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嫦娥七号_199
嫦娥七号_19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6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武林传奇(戊戟)第二十五回 疯癫二怪(一)

(2009-10-23 14:57:52)
标签:

文化

    且说董子宁问小魔女是否想起马铃,小魔女怎么会想得起来?当时她见董子宁佩着一把木剑,一时出于好奇,想看看董子宁会不会武功,随手从马颈上摘下了这个马铃,向董子宁掷去。那时,她心里根本就没有董子宁这个人,直到那夜在小镇上,董子宁冒着生命危险,从峨嵋贼道净清的铁砂掌下救了自己,自己心里才装下了这个浑人……
    现在董子宁一提起,小魔女想起来了,格格地笑起来:“浑人,你一直将它当宝贝藏在身边么?”
    “燕燕,因为它是你用过的,我将它看得比性命还重。你说,我心里没有你吗?”
    原来这浑人对自己是这般深情,小魔女不禁用柔和喜悦的眼光深情地注视着董子宁,她那少女的热情,一时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下扑上前,双手环抱住董子宁的脖子,在他面颊上吻了一下,然后害羞地滚在他的怀里,柔情万种,轻轻地问:“浑人,我刚才揪得你的耳朵痛吗?燕燕不会说话,你得原谅我。”
    董子宁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少女的馨香,又见小魔女面似春花,粉脸生红,一时心旌摇动,也紧紧地抱住了小魔女,在她那嫣红的粉面上吻了一下:“燕燕,我怎么会怪你的?”
    “浑人,我那滴胭脂呢?”
    董子宁愕然:“胭脂!?”
    “我在那间酒店里弹在你酒杯中的那滴胭脂呀,你又把它藏在哪里了?”
    董子宁一笑:“我把它喝进肚里,藏在心上了。”
    小魔女娇笑起来,用玉指轻轻戳了他的额头:“胡说,我看你就不老实。”她从董子宁那宽厚结实的胸脯上,闻到了一股男人特有的气味,她完全心醉了,感到自己三年来的相思,两个月来辛辛苦苦的奔波,现在全部都得到了补偿……
    突然间,董子宁一下凝神不动,侧耳静听。小魔女奇怪:“浑人,你又怎样了?”
    “燕燕,我听出在山峰那边,似乎有人在交锋……不,显然有人受伤惨叫。”
    “哎!你理它干什么?”
    “燕燕,我们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
    小魔女和董子宁赶到时,看见了一个难以叫人置信的场面,只见武陵派的第三弟子梁平山和瘦猴冯老五联手围攻一位蒙面汉子。突然间,瘦猴冯老五剑锋一转,一剑直刺伤了梁平山的胸膛。梁平山一手捂住伤口,瞪着眼问:“老五,你……”
    董子宁一时间呆住了,他不知道冯老五这一剑是误伤还是有意杀害梁平山。只听那蒙面人哈哈大笑:“梁平山,你死在眼前,还莫名其妙,你以为老冯是你的人吗?”又听到冯老五阴恻恻的声音说:“姓梁的,谁叫你暗中查访老子的行藏,莫怪我姓冯的手下无情了。”
    原来梁平山自从王平野死后,在马家庄比武中又听了碧波仙子的话,便对冯老五起了怀疑。他也像徐冰女侠一样。暗中查访冯老五的行踪,却苦无证据。虽然这样,已引起冯老五极大的恐慌,他怕万一事情败露,自己便死无葬身之地了,便暗暗起了杀意,要干掉梁平山。但他一来畏惧梁平山武功比自己高;二来怕事不缜密,干掉了梁平山会更加暴露自己,因此迟迟不敢下手。这一次,肖飞雨夫妇从武夷来,会齐自已的师父钟飞云前去参加武当山的会盟。师父本来想带自已和一些师兄弟前去武当的,只留下梁平山看守门户,不料梁平山竟向师父进言,说自己不可靠,再加上师婶娘徐冰女侠将大沩山峡谷中受伏击的事一说,尽管师父仍不大相信,但也生疑了,便将自己留下来,交由梁平山看管。这样一来,冯老五更下了决心,要除掉梁平山才罢休。恰好他在前几天无意中碰上了小魔女,便暗中生计,一方面暗用飞鸽通知锦衣卫的人,一方面便向梁平山说:“三哥,不好了,碧云峰的小女妖来到这里了。”
    梁平山一怔,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问:“你看见她了?”
    “三哥,我怎敢骗你?不信,你问问几位师弟吧。”
    梁平山一问,果然是这样,不由暗想:这小女妖在这时闯来武陵干什么?
