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武当太极
武当太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745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我在弗吉尼亚卖包子

(2020-06-21 21:32:24)
标签:

转载

分类: 生活中的文章
原文地址:我在弗吉尼亚卖包子作者:蓝虹

我在弗吉尼亚卖包子

作者:蓝虹

所谓物以稀为贵,南方不产面粉,在南方山区,包子就是很稀罕的东西,很容易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不过,给我很惊艳感觉的包子,是我在美国工作时,我同住的廖阿姨做的包子。

廖阿姨是上海人,她的先生却是一位专门做面点的北方厨师,可惜去世得早,留下廖阿姨和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很争气,学习非常好,在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毕业后就到了华盛顿的一个环保NGO组织工作,因为担心廖阿姨一个人在国内没有人照顾,就把廖阿姨也接到身边。

我当时刚从纽约到华盛顿工作,正在急着找房子,朋友介绍,她们母女两在弗吉尼亚租着一栋小楼,有点孤独,想找个女孩一起同住。我去看房子的时候,廖阿姨的女儿素娟不在,只有廖阿姨在家。两层小楼收拾得干净清雅,前面是花园,后面是菜地,栽着一些西红柿韭菜等蔬菜。底层是厨房、饭厅和客厅,二层是三间卧室,阳光斜斜地洒进来,后院的树上,一只小松鼠在树枝间蹦跳攀爬。我一下喜欢上了这间小屋,立即就定下了。

搬进去的那天,是个周末。廖阿姨和素娟都在家里等我,帮我摆放东西,收拾屋子。我已经看过屋子,为了配院子里的几棵花树,我专门买了紫色碎花的床单被罩枕罩,紫色碎花的窗帘,收拾好后,微风吹来,几朵落花飘进屋,配合着飘逸的紫色碎花窗帘和满屋的紫色碎花温馨,有种好静美的感觉。素娟送了我一个大大的玩偶狗放在床上,笑着说,你可以试着去学画画,对色彩的掌握很到位呀。

交谈中,我们才知道我们都是做环境的,我在世界银行工作,而她所工作的NGO,就在世行对面的另一条街上。年龄相仿,专业相仿,工作单位还离得那么近,我们都觉得好有缘份。

我想介绍的是廖阿姨的包子,那天中午,我们吃的就是廖阿姨包的包子。廖阿姨是上海人,去世的丈夫却是北方专门做面点的厨师。上海人的特长,就是能很精髓地吸收外来菜的精华,揉进上海的风味,就像廖阿姨包的包子。廖阿姨的包子,面粉和得非常精致讲究,里面加了醪糟鸡蛋白和牛奶,所以包子皮白润光洁、软绵蓬松,里面的馅是嫩韭菜拌猪肉。素娟和我说,她妈妈做包子是很讲究的,所有的料都要用最好的,包子馅的猪肉,是专门去附近农庄买的happy pig 的肉。happy pig 是不吃猪饲料的,都是用实实在在的玉米小麦等生态食材喂养,还经常放出来在农庄里闲庭漫步,享受阳光雨露。这样养大的猪是快乐的猪,所以,猪肉非常原生态,味道很好。廖阿姨做包子的技术本身就很好,融合了南北做包子技术的精髓,做包子的食材又是如此新鲜美味,嫩韭菜就是从后院菜地里刚掐的,happy pig肉是附近农庄刚刚宰杀快递的,素娟说我有口福,附近农庄不是每天都有happy pig 肉出售的。总之,那天中午的包子真是美味,忍不住就多吃了好几个。

住进去后,发现廖阿姨不仅包子做得极好,人也极好。我们中午都是在单位吃饭,廖阿姨心疼素娟,担心素娟在单位吃不好,总是用一个大保温盒给她带饭。素娟单位有微波炉,但是廖阿姨说微波炉加热的东西,味道也失去得差不多了,只能吃饱,在味道和营养上都欠缺。所以,她专门去商场挑选了保温效果极好的保温盒,每天早上很早就起来给素娟做好饭让她带去。素娟很心疼她妈,就说晚上做了装在保温盒里也一样,廖阿姨不肯,说隔了夜的东西哪还吃得呢,坚持一早起来做。

