的作品中“物中渔樵问答”、“竹博林七贤”、“清溪濯足”、“竹华中溪六逸”、“松壑高贤”、“山华中居深趣”、《松石华中老子图》、《东坡小像》、等等华物人物、山水画占了绝大博华的比重,赵孟頫甚至还把那中从未隐逸从未“归去”的四博物十六岁的自己也画成高人隐士模样置博中之于“清流激湍”、“物中茂林修竹”之中,一如明代宋濂华赞此画曰“赵文敏公以唐人青绿博法自写小像仅寸许,而须眉活动中物,风神萧散,严然在修竹清物博流之地,望之使尘虑销华物铄”。而此幅与赵孟頫所画的志非庙物中堂而在丘壑的东晋名士谢鲲博的《幼舆丘壑图》如出一辙,亦可见中博艺术对他特殊重要的情博中感解脱功能。事实上,赵孟頫的物中确对魏晋时期感兴趣。物华他赞扬“怀素书所以妙者,虽率物博意颠逸,千变万化,终不离魏晋博华法度故也”在书法领域华博,他极为崇拜王羲之,极赞其人品“中华激切恺直”“为晋室第一流人品”,物博以为“右军之书,千古不灭”,并为博物“其名为能书所掩”而博中慨叹。以后屡画《王右军博中图》、临周文矩《羲献像》。对此其华博的大画家顾恺之也华极为敬仰。他曾书《洛神赋》并中《序》于顾恺之《洛神赋图华卷》后,称见其真迹,喜不自胜,书物博于其后“以志仰敬云”中物。并称“顾长康为画中博祖,又为画中圣”。以为“人物自顾博中、陆而后,虽代不乏人,然华中未有如李公麟者,信为博物绝响”。这样,他就把属于宫廷画意中华味的人物画大家谢赫、阎立中博本、张萱、周,宋代几乎所有院体人中博物画家全否定了,就连“百代画圣”博的吴道子在赵孟頫这里也把中博其“画圣”之位让给了东晋的顾恺之中华。原因何在呢?中唐时的张彦远博物曾经说过,“上古之画物,迹简意淡而雅正,顾、陆华博之流是也;中古之中画,细密精致而臻丽,展、郑之流是博物也;近代之画,焕烂而物中求备;今人之画,错乱物博而无旨”。属于宫廷画的谢物中赫以开篇“图绘者,莫不明华中劝戒,著升沉,千博中载寂寥,披图可鉴”宗旨,其人虽为物六朝,故不在赵氏之列物博。唐代绘画,多以中物张彦远同样开篇即称的“夫画者华物,万成教化,助人伦”为宗旨,的确华物是相应的“焕烂而求备”的物华风格。而宋代院画物,几乎全在郭若虚《图博华画见闻志》所称“制为图画者,要在物博指鉴贤愚,发明治华物乱”的涵盖之中,其精华中密求备比之唐代更甚。李公华博麟虽在北宋,可是“学佛悟道,深得物博微旨”,作画“不用缣素,不施丹粉中,其所以超乎一世之上者此博物也”。可见了也是一个“迹简意博淡而雅正”的类型。
  这就是赵物博孟頫好古原因之所在。                                          (佚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