    冯老五说:“三哥,我看这小女妖来这里决不是什么好事情,准是见师父不在家,想来挑了我们,这不可不防。”
    梁平山双目精光一露:“她敢?”
    “三哥,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要不要去查访一下她来这里的用意?”
    “唔。”
    于是梁平山便带了几位师弟出来查访小魔女的下落去向。一连几天,除了那户深山人家告诉他一些情形外,便再无小魔女踪影,看来这小魔女只是路过这里,并不是来找武陵派生事寻仇的。正想回去,不料在这狮子山峰下遇上一伙自称碧云峰的蒙面人……
    梁平山听冯老五这么一说,怒火填胸,顾不了自己的伤势,大喝一声:“叛贼!”一剑掷出,势若闪电,直向冯老五飞来。冯老五轻跃闪开,举剑朝梁平山头顶劈下。正在这一发千钧之际,董子宁和小魔女赶来了。只见董子宁身如飞魂,倏然出现,大喝一声:“不得无礼。”声落掌出,一股掌劲,直将冯老五拍出三丈开外,撞在一块岩石上,顿时脑浆迸飞。董子宁也不去管他的死活,一伸手,便封住了梁平山胸口伤处四周的穴位。梁平山在一剑掷出后,已使尽了全力,人早已翻倒,昏迷不省人事。董子宁扶起他,一手按在他背上的灵台穴上,一股九阳真气,徐徐输入他的体内;而另一边,小魔女的一把宝剑,早已将那蒙面汉子杀得手脚错乱,只见寒光起处,人头飞落,其他几个蒙面汉子见势不妙,早已逃得无踪无影。
    梁平山苏醒过来,一看,只见自己身边站着一对僵尸面孔般的男女,既惊讶又骇然。他怀疑自己已不在人世,身在阴间了。他仰望天空,一轮红日渐已西坠,满天红霞,染红了青山绿林,又似乎不是阴间的情景。再看看四周,伏击自己的那个蒙面人身首分离,不远处,却是自己三位师弟的尸首。他想起了刚才的一场凶险恶斗,一下跳了起来。这一行动,使他胸口剑伤痛彻入心,不由“哎哟”一声叫了出来,男僵尸面孔的人忙说:“你伤口刚包扎好,千万别动。”
    梁平山一听,声音怪耳熟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位僵尸般面目的人,就是三年多来一直没音讯的董子宁。他略带惊讶地问:“阁下是谁?”
    小魔女在一旁说:“他就是一枝梅。”
    梁平山更惊讶:“阁下就是在黔桂边上出没无常,名震江湖的一枝梅么?”
    董子宁说:“什么名震江湖,人们不过以讹传讹罢了,在下没那样的本事。”
    粱平山又是一怔,暗想,武林人士传说的一枝梅,好坏不一,他怔怔地看看董子宁,又看看小魔女,迟疑地问:“刚,刚,刚才是你们救了我么?”
    董子宁点点头:“我们偶然路过这里,见事危急,一时忍不住出手罢了,你伤势怎么样了?”
    事情很明显,是这个名震江湖的奇人救了自己。他一下想起了叛贼冯平水,急问:“冯平水呢,跑了?”
    梁平山话一出口,又感到自己冒失,人家怎知道谁是冯平水?想不到小魔女在一旁说:“你是问那一个瘦猴子吗?他已经死了。”
    梁平山一怔:“他死了?”
    董子宁说:“在下一时情急,出手过重,已令他即时死去,真对不起。”
    梁平山听了叉是愕然,杀死一个叛贼,怎么扯得上对不起?看来人们所传说的“滥杀无辜,无恶不作,恐怕不确实了,便说:“梅大侠,千万别这样说,这个叛贼死有余辜,我只恨不能亲手宰了这个叛贼解恨。”
    小魔女一听,心里说:你这个大胡子也真是,要不是我们及时赶来,你早已死在瘦猴的剑下,还解什么恨呵!谁叫你们武陵派出了这么一个坏蛋。
    董子宁说:“人已死了,也就算了。梁三侠,你伤势不轻,我们护送你回武陵吧。”
    梁平山又是愕然:“梅大侠,你怎么知道在下姓梁,是武陵人?”他心里疑惑,这个声音熟悉的一枝梅,自己一定在哪里接触过的。
    董子宁不敢将自己的真面目显露出来,就是怕引起种种麻烦和怕梁平山追问自己,何况还有一个小魔女在身旁。因梁平山的门户偏见极深,又对碧云峰人有切齿之恨,一时间也不易解释得清楚。况且自己的真面目一旦让梁平山知道了,一定会传了出去,引起锦衣卫的注意。现在听梁平山这么一问,他本性忠厚老实,一时间不知怎样回答才好。小魔女在一旁说:“武陵剑派的风雷剑手梁三侠、在江湖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一句话,就把董子宁从困境中解了出来。
    梁平山听小魔女这么一说,心下释然。他奇异地看了看小魔女,见这面目如僵尸般的女子,声音娇脆甜美,显然年纪不大,便说:“在下徒有虚名罢了,请问姑娘尊姓芳名?”
