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茂盛
施茂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798
  • 关注人气:9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曲:三月诗稿

(2016-03-31 22:12:58)
分类:

命运

 

空寂的庭院某处,埋着干涸的闪电。

雷霆在天边外,栅栏上却有它的踪迹。

早晨,一群粗糙的星子列队经过,

它们汇入更大的虚空,组成宇宙最初的模型。

而赤练的光还未命名,万物凭空守恒着。

当雨水从枝头退去,乌鸦替神发出第一声啼鸣,

锃亮的青冈、矿山和新村便从它们的源头涌来。

这浩渺的变数令抵案而眠的我在我之外颤抖,

像一位古代烈士看着它们在一首纯诗中徐徐展开。

世界运行到此,在它结束之前完成了它的意志。

我此刻正坠向它的银河,和它一起随波逐流。

这重新拥有的命运呵,用宽慰,静静地吹拂我。

 

 

浑然

 

树枝仍在别的树上恢复

但已足够弹起一只鸟

一只噤声之鸟击破空气

在我耳底炸响

此间涌雾的早晨

世界已取走了一部分

朝霞还只在笔端

愿景般不可描绘

昨夜经过的几颗星子

棚架上留着它们的霜迹

一只噤声之鸟

正穿梭其间

每一刻都是开始

安静令人疲惫

爱又像在独自创造

所有用于抚慰的灵性

都在经验里蒸腾

那情感似乎也已来到

呼应我的浑然

此刻我正完成我的虚构

一只噤声之鸟的喉咙

随之也从我的体内拎出

 

 

馈赠

 

逐渐被葱茏汲尽的魂魄,

是掀开的树冠留给群星的。

大自然的遗产何其仁厚。

雨水倒披,雷霆突然尽废。

彩虹跃出它那尚未形成的部分,

变成西天一点点沉落的轮廓。

河流放缓,赠予鱼儿干涸的镜面。

那云游的马也归宿重扎的栅栏。

此时,春枝开始繁茂,

凉棚上亡灵在结晶。

从淤泥中冒出的佛头,

静穆接近于天真的本我。

万物都将经过同一个词,

让它蓄满,顺从言说的喜悦。

而它日益丰饶的韵脚,

是集结的神留给天地的。

 

 

灵感

 

整个傍晚他不停地抽烟,盯着某处。

为灵感而痛苦的人大抵如此。

其实并非只有他一人有此疑虑,

在抵近神思的一瞬间,忧心忡忡。

 

可以试着顺从它轻盈地一跃,

从一个本体迅速向它预示的一端靠拢。

眼前的即景,

是它生造的隐喻。

 

这种乐趣似乎被重新安排过。

但还算贴切,没有过多的另有所指。

当溢出意象的那些词就此完成,

它们是加固秩序的一二三四五。

 

其实并非只有他一人有所察觉。

在细听它传递而来的阵阵悸动间隙,

它像一座纤细的风团经过我,

为它感受整个宇宙在他身上即将诞生。

 

 

三月

 

三月仍是一个进行中的文本

为了谨慎起见

我试探着它被描摹的意愿

那给我舌尖带来的凉意像锤子

凿穿的嗅觉塞进花海酝酿的盐味

此处解缆的柳丝

随风吚呀

光影在它们的时辰里一刻不停

仿佛瀑布从枝头倾翻

终于有一座果园开始锻造

一棵棵果树就此降伏

湖面上,凉亭有如青冢

十年未改模样

薄薄的一阵灰烬吹起

似从野鸭身体里涌起浓雾

我一直觉得小区里楼群已经松开

草坪上割草机在预热

任何一架望远镜都无所适从

它们难得留住这浮云半刻

此时的少年两手空空

以为可以釆撷一二

在这即将来到的新篇章里

或许他才是最为妥贴的语调

 

 

题画

 

