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艾侠
艾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8,957
  • 关注人气:1,7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2012-09-24 21:15:13)
标签:

工业遗存

场所转译

居住区设计

朱光武

房产

分类: 居住建筑专栏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摘要

本文研究对象为非历史保护范畴的工业厂区在作为新居住区开发时面临的场所转译问题。本文结合多个具体案例,探讨了非历史保护(区域)的保护与非保护的辩证关系,提出关于各类场地既有元素利用的五类正在不断发展之中的设计手法,它们已经成为在工业遗存之上进行居住区设计的有效手段。

关键词

工业遗存、场所转译、居住区设计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朱光武草图-武汉复地东湖国际

感谢朱光武先生分享此文。原文发表于《城市建筑》2012-09期,此处有删节。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一、真实与转译:保护与非保护的辩证关系

         1949年建国以来,我国经历过整整三十年可称之为“泛工业”的历史时期。数以千计的宏大厂区,烘托出一个一去不复返的跃进时代。而历史变迁之后留存下来的这些厂区,绝大多数并未被国家和地方法规纳入关于文物、历史建筑、历史文化遗产的明确范畴。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快速发展,这些旧厂区最可能的转化途径就是成为居住用地。这样就出现一个有趣的悖论:既然工厂不再生产了,政府也没有提出保护,那么从理性的角度思考建筑,这些厂房已经不再具备实际功能与历史文化意义上需要留存的“真实性”。既然这样,留有何用?

         这个问题我们苦苦思考了多年。从大约自十年之前的天津万科水晶城项目起,我们不断地接到类似案例的设计委托:不论是城市的原住民、新住民,还是有一定品味和胆识的开发单位,都在呼唤把已经失去“真实性”的厂区某些旧元素,转化为有实际功能或者没有实际功能的社区符号。我们发现在这些愿望和行为之中起到驱动作用的根源,并非建筑开发单位的利益需求、亦非专家学者对历史文物的评价依据,而是作为一个场所多年积累下来的生活记忆。正如中国新锐导演贾樟柯在《二十四城记》影片中刻画出“往事成追忆,斗转星移动。时代不断向前,陌生又熟悉。对过去的建设和努力充满敬意,对今天的城市化进程充满理解”的复杂情愫。这两三代人的记忆,你能说它不真实么?于是,一个关乎保护与非保护、真实与转译的新命题,摆在我们这些建筑师面前,我们有责任也需要寻找方法去解这个题。

二、居住区开发与旧工业元素留存的矛盾和契机

仅仅七八年前,当提起天津玻璃厂、武汉锅炉厂、重庆建设厂、南京无线电厂这些名字时,人们都会想到高大的厂房、高耸的烟囱、热火朝天的车间、人头攒动的工厂大门……如今,当再提起这些地方,人们想到的却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场景,是一个个绿树成荫、静谧优美、温馨祥和的居住区,那些代表一个时代的名字已被水晶城、百瑞景、二十四城、新都国际等等耳目一新的符号所替代。

那些工业厂房在那些土地上至少存在了半个世纪,曾经给那些土地赋予了明确的工业属性。但那个时代的工厂现在看来太平淡太无足轻重了。在新的属性被赋予的一刻起,这些土地曾经的短暂历史很可能被彻底格式化,尤其在当下的社会环境。这些厂房不可能有历史保护的光环,在中国类似的工厂太普通了。甚至,在年轻人眼中,他们意味着陈旧、落后和不环保。

的确,代表那段历史的那些厂房、管道、烟囱等等元素没有被列入政府被保护的名单,在开发新项目的时候我们可以把那些工厂彻底推平。但是,当这些场地、历史中的某些元素,能为我们带来新的价值的话,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它们。这其中存在着具有普遍意义的某种契机。本文提出的“非保护性设计”,是灵活的、主动的、因地制宜地利用旧元素;或部分地、重组地、象征地利用开发,而不是原封不动地、被动地保护开发。