    小魔女说:“我呀,也叫一枝梅。”
    梁平山愕然:“姑娘也是一枝梅?”
    “是呀,你觉得奇怪吗?”
    梁平山一笑说:“怪不得江湖上传说一枝梅神出鬼没,一时是男,一时是女,原来两位都是梅大侠。”
    董子宁不想再拖延时辰,便说:“梁三侠,我们护送你回武陵吧。”
    “不敢当。”梁平山在交谈时,暗暗活动了自己的手脚,感到自己伤势并不严重。完全可以走动。他哪里知道,他伤势好得这么神速,完全是董子宁输给了他一股九阳真气,使他内力增厚,同时小魔女也给他服下了一颗韦氏女侠的九转金创还魂丹。他说:“两位大侠要是不嫌弃,请到敝处盘桓几日,以报相救之恩。”
    董子宁既不愿显露自己的真相,更不愿去武陵住,便说:“真抱歉,要是梁三侠伤势不碍,在下有事他往,就此告辞。”
    梁平山略感失望说:“大侠既然有事,能否告诉在下贵府何处,在下好他日登门拜访。”
    “不敢,在下四海为家,无一定住所,既然三侠这般盛情,在下他日再往武陵拜访钟掌门和三侠罢。”
    梁平山不知董子宁说的是实话,以为这位奇人不想人知道其起居住地,这也是武林中高手常有的现象,便不再问下去。他们掩埋了所有尸体,便分手告别。董子宁和小魔女仍不放心梁平山的伤,他们不动声色,暗暗尾随其后,一直在暗中护送梁平山回到武陵山才悄然离去,取路直奔武当山。
    路上,董子宁除下了僵尸面具,却化装为一黄面无须的郎中,小魔女问:“你怎么不扮成那个算命先生了?”
    董子宁笑了一下:“我扮那个徐半仙,只能骗你,骗不了别人。再说,我根本不会看相算命,不如扮个江湖郎中好,一路上也可为人治伤看病,作些善事。”
    “那我呢?扮什么好?”
    “你呀,还是扮个乡下丑妇罢,做我这江湖郎中的妻子,好不好?”
    小魔女脸儿一下红了,啐了他一口:“臭美,你才想哩!”但她还是高高兴兴扮起丑妇来,一路上尽着做妻子的责任。在人们面前,她为董子宁倒水斟茶,董子宁为人看病时,她顺从地当助手,十足是位贤惠温顺的妻子。可是在没人时,她便任性撒娇作怪了。一时叫董子宁上树给她捉雀儿玩,一时叫董子宁上山崖摘花给她戴,有时说自己累了,在马背上依躺在董子宁的怀中。董子宁看看左右,为难地说:“燕燕,要是叫人看见了,不怕笑话么?”
    小魔女说,“这儿哪里有人啦!你这假道学先生。”
    “噢!我是怕……”
    “怕什么,我不是你妻子么?”
    董子宁为小魔女的娇憨弄得情不自禁,在马背上横腰将小魔女抱在自己怀中,策马而行。小魔女说:“浑人,我要睡了。你小心骑着,别让我摔下马去。”
    董子宁既满意小魔女在人面前的贤惠温顺,更高兴她在没人时的娇憨可爱。他说:“燕燕,要是我们能化解了这一场武林纷争,我们就永远这样双宿双飞,行走江湖,为人治病谋生,好不好?”
    “我才不愿意哩。”
    董子宁一愣:“你不愿意?”
    “那些病人又是脓又是血的,臭死脏死了。”
    “燕燕,那你想干什么?”
    “我呀,最好找个幽美的地方,我们双双安居下来,种些花呀,养些鸟呀,甚至养些小猫小鸡也好,清清静静过日子。”
    董子宁附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还给我生下两个白白胖胖的小家伙。”
    “嗳!我不跟你说了,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老讲笑话。”
    “燕燕,我这活不正经么?”
