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吟成-豆蔻
吟成-豆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7,554
  • 关注人气:1,5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忙忙碌碌过大年

(2014-01-28 23:16:50)
标签:

过年

年味儿

窗花

分类: 孩妈碎碎念
 
  

    

又到年根儿了,掰着指头一数,今天腊月二十八,再有两天就要过大年了。

同事说,现在过年一点年味儿都没有,盼着过年,也就盼着多休几天假,盼着能跟父母家人多待几天,除此之外,过年,真没意思。

没年味,没意思,这样的话近几年听的越来越多了。时光如梭,总感觉去年的包括以前许许多多个过新年时的情景仿佛还触手可及,清晰可辨,就如昨日。美好的记忆犹如古酿,时间越长越浮动着沉香。儿时过年的红火乃至对过年的那种强烈的渴望,让人总觉得从前过年的滋味比现在要浓烈的多。以前,妈妈熬夜缝好的新衣服,总要忍不住提前偷偷地拿出来穿几回,灶前蒸年糕、枣饽饽的蒸气里总有小孩子转悠的身影,只为了可以提前吃几口“笑”的不漂亮的,不做数的大馒头,更别提全村人敲锣打鼓贴春联、人群堆里拣鞭炮的热闹了。。

现在,提起过年,不止大人,小孩子也找不到那种传统的、沁入到身体每一个细胞中的渴望与兴奋了。于是,现在的好多人,并不把“年”当“年”过。总觉得现在日子好了,不缺吃、不缺穿了,过年的意义,无非就是大家凑在一起吃吃喝喝,没什么新意,一眨眼几天过去了,该干嘛还干嘛,跟平常日子没什么两样。但我总觉得,传统的东西,是需要有传承的,“滋味儿”是自己在平淡的生活中日日凝练、沉淀出来的,无关乎物质的优劣匮乏,只关乎过日子人的精神、品味、关乎心情,关乎一个人对幸福、快乐的一种追求。作为父母,提供给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一些对于节日的回忆,应该是有色彩、有声音、有影像的。当她想起某个端午、某个“六一”、某个七夕、某个中秋、某个圣诞、某个春节时可以从记忆深处找回曾经一个个缤纷的画面,然后莞尔一笑,说:那一年,我……%%%%,我们……

 

说起来,打扫卫生、备年货,是我这个主妇这些日子做的最有意义、最忙活的事了。

两边父母那边,怕有遗漏,和瑶爸一起列了采购的账单,一一记在卡片上,一趟趟对照着采购齐了,一趟趟送过去了。自个这边,瑶爸的新衣服已经趁着闺女不在家的日子,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置办好了,剩下的就是闺女的了。这两年,公主自个儿有主见了,穿衣打扮上,当妈的已经不能越俎代办了,能做的只是提前帮忙踩点加上适时的建议了。

放假女儿就和同学去了哈尔滨,回来就过了小年了。刚好那几天我也忙,调出空来都到了腊月二十七了,赶紧拉着女儿奔商场去。提前就知道这个任务会很艰巨,我特意为逛街换了一双矮跟的靴子穿。好在,女儿还是挺痛快的,只跑了两家商场就全搞定了。即便这样,一下午加小半晚的时间,一个个专柜试下去,我这个陪逛的也是累的腰酸背痛脚抽筋。每到一处,闺女进试衣间,我就找地儿一坐就不起来了。转换商场的时候,我强烈申请休息,申请喝点啥再战。女儿笑眯眯去给我买了一杯热咖啡,给自个买了一杯冰激凌,两人边吃边聊,轻松了半小时。女儿到底是当妈的小棉袄,全程采买过程中收获的战利品,女儿全都自个儿提着,我只管跟着走就行,看她大包小包的拎着不方便,申请帮忙,人家一口回绝,不用,我能拿。上下自动扶梯时,被包包围的女儿还一再提醒我,看准脚下啊,别崴了脚。。嘿嘿,当妈的听着心里那叫一温暖呀。。

鞭炮、窗花、对联、饰品,瑶爸一直也没有买,都要等着闺女回来一块去挑选。年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我正趁着休假好一顿折腾大扫除呢,爷俩搂肩搭背地出门了,我问,需要我去吗?俩人嬉皮笑脸的:不用,就你那审美,这样有品味的事还是我们俩搞定,你还是收拾卫生吧。我晕,买个窗花还够得上审美了,你俩一见挤兑我比过年都高兴是吧。。

大扫除,没啥说的,需要说的是擦窗户。这事,每年必干,但每年都不好干。我家的窗户是双层窗,两层窗户之间的间隔太窄,擦玻璃,手和胳膊伸进去特别费劲。我又不喜欢用那些擦破器啥的,总感觉那样擦的不干净,只肯自己站在窗台上,用旧报纸一点点去擦。哪怕是一个小点点,也要哈着气擦干净。这样高标准严要求的技术活,瑶爸从来就很自觉地把自己排除在外了,只是面对窗外呼呼北风,看着挂在窗上的我,关心了一句:老婆,你多穿点,别感冒了哈。本来也从没指望他会干什么家务,我把目标转向女儿。“闺女,今年跟老妈一起擦窗啊。”女儿看着我:“哦。”我说:“付费,一个窗50块,怎么样?”女儿摇头,“不干,我要写作业呢。”噢,看来50块人家还不想挣。那这样,闺女,换一个建议,不给钱,只看在老妈的份上,你帮我擦吗?女儿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那好吧。

呵呵,听着这话,当妈的小美呀。看来,我们娘俩的感情在闺女眼里是远远胜过金钱滴……

考虑到擦窗户的那天降温了,开着窗子在窗台上真的挺冷的,最终,我还是没有用闺女帮忙擦,当妈的总是很容易满足,有一句暖心的话就可以了。

擦完了窗户,第二天上班,同事看我手上、胳膊上大大小小的划痕吃惊:你这是让谁给挠啦?我笑,擦窗户呢,防盗网给挠的。同事叹,你不擦,能赶在年这边不?我严肃地点头,能。

回家,撸了胳膊亮了手背给瑶爸看:人家说了,都是请家政的擦窗,你看咱家,你老婆自个擦,满大街还能再找出这么贤惠这么能干的老婆吗?瑶爸极夸张的语气,艾玛,怎么这么能干呢,怎么就是我老婆呢。这么能干的老婆,来,我给你发奖金,500块。保证现金,不赊账,不打白条!这钱,不用扣税,不用上报,你就自个花!

哈哈,我差点笑倒了。好呀,有奖金拿,谁不高兴啊。我一伸手,拿来,现在,马上。瑶爸真从钱包里掏出五张大钞来,故意挑的新崭崭的,一张一张的在我眼前数,再一张一张的拍给我。我拿过来,一张一张在眼前数一遍,在掌心里使劲拍了拍,再一张一张当着瑶爸的面收起来,得意的装口袋里去。心里暗喜,这个样子,我是不是明年可以考虑做个黄牛党啊,打探一下家政的擦玻璃多少钱,我是不是可以当包工头把活包出去还能小赚一笔呀忙忙碌碌过大年哈哈,发财啦……

 

提前给大家拜年啦,过年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