就居住区开发而言,有效的做并不是保留的越多越好,而是将有价值的旧元素有意识集中展现在小区的公共开放区域,如小区的会所、商业街、小区花园等等。而小区私密的居住空间则因势而为,不可强求,不可影响了居住的基本功能。规划中既有重墨渲染亦有放松留白,好钢用在刀刃上。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在南京新都国际项目中【图1,我们将设计精力集中在高差的地形、多年的老树、以及如何将厂房改建为双首层的商业街和社区会所。作为项目的展示区,这里有一片城市中少有的植被繁茂的坡地,二三十棵被保留的老树,加之出人意料的坡地上的水池,展示效果非常好。而在一路之隔的住宅区域并没有太多的旧元素保留,使得住宅的规划和建设基本未受到旧元素的影响。重庆华润二十四城【图2是一个山地高容积率项目,其前身是重庆建设厂。设计最大限度的保留了原有的地貌,为小区居民打造了一个超大尺度的山地花园,既为业主提供了一个优质的交往休憩空间,又通过保留原有的地貌体现了项目特色,并大大减少了土方工程,全面提升了居住区的品质,可谓一举数得。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三、设计实例与设计手法

下面就类似项目的设计体会,从几个方面:植被、建筑物、构筑物、构件以及概念强化上探讨一下这些非历史保护项目的非保护开发的几项有效的应对措施。

1.保留[reservation]。对地域内有价值的元素,在新规划中直接原地沿用,使其发挥最大的价值。

场地上的植被,是不用解释就会被认同保留的。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所以,植被的保留需要延续原有的生长环境。是否能够沿用原有的肌理保护现状树,是规划中首先要尝试的事情。因为这样我们为保护它花的成本最少,而得到的价值最大,效果也最好。天津水晶城【图3、图4和杭州和家园【图5、图6中小区部分主干道都沿用了原有道路的肌理,顺其自然地保留下了大量几十年的大树。两个项目中除了保留成排的行道树之外,都还有整片保留的成功做法。水晶城采用的是减法,将老房子拿去,以原厂卫生所房前屋后六排杨树为主,营造一个现代园林。在东大门处打造了一个近5000m2的小区花园。而和家园的做法却相反,是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中的加入了一组一~二层的建筑,通过老树和新建筑相互衬托营造了一种自然生长的和谐宜人气氛。在这两个项目里使我感受最深的两个场景就在这两片林子里。2009年去天津出差,特地回了趟水晶城。那是一个秋天的上午大约11点,林子里很安静,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斑驳地洒在地上,远处两个老人分别坐在两个相距不远的长凳上,闭目养神享受着生活。这样一个祥和的生活画面,正是设计者所希望提供的,这样的场景真的出现了!内心非常感动。而回访和家园是在一个下午。从林子中的房子里出来,顺着坡道往下走着,周围很安静,只能听到自己笃笃的脚步声。突然,头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树叶的摩擦声,循声望去看见两只松鼠在树上追逐。啊!可爱的小松鼠又回来了!这片它们曾经的乐园,因为盖房子,它们被迫逃离了这里。现如今,这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树还是那棵树,林还是那片林,它们又回来了。这片林子营造了一个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环境,这就是保留它们的价值。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2.移植[replanting]。将有价值的元素移位利用,在新规划合理的节点上出现恰当的旧元素。

一段铁轨、一条枕木、一片瓦砾、一块旧砖头……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元素,当他们出现在小区的广场上、园林的小道中就显得不普通了。在新的环境中他们会显得特别深沉,时间留下的痕迹使得它们为新环境赋予了历史感。水晶城里铺在东入口和中心会所之间的那段铁轨,就是一个成功的移植案例。对于那些便于移动的元素,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让它们出现在希望出现的地点。原则是画龙点睛,宜少不宜多,使其和新环境产生对比,才会凸显其价值,才会显得别致。切忌,用力过猛,喧宾夺主,那样就不伦不类了。