    “不正经,要生,我也不生象你这样的浑人。”小魔女伏在董子宁的怀中,嗤嗤地笑起来。董子宁大乐,放马狂奔起来。小魔女嚷道。“浑人,你想死了?你想将我摔下马去么?”
    “燕燕,你放心,怎么也摔不了你。”
    就这样,他们穿州过府,不知不觉已踏入了荆州府的公安县境内。当经过一条大乡时,只见前面幡旗招展,哭声震天,显然是一户有钱有势的人家出殡。送葬的队伍前,是纸扎的牛头马面开道,跟着的是黑白两位无常和纸人纸马纸船一大串。这些并不奇怪,最令小魔女和董子宁奇怪的是十六人抬的棺木前面,竟五花大绑捆住了一双青年男女。那男子浑身是伤,由两个戴孝的彪形大汉押着走。小魔女问路旁一位农妇:“大婶,这是怎么回事?送葬怎么还绑了两个人的?”农妇面露惊恐之色,看看前后,低声说:“大嫂,千万别问,不然会招惹大祸的,你还是赶你的路吧。”
    小魔女更好奇了:“问问也会招惹大祸么?”
    农妇身后一位老者用眼光上下打量下小魔女,见小魔女是位异乡的中年丑妇,又看看董子宁,是一位中年黄面的郎中,手牵了一匹枣红色的骏马,略感奇异,心想:这对异乡中年夫妇,人虽平平,他们所骑的马不平凡呵!这时,出殡的人群已走出村子了。老者说:“两位客官,最好是少管闲事,离开此地。那位五花大绑的小哥,也是异乡人,只因好管闲事,为救本村那位姑娘,结果惹了大祸,不但给曾家打得遍身是伤,还要拿他来垫曾家老爷子的棺材底,无辜地送了条命。”
    董子宁和小魔女又再追问是什么原因,老者一说,才全明白了。原来这村子名曾家村,曾老爷子是村子第一大财主,良田千顷,奴婢成群,他膝下的三个儿子,取名为曾龙,曾虎,曾豹,一个个都练得一手好武功,更是横行乡里,雄视一方,附近方圆几十里,没人敢去招惹他们。这曾老爷子虽年过六十岁,仍好女色,他看中了本村一个漂亮的姑娘,要娶为小妾。可是这姑娘的父母人穷却志不穷,死也不答应。曾老爷子大怒,便带了家丁来抢。刚好这位小哥路过这里,见了大怒,仗义上前,不但将曾家家丁打得人仰马翻,还将曾老爷子揪下马来,狠狠教训了一顿。曾老爷子又怒又恨又气,由家丁扶回家里时,一口气喘不过来,腿一蹬便死了。曾家三兄弟一见大惊,问明情由,气得哇哇直叫,不但捉了这姑娘,杀了姑娘父母,更带了人马追捕这小哥。这小哥武功再好,也是好手难敌众拳,终于给曾家兄弟打得浑身是伤,绑去给他们的老子垫棺材底。
    小魔女听了大怒,但不动声色,望望董子宁,说:“浑人,我们去看看好吗?”
    董子宁点点头,便和小魔女出了村。在村口时说:“燕燕,我们只救人,千万不可滥杀人。”
    “哎!我知道啦!但曾家兄弟我可绝不会放过他们。”
    他们赶到时,突然见送葬队伍前面大乱起来。有人喝叱,有人高叫,有的怒吼起来:“快。快拦着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董子宁和小魔女一时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事,走近一看,只见两个怪矮老头,一样的螃蟹面,一样的衣服穿着,一样的山羊胡子,形状十分滑稽可笑。他们坐在一棵高树上,不但将缠扎的黑白无常两顶高高的尖帽戴在自己的头上,还将纸扎的牛头马面的头摘了下来,笑嘻嘻地捧在手上玩,一个说:“有趣!”一个说:“好玩。”他们旁若无人,任由树下人们的怒骂叫喊。董子宁和小魔女看得暗暗称奇,这两个不知从哪里跑来的怪老头,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来捋曾家兄弟的虎须。曾家三兄弟早已从后面赶上来,一见这种情形,顿时大怒,曾豹喝道:“你们是哪里跑来的野种,不怕死么?”
    这两个怪老头愕然地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个说:“二哥,他说咱们是什么?是野种?咱们可不是野种呀!”
    另一个说:“咱们当然不是野种。”
    “那么他说谁了?”
