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屯子不大
屯子不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7,195
  • 关注人气:1,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苞米饽饽

(2018-09-03 10:14:18)
苞米饽饽

    我们小时候管面食制品叫做饽饽,家里蒸了馒(细)头(粮),拿着一块出去吃,不亚于现在的汉堡,很有面子。有的孩子馋的不行,围着你看,他家的大人实在是看不过眼,就会强令我,掰一块饽饽与他的孩子分食。因为家里还有,所以大多数时候不会吝啬,之所以一见面不给,也就是小孩子好显摆,端一会,所以民间俗语称谁吃得开,大家都巴结他的人,就叫他香饽饽。
    饽饽最香的,用个最,是我自己的看法,那还是属苞米饽饽。奶奶活着的时候总说,新粮食下来,吃着最香。挨过饿的人,才会有这种体会,又有多少人等不到新粮食下来自己就凉了。苞米学名玉米,却总不习惯叫他,上学时候老师习惯用玉米,就像他叫我的名字一样不适应,亲朋里,常叫我的,还是乳名。苞米长出红缨,外面嫩绿叶子稍稍一点干涩,也是苞米最嫩的时候。大田里的苞米,都下了化肥,长的大,口感不好,惟有自家菜园里的,精耕细作,农家肥垫底,熟的早,还好吃。
    可惜,苞米饽饽不常吃。烀苞米因为简单,到时总吃到。放学回家,还未到家,远远就闻到烀苞米的香气,锅里再放几个茄子和土豆,蒸一小碗辣椒末儿鸡蛋酱,那是很美好的事情。贪吃的孩子,口儿急,囫囵吞枣,过晌儿找空地排出去,还能看见未被消化的苞米粒儿。
    母亲总是忙着家里的活儿,太忙碌,往往就没心思放在对待孩子的吃喝上面。每年,姥姥都要从舅舅家过来,在我家住上几个月。她的祖上是富人,解放初混的最不景气,也还是大地主。从小见过世面,大户人家吃东西也讲究,姥姥很聪明,看了就会,手也很巧,小时候的玩具,都是她老人家做的。每年都想念姥姥,盼她来家。
    姥姥拿手的,就是做苞米饽饽。鲜嫩的苞米,用檫菜板子檫出苞米浆,活很累,也很脏。一小盆苞米糊糊,要用上一个多小时,姥姥兰布大褂的前襟儿,都是糊糊,这也是母亲不愿意给孩子做的原因之一。
    不用太多的调料,放点盐,少量葵花油,多切些葱末儿,用摘下来的苞米叶裹住,放在蒸锅上,十几分钟就熟,还未掀锅,香气已然绕梁。趁热吃,才好吃,嘴里烫的嘶嘶哈哈的,心里乐开了花儿。
    吃了几天,觉得腻了,姥姥还会做苞米粥,食材一样,只是烹制方法不同,换了形态,味道大不相同,快出锅的时候,放进一小把嫩嫩的菠菜叶,那是姥姥的独创,姥姥去世后,再也没有口福吃到,母亲想试试,那个火候的拿捏,很难,菠菜放早放晚都达不到想要的口感,最终还是放弃了。
    姥姥是经历过生活颠簸的人。早些年家境宽裕,家道中落后,和姥爷在一起,经历风风雨雨。姥爷是土改干部,冒了风险娶姥姥,后来的运动中,也是挨了不少批斗。姥爷早早离世,几个舅舅尚小。最穷的日子,家里每天晚上能喝一顿稀薄的苞米面儿糊糊,已经很不错。后来几个舅舅相继成家,过得日子也是一般,等日子好一些,姥姥也去世了。每年夏天母亲做苞米饽饽,我们都会说,还可以,但是不如姥姥做的香。
    每次来我们家,因为父亲是小吏,家里条件略显宽裕。母亲给她做新衣服,我们更不用说,围在她身前身后。住的久了,她就要回家,每次劝说再住几天,都不同意,惹得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那个年代的人,住闺女家,当自己是客,儿子无论如何,都是根本,尤其年岁大了,更不愿意多住。
    姥姥死的时候,也是死在最小儿子的西屋火炕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生活的节奏
后一篇:城市的秋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生活的节奏
    后一篇 >城市的秋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