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屯子不大
屯子不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7,195
  • 关注人气:1,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十八把面发

(2018-02-13 07:57:25)
标签:

原创

文化

分类: 小屯儿文集
二十八把面发


    小时候,家里总有几口很大的青色瓦盆。用的时候少,闲置的时候反倒很多。一般都是倒扣在仓房里,唯有进腊月,它才有了使用的机会。
    进腊月,各家各户开始蒸豆包、撒年糕。用它发面,是几百年来东北人的智慧之举。泥盆透气,类似于紫砂壶的功效,面和好,放进去,找个热乎点儿地方,一夜之后,半盆的高度有时候发起来顶起盖帘子,是不是很神奇。过年,人总想讨个口才,行个吉利,孩子们雀跃,大人也会隔着空询问,发了没有?有人喊着,发了!
    我会偷偷掀开盖帘(高粱秸秆编成),用脏手揪起一点黄面,撒腿就跑。即使被发现,大不了后脑勺挨一巴掌,只要是不太疼,也不会哭,一小坨面,总能玩上很大一会。见过五舅正月十五给坟地做的面灯,让逝去的先人那一夜也有个光明,我也学着做一个,里面放上油,可总是点不着。
    泥盆没放几天,这腊月也到了尽头,新年将至。二十八把面发,也不知道这句口头语穿了几代,奶奶说她小时候就这么说着。家里的面袋子是母亲的软肋。一年到头,里面也从未满过。贫穷的生活,只有选择过年的时候,不会吝啬。屋里弥漫着各种香气,多数都是肉香。过年那天来不及准备的嚼货,提前做个预处理。
    微黄的面粉,本地面该有的颜色。一口气倒出小半袋子,剩余的,母亲用绳子紧紧扎好,放回原处,便用温水和面,丰腴的面团放进瓦盆,那是全家人的期盼。当天发面,当天做豆馅儿。面团我是万万不能动的,那太珍贵了,被抓到岂止是一顿打。不过,把烀熟的芸豆、豇豆用豆杵子捣成泥,全家人围在一起攥豆馅,却是我最爱干的活儿。
    豆馅儿里有糖精,很甜。趁着热,吃一口,绝对是美味。后来家里条件好一些,也有了认识,觉得糖精不高档,吃了不好,改用绵白糖,这之间的过程,却很长。任何一个家庭的物质条件改变,也都是如此循序渐进,除了暴发户。
    发好的面,包上豆馅儿,我们这里就叫它糖豆包。一年之中难得吃到面食,尤其里面还有馅儿,更是主食中的上品。正月里有亲朋拜年,弄几个像样的菜是难免的,热上一盘糖豆包端上来,更有面子。
    现如今,没有人稀罕吃糖豆包了,家里也几年不做,更甭提二十八把面发。只剩下这句俗语,还流传着。
    狗年将至,祝福所有的朋友春节快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过年
后一篇:偷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过年
    后一篇 >偷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