    “恐怕他说的是他自己哩。”
    曾虎更是大怒,一把飞刀飞了出来,劲道凌厉,直向其中一个怪老头心胸插去。那怪老头“啊呀”一声,仰后翻倒,闪过了飞刀,双脚盘在横枝上荡千秋。曾虎又是一把飞刀激射而出。直取这怪老头背脊。这怪老头又是一下翻身而起,顺手接住了曾虎的飞刀,说道:“老三,这个野种怎么给我送把飞刀来了?你看,还顶锋利的。”
    “他怎么不送给我一把?不行!”这怪老头朝曾虎说:“野种,你送我二哥一把刀,怎么不送把给我的?”
    “好,老子就送你两把。”曾虎手一扬,两把飞刀朝他掷去,那怪老头从树枝上身形骤起,一手接住了一把飞刀,另一把飞刀却叫他二哥接去了。这怪老头叫起来:“二哥,快还给我,这是他送给我的,你可不能抢了去。”突然,他“咦”一声,说:“二哥,你看,那是什么?”说时,人又坐回到树枝上。这些行动只在刹时之间,那叫二哥的怪老头看了看问:“老三,你叫我看什么呀!”
    “那两匹纸扎的大马呀,你没看见么?”
    “看见了。”
    “二哥,我们去骑骑看,不知它会不会跑。”
    “它要是不会跑,怎么会来到这里。”
    “二哥,什么马我都骑过,就是纸扎的马没有骑过,骑了它,准好玩得多了。”
    “对,对,我们骑骑去。”
    这两个怪老头话一落,人已飞身下来,他们不知用什么手法,将手中的牛头马面套在曾虎曾豹的头上,身似飞鸟,从众人头顶上踩过,一下来到了两匹纸马面前,纵身一跳,只听“哗啦”一声,两匹如真马大的纸马全给他们骑烂了。他们感到老大没趣,一眼又看见不远处有两条纸船,一个说:“二哥,这马不经骑,咱们去坐船吧。”一个说:“对,对,还是坐船的好。”他们身形奇快来到了纸船前面,曾家四名家丁想拦阻他们,转眼之间,给他们都抛了开来。他们两个跳进两艘纸船里,双手提起纸船,拔脚飞奔,这两艘纸船顿时象平地飞起似的。这两个怪老头嘻哈大笑,转眼纸船已飞到对面的山峰上去了。曾家三兄弟和一干送葬的人看了只有干瞪眼。他们知道,自己怎么追也追不上这两个疯癫的怪矮老头。没奈何,曾家兄弟只好命人将毁坏了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和两匹纸马捆在一起,准备抬到坟前火化,同时挥手叫人们继续上路。
    董子宁和小魔女看得既好笑又惊讶,显然这两位疯癫的怪老头身怀绝技,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但他们的行为却象三岁小孩子般的胡闹任性,他们的行为根本谈不上救人和惩治恶人。
    在人群移动时,董子宁示意小魔女准备出手救人。小魔女想了一下,摇摇头。董子宁愕然,轻轻问:“不救么?”小魔女低声道:“浑人,你急什么,你怕救不了?我只想跟他们到墓地里看看。”
    “嗨!这有什么好看的。”
    “嗯,我喜欢看嘛。”
    原来小魔女想在墓地里将曾家三兄弟全干掉,让他们与死鬼老子同葬一个坟墓,为曾家村和这一带地方除掉祸害。董子宁不知她的用意,只好苦笑一下。到了坟地,曾龙喝声:“将两个狗男女拉上来,先推到墓坑中去。”小魔女一听,正想出手,蓦然瞧见那两个疯疯癫癫的怪老头,不知几时,已坐到墓坑中,笑嘻嘻地,一个说:“老三,你说,垫棺材底好玩不?”一个说:“当然好玩啦!”
    “既然垫棺材底好玩,咱们来垫好不好,我看见那浑身是伤的小伙子不是味道,由他垫,我不大舒服。”
    “对,对,叫他滚蛋吧,由咱们来垫。”
    曾家兄弟更是惊讶不已。这两个老怪物,不是提了纸船到山峰上去了么?他们几时又跑到这里来了?怒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咱们来垫棺材底呀!你们不是要人垫棺材么?”
    “你叫那个浑身是伤的小伙子滚得远远的,周身是血迹,垫棺材底太不吉利了。”
    “还有那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也一并滚蛋,咱俩兄弟从来就怕与女娃娃打交道。”
    曾龙冷笑一下:“好,你们要垫棺材底,就由你们垫个够。”
    一个说:“太好了。”一个说:“这才好玩嘛。”
    董子宁和小魔女都不作声,想看看这两个疯癫老头弄些什么名堂,要是曾家兄弟真的要将他们垫棺材底,自己便出手了。
    一个怪老头说:“二哥,你看,垫棺材底怎么垫法?”