一只渐冷的翠鸟镌刻在湖面,

等待秋风把它写进落暮。

湖面只有一枝枯茎兀立着,

涟漪猛地灌醒了它,从我眼中涌出。

我将画下眼前这一切,

让碎为齑粉的视觉

获得一秒前那幅别样的景象。

近来,我常有些心得可作馈赠,

以留给他日急就的自己荒废。

当我一步跨进这湖面描出的线条,

纸上无数翠鸟已被墨汁消融。

而空空的林道上,骑单车的少年

腥味的胸中塞满亡者的呼吸,

仿佛是我在他体内自我酝酿。

 

 

午后

 

隐忍良久的阳光挟裹着鸟鸣冲涮而来

在花瓶的下方投下薄冰一样的阴影

虚掩的窗户上它留下一团团微黄的波纹

而在脱漆的衣架后需要几颗灰尘才能看清

我注意到它已融入期间共用了它的一部分

午后这段时间伤感像是来自上个世纪

这初露端倪的情感曾经发生过无数次

唯有这次我才真正受教于它无所寄托的怅然

钢琴旁似乎有两个肖邦在曲终时聚散

他们可感知这寻常里的不寻常、美中的不足

还差几个时辰我将重新赋得一首短暂的小诗

现在它在我的脑海里滋养着我笨拙的身体

屋子里已经蓄满明亮,有的地方却更加幽暗

我在它们之间不断捕捉更准确的表达

这个午后,所有事物都在它们的现状中

慢慢被同一种结构收拢、同一种形式敞开

我因此也发现幸福的模样其实和孤独一样

 

 

圆月

 

甚至它多余的部分也恰如其分,

但它毕竟拘泥于古有的圆,不敢越雷池。

它得守住自身的虚白,

以此挽住人间玲珑曼妙的疏影。

 

它愈加饱满,以至于无需赋形,

仿佛是一块自凿的冰赠予了太空。

在它选择正确的轨道上,

它的运行来自于公正和恒定。

 

它常年喂养着一把斧子的悦耳之声,

等待它跃出自身,开启桂花的烂漫史。

一旦它自足的轮廓也被削去,

万有的镜中它将露出一颗莫辩的心。

 

沿着镜的边缘它溢出并形成决口,

让途经的所有意志收拢在同一模具中。

仿佛这也是我们曾有过的经验:

所有天赋,皆与每个内含的圆有关。

 

 

在灰烬中恢复

 

每一堆灰烬过往都是一座城堡

烧毁的城堡总与我们的灵魂一样崭新

尽管我已领略过多次

但仍不知它是如何开始的

 

我宁愿相信我们愁苦的一生被低估了

无论什么样的结果它都应有所侧重

除非它被新鲜的死亡召唤

否则我们就是辜负它无上的善意

 

留意我们那些日常极为孱弱的声音

如果它们能再降下半拍

世界或许因此多有了一种可能

而记忆将会把烧毁的还原为一幅杰作

 

灰烬中恢复的一切不在于它的词性

它为自己捕获的形象只是个比喻

我们无以违背一日三餐里的德行

何况伤感作为一种情感仅用于寄托

 

白昼沉落,黑夜从雾气中再次升起

那接近无穷的美是它们的两个倒影

梦境所重筑的城堡在时间之外

唯有我们的灵魂才是它全部的给予

 

 

素描

 

一座星辰从别处转过身来

我看见它那张熟悉的脸

它让我这么快认出

是因为它的灵魂在我的身体里

 

洒水车为这个早晨带来水份

几只黄鹂在树冠获得恩准

草坪上割草机被它自己的铁卡住

经过的风团密如思虑

 

楼群露出房顶,像湖心小岛;

闻得着鸡鸣却听不见狗吠。

湖面上星辰还原成它开始时的灰尘,

你仍在宇宙中寻找修身的凉亭。

 

多么充分的世界呵,风清云淡。

我坐在窗前。一只红顶鹤翩然跃起,

像众多信使中极有天赋的那位,

有幸目睹了一座星辰的苍翠容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