我住进去后,也享受到素娟的待遇。廖阿姨还专门去商场买了和素娟一样只是颜色不同的保温盒,给我也做午餐带去。我很过意不去,觉得太叨扰她了,廖阿姨就说,做一个人的饭也是这么做,做两个人的饭还是这么做,有什么好叨扰的呢。廖阿姨很擅长做包子,素娟和我的午餐就经常是各类包子,非常美味。廖阿姨做包子非常勇于探索,大胆创新,甚至还买了龙虾,把龙虾肉剁碎了,做成包子馅,鲜得感觉眉毛都要掉下来了。美国食材价格很便宜,比如龙虾,也仅仅是7.99美元一磅,那么多便宜又美味的食材,再加上两个表情丰富非常善于鼓励人吃货的不断激励,廖阿姨在做包子领域创新的积极性不断高涨,我们因此很有口福地吃到各类包子,包括龙虾包子、螃蟹包子等等。

我经常把美味的包子带到单位去吃,包子的香味吸引了同事们,我有时也省出一个或者几个给他们吃,他们吃了赞不绝口,说真是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包子,跟Chinatown吃的包子味道很不一样呀。美国人有什么诉求总是大胆直接的表述,他们听说廖阿姨可以做极美味的包子,就问我他们是否可以周末去家里吃廖阿姨的包子,当然是给钱的,他们愿意出五美元一个吃廖阿姨的包子。这个价格给的非常高了,Chinatown的包子才一美元一个呢。于是我回去和素娟商量,素娟说其实她单位的同事们也和她提出了相同的请求,她担心她妈太累,就没有答应。

这事本来就结束了,可是,一次在吃龙虾包子时,素娟吃得太高兴,就说,妈,您这都快赶上面点国师了,您知道吗,我和梅子单位的同事都要以五美元一个的价格到家里来吃包子呢。廖阿姨听了却很兴奋,她做包子有我们两个吃货经常夸奖已经很激励了,现在又获得了更多认同度,存在感真是大增。在这寂寞的美国,廖阿姨对来自他人的表扬称赞有着极大的迷恋。

于是,在廖阿姨的积极要求下,我们的私房包子铺开张了,每到周末,就有我和素娟的同事朋友报名来家里吃廖阿姨的私房包子。廖阿姨非常激动,不断扩大私房餐的规模,从最初的每次两三人发展到十几人甚至几十人,廖阿姨的包子太好吃,美名传播,朋友相告朋友,每到周末,报名的踊跃到我们都发愁。

在规模急剧扩大的情况下,素娟和我,从享受者变成了打工仔了。一到周末,素娟和我就得给廖阿姨打下手,人太多,廖阿姨忙不过来,素娟和我要去后院摘菜,洗菜,切菜,剁馅,和面,发面,包包子等,还要负责当waitress上包子。一天里来来回回的忙,抽空才能在厨房赶快吃两个包子填填肚子。

晚上,我和素娟有气无力地躺在躺椅上,身上和头发上沾满了面粉和剁馅溅的菜汁。良久,素娟问我,我们还是白领吗?我从头发上取下一根挂着的菜叶,很坚决地说,我们当然是白领,很白的白领。素娟就叹了口气。

廖阿姨其实是还想把私房包子铺开得更大更旺盛,雄心勃勃地准备成为弗吉尼亚的包子传奇,可是,在素娟的干预下,私房包子的规模却在缩小,终于,周末我们恢复了过去的宁静,在灯下,三个人吃着热腾腾的包子,窗外是弗吉尼亚伴着虫鸣的夜景。

有一次,我去香港讲学,一个做风投的投资人对我说,“蓝教授,你讲得真好,你学术好经验丰富,如果我们合作开一个咨询公司,肯定很兴盛的,我要投资你”。他问,“蓝教授,你以前创业过吗?”

“创业?”我犹豫了一下,那位投资人马上说,“就是你是否当过商人”。“商人?”我犹豫着说“哦,我是当过的,我在弗吉尼亚卖过包子…”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