    另一个说:“当然咱们先睡倒,再把棺材放在咱们上面啦。”
    “不行,没有一张席或一块板,咱们怎么睡,就睡在地下?不怕弄脏了咱们的衣服?”
    叫二哥的怪老头望了望,指指棺材说:“老三,你看,这不是木板么?”
    “对,对,它就是木板,咱们将它弄下来。”一说完,身形骤起,一下跃到棺木旁。曾家兄弟又惊又恐,喝道:“你们要干什么?”话没说完,只听见“咔嚓”一声,钉得十分牢固的棺材面便给这两个疯癫怪老头揭了开来,曾家的女眷们吓得大叫,曾龙真是又惊又怒,拔刀便向怪老头直劈,恨不得一刀就将两个怪老头劈成四片。这两个怪老头身形不知怎么闪动,相反,一个抓头,一个抓脚,将曾龙高高举起,丢下了墓坑里,跟着一块棺材板盖在他上面,眼看不能活了。曾虎、曾豹一齐大叫起来:“大哥,大哥!”齐向两个怪老头出手,转眼之间,曾家两兄弟,都给怪老头抛进墓坑里,跟着一副没盖的棺材飞在他们的身上。这样一来,所有的人都吓呆了,有的女眷更晕了过去。这两个疯癫怪老头还互相呆望了一眼,一个说:“老三,不是说咱们垫棺材底么,怎么咱们都把他们弄到棺材下面了?”
    “不行,将他们挖出来,咱们垫。”
    董子宁暗暗点头,心知这两位武林高手是与天山怪侠、岭南怪老人同一流的人物,以这种近似荒谬的行为来行侠仗义,便走上前一揖说:“两位前辈,不用挖了,看来他们都已经死了。”
    两位怪老头吓了一跳,一齐问:“什么?他们都已经死了么?”
    小魔女好笑道:“不相信?你们就挖出来看看好了。”
    “不行,咱们一生最怕见死人的。”
    “二哥,快走,你看看,这棺材里的死人模样好怕人,我不敢看。”
    “呸!呸!真晦气,怎么棺材里躺了个死人的,老三,咱们快走。”
    说时,这两个疯癫怪老头便一溜烟地跑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董子宁和小魔女在人群混乱中,将那受伤的青年和姑娘救了下来,一人扶着一个,也飞速地离开了曾家村,来到一处荒野无人的破庙里。董子宁将受伤的青年汉子放下,给他医治伤口,那位吓昏过去的姑娘也苏醒过来,盈盈向董子宁和小魔女下拜,口中说:“多谢两位义士,救了小女子和我的恩人,小女子没齿难忘,愿终身为婢为奴,报答义士救命之恩。”小魔女慌忙扶起她来,说:“小妹子,千万别这样说,我们只不过趁人们慌乱时将你们带出来罢了,真正救你们的是那两位怪老头,你认识他们不?”
    姑娘摇摇头:“小女子不认识那两位长者,也从来没见过他们。”
    小魔女暗想,看来那两位疯疯癫癫的怪老头,是无意中救了他们。而董子宁仔细看了看那受伤的青年汉子,感到有些面熟,自己不知在哪里见过似的。猛然间,他想起来了,这不是曾经护送小剑小琴去衡山的蓝云么?他不是在岭南的老北峰么?怎么跑到荆州府来了?便问:“阁下是不是姓蓝名云?”
    蓝云感到异常惊讶:“先生认识我?可我从来就没见过先生呵!”别说董子宁现在化了装,戴上了一个皮面具,就是没化装,当时蓝云只匆忙看了董子宁一眼,仅知道他是小剑、小琴的舅舅而已,而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岭南双剑的凤女侠身上去了,何况还事隔了三年多,当然不可能认出董子宁来。董子宁一笑,不愿说破,只说:“在下经常在江湖上行走,曾有缘见过阁下一面,只不过没有交谈罢了。蓝大哥,我曾听凤女侠说起大哥在老北峰李首领的手下,怎么跑来了这里?”
    蓝云长叹一声:“李首领早已归天了。”
    “哦?为什么?”
    “李首领不愿屈服在甘氏三煞的手下,更不愿听从甘氏三煞去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于是整个山寨给甘氏三煞挑了,山寨上的大多数兄弟都死在甘氏三煞的掌下,只有我和一些弟兄逃了出来。我本来想去投靠岭南双剑,苦于找不到他们的住处,只好在江湖上浪荡,来到了这里……”
    “蓝大哥伤好之后,打算去何处?”