3.叠加[overlapping]。在适当旧元素中加入新元素创新出新老共存的生动场景。

对于场地内的大部分历史元素,如厂房、烟囱、水塔、厂大门等,其体量尺度与新建的建筑往往有较大的差异。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改造其体量,使彼此协调。武汉东湖国际【图7、图8、百瑞景和天津水晶城都有利用厂房做会所的改造。三者虽都用了叠加的手法处理,但在体量改造上却有不同。水晶城是将老厂房的外皮全部拆掉,包括外墙、屋面和桁架。改造后的厂房只剩下柱子和梁的框架,与周边大量四层半的花园洋房在一起其体量就显得十分恰当;东湖国际因为前身是武汉重型机械厂,厂房尺度巨大。为减小体量将老厂房的长度砍掉了四分之一,西山墙立面就处理成厂房的剖面。剩下的四分之三,留下了一半的桁架,另一半拆掉插入了新的建筑体块。精心保留了部分漂亮的清水外墙和几品大跨桁架【图9-11;百瑞景保留的厂房体量不大,而且周边的住宅多为高层、小高层,体量改造动作相对小些,只拆除了附属的两层生活楼,保留了主厂房,只是将端头一跨厂房外墙拆掉,形成高大的入口灰空间。改造力度大小不一,手法也多样,做多大的动作如何改都要根据周围的环境而定。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体量改造好后,第二步要做的是加入新元素。新元素的加入手法多样,可穿插其中,亦可环绕其外,可并列亦可相互咬合。较小的建筑或构筑物可在其外加入新元素。水晶城开盘时曾经利用原厂区的大门做了一个LOGO小品。将大门绝大部分拆掉,仅留下四根立柱,再将每根柱四面用玻璃包起来。老柱上的粉笔字还清晰可见,好比封存了一段历史。晶莹的玻璃和沧桑的干粘石柱的对比非常强烈,效果非常好。类似厂房这样的大尺度建筑,加入的元素,往往以老建筑为背景将新元素穿插其中或相互咬合。不论大小,运用叠加时一定要有新旧对比,而且对比要强烈。通过新老的对话,体现出建筑的时代感,对比的新元素不仅限于建筑手法,还可以是景观手法还可以是室内设计手法等等,方法不限,但一定要有,否则,很容易给人沉闷破旧的消极感觉。

4.重构[reorganize]。挖掘旧元素的新价值,在新场景中重新组合,创新体现。

重构本质依然是新与旧的关系。用的元素是旧的,呈现出的结果是新的。能够拆散重构的旧元素可大可小,大的如一条旧的道路,一个巨大的工业容器,一条宽阔的工业坑道等等;小到如砌筑建筑的一块砖,一条枕木,一块生产的原料等等。在国外有将工业储油灌改造为电影院的例子,也有将堆料坑改装为攀岩公园的先例。这些大尺度的元素利用多用在公建项目中,居住建筑中的重构元素适合采用一些小元素。水晶城在保留六排杨树小区花园中,在原来老房子的位置,以玻璃厂常用的耐火砖为材料,砌筑出四个让人休息交流的景观平台。这个景观平台就是用耐火砖这个旧元素,构筑了完全现代的建筑小品,又沿用了原有的建筑肌理,非常巧妙。树和平台小品结合得很自然,营造了一个富有特色的交往空间。重庆24城一期的场地上,有许多曾经做车间的山洞,非常有特色。设计中将部分山洞结合地下车库采光庭院和幼儿园进行重构。小区庭园中的山洞为业主提供了冬暖夏凉的有趣交往空间,幼儿园中的山洞为教师创造了有特色的办公室,既节省了新建幼儿园建筑面积,又因地制宜地体现了项目独有的地域文化。

5.演绎[deduction]。对于地域文化相关的记忆片段加以艺术加工,烘托社区主题。

到过水晶城的人都对会所里的火车头印象深刻。其实,那火车头原本并不存在,为了将小区的历史故事讲得更精彩,特意在铁轨的尽头放置了这么个古老的火车头。只要能在项目的开发中发挥价值,做适当的演绎往往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深圳第五园和上海第五园【图12中,各搬了一栋徽州的老房子,直观的展现了的美丽的徽州传统民居,强烈烘托了居住区的中国文化主题,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其实,这两个项目都位于城市的新区,场地本身并没有历史可言。两个没有历史文化背景的项目尚可演绎的如此成功,那么,对于开发有着几十年历史背景的项目,就更应运用这一手段传承历史,增加项目内涵,从而加深人们对项目的印象。

︱论文14︱工业遗存与居住区设计创新

四、归纳与小结

回顾这十年以来,作者及其设计团队所从事的针对既有工业遗存场所的居住区设计不下十例(其中多半均已建成)。最后不妨总结一下在这类项目的开发和设计中,作者体会最深的三点原则:

第一,   旧元素的保留利用不可影响居住社区规划及住宅建筑本体的基本使用功能。

第二,   在处理旧元素与周边环境的相互关系上,要特别关注与空间尺度、道路、植被的和谐关系。

第三,   新旧元素一定要有适当的对话和对比,由此凸显旧元素的价值,映衬新时代下的怀旧美感。

简而言之,我们不是在保护历史文物,我们是在创造新价值,我们需要留住记忆,同时也需要创造复合时代要求的新产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