    “在桂北湘南,官府追捕,甘氏三煞不容,我有什么去处,只有在江湖上混一天算一天罢了。”
    小魔女道:“甘氏三煞算什么东西,终有一天,我叫他们死在我的剑下。”
    蓝云愕然,他知道甘氏三煞神秘异常,武功奇高,无人能敌,就是连岭南双剑,也轻易不愿去招惹他们。而眼前这位不显眼的中年丑妇竞这样藐视甘氏三煞,难道她武功比岭南双剑还高么?蓝云一时不知怎么出声才好。
    小魔女又说:“你现在既然无处可去,我推荐你去全州找司毒帮百花堂崔堂主,他一定会收留你。”
    “大嫂子认识崔堂主?”
    “认识,认识,我与他还是老交情哩,有我的信,你完全放心。”
    蓝云不知这对郎中夫妇是什么人,既然他们与司毒帮的崔堂主深交,看来也不是一般的郎中了,自己无处可去,现有了个栖身之地,怎不高兴?连忙感激地说:“多蒙大嫂关照,我伤一好,便去投奔崔堂主。”
    小魔女又问那位姑娘有没有可投奔之处,谁知这姑娘竟是举目无亲,无处可投奔,说宁愿跟随小魔女。小魔女眉头皱了皱,看了下蓝云忽地想出了个主意来,便将姑娘拉到一旁问:“姑娘,你看蓝大哥这人好不好?“姑娘顿时会意,面颜登时鲜红一片,低着头嗫嚅说:“小女子不知道,但蓝大哥能舍身救小女子,想必是位好人。”
    小魔女大喜说:“小妹子,你要是愿意,我给你做主,嫁给蓝大哥好不好?”
    姑娘半晌不出声,最后才说:“小女子性命是几位恩人所赐,由恩人作主,就只怕蓝大哥嫌弃。”
    小魔女说:“小妹子,这点你放心好了!”她便去问蓝云,蓝云一听,顿时怔住了,说:“这事恐怕不大好吧!”
    小魔女眉毛扬了扬:“有什么不好?”
    蓝云说:“我出于义愤才救这姑娘,要是我娶她为妻,让江湖人士知道了,该说我蓝云心存不轨,见色起心,那我蓝云不成了卑鄙的无耻小人?”
    小魔女冷笑一声:“亏你是个男子汉大丈夫,绿林豪杰,做点小事便怕人议论。只要我们行得正,坐得正,上可对天,下可对地,问心无愧,旁人议论,理它做什么?何必去沽那侠士之名,钓那义土之誉?”小魔女这一席话,不但说得蓝云哑口无言,也说得董子宁心头大震,他不禁暗暗点头,小魔女这一番与众不同的见解,不由他不从心里佩服。说实话,过去自己心里何尝不喜爱小魔女,但因为怕人非议,尤其怕名门正派武林人土的非议,强压下了自己的感情,逆来顺受,结果还不是一样的遭到名门正派武林人士的轻视,废了自己的武功,逐出教门?一个人不敢说,不敢爱、不敢恨,事事仰仗别人的脸色,真不如死了还好。董子宁这时说:“蓝大哥,你先丢掉那些世俗的偏见,不去理睬旁人的非议,你心里是不是喜欢这姑娘,要是你不喜欢,我们也不勉强你。”
    蓝云说:“我怎能说不喜欢的?是我武功不济,累了这姑娘,我感到有负于她。”
    那姑娘说:“不!是我累了你。”
    小魔女笑道:“行了,谁也不累谁,我看,你们在这里便拜堂成亲,定下名份,我这小妹子跟你去全州,一路上你俩也好互相照应。”
    蓝云说:“这不草率一点吗?”
    小魔女说:“我们都是江湖中的人,何必去计较那些礼仪?蓝大哥,这姑娘我是认了做小妹的,你今后可不能欺负她,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大嫂是——”
    “我就是江湖上人称的小魔女!”
    蓝云愕然,既而困惑。他在江湖上听人传说,小魔女是一位少女,剑法出神入化,连武功奇高的甘氏三煞也曾败于她的剑下,可不是一位中年妇人呵!
    小魔女将自己的面具一揭下,蓝云顿时感到眼前一亮,只见一位光采照人,俊美异常的少女立在自己面前,一双眼睛神采飞扬,明如秋水,眉宇之间,甚至比他所见到的凤女侠还要英气逼人。假若说凤女侠是仙子,令人不敢仰视,那小魔女更是天仙了。怪不得她刚才不将甘氏三煞放在眼下。那姑娘更看得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大嫂竟是这样年轻和美得惊人。蓝云慌忙下拜道:“原来是白女侠,我蓝云真是有眼无珠,失敬了。”
    小魔女道:“你别这样,不过你要记住,千万不能欺负我这妹子,我说话是算数的。”
    “白女侠,就算有人将刀口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敢去欺负她,请白女侠放心好了。”
    小魔女依然将面具戴上,说:“还有,我目前的打扮,你千万不可说出去。”
    “我蓝云绝不向任何人说。”
    过了两三天,蓝云伤势一好,便由董子宁和小魔女主持,在破庙中和那姑娘拜堂结为夫妇,然后董子宁和小魔女送他们到长江边,搭船东下岳阳,取路往全州而去。
    董子宁和小魔女眼望船只远去,相视一笑,便取路北上武当。小魔女干了这一件好事,心里非常的愉快,说:“浑人,今夜里我们别去市镇处投宿了,在马背上,你抱着我奔一夜好不好?”
    “好呵!”董子宁策马向荒野奔去。
    小魔女在董子宁的怀中闭目假睡,只听见耳边风声呼呼,自己仿佛如腾云驾雾一般,感到心里甜美极了!她真希望永远这样地依躺在董子宁的怀里。她想起自己撮合蓝云的婚事,嘴角含笑。也不知奔了多久,当小魔女睁开眼睛时,只见一轮明月,已升中天,问:“浑人,我们到什么地方了?”
    “我也不知道呵!”
    “浑人,你不累么?”
    “燕燕,有你在我身边,我不知什么叫累。”
    小魔女在月光下环视一下四周山景,只见青峰重重,在月色下伸展无边,老远处似乎有灯光在山坳里闪跃。看来,董子宁已纵马奔上了一座极高的山顶。再看山下,黑黝黝的一丛丛树林,便说:“浑人,我们到那灯火处人家去投宿吧。”
    董子宁说:“燕燕,这么深夜前去,不麻烦人家么?”
    “浑人,你真的要奔驰一夜吗?”
    “燕燕,你不想奔驰了,我们就在这山下林子里露宿一夜好不好?”
    “好呵!”小魔女说着,一手将董子宁的面具摘了下来。
    董子宁一怔:“燕燕,你又怎么了?”
    “我讨厌看你这张黄面孔,再说,这四野无人,老戴上这副脸儿干什么呵!”说时,小魔女也将自己的面具揭下来。
    董子宁一看,只见小魔女的一张丽容,在月光下更是明艳无比,一双眼睛,宛如秋水,分外动人。不由说道:“燕燕,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美。”
    “瞧你说的。”小魔女微微一笑,从董子宁怀中一跃下马,理理自己的鬓发,“我以前就不美吗?”
    董子宁也跟着下马,笑着说:“你以前是个拖鼻涕的小丫头。”
    小魔女噗嗤一笑:“瞧你胡说的,你看见了?”
    这一夜,他们在林中露宿。董子宁为了小魔女能安然入睡,暗运内劲,细听四周二十里内有没有野兽走动的响声,一直接近黎明,不但没有任何野兽闯来,连一只兔子也没从身边窜过,他才放心入睡。
    第二天一早,小魔女醒来,只听见林中鸟声瞅瞅,花香扑鼻,再看董子宁,睡得正甜,心想:这个浑人,奔驰了一天和半夜,真的累了,睡得这样的香。她不忍心将董子宁惊醒,悄悄地站了起来,放目四看,才发觉这一带风景竟是这样的清雅迷人,林木青翠欲滴,林边山花盛开如铺锦,一条似碧玉般的清溪水,从山坳处转出来,绕过山坡鲜花,又缓缓地奔向远处群峰。小魔女感到惊讶,难道我们到了人间仙境么?她再往远处望去,只见山青林翠,重重叠叠,不见炊烟飘起,看来这附近一带没有人家。小魔女穿过花丛,来到清澈见底的小溪边,站在一块白色的岩石上,俯身掬水洗面漱口,感到一股清凉,沁入心肺,顿时精神大振。蓦然间,她感到身后一阵风起,以为是董子宁也来了,头也不回地笑问:“贪睡猫,你也知道起身了?”只听见一个苍劲的声音问:“二哥,她在骂谁了?”
    “当然是骂你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